分节阅读_7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78

无双公子温和的眼神如杨柳春风拂过孩子的眉眼,不知不觉间,张尽崖火气消失殆灭。

肖倾宇转而望向余日,在平和优柔的语气下掩盖的,是巍巍如山的坚持!

“肖倾宇一直认为大丈夫行立于天地之间,虽不可有傲气却定不能无傲骨。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因有求于人而卑躬屈膝?”

淡淡一句,嶙嶙风骨。

余日冷笑:“莫不是无双公子觉得尊严比站起来重要?”

肖倾宇容颜灼灼,漫谈轻笑:“失却双腿已然不幸,如若再失去尊严岂非不幸中之大不幸。”

无双公子肖倾宇自有他的骄傲、睿智与矜持。

“除却天和地,这世上只有一人能令肖倾宇屈膝跪地。可余神医,那人不是你。”

他这么轻轻微笑,悠悠诉说,听到耳边,竟有金戈裂空,严霜凌剑的锋芒。

直到此时,皇甫鲧禹才真正领悟,肖倾宇不是凡夫俗子,而是曾随寰宇帝征战天下,打下偌大江山的国士无双。

余日阴沉着脸一语不发。

“肖某今日有幸结识棋中三友和余神医,实乃三生有幸。天色已暗,肖某就此告辞了。”

“诶、公子——”三棋友急得直跳脚。

“哼,你爱医不医,我家公子还不稀罕呢!”张尽崖做了个鬼脸,推着无双公子走人。

方君乾就立在树后,静静翘首觐向他远去的骄傲与坚强,看着他失落和悲伤。

那一笑而过的苍凉。

方君乾望着皇宫大苑落雪纷飞的寒景。

右手轻轻捂上心口的那道伤,是他留给自己的。

眼中浮现的却是那人毅然离去,不再回眸的凄绝。

“陛下传唤下官不知有何要事?”皇甫鲧禹恭敬叩首。

寰宇帝换下了那身龙袍,皇甫抬头一看,只见一袭红衣炽烈如火。

“皇甫,朕要你再带朕去一趟百草庄园。”

领着方君乾,绕过神农山阵法,从隐蔽的羊肠小道再次来到百草神医的隐居之处——百草庄园。

“哈哈,皇甫兄不忙着为国操劳,今日怎么有暇来我百草庄园呀——”看见那个红衣如火的男子,余日诧异莫名,“这位是?——”

风雪飘摇中,他看见那个红衣男子如亘古的骄阳,悠然向自己抱拳:“在下方君乾。”

谁是方君乾?

方君乾是谁?!

天底下只要不是聋子,有谁不知道方君乾的大名?

余日万万没想到,威震群雄的寰宇帝居然会在风雪之日降尊纡贵光临寒舍!

虽说自己不待见这个新帝,但民不跟官斗这个道理余日还是心知肚明的。

“余日只是一介布衣,不知陛下来此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今日此地没有寰宇帝,只有方君乾。”

皇甫鲧禹松了口气,连忙打圆场:“余兄,还不快请陛下进庄?”

“不必了。”方君乾深深吸了口气。倏地敛襟,屈膝,跪倒在地!

“陛下!——”皇甫面无人色,噗通一声跟着跪倒!

方君乾闭着眼:“余神医允诺只要公子无双向余神医行个跪拜大礼,余神医便当即为他治疗腿疾。”

余日吓得连退几步,脸色变幻不定。

方君乾不比肖倾宇,他是寰宇帝,是整个大倾帝国最尊贵的人!

可如今,他竟以帝王之尊向自己行跪拜大礼……

“当初,方君乾曾承诺要倾天下之力让他站起来。可倾宇只评价了四个字——劳民伤财。”

方君乾笑容略带苦涩。

“寰宇帝不能这样做,因为他肯定要生气。能这样做的,只有方君乾……今日方君乾抛却荣辱跪在余神医面前,望余神医妙手回春,不吝医治公子无双!”

当盛衰荣辱斑驳了绝世,当千载过后洗净了铅华,只余下那个顶天立地的骄傲男子,为心爱之人傲然长跪,无怨无悔。

余日只觉得自己说话有点困难:“他……比你的尊严还重要么?”

红衣男子轻轻一笑:“是的。”

半响无言。

余日深叹一口气:“我余日算是服了……”

“不知余神医约肖某上山有何要事?”无双公子单独受邀来到百草庄园,不明余日此次相邀所为何事。

“余某改变主意了,决定替公子治疗腿疾。”

无双公子闻言一愕:“可肖某并没有过神医三关。”

“我说治就治!趁我还没反悔你就不要刨根问底了!”

“可是……”

“行了行了,你就这点不好,凡事顾虑得太多。”连感情上也一样!

想起方君乾最后恳求自己的话——“请余神医切莫把此事告诉倾宇。”

“不告诉他,那你为他做的一切不久白费了?他不会感激你,甚至不会记得你——即使这样,你也要瞒着他?”

“是的,拜托了。”

忍不住问:“你这样,值吗?”

那个男人是这么回答的:“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想到这里余日就不由一阵气结:两个死不开窍的顽固小孩!

此刻方君乾还在庄外等候消息……百草神医灵光一闪。

“在治腿期间,还请无双公子蒙上眼睛。”

肖倾宇皱眉:“肖某略通医术,从未听过治疗腿疾要蒙上眼睛的。”

余日面无表情:“这是我余家门规,为防外人偷学余家医术,凡我余家子弟在外行医之时,病人皆不得窥探。”

无双公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跟我来!”余日一把拉住候在庄外的方君乾,将他扯入屋内。

房间里,肖倾宇白衣清贵如雪夜月光,正静静坐于轮椅之中等着自己。雪缎蒙住了他灿若流星熠熠生辉的美丽眼瞳,听见脚步声,他不确定地抬头问道:“余神医?”

“嗯。”他将呆住的方君乾推到他面前,“这是余某仆人,在你痊愈之前就负责照顾你。虽说他又聋又哑,但余某实在抽调不出人手了,想来无双公子也不会介意吧。”

无双公子笑得如春风般柔软:“怎会?”

“那就好。”余日执起他纤长白皙的手,搭入方君乾宽厚的掌中。

方君乾反手握住。他的手,就在他的手里……

倾宇,你感觉到了吗?方君乾,就在这里……




第一百五十二章

“咝”无双公子倒吸一口凉气!不知不觉已把嘴唇咬破……

“公子务必忍耐!”余日手拈银针神情专注,额头不断渗出汗珠。

肖倾宇点点头:“请……继续……”语气有点不稳,想必是疼到了极点。即使见惯了各式各样的病人,百草神医还是忍不住对那个绝世男子满怀敬佩:续筋接脉之痛绝非一般人可以承受

,多少英雄豪杰都在这种痛楚下痛哭流涕只求一死,然而肖倾宇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残疾男子竟然至今未叫一声疼!这是何等之坚韧!?想来关云长刮骨疗伤也不过如是!

又哼出一个破音!旋即肖倾宇的手被一双布满剑茧的大掌牢牢扣住!这双岁月磨砺的手紧握住他的手,传递给他无限的勇气和力量——别怕……方君乾与你同在。

这一天接一天的折磨,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他咬紧牙关满头冷汗的模样,方君乾简直不忍卒睹!那痛,那伤,不止疼在他的身,同时也疼在自己的心!

方君乾有时甚至想,如果自己能代他受罪,无论要自己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愿意……

“唔!”

手心突觉一疼!肖倾宇纤长有力的十指深深嵌入他的掌心中!鲜血顺着小巧的下巴缓缓淌落……

倾宇?!

方君乾惊慌失措!手心一松,却发现无双不知何时竟已痛得晕厥过去……

“倾宇!”将那个气若游丝的人儿抱在怀里,寰宇帝忧心如焚,“倾宇?……倾宇?!”

“放心,他没事。”余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只是晕过去了,不会有大碍的。”

轻柔揩去白衣男子唇角的血迹,寰宇帝的声音流露出疼惜:“余神医,还有多久?”

“当初余某就提醒过你们,续筋接脉绝非常人所能承受。更何况嘉睿帝那碗打胎药本就是要腹中胎儿性命,他能活到现在是他命大,但毒素侵入肺腑导致双腿筋脉尽废,岂是一朝一夕就

能治愈的?”余日惋惜一叹,“余某才疏通他一部分脉络,这以后的苦痛绝少不了。”

倾宇呀——上天为何偏要如此折磨于你……

心中悲恸,将怀中之人紧紧贴在自己胸口,不留一丝缝隙。

倾宇……倾宇……

既然绝代,何必遗憾?

如若无缘,何苦相爱?

如果上苍真的钟爱于你,又为何将弃你在万丈红尘凄苦挣扎?!

“陛下,”余日目光炯炯,“余某再提醒陛下一次,余某只有五分把握让公子站起来,治愈的机率……并不大。”

“我知道。”

“如若失败,公子这么多苦就白受了。”

“我知道……”他细心替他擦去额头汗珠,“但这是倾宇自己的选择。”

他的倾宇是堂堂男儿,他可以承担失败的痛苦与代价,无需别人替他决定自己的未来!

“方君乾会尊重他的抉择,无论成败与否。”

替他细心掖好丝被,正当方君乾准备出去之时,袖口忽然一紧。

一愣,转头发现肖倾宇不知何时已经清醒。

他没有摘下眼前的白绸,斜倚在床榻之上,静若处子。

倾宇……

仰起脸,朝他温柔一笑。执起他岁月磨砺的手掌,修长莹白的食指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写下七个字——你一直在我身边……

倾宇,你……知道是我对吗?

方君乾,一直在你身边呀!

捂住自己的嘴,将眼泪逼回眼眶。

他半蹲下身子,反手摊开他的手:在。

肖倾宇迟疑片刻,再度划出一句话:如果每天这样就好了。

每天这样……

——可是。

他笑笑,泪水夺眶而出。

——那不是很痛吗?

——痛呀。

他莹白的指尖在他掌心轻柔摩挲,带来微微麻麻的疼痛触感。

——可是即使疼痛,也想,这样下去……

——你,后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