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7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79

br/>
——不……

那一夜,两个相望不相见的年轻男子,不出声,不动笔,就用手指在彼此的掌心中,用陌生人的身份,画下最贴近彼此的话语。

——我很爱一个人。

——是吗?

——可是他把所有的繁华都留给了我,自己却离开了。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他……只能在你面前任性吧。

——任……性吗?

——因为他知道,如果是你,如果是你的话,你什么都会依他的……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只希望,当他累了倦了冷了,自己能给他可以倚靠的肩膀,让他得到安慰与希望;当他失败了难过了伤心了,自己并不是只眼睁睁看着他没入黑暗中安静地绝望,而是能,给予他最后

的温暖与力量。

“我说陛下,您再这么待下去,我的百草庄园快要变成您处理政务的行宫了。”余日和寰宇帝相处多日,发现寰宇帝其实是个颇有趣的人。

寰宇帝将皇甫鲧禹带来的奏折堆放到一边:“当初做英武侯之时不晓君王之苦,而今追悔莫及却也悔之晚矣。遥想当年是多么逍遥快活啊,唉~~~~”

“这话若是被公子听见,陛下怕是凶多吉少。”

“倾宇此刻还在厢房熟睡呢。”寰宇帝满不在乎地摊开一本奏折,开始批阅,“方君乾已经够悲惨啦,还不允许我抱怨抱怨吗?”

“陛下不喜欢做这个皇帝吗?还是陛下认为自己不配作为一个好皇帝?”

“皇帝?”寰宇帝笑笑,“这天下本就是能者居之!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朕从来不相信什么天命所归之类的话。如果方君乾百年之后是由卫伊继位,那他继位的唯一一个原因就是他有资

格有能力治理好这个国家,而不是因为他是方君乾弟弟,就理所应当让他继位。”

余日听得目瞪口呆:此话端的前无古人振聋发聩呀!

“要是朕认为方卫伊不能胜任王位给他带来的责任与荣耀,那么即使是弟弟,方君乾一样会剥夺其资格,并让有能者居之!”

“方君乾,绝不会将倾宇守护了一生的江山交与无能者手里!”

余日苦笑:“余某真不知除却公子,陛下还会把什么放在心上。”

寰宇帝大笔一挥就将奏折扔到一边:“当然了,卫伊要是能胜任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么!退位之前朕会竭尽所能好好培养卫伊的。”(可怜的文成帝呀~~~~)

“公子,今天是针灸最后一日。余日会在三个时辰之内将公子双腿筋脉全部续接疏通。之后能不能站起来,就看公子自己的了。但公子切忌急功近利。就像婴儿学步,公子要行立于地绝

非一朝一夕就可功成。”

对余日苦口婆心的奉劝,无双公子温雅轻笑:“余神医所言甚是,肖某受教了。”

手被倏地握紧!方君乾轻轻在他手心写下两个字——别怕。

肖倾宇回他——放心。

半个月的痛苦折磨,十五个日夜的生不如死,所有的企盼,最后的成败,都在此一举了!

方君乾牢牢握住肖倾宇的手,从来不信神佛的他此刻在心里祈祷:上苍呀,求你不要再对他如此残忍,求求你让他站起来吧!

宇历元年二月初三,大倾西南国境线上的伦淳郡。

天空悠远而清淡,虽有日光铺洒,却也敌不过乍暖还寒的时节。虽然只是清晨,但染着冬霜的大道上早已是人声鼎沸,叫卖声络绎不绝。

这条大道是伦淳郡与聊盟贸易往来的主要商路,因为聊盟长久以来奉行中立政策,长久的和平令本是荒郊野外的道路发展成为热闹的大街。

熙熙攘攘的人流,热闹喧哗的集市,车声马嘶人嚷汇成了一片,一股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生动气息扑面而来。

伦淳郡是大倾帝国中一个特殊的郡县,他附属于大倾,却被前朝大庆旧臣所把持。那些前朝贵族不承认寰宇帝正统地位(当然,他们的承认咱们寰宇帝也不稀罕,只是现在没工夫收拾他

们,才让他们在西南小郡蹦跶。),坚持认为大庆皇室子孙才有资格继承皇位,至于究竟选谁,支持方简惠和拥护公子无双的又分成两派争论不休。所以伦淳郡虽为大倾国土,却实实在在是

三不管地带。

但就在今天,和平的假相结束了。

当那员身着轻铠的聊盟军官骑着战马走过来时,起初并没有引起伦淳商人的注意。一些小孩子甚至还围过去指指点点,对聊盟官兵那身漂亮的铠甲羡慕不已。

年青的聊盟骑兵军官骑在高头大马上,抿紧了嘴唇构成一抹残酷的笑意,冷峻俯视着眼前忙忙碌碌的大倾子民,轻蔑得像望着一群蝼蚁。

他沉稳地骑在马上,从容不迫地缓步前进。

这时,一个大倾商人善意地提醒他:“军爷,再不能往前走了。再走就越界了。”

那骑兵嘴角边嘲弄的笑容愈发残酷:“越界?”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骑兵一踢马腹猛拉缰绳,战马长嘶一声,风一般冲过了边境线!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望着骑兵军官有恃无恐的背影,大倾子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后的一幕更让人崩溃!巨大轰隆声中,从骑兵军官出现的来路上,此刻出现了看不到尾的聊盟军队。绘有金盏花的黑色旗帜从聊国境内一直蔓延到大倾伦淳,在这面旗帜地指引下,成

千上万佩戴着金盏花标志的聊盟士兵一队又一队地出现,他们潮水般越过了聊盟与大倾的边界。滚雷般的轰隆声震得人耳膜生生作疼:“大聊万岁!万岁!万岁!”

聊盟士兵呼喊着,大步踏前,攻势一往无前。马蹄轰雷,骑兵的斗篷在寒风中猎猎飞舞着,仿佛巨鹰张开双翼、探出利爪,凶狠地要把眼前的一切都给撕裂!

大倾子民失魂落魄地望着聊盟军队开进伦淳郡,占领了生养自己的故乡。

伦淳郡被黑压压的聊盟兵马蚕食吞噬,铺天盖地插上了金盏花的旗帜。

养兵蓄锐沉默多时的聊盟终于撕开了伪装的中立,露出了凶狠的獠牙!

变天了!

宇历元年二月初三清晨,聊盟大军突然对大倾西南的伦淳郡发动大规模入侵。聊军迅速占领伦淳郡,没遇到有组织的抵抗,身在伦淳郡的大庆官员或束手就擒或卖国求荣,太子方简惠逃

亡,下落不明。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听完兵部尚书的上奏,金銮殿众臣个个面色凝重。尤其是西南边境的几个官员更是战战兢兢,不敢作声。

寰宇帝慵懒的托着腮,一下一下敲着赤金皇座上的龙头扶手,平静的表情丝毫看不出端倪:“诸位有话尽可畅所欲言么。”

按聊盟的说法,他们只要伦淳郡后便会罢兵息手,无意染指大倾版图,更何况伦淳郡对大倾也如同鸡肋,被他们聊盟收去后更有利于寰宇帝对大倾的绝对控制。

言下之意——我聊国替你接收了一块不听话的穷乡僻壤,让你这皇帝当得舒坦,记得要好好感激我们呀,少来自找麻烦!

群臣面面相觑,寰宇帝意下如何谁都摸不准,此事可大可小,就看皇位上那个男人怎么处理了。

其实,聊盟来势汹汹,兵威极盛,而大倾根基未稳,邻国虎视眈眈,实在不宜与聊盟正面冲突。

大倾心存顾忌,担心一旦开打,刚刚稳定下来的政局会动荡不安,至于边界的冲突,实在不行,割让一个不听话的伦淳郡也是可以的。

“没想到覆了大庆,诸位的锐气反倒都丢光了!”脾气最火爆的李生虎拍案而起,怒声叱道:“聊盟算什么东西!敢欺到我们头上,不是摆明欺负我们大倾男人都是孬种嘛!”

泰岩慌忙劝阻说:“李将军您先别冲动,军国大事得从长计议。老夫当初亲眼看到,以前大庆决定战和之策时,文武百官在朝堂上要连续争论几天分析利弊,兵部制定计划方针,再由皇

上定夺……总之,没十天半个月是无法决定的,李将军你操之过急了。”

“正因为大庆垂头缩尾暮气沉沉,所以才被吾辈夺了天下!”李生虎咬牙切齿面目狰狞,“聊国已经欺上门来了,不打回去不是让全天下人都觉得我大倾软弱可欺嘛!”

“好!”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大殿鸦雀无声。此时长身而起的,不是旁人,正是寰宇帝方君乾。

他目闪雷火,眼神如电:“西南伦淳永远是我大倾国土——这点不容置疑,也容不得外人插手!大倾的事大倾自己解决,若吾等低头退缩,不但会失去民心,聊盟也会愈发得寸进尺!”

他毫不动容地说出近乎蛮横的话:“只有我八方军欺负别人,休想叫别人欺负到我们头上!”

所有人都感受到皇座上那人睥睨天下的霸气,武将们热血澎湃:“得令!!”

宇历元年二月初五,大倾特使会见聊盟使臣,向聊盟提出最后通牒:“请大使转告贵国国君,如若聊盟五天之内不退兵,就视同恶意对大倾挑衅。到时两国唯有兵戎相见!”

瞬间,从大倾金銮殿传出来的这句很有力量感的放声,传到了倭奴,传到了匈野,传到了天镔,也传到了聊都。

寰宇帝态度之强硬,着实令各国权贵大惊失色!

“启禀陛下,莼阳公主到了。”

方君乾一挥手:“宣。”近日来,越来越习惯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上,静静品味孤独……

毅飞莼华服拽地,步履轻盈,飘然若仙。她是个百分百的女人,风华脱俗兼之天香国色,实在让人一眼见到就无法忘怀。

毅飞莼也在看着龙椅上那个男人——步似虎行带煞,坐如龙盘含威。那是令她爱恨交织的男人。

“莼阳参见陛下。”

“公主有事?”

“莼阳不要回聊盟,请陛下恩准。”

“现在两国交恶,你若继续留在大倾,难免身份尴尬。你曾有恩于朕跟倾宇,所以朕才特赦你回国与家人团聚。”

毅飞莼坚持:“莼阳不要回聊盟!”

“为何?”

为何?

话语里的漫不经心先是令毅飞莼愕然,继而委屈,她强压怒火,望着方君乾的眼里涌上一层水雾:“为何……你当真不知道吗?”

方君乾忽然感觉自己问错了话。直觉不想再提这个问题:“既然公主坚持留在大倾就依公主意思吧,如果没什么事公主还是——”

毅飞莼再也无法压抑爆怒!

“方君乾你醒醒好不好?你这样根本不值得!他甚至不想见你!!”

寰宇帝沉默下来。倚坐在九龙皇座上,冷眼看着毅飞莼失却平日的雍容仪态,朝自己歇斯底里。

“你看看我呀!我就在你面前!我一直等着你回心转意!我才是最爱你的人!”

泪水打湿她的面颊:“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为了他,她抛弃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国家。可付出的这一切,却还换不了他轻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