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8

神,奋勇争先的情绪更胜面对太子。
同样一句话,从方君乾嘴里说出来立刻变的不一样。
以及士卒们听到他受伤时露出的惊恐表情……
小小年纪就受下属如此拥戴,这个方君乾假以时日,必为太子心腹大患!
嘉睿帝已动杀机!
没有人能威胁皇室正统的地位!
没有人!!第十三章
方君乾满载而归,毫无疑义地独占今日皇家狩猎鳌头。
嘉睿帝笑容满面神色欣慰:“小侯爷弓马娴熟,武艺超群,真是英雄出少年!来人。”
侍婢当即捧出一个朱漆圆盘。
嘉睿帝揭开黄缎。
两柄剑静静躺在其上。
剑,古之圣品,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实则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侯,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
之为荣。
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亦以其光荣历史,深植人心,于是剑可以在天下流传不休并且没有衰败(摘自百度百科)。
嘉睿帝扬声:“星术师杨青宗师于七天前夜观星相,见斗、牛二星之间有紫气,使人于洪山之巅掘地得此二剑,一曰碧落,一曰黄泉。宝剑赠英雄,这一对宝剑今日就赐予方小侯爷!”
方君乾领旨谢恩。
今日狩猎圆满结束,喧哗过后众人纷纷散去。
“肖丞相留步!”方小侯爷眼疾手快叫住肖倾宇。
肖倾宇的头又开始疼了……
他冷冷坐在轮椅上一言不发,甚至想闭上眼睛不看眼前这张邪魅嚣张的脸。
方君乾弯下腰,语态极为谦诚:“那日本侯一时冲动,对倾宇做出无礼之举,实在罪该万死。”
“倾宇宰相肚里能撑船,切莫和本侯一般见识。”
肖倾宇看也没看他一眼。
方君乾见状知道无双公子此次是真的恼了,暗暗叫苦,语气更为谦恭:“本侯今次特为赔礼道歉而来。”
奉上碧落黄泉。
“此二剑乃绝世神兵,不成敬礼,万望公子笑纳。”
肖倾宇微微冷笑:“此二剑乃圣上所赐。小侯爷转赠给肖某,被有心之人知道了怕是不太好吧。”
方君乾几乎委屈地说:“倾宇既知本侯悔过之心,还是不肯原谅本侯吗?”
他的语气倏地变为调笑暧昧:“若是倾宇不收此剑,本侯一时情急,难保不会在朝堂上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无双的的手已触及轮椅上暗藏的机括!他眯眼,危险的气息——“方君乾,想死就直说。”
方君乾哀叹一声,蓦地单膝跪地,与肖倾宇双目平视:“倾宇就原谅本侯一时糊涂吧。收下此剑谨当赔礼。男子汉大丈夫,怎可如此斤斤计较。”
他亲自将碧落黄泉捧至肖倾宇手边。
两柄剑相依相偎,剑身隐隐散发着凌厉的气势若有似无。
剑柄用上好的紫檀木精工雕磨而成。奇异的样式,极流畅的曲线,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称得上是绝品。
肖倾宇握住黄泉剑的剑柄。玄奥的纹理,握在手上甚为舒适——仿佛是为他量身打造。
“噌——”一声龙吟!肖倾宇拔剑在手!——
流线形的剑身一抹弧线弯过,在阳光下静静的散发着金色流光。
“好剑!”肖倾宇不由赞叹一声!
他将碧落剑还赠方君乾:“倾宇有黄泉一剑足矣。小侯爷手中苦无趁手神兵,此碧落剑就还与小侯爷了。”
方君乾倒也不矫情,大大方方收下了碧落剑。**着冰冷剑鞘,忽然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猛地拔剑指天!
碧落出鞘,青光荡漾。
一派一往无前,摧毁一切的霸气!
两柄剑,丝丝寒气,透骨追魂。
肖倾宇博闻强识:“古之筑师在兵器即将筑成之际,都会在冰山之顶煮天山雪水增其冷冽气魄,看来此二剑也是如此。”
方君乾忽然道:“此二剑本为一对?”
肖倾宇的注意力全副放在了宝剑上:“正是。”
“一对呀!~~~~~”方君乾邪邪一笑,意味深长。
那时的方君乾没有想到,当初他的那一句话,竟然一语成谶。
这对剑,准确地预示了两人日后的命运。
这段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临走时,方君乾忽然回身,一派正经道:“对了倾宇,你还是第一次吧?”(指那一吻)
等肖倾宇反应过来,方小侯爷早已大笑着逃远了。
第十四章
小侯爷再度夜访小楼。
刚潜入小院,就发现我们人小鬼大的张尽崖张同学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已等候多时。
小侯爷一双桃花眼笑得宛如**小红帽的狼外婆:“张小朋友,怎么不去伺候你家公子呀?”
张尽崖顶讨厌人家说他小(一个七岁的毛孩子,还不小嘛),尤其是方小侯爷和他说话时那种哄小朋友的语气,简直深恶痛绝!
当下没好气的说:“最近京城治安不好,鸡鸣狗盗之辈比比皆是。这一不留心就让人潜了进来,小的特来守夜。”
方小侯爷惊叹: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奴才,骂起人来都语不带脏绵里藏针的……
方君乾是什么人?
这点程度连打击都够不上。
当下拍拍张小朋友的肩膀,一脸“我看好你”的表情:“有出息,你慢慢守啊!”
“等等!”张尽崖拦住方君乾,“你找公子做什么?”
方君乾一掸红巾!“算命!”
张尽崖笑得得意:“那就不用进去了。公子对你的评价我都知道……”
“哦,你家公子说我什么?”方君乾大为好奇。
张尽崖一双慧黠明目黑得玲珑剔透:“我家公子说……”
“说什么?”方小侯爷很合作地俯下身。
“我家公子说——方小侯爷出身尊贵,得天独厚,且没有纨绔子弟骄奢淫逸,礼贤下士,平易近人。”
方君乾笑而不语。
张尽崖:“——不过这些都是假象!方君乾看似谦和近人,实则自视甚高,且武功高绝,心计深沉,野心勃勃,有龙飞九天之志……”
方君乾感慨:“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倾宇!”
张尽崖咳了一声:“我家公子还说了……”
“还有?”
“我家公子说了——亡大庆者必为方君乾!”
“小朋友,说谎是不对的。”方君乾摇头微笑,“就算你家公子这么想,以他那深沉内敛的性格又怎么会让你这小毛孩知道呢?”
当他方君乾是白痴吗?想他方君乾撒谎骗人时,这小屁孩还不知在哪等着转世投胎呢!
“是方小侯爷吗?尽崖,请小侯爷上楼。”小楼里传来温和清贵的声音。
方君乾嚣张地朝张小朋友笑了笑,红影一窜,人已从窗户潜进了小楼。
张尽崖跺跺脚,咕哝了一声:“公子就是这么说的嘛!……我偷听到的。”
“方小侯爷大门不走偏要跳窗而入,真是独树一帜呀。”肖倾宇话中带刺。
方君乾无比委屈:“为何倾宇甫一见面就冷言冷语,让本侯好生伤心。”
肖倾宇淡淡地摆弄着桌上卦签:“因为你不给我一个好好招待你的理由。”
若方君乾光明正大的上楼找肖倾宇,或许还好一点,问题是他仗着轻功和对小楼机关的熟悉摸了上来,这就有点触犯主人忌讳了。
“倾宇不要如此计较,我可是在家里养了好多天的伤,好不容易才得以重返此地。”
此时肖倾宇已理好了卦签。
“倾宇要为本侯算卦吗?”方君乾马上来了兴致。
肖倾宇许是刚刚沐浴过,长发简单的松松扎起,白色春衫轻薄服帖,端坐于华贵轮椅中,说不出的气定神闲,道不尽的风华绝代。
房间里燃着上好的檀香,香雾袅袅,令人闻之心旷神怡。
方君乾觉得自己有点醉了。
景不醉人,人自醉。
沐浴,焚香,祷告——这些都是起卦的必要仪式。
静心过后,无双公子端肃道:“无事不占,不动不占,渎则不告。小侯爷要问什么?”
方君乾:“社稷。”
“好!”肖倾宇将那叠六十四卦签在桌上一抹,起手,“请小侯爷抽签。”
方君乾慵懒一笑,随手抽出一卦。
第十九卦,地泽临,临卦。
肖倾宇眼中杀气一闪而逝,看向方君乾的眼神复杂莫名。
“此卦何解?”方君乾被他看得心头惴惴。
自己不会抽了个下下签吧?
“此卦乃中上卦。”无双公子的眼睛黑如点漆,白得清澈,装着丝丝的忧悒,“象曰:君王无道民倒悬,常想拨云见青天,幸逢明主施仁政,重又安居乐自然。”
“这个卦下兑上坤,是异卦相叠。坤为地;兑为泽,地高于泽,泽容于地。
“喻明主将出,亲临天下,治国安邦,上下融洽……”
方君乾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竟抽出这等大逆不道之卦!
他不由庆幸给自己算卦的是肖倾宇。
小侯爷打着哈哈:“今夜你我只谈风月,不问国事。”
肖倾宇重新整好卦签:“小侯爷这回要算什么?”
方君乾挂起邪气的笑容,让他的脸看上去愈发魅惑人心。
他吐出两个字:“姻缘!”
肖倾宇一怔,抬头:“姻缘?”
他堂堂方小侯爷,万千深闺梦里人,哪怕随便一招手就有无数美女排队等着下嫁给他,他还愁姻缘?
“对!姻缘!”斩钉截铁!
肖倾宇一摆手:“请。”
方君乾收起懒散,正襟危坐。肃正地抽出其中一挂。
肖倾宇接过定睛一看。玉似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突然将此签放回卦叠中,打乱,重整。
“请小侯爷再抽一签!”
方小侯爷一脸狐疑,忐忑不安地重新抽出一卦——又是那一卦!!
方君乾尴尬道:“这个……看来本侯与此卦有缘……”
无双公子猛地一推卦签,气急败坏:“不算了!”
肖倾宇平时沉默寡言,说话必有深意,态度也从容。没有任何战略意义,单纯为了赌气而开口,似乎只有这一次。
方君乾一时楞住了。
察觉到自己失态,肖倾宇马上冷静下来并迅速解卦分析:也不一定是那种解释呀!也许……大概……一定是另外一种可能!……
不过想到方君乾的姻缘与自己有关,心里就有点不爽。
“倾宇,此卦何解?”方君乾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无比上心。毕竟家国天下事不关己,哪有自身姻缘重要?
冷静下来的肖倾宇古波不平道:“这个卦下乾上坤,是异卦相叠,乾为天,为阳;坤为地,为阴,阴阳交感,上下互通,天地相交,万物纷纭。反之则凶。
“万事万物,皆对立,转化,盛极必衰,衰而转盛,故应时而变者通。
“若是问其他则另作别论,可问姻缘的话……互通相交,一片混沌。”
方小侯爷愕然:“这是何意?”
肖倾宇心头一阵烦躁,耐下心替他解释:“算卦术士可算天地万物,独独不能算自身命数……”
方君乾一点即通,拊掌大笑!——“莫非本侯的姻缘与倾宇有关,所以倾宇才看不透此签?”
肖倾宇点了点头,闭目不语。
方君乾露出邪气而笃定的笑:“看来倾宇就是我的姻缘了!”
“不定。”肖倾宇张眼,眼中寒光四射,“还有一种可能。若是小侯爷的姻缘是由肖某牵线,那也算与肖某有关,肖某看不透也就情有可原。”
“是吗?”方君乾无意识地摩挲着颈前红巾:“无论哪种可能,本侯都拭目以待!”
肖倾宇很安静,静得似极只在月下、夜间绽开的白色的莲,清幽隽艳,却无人知。
“小侯爷尽可宽心,肖某定会为小侯爷物色一位能携手一生的贤淑佳人。”
第十五章
上书房内。嘉睿帝,太子方简惠,小侯爷方君乾的议事已接近尾声。
方君乾躬身告退,太子从鼻孔里冷哼一声,死死盯住方君乾背影。
“简惠,你对方小侯爷好像有些不满?”
“父皇,方君乾狼子野心,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