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80

一顾。

他的眼里心里,全部细细地雕刻上那个男子的一切,他的心中已容不下任何人插足。

她知道,可她不信。

于是一直默默等着那个男人,等着他发现自己,等着他回头看自己一眼,等着他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她要等他明白,自己才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人,她能够为他生儿育女,延传香火,她才是这世上最爱他的人!

面对她的泪水委屈痛苦不解,方君乾只轻轻回了她四个字:“你不是他。”

你不是他……

永远代替不了他……

轻描淡写四个字,就完全否定了自己的牺牲付出。

还有比这个更伤人心的吗?毅飞莼是贤良,是淑德,但贤良淑德并不代表她是木头人,没脾气!

“方君乾你个疯子,难道你要因为他一句话把自己一辈子搭进去嘛!”

方君乾静静抬起头,饶有所思望着她。

忽然微微一笑。

不知怎的,毅飞莼感觉那个意气风发的笑容中,隐隐弥漫着哀伤的味道。

“方君乾,早就把一辈子搭进去了……”

他猛地从龙椅上长身而起!

“方君乾你等等!”毅飞莼喝住他。

他果然如她所料般顿住脚步。

然而他没有回头,负手背对毅飞莼:“倾宇任性将国运相托。但他,只能在方君乾面前任性,因为他知道,方君乾什么都会依他的。”

“因为他是公子无双,因为他够强,所有人都把他当做最后的依靠。他不能哭,不能恼,不能慌张,只能更强、更强、更强……”

“所以他只能对方君乾任性,因为方君乾是他……最后的依靠。”任性也罢,依赖也好,这只能证明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与众不同,独一无二。

寰宇帝看着朱漆铁门外浩瀚璀璨的夜空,语气不无骄傲:

“我也知道,这天上地下,再没有一个人能像方君乾一样宠他、爱他、包容他——”

莼阳公主花容惨淡,宛如雍容牡丹凋零枝头。

原来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替代他在你心中的位置啊……输了……还是输了……不,应该是,彻头彻尾就没被他比较过!

呵呵,莼阳想笑:没有比较,哪来的输赢?

方君乾上前一步,面对正门,冰冷的霜白从门口斜斜倾洒下来,年轻君王沐浴在漫天星辉中,身影伶仃。

“倾宇的心里装的是天下苍生,而方君乾的心里装了一个他,所以方君乾会还他个天下大同,四海升平。”

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如果是倾宇所愿,朕便会依他——坐拥万里江山,尽享百年孤独。”




第一百五十五章

“倾宇,你怎么还不醒呢?”修长的五指轻柔抚过床上人散发下光洁的额头。红衣男子的声音是天鹅绒般的无奈温柔:“再不醒,方君乾就要走了呀……”

注视着床榻上静静沉睡的白衣男子。这个足智多谋惊才绝艳的公子无双,只有在昏睡时才会如此不设防备,如婴儿般的乖巧脆弱。

肖倾宇柔雅面庞如雪般苍白,嘴唇如水般清淡,唯独眉间一点朱砂像是集中的他生命中所有色泽,殷红妖艳,如泪欲滴。

离那最后一天续筋接脉,已经整整三日了。肖倾宇就这样昏睡了三日,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虽然百草神医说医治很顺利,只要等公子醒来便可慢慢学步,但……

“你究竟要睡多久?”

到了申时,刚商讨完军情从宫中回来的寰宇帝就听余日说:“公子醒了。”

“那倾宇,站起来了没有?”

方君乾问这话时既期待又紧张。他真担心倘若他站不起来,这样骄傲的人如何面对得而复失的痛苦。

余日淡淡道:“时好时坏。”

冲进房门时正看见无双公子慢腾腾从轮椅上挣起。他依然蒙着双眼,虽不出声,神色却渐渐凝重起来。

慢慢松开了轮椅的扶手,虽然显得有些吃力,但终究是又站起来了。方君乾庆幸感激:如此,还是有希望的。

谁知他忽然脚一软,整个人直直向前跌倒!

倏地,自己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千钧一发,方君乾拥住了跌倒的肖倾宇。

跌倒在他怀中的无双怔忡须臾,微微一笑,臂上微微使力,借着那双强有力的臂膀慢慢站了起来。

寰宇帝悄悄捏了把汗,刚才的情形着实吓到了他。再也不敢放心他一个人学步了。

他在他手里写道

——我扶着你,再试试。

一只手搭上他的小臂,另一只与他的手紧紧扣在一起,也分不清究竟谁更紧张一点。

肖倾宇半起了身子,感觉到身边人的紧绷,忽然抬头冲他一笑。

虽不见他星眸生辉,但那微笑中透出的淡定从容竟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方君乾心下安宁了不少,却有淡淡的疼痛一点一点地升起。

现在的肖倾宇,就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蹒跚学步。努力着、努力着让自己站起。

我的倾宇啊……

方君乾多想亲眼看着你行立自如,跃马扬鞭。

渴望有一天,你我携手享人世繁华,并肩看天地浩大……

可是——

宇历元年二月初十,聊盟拒绝退兵伦淳郡。同日,大倾向聊盟宣战,百万八方军秣马厉兵,准备出征。

公子无双在短短五天内的表现简直令百草神医为之赞叹不已,他放话:这样下去不出半月,公子便可行走自如,甚至纵马提兵也不是什么问题!

二月十五。

——你要走?

肖倾宇的神情淡然而平静。

——是的,这就要走了。

——为什么?

——我答应过一人要守护好他所珍视的东西。

他轻轻一笑,清绝出尘。谁也看不到微笑后面深深埋藏于心间的痛苦与歉疚。

手心中温暖未散的话语,只要稍微一扯,所有的回忆都破碎成一个个支离的画面。

寰宇帝在他冰冷的掌心一字一划写下从容决绝

——我答应过他,就一定会做到。

倾宇,你可知?这国泰民安绝世繁华都是因为你,因为答应了你,方君乾就一定会做到。

只是这次,你不能陪我一起了。

刚刚恢复知觉的双腿还是有点无力。肖倾宇手支轮椅椅背,勉强直立起身体。

但终于,可以站起来了呢!

方君乾欣慰一笑,飞快在他手心写下几个字——有六格台阶,试试走下来。我在下面等你。

他拉住他的手,将他引往六格台阶处。

这双金线环绕,发尽天下暗器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冰凉沁软,指节分明。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人世间相爱之人最朴实的承诺,最卑微的祈愿。

然而对他们来说,却成为了最奢侈的诺言。

如果能永远牵着他的手该多好……

这短短的几尺路,他竟由衷希望永远走不到尽头。

即使山高水长,也有海角天涯。

哪有路是没有尽头的呢?

——就是这儿了,试试走下去。

写完,他松开他的手。

旋身,与他擦肩而过。

他已站到阶下。习惯立于万人之巅、睥睨天下的寰宇帝望着台上徐徐走落的白衣男子,眼神温柔。

触手可及的距离,遥远到朦胧迷离,仿佛上一世温柔的邂逅。

这天下间,只有那个雪衣男子才能令寰宇帝露出在人前不一样的温柔。

即使他此刻可以付出唯一的仅存的温柔,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

百草山下,八方军整装待发。号角吹,马嘶啸。几万轻骑奔跑着,漫天灰尘中,一挑绣有“寰宇”金字的黑底战旗赫然醒目。

倾宇,我要走了呢。

他目送着他,一级一级,慢慢步下青石台阶。

流云舒卷,无法见证沧海桑田。晚风轻拂,也只是做片刻的逗留。

倾宇,你会走到我面前,停下你的脚步吗?

肖倾宇没有停下来。

当看着他径直从自己身边擦过,没有任何停滞,方君乾失落地垂下头。

腰腹忽然一紧。

从身后伸出来的一双手圈住了他的腰。

那个人旋身倚贴在他背脊上。

此时的肖倾宇没有了运筹帷幄时的淡定自如,没有了面对惊涛骇浪的镇定从容……

他从后面紧紧怀抱住他。

那一刻,

风静云灭。




第一百五十六章

修长略带薄茧的大手微颤覆上他冰冷纤细的十指。

早该知你冰雪聪明玲珑剔透,怎么可能识不破这般小把戏?

但却不知,你是何时察觉这装聋作哑的人就是我?是熟悉的温度呼吸,掌心的指尖温柔?还是从我出现的一开始,你就已察觉……

一如茫茫人海中方君乾第一眼看见的人一定是你。

倾宇……你一直知道是我对吗?

用力将方君乾的身躯抱紧,再抱紧。那个男人为了自己,为了保卫家国,即将奔赴沙场,可能从此不再生还。

“予我一诺,平安归来。”

方君乾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他看不见的黑暗里,重重点了下头。

在场目击这一场景的,只有百草神医余日。看到这对被世所不容的痴情男子紧紧地拥抱,看着肖倾宇松开手静静地转过了身子,看着方君乾挺拔的背影渐渐消失消失在苍茫远方,一袭火

红在天地只剩下一个小点,渐渐模糊朦胧。

不知为何,余日感觉鼻子有种酸楚的感觉,默不作声抹去眼中不知名的液体。

忽然,山脚下传来百万大军裂天而起的响亮呼声:“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刀枪铿锵,战马嘶鸣,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传到远山引起连绵不断的回响。

脚下的土地彷佛都在微微颤动,余日被兵马声威吓得骇然失色。反观静静伫立的肖倾宇,那苍白清丽的脸上是一片难以形容的复杂表情,不知是悲,是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