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82

响翻作烽火灼天。

公子无双卓于高楼飞檐,凛凛青丝飞舞于夜空。横笛于唇迎风而奏,音韵声中灼烈热血。

楼头雪衣猎猎,竟成绝艳。

金戈铿锵曲纵横,八十四云骑何在?

一醉汉踉踉跄跄跌出酒馆,忽闻头顶笛音盘旋,猛然抬头,眼神一片清明,哪有半分酒气?

街角一夜摊。“小二,上碗牛肉面。”

小二一甩毛巾:“好咧!”忽闻笛声尖亢,穿金裂石!

小二换上一脸讨好笑容:“对不住咧各位客官,小的要收摊了。”送走骂骂咧咧的两位客人,“对不住对不住,两位客官走好。”

文弱的书生,凶悍的屠夫,游手好闲的混混,砍柴为生的樵夫……

八十四个人,各式各样的身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普通!

然而这八十四个平平凡凡的人,换上黑色劲装,抽出寒亮利刃,霎时间化腐朽为神奇——精悍,矫健,眼中战意浓烈!

不到半个时辰,八十四云骑便汇集在了无双公子横笛奏曲之处。

望着高楼之上长身玉立的高华公子,八十四云骑整齐划一地单膝下跪:“参见公子!恭喜公子!”

肖倾宇脸色如水,不起波澜。

收笛。抽出黄泉。一泓流金映亮了他的墨玉瞳眸。

“走!”他只一声,洒脱而气度。

风驰电掣,马蹄扬起烟尘滚滚。

官道旁的行人纷纷吃惊抬头,霍然看见一队马群水般流淌过来,马蹄的急劲声响更是密鼓般敲在人心上!

绝尘奔腾的情景让人难以想象,众马奋蹄,奔起来更是势不可当。马群最前却有一匹头马,浑身毛白如雪,黑暗中极为显耀,有如月光流淌般一骑绝尘的奔在最前,拉开了与八十四云骑

的距离。

那匹马神采飞扬,看起来有如帝王般的气势,奔驰速度快如闪电,路人们回转身的时候,发现它还在百丈开外,可是等到错愕片刻的功夫,那月光般的骏马已经奔的离他们不过十丈的距

离!

当骏马从他们身边飞掠而过时,路人纷纷看呆了眼。

漫在风中的长发,惊如谪仙的面庞。他眉间朱砂似血,是万丈红尘点染的风华。

马背上的白衣男子面若静水,只不过眸中那一点精芒亮若寒星,那是坚定到摄人心魄的璀璨!

去找他!这是肖倾宇此刻唯一的念头。

白衣青丝扯出绵绵思绪——

方君乾,等我!我想要的,绝不是这个结局。

慕容厉坐于高楼,看烽火灼天,他手中执了一杯酒,望着林依依的眼中笑容闲雅。

下面一场战争,流出来的血已足使天下惊心。

方君乾陷于乱军之中,左右刀光剑影,明明已银铠染血身受重伤,战意却更炙更浓。

这一场战,从黎明至傍晚。

“可惜了林妃,下面的人不是肖倾宇,要不然此战本汗就可替林妃报杀父之仇了。”

林依依一身匈野贵妇装饰,冷眼看着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寰宇帝:“杀了方君乾,公子无双会生不如死,这不是比杀了他更令他痛苦吗。”

慕容厉和毅飞逊对视了一眼,同时举杯,饮酒如血。

万里挑一的神骏撅了前蹄一下子跪倒,幸亏方君乾身手敏捷就地一滚卸去冲力,回头一看,那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坐骑终于累垮。

“天助我也!”匈野大汗慕容厉一拍**站起身,“尉迟川!机不可失,快快射箭!”

“得令!”匈野第一神射手尉迟川挽弓搭箭,锐利鹰目瞄准战场上的寰宇帝。

一瓶毒药递至他面前。

慕容厉冷冷道:“以防万一,尉迟将这药抹在箭头上吧。”

尉迟川霎时脸色煞白!

看着面前的毒药,嘴唇微颤:“汗王,尉迟川是射手……箭头涂毒,是对一个射手的侮辱。”

慕容厉神色微微一变,旋即冷诮:“尉迟将军,在你身为一个神射手之前,你首先是一个匈野人!震雄大战时莫雨燕就在你面前成功行刺父汗,如今本汗让你戴罪立功你居然还推三阻四

……尉迟将军,你家族世代金戈铁马,满门英烈——你要亲手让祖先英明扫地,九泉之下惭怍无颜?”

用颤抖的手接过那瓶毒药,尉迟川面色阴晴不定。

“陛下!”李生虎大吼一声,宛若霹雳雷霆,声威惊人。他挥舞着双斧,领着五十多个八方好汉冲杀救驾!

八方军攻势一次猛过一次,眼见就要突破围困闯到包围圈中!

慕容厉急了:“尉迟川你还在犹豫什么!?”一把夺过他的箭将毒药倒上箭头,硬塞到他手中。

尉迟川心里一横,终于将箭头对准了战场上以一敌十的方君乾!

仿佛流电飞光,一道锐而啸的银亮破风而来,轻而易举穿过人群之中的缝隙,那气机过于强大,竟生生激起猛烈的风声!

那一道箭矢也映入方君乾的眼中,他迅速闪避!“嘟!”箭矢擦身而过。

旁人吃惊于匈野第一神射手的全力一箭居然只让寰宇帝擦破点皮。

然而那些围攻寰宇帝的聊盟士兵却发现,方君乾的身手开始有点缓滞,连招架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慕容厉大喜:“百毒郎君的‘心有余’果真厉害!方君乾呀方君乾,这次你插翅也难飞!”

回头,却发现尉迟川正一动不动凝视着手中的铁箭硬弓,那复杂的眼神仿佛在凝视着自己的情人。

慕容厉正待安慰几句:“尉迟将军……”

尉迟川凄然一笑:“箭头抹毒,尉迟川玷污了身为射手的尊严,已无颜苟活于世!”反手抓住箭尾,闪烁着森寒光芒的尖锐箭头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喷出一口血,猩红的血液沾满了尉迟川的衣襟。

“射手的污点只有用血来洗清。”说罢这最后一句话,尉迟川颓然倒地!

匈野第一神射手尉迟川就这么,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方君乾不行了,快杀了他!”一聊兵兴奋地双目**!

眼前模模糊糊一片,方君乾只觉手中碧落剑越来越沉,差点让他持拿不住。

“寰宇帝首级是老子的!”

眼前摇晃着聊兵狰狞的面容,他的脸距离方君乾极近,似乎在欣赏寰宇帝临死前的神态。

方君乾抬眼,却是绝然的冷意。

即便要死,也要拉你们陪葬!碧落横推,犹若惊鸿!

那人显然没预料到这种情况,下意识向后躲闪,却未能躲开一剑穿心的命运。

然而这一剑,却耗尽了寰宇帝最后的力气。

要死了么……

脑海中不停回放肖倾宇返身抱住自己的一幕……

倾宇,

原来临死前,方君乾最大的心愿竟是再见你一面……

“啊——那是什么!?——”

月光般的骏马冲入战场,肖倾宇一骑绝尘首当其冲!

“方君乾!”

吃力地睁开眼,却看见白袍素甲的公子无双。

跃马驰骋的肖倾宇,少了平日的淡静幽弱,风流中多了几分英气勃发。

是梦,是幻?

“方君乾!方君乾!”

谁在叫我?

恍惚间,看见那抹流云纯白飞掠向自己。那人俯下身,朝自己伸出手!

落日绚烂似火,耀疼了他双眼。

真的,是他!

他抓住他伸过来的手,纵身一跃,被他带上马背!

披星戴月,日夜兼程,他终于在最后一刻将他从生死一线间拉了回来!

绝世双骄都没有说话。那一刻,只剩下彼此寂静的喧哗。

肖倾宇转首,低声说道:“谁能抛却一生千里相送同你生死与共,方君乾,这是爱是痴,莫非你真的不懂?”

方君乾忽然腾出手扣住他的后颈,迫他垂低头……

瞬光流转的风华**了谁的眼,重重吻上他的唇。

那一刻,红霞喷薄,夕影昏眩。




第一百五十九章

时间仿佛静止,风呼啸刮过,战场上无论敌我都被这一幕惊到呆滞。

乱世中的一吻,足以流转千年。

方君乾拥住绝世无双的他,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心满意足:“千军万马作证,倾宇你再也跑不掉了!”

怀中是他熟悉的温度,令人眷恋的气息,还能感觉到他坚定有力的心跳……

那男子还活着,真好。

他简直不敢想象,万一自己晚到了这么一刻,那自己,是不是要眼睁睁看着他命葬黄泉!?

想到这里,他颤抖的手轻轻抱住怀中男子温暖的躯体。

轻咬薄唇,阖目:肖倾宇这辈子,从未这么害怕过。

“快拦住他们!!”慕容厉狂吼,“杀了绝世双骄,赏金万两封万户侯!!”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这世上不惧不畏绝世双骄者也大有人在。万马奔腾,声若滚雷!一拨匈野骑兵倾巢而出。匈野本就是马背上的民族,匈野骑兵更是纵横大陆几十年,从古奇拉

山脉到苏克撒平原,都回响着匈野铁骑那震耳欲聋的铁蹄。虽说近年连番征战国力大不如前,但骑师彪悍未减,加之匈野与绝世双骄的深仇大恨,他们是誓死与大倾死战到底了!

“公子!老李来接应你们!”李生虎身上铠甲被一层又一层的血迹覆盖,黯然无光。

无双公子调拨马头,忽然右手拇指与食指圈在唇边,吹了个又尖又长的的口哨!

听闻暗号,八十四云骑立马组成半弧向外猛冲!白刃雪花般落下,溅起飞舞的血花!霎时人仰马翻!勇不可挡的八十四云骑瞬间冲乱了匈野骑兵的阵脚。

无双公子坐下白马浴血,身陷乱军之中,聊野大军潮水般永无休止袭来。黄泉剑第一次出鞘就饱饮鲜血,锋芒震惊天下!

林依依趴在高楼上,两手死死抠住栏杆,优雅的胸脯一起一伏:肖倾宇,你为了他,当真连命都不顾!

当自己的青梅竹马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浴血沙场却是为了另一个人!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自己对他,是爱是恨?

不。

林依依仰头,让风呼啸刮过面庞,吹飞眼角湿意。

应该是,由爱生恨吧……

方君乾,你曾说碧落只有黄泉才能相伴。

站在方君乾身边的,只能是肖倾宇。

那么今天,肖倾宇会让天下人都看看,公子无双是如何与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