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83

帝并肩而立的。

相爱,有时并不单单是荣耀时的分享,而是,绝境里的依偎,患难中的扶持。

就像现在,冲杀陷阵血染战袍,只因肖倾宇要守护方君乾,甚至不惜付出性命!

方君乾,

这天下,也只有肖倾宇才有资格永远站在你身边。

“该死!肖倾宇的腿居然好了!”毅飞逊狠狠捶了一记城墙!心中恐惧莫可名状:不良于行的公子无双已让所有人胆寒心惊,那一个站起来的肖倾宇简直是最完美的恶魔!

慕容厉与他心有同感:“看来,我们必须杀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否则十年之后,五国鼎力局势将不复存在。”

林依依淡然一笑,红唇勾起的弧度有种令人心惊的艳:“大汗,别忘了您答应过我的话。”

“那是自然!”慕容厉哈哈大笑,忽的笑声一敛,眼神变得比刀子还要锐利,“本汗答应过,要替依依杀了公子无双,报仇雪恨。”

“很好。”林依依忽觉心口那缺失了一块的地方,绞痛不已。

怨毒的美丽杏眼死死盯着千军万马中的绝世男子,抿抿唇,不声不响。

就在这时,肖倾宇与八十四云骑终于和李生虎赶来救驾的八方军顺利会合!

肖倾宇月光般的白马被将士们重重守护在中间。

无双公子猛然抬眼——

高楼上那昔日的表妹已嫁为人妇,雍容贵气不见当初青涩无邪。

深深地看了她最后一眼,肖倾宇随即拨马转身,留给林依依一个云停渊峙的背影,以及一生一世无法交集的遥远距离。

当肖倾宇搀扶着寰宇帝来到八方军大营,面前立马跪倒一片黑压压的将士。

寰宇帝不动声色下令:“从现在起,朕将军务全权交予倾宇处置。李生虎,泰岩,你两为护国监军,有不尊君命者,可先斩后奏!”

方君乾的信任交权迅速稳定了军心。

别人看不出寰宇帝的异样,但无双公子怎会不知!

此刻的方君乾连站都站不稳,几乎是靠着自己的全力搀扶才勉强站立。近看冷汗涔涔,握在手中的五指冰的吓人。

镇定一下思绪,肖倾宇迅捷清楚地传达下一条又一条命令,大营有条不紊地迅速运转起来。

好不容易将寰宇帝扶进了帅帐:“方君乾,我回来了。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听到了吗?方君乾,别让我后悔一辈子……”

他吃力地笑笑,只觉眼前发黑,肺部撕裂的疼痛,忽然不可抑制地喷出一口血,猩红的血液渐染了肖倾宇的白衣,宛如雪地绽开的点点红梅。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看着他,直挺挺倒在了自己怀中!




第一百六十章

贾目奇忐忑看着凝重为寰宇帝把脉的肖倾宇:“公、公子,陛下这是中的什么毒?还有救吗?”

“老贾你闭嘴!”李生虎大吼一声打断贾目奇,“陛下洪福齐天,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小心翼翼向无双公子求证,“公子对吧?”

肖倾宇将食指轻贴在唇边,风华一点,便轻而易举阻止了两个大嗓门将领在病房中的吵闹。肖倾宇有一种魔力,哪怕是最不驯暴烈的醉汉,到了他面前也会不知不觉安静下来。

细心将方君乾的手腕掖进被子里,公子无双的脸上露出八方军所有将士所熟悉的笑容。

那种胸有成竹,运筹帷幄,坐看风起云涌的清雅微笑:“两位将军尽可放心,有肖某在,定然会令他平安无事的。”“那是!”有了无双公子的承诺,贾目奇与李生虎不约而同放下了心



无双公子医术天下皆知。要是连他都束手无策,那举国都要给寰宇帝风光大葬了,估计方君乾同学也会成为登基时间最短的皇帝……

百毒郎君余月研制的毒药“心有余”并非无药可解——起码公子无双和百草神医都可以配制出解药。然而,解药易配,药引难求。“心有余”解药中一味最重要的药引,赫然便是百年老

字号,草药世家余家的“还神草”!

还神草啊……

余家的震家之宝,几年前百毒郎君余月叛出余家,顺手牵羊偷走了那唯一一株还神草。如今,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还神草,不在余家手里,而在余月手中。

要是百草神医余日知道肖倾宇在想什么他肯定会大惊失色,因为余月叛门,盗走药草之事是余家最高机密,余家一直对此讳莫如深,没想到在无双公子眼中,余家的机密竟会变成一个笑

话,一个被外人了如指掌的笑话。

方君乾身体里的毒性不能再蔓延了,自己一身医术只能维持他二十天生机。二十天一过如果还拿不到还神草,方君乾必死无疑!

肖倾宇呼出一口气,看着床上面容苍白的方君乾。曾几何时,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的霸道张扬与温柔似水。总是像一个孩子,一刻也闲不下来,生龙活虎得让人哀叹。可如今,

却这般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失血的双唇透着从未有过的虚弱。

方君乾,肖倾宇定会救你……

他探手入怀,白皙劲道的五指紧紧抓着一方红巾。

你说,你会将这条红巾送与此生唯一挚爱之人……

绯艳红缎早已褪色,唯余下还未消散的体温与碧血染就的色泽。

轻轻将红巾按于胸口,他淡淡发誓:“无论,要肖倾宇付出怎样的代价。”

“公子,陛下还没醒吗?”

无双公子运笔如飞,迅速在宣纸上落下短短几句指令:“肖某在等待消息。”百毒郎君余月的消息。

“公子,那八方军……”老李一脸苦涩:这仗该怎么打?

无双公子起身,云袖飘飘,白袍博带,神情淡雅中见三分严肃,态度风流中显几分雍容。

“明天八方军便退兵回都。”

“什么?!!”

“什么!!”

“公子你开玩笑吧!!”

将领们纷纷腾身立起,满脸不可置信!这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居然出自无双公子之口!

在座诸位都深知无双公子为人,肖倾宇温文幽弱的外表下其实是世间绝大多数男儿都无法媲美的强硬坚韧,连他的战术也透露着惨烈入脾的决绝!

公子无双的信仰就是: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

没有人会怀疑,如果可能的话,肖倾宇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他自己!

在座诸将怎么都不敢想象,这个永不言败的肖倾宇居然会命令桀骜骄傲的八方军……未败先退。

可就这么回去,八方军有何脸面向父老乡亲交代?

当兵的什么都没有,就是不缺彪悍血性!

丢命事小,丢脸事大呀!

更何况——

杨虎的脸憋得通红:“公子,末将有一事不明,还请公子赐教?”

“请说。”

“我军愿不愿撤离尚且不提,这聊盟匈野会放我等安然离去吗?

“自然不会。但相信到时他们会自顾不暇。”无双公子淡淡一笑。

自顾不暇?什么意思?

众将正待追问,一股冷风灌进帐篷,一帐烛火瞬间湮灭。但也就是众人一眨眼工夫,帐内烛火又辉煌如初!

这一暗一明的视觉刺激令众将产生幻灭的错觉。等他们回过神来,宽敞的大帐中竟凭空冒出一个人来!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当即有人踢翻凳子抽出马刀采取戒备状态,一时间大帐之内刀光闪烁晃人双目!

唯有肖倾宇翩然得如同水墨浸染的画中人。

“各位不必慌张,这位是暗鬼王屠煞,被武林中人誉为天下第一刺客。精通伏杀、刺杀、截杀,乃杀手界第一人。”

屠煞的声音给人兵器交接时的冰冷尖锐,让人听了很不舒服:“客气。”

肖倾宇转过头来看着屠煞,目光如剑:“屠兄,昔**欠肖某一条命,今日肖某便向你要回这个人情!”

“公子对我有过救民之恩,力所能及时屠煞绝不推脱。”屠煞毫无感情地和肖倾宇对视着,“但此事一了,你我便算人情还清,从今往后再不相欠。”

肖倾宇清雅微笑:“可以。”抽出镇纸下墨迹未干的宣纸,递给屠煞,“肖某要你杀了名单上的人。”

屠煞只轻描淡写看了名单一眼后便收进怀中:“成交。”

身形一闪已滑出大帐,当真快如鬼魅!

屠煞前脚刚走,肖倾宇后脚就踏进了寰宇帝的帅帐中。

劳叔早已在帅帐中恭候多时。

见到他,肖倾宇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但此时,对自己忠心同时也效忠方君乾,并且武功出神入化之人,实在寥寥无几。

劳叔一进来便跪倒在地:“公子,老奴见到了百毒郎君余月,也转达了公子的话——只要余先生肯割让还神草,公子愿用任何东西来交换。”

“他如何答复?”

“余先生只是笑笑,交给老奴一张便条,让老奴转交给公子。老怒不敢擅自拆看,又怕耽误时间,立即马不停蹄赶回来了。”

接过信,无双公子静静道:“你先退下吧。”

“是。”

肖倾宇拆信。

信上没有多余的话,只有三个条件。

看罢信,一向不动声色的肖倾宇居然霎时面色惨白!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宇历元年二月十八,大倾西南的战事阴云也越发浓重。

小镇上临时聚集了不少从伦淳郡逃来避难的百姓。一家简陋的客栈里,一群逃难之人正大谈前方局势。

“这八方军已与聊盟对峙好些日子了,这伦淳郡战况究竟怎么样了?”

这话无疑勾起了大伙儿的关注兴趣。

其中一人神神秘秘道:“据说寰宇帝重伤未愈,八方军已经退兵了……”

“胡说!”一客官立马拍案而起,“寰宇帝怎么可能未败先退,定是你这厮造谣中伤!”

“年轻人忒的性急,老夫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年老者白了他一眼。

马上有人附和:“正是正是!我也见到了,大道上黑压压的军队,一眼望不到头!各个杀气腾腾的,老子腿都怵了!”

年轻人犹自不信,坐在位子上失魂落魄:“八方军……败了……”

“不算败退。”一精悍矮小的商贩突然出声。

“怎么说怎么说?”众人的注意力纷纷吸引到他身上,期待从他口中得知什么内幕来。

“你们不知道……我兄弟在聊盟当兵,自然比你们知道得多。”那商贩敲敲手中旱烟管。

众人听他卖关子听得心焦:“你倒是快说呀!”“这位大哥好生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