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87


轩眉一跳,肖倾宇一把推开他!只觉得令自己引以为傲的耐性已流失殆尽:“你,无耻!”

方小无赖不以为忤,还颇有些得意地回了一句:“无耻就无耻吧!”

天底下大概只有这么一个人能令公子无双头痛欲裂又无可奈何了。

肖倾宇只觉得认识他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闭上双眼深吸几口气,无双公子迅速平息自己的怒火,冷诮道:“脸皮之厚当真空前绝后。”

“那是——”他闻言邪笑,“脸皮不够厚怎么能拐到无双公子呀!”

扶额,郁愤:这个……方君乾!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空被朝霞染成了火红色,流水倒映着桃红云彩,微风乍起,细浪跳跃,搅起满湖碎金。

湖边垂柳婀娜多情的枝叶上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雾霭里,隐约可见一个清雅的背影正在湖边掬水洗面。

红衣男子右手抓着一捧干草正在喂马,通灵黑驹打着响鼻,温驯地在他怀中磨蹭,津津有味咀嚼干草。

肖倾宇梳洗完后走过来,肤色莹若脂玉,气韵忧悒清远。长长乌发随意用紫玉簪一挽,几缕湿发掠在耳际,隐约有桃香浮动。明眸流转间神韵如水,光华内敛。衬着眉间红艳欲滴的朱砂

,风流蕴藉清贵无瑕。

“咻——”黑驹嘶鸣了一声,谄媚地往无双公子怀里钻去。

气得寰宇帝忙不迭拉住这匹色马:“黑小子你看什么看?他可是我的人。你平时跟小白打情骂俏我不管你,可是连我的人你居然也敢占便宜?!”

黑驹被教训了一顿,轻轻低鸣着,明亮的大眼睛里水光盈盈,满是委屈。

无双公子心里暗道: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马。

“方君乾,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八方城?”

“沿着小河逆流再行七里就到八方城地界了。”方君乾无比感慨,“真没想到,你我还能重回八方城……”

“肖某也没想到,”肖倾宇淡静一笑,飞雾孤灯,“有朝一日还能故地重游。”

那一日孤身赴国难,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临走之前把自己给得起的给不起的都给了他,因为害怕这一别就是永诀。

其实在认识他之前,自己是从不敢奢望有朝一日幸福也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吧?

“回到八方城以后倾宇想去哪里?”

肖倾宇思索了一会儿,颇有点近家情怯的味道:“我想……先回小楼看看……”

寰宇帝心脏有如被一只大手攥住。

“倾宇……”他眼神闪躲着,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小楼已经,毁了。”

“嗯,肖某知道。”他强笑,却秋水般的眼眸却在一瞬间黯淡下来,“去看看废墟也好呀。”

方君乾心中歉疚,满嘴苦涩,不知倾宇这话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他。

肖倾宇拍拍他的肩膀,豁达笑笑:“干嘛呢?堂堂寰宇帝居然如此垂头丧气,一点也不像你。肖某认识的方君乾,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天之骄子,可不会作如此儿女之态。”

“倾宇……”除了这两个字,方君乾已说不出任何话来。除了这两个字,他不知还有什么能将心中感受尽情诠释。

无双公子眸子流光溢彩:“如果肖某没记错的话,小院地下还埋着两坛‘碧血桃花’。楼毁了,这酒应该还在吧?”

“什么?还有?!”寰宇帝瞪着他,“倾宇你老老实实招了吧,究竟还有多少藏私?”

肖公子笑而不答,一脸高深莫测。

方同学一拍脑门:“算我服了你……看完小楼之后呢?倾宇还想去何处?”

“去集市上逛逛。”

方君乾笑:“嗯,那是一定要去的。”

“那个馄饨铺不知还在不在。”

“一定在。倾宇可是怀念五宝馄饨了?”

肖倾宇冷眼:“啰嗦。”

方君乾笑容宠溺:“现在已是二月中旬,这企国桃花也快盛开了,我们不妨在八方城多住些时日,待到三月桃花烂漫时同去企水河边看桃花如何?”

肖倾宇眸子一亮,瞳孔里隐隐有期待的光芒,又有点不安:“可以么……会不会太任性了点?我们毕竟跑出来这么久……”

“安啦!”方君乾揉揉他乌亮柔软的黑发,“大不了我们这一路上边玩边批阅奏章,耽误不了大事的。难得出来一趟,当然要玩得尽兴啦!反正少了我们,大倾一时半会儿也垮不掉。”

无双公子失笑:“这语气……当初方小侯爷怂恿肖某去杏花烟雨楼也是这语气。”

寰宇帝满头黑线:“倾宇,别的地方都好商量,这烟花之地是万万进不得的!”万一寰宇帝吃了醋,那些个秦楼楚馆还不跟着遭殃?所以公子,为了给那些可怜女子留条生路,您真的还

是少进烟花之地为妙。

在这个问题上无双公子倒也没有多做纠缠。他本就没这个意愿,是方同学自己草木皆兵。

“方君乾只要倾宇一人,倾宇可不能对不起我……”

忽而邪笑:“不对~不对~~怎么说,倾宇也早已经是我的人啦!”

瞳孔忽然张大!耳朵里清晰听到心脏重重一跳的声响!

寰宇帝甩甩头,想甩去大脑中突如其来的晕厥感。

“方君乾!方君乾?!”肖倾宇慌忙扶住他。虽早已预料到他体内毒性有可能在途中发作,但当真正亲眼目睹,那种痛心与焦虑还是令自己脑海一片空白!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以自己的医术,绝对可以将“心有余”的毒性牢牢控制二十天。眼下,还剩七天……

定了下心神,无双公子将二十三根银针尽皆刺入方君乾二十三处要穴——快,稳,准。

“上次你中毒,毒性虽解但余毒未清,我现在以银针控制毒性扩散,你此刻全身无法动弹,稍稍在此地休息片刻就好,肖某这就去前边树林里采两味草药,马上回来。”

方君乾只觉得此刻肖倾宇不见了往昔的从容淡定,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去吧去吧,方君乾保证不跑就是了。”

无双公子不再耽搁,速速离去。

寰宇帝懒洋洋地仰躺在草地上,只觉晨风拂面,鸟语花香,不远处流水环绕波光粼粼,天地间一片静谧的美好。

草丛里传来沙沙的声响。

方君乾脸色一变!绝不是倾宇,来者大概有十人,身带利刃,步履轻盈,显然是身怀武功的高手!

他心下大急!然而此时的方君乾,却是连动一根小指头的力量都欠奉!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在这儿!”一个人低声招呼了一句,听口音,应该是聊盟的。

另一蒙面杀手喝问:“怎么不见肖倾宇?!”听他语气想一网打尽。

果然来者不善。

方君乾拼命想挣扎,坐以待毙绝不是他的作风!

寰宇帝要是不明不白死在几个宵小手中,下了地府都觉窝囊。

杀手喜出望外。

“他现在动弹不得!真是天助我也!”

利刃在阳光下一片反光。

为首刺客阴森森道:“杀了他!”

“咻!!——”黑驹猛然斜斜冲出,一个大力撞向刺客!这一撞可把那人胆汁都撞出来了,痛得那人张着口连叫都叫不出。

杀手们不料黑驹竟如此精灵,暴怒万分:“这畜生!”

一杀手恶向胆边生,双手持刀高举过头猛向黑驹砍落!

这一刀若是被砍实,只怕黑驹要马头落地完蛋大吉!

通灵的神马自然知道自己处境堪虞,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黑驹愤怒地掀唇厉嘶,猛挫腰腹的同时,猛弹起后腿,凌空猛踢猝甩,硬生生弹开一尺之后!

蓦地赶在后面的白马抓住时机弹身而入,忽然脑袋一甩,突兀地横向猛撞那人后背!

那个杀手被这股大力撞得向前扑倒,黑驹立马老大毫不客气地人立而起,双蹄悬空乱踢,重重落地后胡乱一阵践踏,直将那人踩得血肉模糊体无完肤!

众杀手大惊失色:好狂悍的野马!

寰宇帝无比欣慰:好个黑小子,平时没白疼你!

被两匹马缠斗了这么久,刺客们开始心焦:“别管那两头畜生,快点杀了寰宇帝!”

话音未落,白马突然倏的偏身,在众杀手的惊叫中扬起后蹄飞踹!那人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踹踢,立马倒地不起吐血不止!

方同学冷汗:看不出小白居然这么狠……

众杀手一而再再而三被两匹马搅了好事,不由怒火中烧,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收拾两个畜生!”

带倒刺的长鞭“唰”地甩向通灵神驹。

唏律!”黑驹一声悲嘶,弹身而起。

白马嘶啸连连,横撞前面的杀手!

那杀手突然冲上前,抢先五步,躲开白马的踢踹。方君乾心中一沉,眼看着那黑衣人冲到自己面前。两人离得很近,方君乾甚至能够看清露在面罩外那双眼睛里的嗜血兴奋,疯狂激动!

一道气劲破空而来!

“扑哧”箭矢从他喉咙前穿出,血花四溅!

周围人全被这一幕惊呆!

“扑通!”

黑衣人犹带着不甘的眼神,直挺挺向前栽倒……

回头,却看见雪衣白袍的肖倾宇站在三十丈开外,袖袍飞振之时,赫然露出手腕上的八龙袖箭!

风吹来。

草木微动。

肖倾宇安静玉立,如冷月悬夜。

刚刚发射了八龙袖箭的纤细手腕还在不可遏止地微颤。

他抬头,清丽无瑕的脸上是一片惊心动魄的淡漠:“你们若敢伤他,肖倾宇定要聊盟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谁也不怀疑肖倾宇这句话的力度,公子无双一向言出必行。

宛若实质的杀气令一路腥风血雨闯过来的一干杀手们如芒在背。

一刺客用笑声掩饰自己的心虚:“传闻公子无双和寰宇帝情深意重,果不其然。”

“噗嗤!”

那杀手双眼凸暴而出,脸上肌肉不断**抽搐。

喉咙发出“咯咯咔”的声音,无比狰狞。

“咔”的一声,头一歪,扑倒气绝。精铁锻造的箭矢钉在胸口,箭尾还在轻轻颤动。

八龙袖箭,一弩八发。

威力无比,然而绝杀的代价却是……

肖倾宇抬头瞟了众人一眼,旋即低下头淡淡摆弄手中袖弩:“你们现在走,肖某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黑衣杀手冷笑:“八龙袖箭一弩八发,眼下你已用掉两发。无双公子,莫非你真不要这右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