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88

?”

“哈哈,怕是公子现在连抬起手都很困难——古咯咯……”

看着他死不瞑目的眼睛,肖倾宇云袖一敛,淡淡说了句:“你话太多。”

无双公子睥睨着他们,修长晶莹的手指指住寰宇帝:“把他交给我。”

杀手目露凶光:“你们到地府去做亡命鸳鸯吧!”

肖倾宇抬手!

“嗖嗖”——随着血淋淋的惨叫,一枚八龙袖箭带出两道血泉。

方君乾又急又惊,怒声喝止:“肖倾宇!!”

“别怕他!他只剩下四枚袖箭了!而我们还有八个人!”

“第五个就是你。”手一扬,说话之人轰然倒地!

寰宇帝看清公子无双那风轻云淡的外表下隐藏的痛楚,明明痛的连站都站不稳还要逞强,他真不要命了!?

方君乾看得急火攻心,他一字一顿沉声警告:“肖倾宇,你敢再用八龙袖箭试试?!”

箭矢一闪,刺透黑衣人背心,从心口飞出!“铿!”余劲未消的箭矢射中石头反弹。

无双公子淡然道:“肖某不喜欢被人威胁。”

“呵呵呵,现在无双公子只剩下两枚袖箭了吧?”活着的杀手大喜过望,冷嘲热讽。

寰宇帝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跨上黑驹!原来这第六枚袖箭经过反弹,恰恰解开了寰宇帝的穴道。知道自己此刻功力未复,方君乾只能选择骑马走人。

肖倾宇吹了声长哨,白马通灵立即撒蹄奔向他!

肖倾宇想伸手拉住缰绳跃马而上,谁知右手像万蚁啃噬般痛入骨髓!不得已收手,他轻咬水唇,额头已痛出冷汗。

白马在他身边急得直打转。

“上马!”一骑龙驹绝尘而来!

红衣男子轻舒猿臂,一搂,一抓,将无双公子拦腰抱上马!

恶狠狠撂话:“回去再找你算账!”




第一百六十八章

“哗啦——”

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破水而出!

“总算把他们骗走了……”有气无力地笑了一声,肖倾宇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

想来当那些人看清马背上空无一人时,大概会气得吐血三升吧。

弃马引开敌人潜藏于水中也是权宜之策,一来方君乾功力未复,二来自己的右手……

公子无双唇角勾起一抹苦笑:绝世双骄何曾如此狼狈过……

“方——呃……”一个猝不及防的吻猛地落到他唇上,激烈灼热狂乱得像要湮灭世界。

方君乾扣住他的后脑勺,疯狂地亲吻和噬咬,不让怀中之人发出任何声响。

肖倾宇低低**了一声,这个惩罚性的吻让他呼吸困难几乎窒息,凌凌波光隐隐约约映着他如雪苍白的脸颊,他累且倦,似乎连一丝气力都使不出来了。

“肖倾宇,你混账!”他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这么说。

怕自己伤到了他,寰宇帝终于慢慢放开了怀中略显单薄的身体。

感觉到扣着他的力道松了,肖倾宇连忙扯开他,气息渺乱地急换气。

“方君乾——”话说了一半,无双公子忽然哑声。

方君乾见他怔怔望着自己,如月眸光中盛满惊慌无助,不由开始不安:“倾宇,怎么了?”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直到肖倾宇用未受伤的左手勾起自己一缕发丝,墨迹在他玉白的指尖晕染开来,青丝竟成华发!

方君乾瞬间面色苍白,抽回发丝往后退开数步,背对他:“不要看。”

“方君乾!”他一把拉住他,“这究竟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少年白发?

“方君乾,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上次……以为倾宇去了……”他嚅嚅地解释,“也不知怎的,头发就变白了……很难看吧?”

肖倾宇抬手**方君乾的白发,嘶哑著嗓子,一字一句:“怎会。”

他只知道,上一回离开他刺的那一剑,让他痛彻心胸。殊不知,早在更久以前,自己就让他鬓染霜白生无可恋。

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方君乾是如何怀着一颗破碎无望的心踏上覆灭大庆的征途……

肖倾宇强笑:“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怕你担心。”他眼中的落寞如针扎痛他的心脏,“如果有一天方君乾老了,丑了,倾宇还能不能认出我?会不会忘了我?”

肖倾宇眼中漾起泪光。

“怎会?”无论方君乾变成什么样,方君乾依然是方君乾呀。

幸亏当时肖倾宇没有发射出剩下的两箭,这右手有惊无险得保住了。然而饶是如此,无双公子依然吃了不少苦头。

“八龙袖箭已经被我扔了,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这玩意儿!”瞪他一眼,“大夫说你这右手差一点就废了。”

“给我老老实实地喝药养伤,不许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温热的毛巾敷上右臂,令肖倾宇一阵打颤,倏地咬紧牙关。

方君乾眼中满含歉疚与痛楚。

“痛吗?”

肖倾宇皱眉低声:“有点。”

方君乾一听这话又气得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你也知道痛呀?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呢!”

肖同学低着头不说话,任由方君乾同学在耳边越说越激动:“你真当自己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呀!居然还没把这破东西扔了?那东西也是你能用的嘛!看你平时聪明得不像话,怎么一到关

键时候就给我犯傻。叫你停手你还不听,你是存心来气我的是不是?”

肖同学的语调一如既往的清冷平稳:“当时情况千钧一发,你又离我太远,暗器无法发挥威力,肖某只能用八龙袖箭。”

还顶嘴!?

方君乾扶额,差点没被他气死——他居然连一点点悔过自新的意思都没有!

气急败坏地一拍桌!“你就没有想到你自己!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方君乾怎么办!?”

无双愣愣的看着脸色忽然一红的方君乾,一时间居然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半响,他“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方君乾恶声恶气道:“笑什么!”

没来得散尽的笑意像淡雅丝绸在似水流年的荡涤下随波轻轻地逝去,而留下的笑靥却在寰宇帝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忧郁的心情蒸发了。

寰宇帝一本正经道:“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立即走,不要管我,听明白了没?”

无双缓缓摇头。

“你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

他抬头,悠悠的远山眉下,双眸璀璨若星,长长的睫毛在眼帘下投下淡淡的阴影,让他带上了几许坚毅与坚决。

“我不会走。”

“因为换了是你,你也不会走。”

方君乾唯有沉默。

他抬眉,

他低眼,

两人一个眼神的交汇,便是三世三生的阡陌途中开满了桃花,千年孤寂,风起云灭。

八方城,这个天下商贸第一都,依旧保持着他独特的朝气与活力。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出现奇怪的一幕。

举凡经过五宝馄饨铺的老百姓,总会情不自禁多往里瞧几眼,有的干脆驻足站在那里就不走了。

方君乾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他身着绛红衣衫,深色的衣着将他衬得雍容华贵。他容貌俊美,斑白的鬓发非但没有减弱他的吸引力,反而为其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而此时,这位令所有名媛千金怦然心动的男子,却只注视着那位缓缓吃着馄饨的雪衣公子,眼神温柔。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两位客官要不要再来一碗?”年轻的摊主一甩毛巾走过来。

寰宇帝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我记得上次的摊主不是你呀,换人了吗?”

“这位客官好记性,我爹在两年前把这馄饨铺交予小的来打理了。”

方君乾点头:“子承父业,不错呀。”

摊主笑脸迎客,“看二位客官气度不凡,定是富贵人家远道而来吧。”

“这你可看走眼了,我们两个是本地人。”方同学睁着眼睛说瞎话,“只不过我们很少出门,你看时眼生罢了。”

无双公子斜睨了他一眼,旋即低下头,继续吃他未吃完的馄饨:根据他的经验,方君乾同学又要捉弄人了……

摊主是个直肚肠,傻愣愣道:“两个客官说笑呢,躲在家里有什么趣处?”

“当然是——”方同学邪魅一笑,吐出四个令年轻摊主崩溃的字,“金屋藏娇。”

肖倾宇沉默。

有些话自动过滤就好,不必太当真。

可怜的摊主干笑几声:“看来客官与尊夫人当真伉俪情深。”

“不是夫人……”修长的手指摇了摇,方君乾的笑令纯洁摊主毛骨悚然,倏地指住清贵无瑕的公子无双,“是他!”

肖公子愈发沉默。

年轻摊主身子摇晃了几下,居然顽强地立住了脚跟!

见他没倒下,我们的寰宇帝颇有挫败感:八方城真是日新月异呀,连一个小小的馄饨摊摊主竟也这般“见多识广”……

“您二位倒是令小的想起一件事来。”淳朴的摊主搔了搔头,“我爹跟我说,以前也有两个客官来这个摊子吃馄饨,老爹见他们两感情笃洽,便以为两人是兄弟,谁知那客官竟当众宣布

:‘他,是我的人。’可把我爹吓得不轻呢!”

摊主自言自语:“不过记得老爹说还有一位公子是坐轮椅来的,好像不良于行的样子……”

绝世双骄:“……”

肖倾宇抿了一口汤,暗下决心:以后休想再让自己陪着他一起丢人现眼……

摊主还在喋喋不休:“后来老爹回想起来——啊哟!那白衣公子还坐在轮椅上,眉间又有一点朱砂,绝对是无双公子呀!他身边那位颈批红巾风姿飒爽的男子一定是方小侯爷——就是当

今圣上……当时没认出来,把我老爹悔得呀~~——咦?”摊主住了口,怔怔打量着眼前的绝世双骄。

怎么越看越像……

年轻摊主的语气有点不稳了:“请问二位……莫非就是,莫非就是——”

方君乾笑着问肖倾宇:“倾宇,吃完了没?”

无双公子优雅搁下筷子:“嗯。”

方同学丢下银子结账走人:“那我们走吧!”

摊主激动地红光满面:“二位莫非是……”

方君乾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