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0

剑眉,长长的羽睫,挺直的鼻梁,细薄的双唇。

眉眼,身躯,体温,气味……那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他,早已融入自己的骨血,即使化骨成灰。

肖倾宇终于知道。

有些记忆会被时间焚烧掉,而有些人,是会被埋在心底生生世世的。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云火,你说人世间最珍贵的是什么呢?”

云火抬起头,发现公子脸色如水,波澜不兴:“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得失之间,才知眼前最应该珍惜的是什么。”

不是权势地位,不是功名利禄,甚至不是名垂千秋,只是眼前之人……而已。

从来没有反驳过公子的云火不知哪来的勇气,低声:“如果爱得像公子和陛下那么痛苦,云火宁愿不要。”

无双公子宽容地微笑。一双剪水双瞳却像倒映着夜幕星河灿烂:“所以说,你还不懂……”

云火转过目光,不忍再望他。

“如果有个人可以让你不顾一切地愿意陪在她身边,可以让你甘为她牺牲一切……等到那一天,云火就会懂了。”

这个出生入死的青年勇者的眼睛里出现了名为茫然的色彩:“可是既然痛苦,又何必爱下去呢?”

肖倾宇深深的一个呼吸,笑得静谧如月。

雪衣公子淡淡说:“即使痛,也想爱下去……这才是爱情呀。”

云火霎时泪水盈眶!

这样的绝世男子,理应得到祝福,可为何,上天要让他活得如此艰辛?

一道坎后,又是一道坎。

无穷无尽的痛楚与磨难。

这两人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不幸。同时也是,最大的幸运……

“公子,”云火擦干眼泪,力求语调的平稳,“公子可否想过,如果陛下苏醒后见公子牺牲若此,陛下会有多痛苦?这比杀了他还让他难过!”

轮椅中的身影微一战栗,却立即稳定如常:“肖某不会让他知道。”

云火大惊:“公子是想……离开?”

“离开是迟早的事,但要等他醒来后。”

“醒来?”云火茫然了。

肖倾宇动作轻柔地为床上的方君乾掖好丝被:“等他醒来,亲口跟他道别后肖某再离开。”

云火不解:“公子,为何不趁陛下昏睡时一走了之?”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上次肖倾宇的离开已让他一夜白发,”他纤细的手指揉抚着红衣男子霜白的鬓发,笑叹,“如若再不告而别,肖某怕他到时……”心殇若死。

无双公子轻轻说出自己的打算:“待他苏醒后,肖某推说腿疾复发要去寻找百草神医,他必不会阻拦肖某离去。”

“陛下绝不会放行的!”腿疾还能用旧病复发推搪过去,可这眼睛又要用什么借口?

天下诸侯在观望,文武官员在揣测,过不了多久,大将李生虎也要率领八方军赶到——众目睽睽之下,公子你又该如何瞒天过海?

肖倾宇朝他微笑:“云火,至今为止除了你,还没有一人注意到肖某已然失明,今后也不会有人知道。”

淡淡威严笼罩着这个目不可视的白衣公子:“肖倾宇即使瞎了,也依然是公子无双!”

他攥起的拳头,简直就像把天下攥在了手中。

“云火,我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从帅帐大门到寰宇帝床榻的距离,大约七尺六寸。

出了帅帐偏右二里之处,是八方城的议事厅,进入议事厅直直往前九尺,便是处理各地奏章的桌案。

无双公子高坐于堂,身前桌案上笔墨纸砚摆放得整齐规律。

寰宇帝久睡不起,公子无双当仁不让地接手了寰宇帝留下的所有政务。眼下,他是整个大倾的支柱!

“公子,这是聊盟传来的最新密报。”侍卫呈上密函,早有身旁云火接过。

无双公子抬起桌案上的茶盏,优雅浅啜:“念。”

“是。”云火压下心头不安,“据探子线报,聊盟研制出新型抛石机,射程为一百七十里到二百四十里,投抛物体最重可达三十公斤。”

肖倾宇不由微微动容:“了不起!”

“聊盟国主已下令聊盟绝顶工匠研制投抛机弹药,由于聊盟对此极为重视,下令全面封锁,暗探无法再探取有用情报。”

无双公子沉吟:“如若肖某所料不差,聊盟要研制的必是火药一类弹药——传令下去,要暗探务必密切关注,一有进展马上呈报。”

“是!”轻车都尉前脚刚走,一传令兵就来通禀,“公子,李生虎将军已到,现在就在殿外等候。”

云火心一沉:该来的总会来……公子,你能瞒多久?

回头,却见肖倾宇欣喜一笑,轻轻将手中茶盏搁上桌案,姿势行云流水,方位分毫不差,水面甚至一点波纹也无。

只有云火才知道,这个常人轻而易举的动作,由白衣公子做来却要花上百倍的难度!

无双公子深深环视了一遭,当他清冷如水的目光掠过自己时,所有人都有种错觉,觉得他特别关注自己,重视自己。

优雅抬手:“既如此,请诸君随肖某一同出门迎接李将军。”

说完,率先催动轮椅朝大门而去。

早有云火提前为他打开大门。

耀眼的金光从门外洒进来。肖倾宇正面沐浴在阳光里,背面包裹在黑暗中。

仿佛正待踏进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当肖倾宇一步不差从自己身边经过,连云火不禁怀疑眼前这个失明的男子其实只是自己的臆想。

否则为何短短几天,他就能完全适应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那不是,人世间最为恐惧的绝望吗?

当他看着文武百官紧随其后走出议事厅,一股深沉的悲哀漫上铁血战士的心头,鼻子有种酸楚的感觉。

公子,这么多人跟随着你,依靠着你,可你又该靠向哪里呢?

“末将李生虎参见公子,公子安好!”

肖倾宇循声望去,带着笑意的璀璨星眸望定说话之人:“多日不见,李将军依旧虎虎生风,可喜可贺。将军长途奔波风尘仆仆,辛苦了。”

肖倾宇虽无官爵在身,但一干桀骜不驯的英雄豪杰却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武将们甚至对无双公子有点惧怕,试问当初谁没被肖倾宇整治过?背不出书打手心那还是最低惩罚。

李生虎打心底里看不起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除了肖倾宇,天底下还有谁能令性烈如火的李生虎心甘情愿尊称一声“公子”?

张尽崖老老实实地站在李生虎旁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这次偷偷跟着李生虎随军来到八方城,违背了公子命令,还不知公子会怎么罚他呢!

所以张小朋友难得一声不吭,保持着沉默。

谁料等了许久,都不听公子出声责罚。

小心翼翼地抬头偷觑,却发现公子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李生虎一拍脑袋,这才记起了还有这么个小不点:“公子,令徒想念你好久了,老李看他可怜便自作主张把他带来了,公子不会见怪吧?”

肖倾宇面色微微一变。

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张尽崖同学扯住他的袖子,撅嘴撒娇,孩子气的不满:“公子,尽崖刚刚就站在李将军旁边,您怎么不看我一眼呀!”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双公子水眸流转,清冷目光瞟了张尽崖一眼,淡淡道:“为师再三叮嘱你要乖乖待在皇都小楼,你把为师的话当做耳边风么?”

完了,公子果然生气了。

张同学企图用撒娇讨好来蒙混过关:“公子,尽崖想你嘛~~~~”

“肖某有事要与各位大人相商。云火,命人把尽崖带回皇城。”

“是,公子!”早已严阵以待的云火忙不迭一把抓住张小朋友,拖着他就往外走!

“公子,我才刚到呀~~~诶~~~公子,徒儿再也不敢了!!…………公子!公子!”

尽管张小朋友惨叫连连,但铁面无私的云火充耳不闻,拖着他越行越远。

而从头至尾,无双公子都没流露出哪怕一点心软挽留的意思。

随行之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约而同心中评价:公子还真是驭徒有方。

李生虎小心翼翼道:“公子,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无双公子淡淡瞥过去一个深不见底的眼神。

老李马上见风使舵:“下官什么都没说。”

“混蛋,混蛋你放开我!不要以为你是八十四云骑我就怕了你!不要以为你武功高就比我厉害!”

“我不要回皇都!我要见公子~~我要见小侯爷~~~”

云火面无表情地纠正:“是陛下。”

“都一样!”张同学哇哇大哭,“公子以前不会这样的~~公子变了!~~~公子居然把尽崖撵走~~~~”

“公子不疼尽崖了~~~~尽崖大了,公子不要尽崖了!!~~~~”

魔音穿耳,直刺云霄。

云火忙不迭捂住他的嘴巴,但为时已晚——这番话已清清楚楚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冲上肖倾宇喉头,他下意识地伸手捂上嘴,不让自己的声音飘散在风里。

大家都装聋作哑,做出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

由于无双公子背对着他们,李生虎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是觉得,公子的背影显得有些凄凉。

云火出手点了张尽崖哑穴,在将他塞进马车的前一刻,云火对挣扎不已的张尽崖语重心长地说:“公子没有变,他依然疼你。”

“只不过他现在不能把你留在这儿,你以后会明白的。”

最后一句——“尽崖,你还未长大。”

张尽崖猛然抬起头!

正想从云火脸上寻找什么蛛丝马迹,无奈马车双轮已经开转,载着张尽崖无尽的疑惑驶向大倾皇都。

很久以后,每当回想起此事,已成为一代宗师的张尽崖总会失态失神,随即泪水盈眶。

因为在不经意间,自己伤害了世上最疼爱自己的那个人。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会乖乖听公子的话,不惹他生气,不害他伤心,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开高兴。

他一定发奋用功,让公子引以为傲,而不是被公子逼着才肯翻两页书。

而当自己名满天下从者如云,值得公子为自己欣慰骄傲之时,那个人,却早已不在了。

伴随自己的,是永不磨灭的歉疚与悔恨。

人总是这样——失去后才知道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