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1

“公子,陛下这是怎么了?”李生虎皱着眉发问。

肖倾宇的神态很平静:“陛下只是余毒未清,毒性发作才会昏睡不醒。肖某已煎药扎针为他根治,相信不久陛下就会苏醒。”

“公子说的话,末将自然相信!戚军师让老李带话,说这段日子辛苦公子了。”

无双公子丝毫不觉自己做的事值得别人感激,云淡风轻应了一句:“肖某分内之事。”

老李知道无双公子性子,当下也不再接话。

有时候感激放在心里就足够了。

就在李生虎率军到达八方城的第二天清晨方君乾醒了。大大小小的八方城官员全挤进寰宇帝帅帐请安问候,现场乱作一团。

云火风风火火冲入肖倾宇住所:“公子,陛下他醒了!”

肖倾宇正在练字。

很难想象,一个失明的人还能将字写得如此飘逸工整,字与字之间的距离简直像用尺量好一般!

闻言,肖倾宇只是搁下紫毫,微微点了点头。

外面这般喧闹欢腾,试问无双公子怎会无所觉?

他醒了。

自己也该走了。

仿佛自言自语般细语:“从这儿到帅帐,要走三十丈三尺,期间经过一个回廊,转三个拐角……从帅帐大门到床榻,大约七尺六寸,避开右首的屏风……”

“这条路,已经走了千万遍,练了千万遍,肖某闭着眼睛都能到了……”

“见到他后,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语,每一个细节,肖某都反复推敲,无懈可击。”

“没有一个人发现肖某已失明……”

他抬头,眼波如水波间生出明月一轮,滟滟千里。

“既然我们骗过了所有的人,那就骗得过他。”




第一百七十三章

“陛下总算醒了,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呀!”

“这文武百官可是日夜祈祷陛下平安无事!”

“陛下洪福齐天万寿无疆,自然有惊无险啦!”

刚刚清醒的寰宇帝听着周围七嘴八舌的言论,颇有点头昏脑胀的感觉——侍卫官干什么吃的,不知道这样会打搅朕的休息嘛!?

头疼的厉害,脑子仿佛被一片一片撕得粉碎,又似乎有几千只蜜蜂在脑海里轰鸣。

有气无力地倚在床榻上,他右手揉额,脸色是一片萧煞的苍白。

“水。”几天没开口说话,他声音略显嘶哑。

身边的喧嚣倾刻之间湮没无闻。

方君乾睁开眼,却发现围着自己的一大堆官员不知何时只剩下寥寥几个,肖倾宇坐在自己身边,手中端着一盏茶。

“渴了?”他笑笑,望着方君乾的眼眸幽静深沉看不见底。

寰宇帝霍然变色。

肖倾宇将茶盏分毫无误地搁上床榻边的茶几,隐藏起秘而不宣的伤感,眉宇之间浮上澄透的,稍显无奈的笑意:“肖某的双腿病情复发,看来又得麻烦余神医了……”

耳边只听见周围吸气声,却不闻他的只言片语。

七窍玲珑的公子无双隐隐有些不安:“肖某想动身去找寻百草神医,继续治疗腿疾。”

他没看到,方君乾倏地涌下眼泪!

镌刻在肖倾宇再也看不见的眼中的,是怎样一种隐忍不发的伤痛……

“方君乾,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公子无双手指握得发白,许久不曾感觉过的慌乱破天荒地从心底最深处被抓起。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沉默。

耳边终于响起那个人慵懒的低音:“我渴了。”

“啊!”肖倾宇如梦初醒,慌忙端起刚刚放在茶几上的那盏茶,复递到他面前。

白衣男子远山凝黛般的倾城一笑,成了日后寰宇心中永恒的痛。

静静地接过他手中茶水,寰宇帝用盖沿轻轻撇弄着水中茶叶。

不知是不是幻听。

肖倾宇忽然听到“滴答”一声——

那是,泪滴落入水面的声音。

而那些留在帅帐里的一干将官,早已泪流满面。

宇历二十四年,李生虎么子李从武闲来无事翻看《倾乾录》,当看到“宇历十七年,寰宇帝传位文成帝方卫伊,携公子无双之黄泉剑,于袖手崖桃花树下自刎殉情”后,李从武摇头讥嘲:“这公子

无双真是祸水!时隔十六年竟还能令千古一帝念念不忘,害其不惜抛弃偌大江山英年早逝!这肖倾宇,不妖其身,必妖其人……”

“啪!——”铁扇大手狠狠一掌在自己脸上抽了一个耳光。

李从武脸一偏,只觉半边脸火灼火燎般的疼痛,伸手一摸,嘴角竟已被打出血来!

要知道李生虎老来得此子,自是奉为掌上明珠。平日里千般疼万般宠,连责骂都不说一句,更别提出手打他了!

如今却为了一个死人……

这巴掌令李从武先是愕然,继而不服。

开国大将李生虎一把拎起儿子:“你懂个屁!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对公子大放厥词!?”

李从武强压不满正待反唇相讥,却倏地惊骇于老父眼中的泪水。

“你知道公子为陛下放弃了什么?你知道公子和陛下是怎么风风雨雨一路闯过来的?老子没读过什么书,听不懂你们口中的大道理,老子也不想懂!但我告诉你,所有人都没资格对他们说三道四,

就算是我儿子也不行!”

那个戎马一生战功累累的铁血汉子,瞬间哭得老泪纵横!

他对不知所措的么子哽咽道:“公子走了,陛下也跟着去了……你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当云火见到方君乾时,后者正坐在台阶上。火红的宽大的披风在他周围铺散成一圈血泊,衬托着苍白的虚弱容颜,有一种花落成冢的凄厉哀艳。

云火恭敬行礼:“陛下——”

寰宇帝抬起眼,疲倦低沉的声音让云火联想起自己路遇的一个风雪夜归人。

孤寂,寒冷,疲惫,无奈。

“朕等你很久了。”

“陛下趁公子忙于政务而召唤在下,不知有何要事?”

方君乾将脸深深埋进手中,感伤如水一般:“朕想知道,倾宇的眼睛是怎么瞎的。”

云火闻言一惊,旋即一喜,然而最后浮上心头的却是淡淡的、挥之不去的哀伤……

云火在心中默默道:公子,谁都可能被您骗过,唯独他,是你骗不了的……

因为,他是方君乾啊。

当下,云火把自己所知的徐徐说来。

云火说完后,寰宇帝默默点头,然后摇头。

吃吃苦笑:“三个条件——下跪,废腿,瞎眼……他全做了。”

“肖倾宇,你这个傻瓜……”

人生最悲哀的不是从来没有得到,而是在得到之后又被硬生生的夺走。

只是……这三千红尘,万丈俗世,真的容不下一个完美无瑕的公子无双?

不惜一切地救他,哪怕自己在这一次次的得到与失去中,被一片一片撕个粉碎,

噬心锉骨之痛,想来也不过如此。

倾宇他,一定很累了吧?

云火看着他失血薄唇轻轻一扬,这句话便带上了淡至极致便成深的无助和悲哀——

“如果注定要让他失去,倒还不如从未让他得到……”

不远处的廊柱后,肖倾宇悄悄转过轮椅。

就在他背对过方君乾的那刻,肖倾宇忽然痛得想流泪……

明明瞒过了天下人,为何独独瞒不过你?

方君乾,为何你能一眼认出肖倾宇已经……看不见了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很久以后,当众臣好奇追问寰宇帝当初是如何看出无双公子已失明,是否公子无意中露了破绽。

寰宇帝寂寥一笑,悠悠回答道:“朕也不知原因……只不过,就是知道了。”

或许,没有任何理由。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肖倾宇,而他,则是方君乾。

当天夜里,寰宇帝就下达了三条命令。

全国通缉百毒郎君余月,发现其行踪并提供情报者,赏金百两。重伤余月者,赏金千两。而擒杀余月者,赏金万两,封千户侯!

禁止任何商家与草药世家余家的买卖交易,一经发现,立马剥夺其在大倾的营商资格并逐出大倾国境。

与此同时,在大倾传承了六代的余家众人一大早起床赫然发现,余家祖宅已被凶神恶煞,全副武装的八方军重重包围!

咱们的寰宇帝咬牙切齿吐出一句话:“既然他胆敢害的倾宇废腿瞎眼,那朕就要他惶惶如丧家之犬,就要他永世不得在大倾立足!”

他的瞳仁好似幽深的黑潭犹自还泛着薄薄一层冰冷的气息:“若是找不到余月,朕就将余家从大倾连根拔起!”

回想起在屋中静坐的肖倾宇。

苍白的面容。

黯淡的眼神。

两个轮轴轧过的是他满目疮痍的心。

然后,他抬起手,略显纤细的手腕让人疼得心惊。

阳光一点点透进窗,撒的满室亮堂。

而白衣男子的手仿佛要去,触摸阳光!

只不过,指尖在触碰到了窗户油纸后,宛如火灼般瑟缩了一下。然后,他静静笼袖缩手,端坐高华。

站在门外的方君乾没有走进去,无力倚在门边,不知该怎样擦亮他伤神的眼光。

有时,明明痛的不是自己,但却会比那个人更疼,也更痛。

“让开!都给我让开!”百草神医余日横冲直撞闯进寰宇帝帅帐,倒不是侍卫拦不住他,而是方君乾早料到他要来,事先交代了的。

余日匆匆掀帘入帐,一拍桌案:“方君乾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胆!”御前侍卫厉声呵斥,“竟敢直呼陛下名讳!”

方君乾轻轻一挥手,阻止侍卫:“余神医,别来无恙。”

盯着眼前红衣霜鬓的男子,余日先是一惊,旋即强压愤怒:“陛下,为何禁止商贩与我余家来往,还下令军队包围余家祖宅?!”

寰宇帝唇角一勾,挂起冰冷刺骨的微笑:“寻不到令弟,朕只得先拿余家开刀了。”

“你明知余月早已被逐出家门,他的所作所为跟余家无关!”

“朕管不着。”

余日简直要抓狂!

他心中明了,寰宇如此帝针对余氏一族无非是为肖倾宇废腿瞎眼一事,可也想不到方君乾竟会这般公报私仇:“不是余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