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2

意和朝廷作对不肯交人,实在是因为余月神出鬼没居无定所,

余家找不到他!”

“听着,”方君乾收起了脸上自由散漫的表情,飞扬的眉梢,更是隐隐挟着煞气,“余月害得倾宇废腿瞎眼,朕就让他成为过街老鼠,惶惶不可终日。如果五日后余家还交不出余月,就

休怪朕翻脸无情了。”冷漠一笑,深不可测:“当然,余神医也算倾宇跟朕的故交,到时朕可以格外开恩放你一马。”

听他毫不动容地说出抄家灭族的恫吓,余日气得脸红脖子粗:“余家不该为余月的行为付出代价!”

红衣男子眯起眼,余日忽然有种周身被看透的寒意。

“余神医这句话,应该去对令弟百毒郎君说。”

余日这才意识到,能与自己谈笑风生不拘礼法的只是方君乾,而眼前这个红衣如火的男子,是说一不二,君临天下的寰宇帝!

他的身后,是骁勇善战的精兵猛将,是恒河沙数的奇人异士,是整整一个国家!

他的话,自有其威慑力与可信度。

那是面对崇山峻岭一般巍峨不可对抗的存在。

余月告诉自己:不要试图激怒他……

叹了口气,百草神医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不知陛下怎样才肯放过余家?只要余家能力所及,必竭尽全力。”

方君乾一嗤:“余家就算了。”

余日想着寰宇帝狠辣果决的手段,有仇必报的性子,不由一咬牙:“余日不才,愿替公子诊断医治,说不定……说不定能令公子重见光明!”

重见光明……

寰宇帝深不见底的瞳眸盯着心急火燎的余日,沉吟半饷,终于缓缓颔首:“果真如此的话,余家倒也不是罪无可赦。朕希望百草神医尽力而为。”

无双公子的厢房。

寰宇帝笑得一脸温柔:“倾宇,余神医听说你的情况后专门前来看你。”无视身旁余日恨不得将自己剥皮拆骨的愤怒目光,方同学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余神医悬壶济世不求名利,

果然是医者父母心呐!”

肖倾宇轻轻蹙起远山之眉:“莫不是你胁迫余神医?”果然是知乾莫若宇……

方君乾面不改色:“倾宇多心了,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瞪着面有不忿之色的百草神医,寰宇帝一边满目威胁,一边柔声劝慰:“倾宇,人家余神医不远万里远道而来,你怎么说也该让余神医尽一份心力吧?”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就在百草神医为肖倾宇把脉检察之际,寰宇帝内心是万虫嗜心的惶痛。

一眨不眨盯着余日的嘴唇,生怕就从这张口中吐出“无药可医”的判决。

再煊天赫地的权势地位,再铁血无情的手段手腕,有时候,也敌不过天命……

如果倾宇无法行立目不能视,即使杀了余月灭了余家又能如何?

纵然是手握天下,动辄一句话就能决人生死的千古一帝,到了这般地步,还不是爱恨痴缠,血泪洒尽?

“余神医,倾宇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余日不答反问:“公子当日服下的毒药可是‘不如离弃’?”

肖倾宇颔首:“正是。”

余日看定眼前清贵无瑕的白衣公子,依旧眉目凝定,如丝寂寥。

胸口泛起丝丝不忍心痛,余日叹口气,摇摇头:“公子今生怕是再也无法站起了……”

“混账!”

寰宇帝一把抓起他的衣襟,目闪雷火,“朕是叫你来讲这些丧气话的吗?”

余日只觉脖子快被勒断!断断续续解释道:“陛下就……就算杀了余日……公子的双腿也好、好不了……”

肖倾宇苍白的脸颊夹带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落寞:“陛下不必为难余神医,肖某的事情肖某自己清楚……余神医,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无双微微颤抖着卷翘双睫,然语气平静。

目不能视,不意味着不敢正视现实。

“别胡说。”寰宇帝睁眼,黑亮的星眸熠熠生辉,“一定有办法的,绝对!”

策马天涯并肩天下,不该只存在于彼此的记忆中啊!

余日字字斟酌,在不激怒寰宇帝的情况下道出实情:“实不相瞒,公子早在胎儿时便已毒入肺腑,导致双腿俱废。虽经余日医治能勉强行立,却终不比健全之人……这‘不如离弃’又是剧毒之物,毒上加毒,除非神仙下凡,否则公子……”惋惜之意溢于言表。

“哪怕一丝希望……”红衣男子面露绝望——哪怕一丝希望也无?

余日摇头。

方君乾缓缓闭眼——

这倾尽一生一世的爱恋,惟愿执君之手度华年,莫非只换来苦难半生的梦魇?

“方君乾,无碍的。”肖倾宇原本冷亮如寒星的双眸此刻竟水汽氤氲,“肖倾宇不是早就习惯了么……”

习惯……

寰宇帝自嘲一笑——怎么可能习惯!

你不是说此生心愿惟行立于天地?凄惨挣扎半生,终于得偿所愿。

即已品尝过琼酿,怎能再咽苦酒?

明明已能行立自如,快乐滋味已食髓知味,再让他得而复失饱尝那份难堪与痛楚。

明明眼眸流转倾倒世人,习惯光明所在,却偏偏夺走他瞳中光亮,等在他眼前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该是心里怎样的挣扎辗转,才能在深爱之人面前,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方君乾,你先出去一下好么?”婉约地开口,虽是略带商量的字眼,但是,语气却是不容任何人拒绝,“肖某有话对余神医说。”

“好。”寰宇帝拥抱了他一下,丢给余日一个警告的眼神,便返身离开了房间。其间,连一句话都没有。

因为两人之间,已无需多余的言语。

余日心服口服:“天下间也只有公子才能令方君乾听话了。”

肖倾宇肃容纠正:“余神医此言差矣。陛下对肖某不是听任,而是尊重。”

余日神情淡淡的,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不知公子留下余日有何要事?”

“余神医与肖某是故交,当初余神医医治肖某双腿,肖某很承你的情,有些话肖某便直说了……”

肖倾宇顿了一下。

“不瞒余神医,你余家世代经营草药,而今战乱频繁,余家大有用武之地。各国权贵早己盯上余家这块肥肉了。”

“余家是草药世家,从不介入国家争斗……”

肖倾宇唇角一翘,洞透世情:“余神医怎的这般天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余家既然掌控了药草的流通渠道,不管有无野心,只这一条便犯了当权者大忌!伤兵治疗何等重要,他们岂会放心将这等要紧事交予外人?”

无双公子笑得极冷:“余家此刻想独善其身,不觉有点晚了吗?”

余日听得汗流满面:“公子言下之意?”

“既然余家找个靠山已经势在必行,与其被不明不白灭族,倒还不如先下手为强,自己选择一个好主子。”

“在当事五大强国中,投靠谁对余家最有利,哪位君主最有容人之量,余神医心知肚明。”

无双公子抿了口茶,点到辄止:“肖某言尽于此。至于如何抉择,还请余家各长老三思。”

余日正色道:“余某一定将公子原话带到。”

无双公子一向冷峻的唇边,居然也有了点欣慰的笑意:“肖某期盼有朝一日能与余神医同殿为臣,共开这万世之太平。”

“同殿为臣?!”余日大吃一惊,随即嗤之以鼻,“公子不会让余日禁足宫中,专门替达官贵族看病吧?”

“余神医太看轻自己了。敢问余神医,古往今来医之大者,有几个是出身皇宫内菀的?”

云游天下,四海行医——这是余日以及所有医之大者的理想与心愿,亦是他们的生活态度与处世原则。

“余神医一身医术若锢之皇宫,未免可惜,亦非肖某所愿。”

“这大倾王朝前途多舛,天灾人祸必不可少,肖某只是希望,到时余神医能以大倾御医之名,以悲天悯人之心,悯之怜之,救死扶伤。”

震撼惊诧于肖倾宇的话语,余日不由肃容正色:“公子博爱之心,令余日惭怍无地,这百草神医之名,余某实在受之有愧。”

“今后大倾有难,余日必定加以援手,绝不袖手旁观!”

话锋一转。

“只是余日有一事不知,请公子赐教。”

“余神医但说无妨。”

余日语气锋锐:“公子如此深思远谋殚心竭虑,是为了这万里江山还是为了寰宇陛下?”

闻言,无双公子浑身一颤,静默无语,似已痴了。

半饷。

“有一种感情是永远都不能开口说出来的,说出来便是错。”

“陛下明知后果还是说了出来,那便是错上加错,一错再错。而肖某,虽从未说过,但心里早已认定了这情缘……”

人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需要多少次轮回的眷恋才许得今生一次姻缘?

即使知道是错,是痛,是劫。

“肖某从未告诉过他……但是,肖倾宇是要把这份情,带到黄土之下的。”

“肖倾宇自知陷得无药可救,实在配不上公子无双之称……倒是让余神医笑话了。”

余日怔怔望着他。

泪如此隐忍,却也滑落无痕。

大倾王朝第一御医,位列苍凌阁十八功臣之一的余日,控疫病,治恶疾,救死扶伤活人无数,被民间尊为“在世神农”。




倾乾五十问大揭秘(上)

没想到亲们这么快就把五十个问题凑齐了,那我就择日不如撞日,趁今个有空把它写了吧,囧

主持人:戚无忧戚军师。

答题者(被拷问者):方君乾,肖倾宇,还有本文作者……

特邀嘉宾:张尽崖小朋友

戚军师握着话筒很是紧张:靠,沧海遗墨这家伙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呀……这些个问题,估计采访结束后本军师会被流放到孤岛!

人员到齐,摄像机、镁光灯准备就绪!

戚军师看着采访稿上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问侯爷(这儿还是称呼小侯爷吧)和公子的,请问两位的基本情况,包括名字、年龄、性别、身高……”

方:“这是四个问题吧?戚军师,做人要厚道。”

肖淡淡道:“肖倾宇(其实姓肖还是姓方还有待商榷),二十三,男,身高……换算一下的话是一米七八。”废话那么多,早回答早完事。

方:“方君乾,二十三,男,一米八二。”

戚:“第二个问题,请问两位最大的兴趣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