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6

“也还没带倾宇去袖手崖看红日蒸腾,花飞满天……”

“方君乾答应过倾宇的,一定会做到。倾宇也答应过我,就不能食言……”

拾掇了下情绪,寰宇帝勉强一笑:

“倾宇是否渴了。”亲自斟了杯茶水,递到他手边。

无双接过。

手中有杯,杯中有茶,忽微微掀起了涟漪、波纹。

一杯茶,一杯下了药的茶。

喝下后足以让人无知无觉直到手术结束。

肖倾宇端着那杯茶。

他端茶的姿势很优雅,细腻的雪白瓷以那样安静的无力姿态围圈在他手中。

“这茶……”

寥寥二字,没了下文。

方君乾心神一紧——无双公子医术超绝,莫非觉察了这茶水有问题?

“可是这茶不合倾宇口味?”

“非也。”

肖倾宇朝他惊艳一笑,终是当着他的面喝下了那杯茶。

粼粼眼波从微垂的眼帘下荡漾出来,白衣公子神情淡若柳丝。

“能看见自然最好……若是看不见,有你这般付出,肖倾宇此生也了无遗憾了。”

方君乾疾步上前扶住那个白衣翩飞如蝴蝶般坠落的躯体。

生怕自己一松手,他就会在自己怀中随风逝去。

你是知道的吧?

“我的,倾宇啊……”他唤着他。

就像当初,他接下自己指尖红巾时,方君乾在心底轻叹的那般。

方君乾承载了肖倾宇太多的悲欢——前世的,今生的,以及来生的。




第一百七十八章

“陛下,您准备好了吗?”余日手捻金针在火焰上来去为其消毒。

桃花的冷香从方君乾颈部旁边传过来,熟悉而芳香地叫人融化。

他的倾宇,无知无觉地睡在自己身边,脸上还挂着笑意,仿佛一梦好眠。等他一觉醒来,也许就能看见世间美景……

深深注视了他一眼,与他十指相扣。

绝世双骄并躺在手术台上。

红衣男子闭上眼:“开始吧。”

帐外,大将李生虎如坐针毡。看了旁边站如青松的云火,老李不确定道:“我说……陛下跟公子不会有事吧?”

得到的回答生硬如铁:“不知。”

“手术还顺利吧?”

“不知。”

“那余日靠得住吧?他会不会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呀?”

“不知。”

李生虎眼瞪如铜铃:“那你知道什么?”

还是那两个字:“不知。”

典型的一问三不知让李生虎愤怒得直喘粗气!

云火的眼睛直直投向帐门,完全无视李将军的怒火。

一个时辰过去了。帐中毫无动静。

“怎么还没好……”已经有人沉不住气了。

“闭嘴!”老李气急败坏,“惊扰了医士你赔得起!?哪有手术这么快,瞧你们那点见识!”

此话颇有威慑力。

原本蠢蠢欲动的官员顿时消声屏气,安静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

下面的官员终于忍不住提醒他:“李将军,这都两个半时辰了。”

李生虎头也不回答了一句:“四个时辰也要等!”

有时候,沉默能比语言给人更重的压力。

所有官员局促不安,不住的拧着自己的手,嘴唇嗫嚅着,看着李生虎欲言又止。

天色已蒙蒙亮。帐中之人竟还未走出。

“公子和陛下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们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一定会得到上苍庇佑……”

别说其他人了,连他自己都不信这话。

云火抿着唇,他神情坚毅,身上衣服早已被露水袭透,整整五个时辰,竟连动也不曾动一下!

突然云火迈步朝大帐冲去!

众官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这个沉默不语的人终于忍无可忍火山爆发了,忙不迭要去拦他!

脸色苍白的余日步履飘忽,掀帐而出。

刚出帐的余神医还没等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被云火劈头一句:“怎么样了?!”

看看大伙儿兴师问罪的架势,余日倒也不敢犯众怒,乖乖解答:“余某已经竭尽所能了!至于效果如何,还是等陛下醒来后大家自己问吧!”

“陛下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午时左右吧,公子要再晚一些,大概得等到申时。”

余日迟疑着:“如果陛下看不见,那就说明公子也不会看见了……”

药香缭绕中。

余日一点一点地解开缠在红衣男子眼上的纱布。

群臣全部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喘口气都会惊了寰宇帝。

这时,猛然刮进一阵风,雪白帐帘飘荡开,雪白的阳光如蝶般飞舞进来。

“陛下,感觉到光线了吗?”

寰宇帝不答。

余日抑制不住心中忐忑,双手也不由紧张地微微颤抖起来。

一圈,一圈,又一圈……

白色纱布纷纷垂落于地。

终于,百草神医一咬牙!

最后一层纱布萎顿落地。

彷佛一时间受不了强光的刺激,红衣男子用手微微遮住眼。

帅帐里静得落针可闻。

过了良久,红衣男子似乎开始适应这强烈光线。

一点一点移开手。

邪魅的眼睛暴露在众人视线中。

方君乾垂下眼睑,长长睫毛覆盖下的眸子,流动着暗涌。

熟悉的帅帐,熟悉的脸庞。

一张张脸都刻着掩饰不住的担忧和希冀。

寰宇帝感动一笑,抬头掠去的视线里,光彩陆离。

“可以看见了……”

大家看着面前华发早生的年轻帝王,默默无语,后面的将官中,有的人轻轻地哭了起来……

“陛下您干嘛去?”

侍卫眼睁睁见自家皇上打横抱起昏睡未醒的公子无双,拦之不及下,被他跨马而上,黑马一声长嘶,转眼跑得无影无踪。

想到他即将重见光明,方君乾抑制不住的心情激荡,那种心情就跟孩提时踏青郊游一般,激动中带着期盼,跃跃欲试。

待肖倾宇从药效消退下渐渐清醒。

就闻到一股浓郁的桃花香味。

冷中见烈,香味弥久,澈人心肺。

一个人轻轻从后面怀抱着自己,捂住他的眼睛,贴住他的脸颊,他的拥抱如他的人一般灼热而坦荡,叫人安心也叫人软弱。

“倾宇……”他在他耳边这么轻声唤他。

随后,缓缓松开了手。

肖倾宇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

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美景。

春意盎然,企水河边的桃花正开得繁盛,风虽不大,但也不见有停歇的势头,卷得漫天遍地桃瓣飞舞,在空中旋转交织,夹着清香的花瓣被风吹得摇荡在苍穹。

肖倾宇静坐在草地上,看着眼前这一幕,竟有些迷了。

桃花被片片打落。

只片刻功夫,无双已经满头满身落得落英。

“倾宇等我片刻。”

仿佛时间倒流。

肖倾宇依稀见到当年那个红巾少年,人如翩鸿掠上百年桃花树的枝干,伸手折下了那最顶端的桃枝……

凝神一看,人非旧,褪去了青涩犀利,霜白的鬓发染尽沧桑。

只是那眼中深情,一如既往。

漫天桃花散去。

他为他轻柔拂落发丝上的落花,温柔笑道:“今日并非祭祀桃花神之日,但方君乾还是将这最顶端的桃枝送给倾宇。”

桃絮纷飞,铺天盖地,明媚的阳光铺洒在眼前红衣男子的身上,他的笑轻柔温暖,散发令人沉溺的耀眼光华。

今生今生与你相伴。

乱世繁华,风雨人间。

肖倾宇抬头一笑。

直到全部力气流失殆尽,恢复疼痛的知觉,手中已接过那株桃花。

忽觉面上濡湿,寰宇帝一愣,用手一摸面颊,竟是一滴晶莹滑落右眼。

看见肖倾宇静静擦去左眼滚烫的泪珠。

他将脸深深埋入膝中,手把桃枝,抱膝而坐。

“别看。”

然后,坚强如你,却在那一刻再度泪如雨下!

方君乾看不见你泪流满面,只知右眼流下的泪水却像决堤般纷涌,便知道是你哭了。

“倾宇……”

他不应。

只有一声从喉咙中挤出的呜咽蓦然响起。

泣不成声。

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哭。

也没有力气去分辨,流泪到底是为自己,还是为他。

同样的情形,同样的人,

只不过,心已满目疮痍,身已遍体鳞伤。

明晓这千载圣明终会化土成灰。

知道这万代江山也会摧枯拉朽。

红衣男子蹲下身,为哭泣的白衣公子温柔摘下青丝间的落红。

夕光笼罩在身侧,风有些凉。

“倾宇,我们等卫伊成人后便再也不管这凡尘俗世了,方君乾陪着你寄情山水袖手天下,你说这样可好?”

肖倾宇不答话,只是拼命点着头!

桃花纷飞,随风来往,舒卷天各一方。

若真能这样,定是幸福到了极致吧……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倾皇都。

御花园。

难得绝世双骄有闲暇坐在一起喝茶闲聊。

而张尽崖小朋友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练习暗器收发,倒也连得有板有眼。

寰宇帝向往道:“唉,什么时候才能天天如此清闲呀?”

“待大倾安定后。”

忍不住相询:“倾宇心目中的‘安定’是指?”

“四国平定,天下统一。”无双公子清雅微笑,“只有当那时,大倾才可算真正安定巩固,盛世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