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7

“不然的话,哪怕各国相处和睦,那和平也只是暂时的。你我哪得真正清闲的日子?”

方君乾深以为然:“一劳永逸果然是上佳之策。”

正说着,突然一枚蓝羽箭向着方君乾飞射过来!

蓝羽箭破空而来眼看就要伤及寰宇帝,方君乾不紧不慢的出手,右手一双象牙筷似缓实疾,在虚空中飞快的幻化出一系列优美的圆弧曲线,几声几不可闻的轻响过后,不但蓝羽箭被其挡下,且使其掉转头去以更快的速度向张小朋友方向飞去。

“妈呀!”张小朋友惨叫一声,忙不迭掉头就跑。

噗嗤一声!

蓝羽箭穿过张小朋友后领将他高高钉在松树上。

“救命呀!救命呀!”再也顾不得面皮了,张同学扯开嗓子大声呼救!

走过去,轻轻松松一手提起张尽崖后襟,像捉猫般将他拎在手里,寰宇帝言笑晏晏:“张小朋友,想暗算我,你还嫩着呢。”

看着惊魂未定的张小朋友,无双公子无奈摇头:“尽崖,为师不求你成为什么武林高手,但这起码的自保功夫还是要的吧?”

寰宇帝丢下张尽崖坐到无双身边,透着几分狂放不羁的洒脱慵懒:“倾宇也无需太过忧心,这小子虽然武功不行,但精灵古怪令人防不胜防。他不害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谁敢惹他?”

看看身边笑容邪气漫不经心的方君乾,再看看一脸不服还待跃跃欲试的张尽崖,越看越觉得两人是同个模子印出来的。无双公子忍不住腹诽:这孩子究竟谁教出来的,一点都不像我。

一个**的小身子“滚”了过来。“师父~~~抱抱,抱抱!”方卫伊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不断拉扯无双公子的白袍,呀呀撒着娇。

无双公子生怕他摔倒,连忙俯身将他揽在怀里。

孩子的身上还有淡淡的奶香,圆鼓鼓的小脸似乎吹弹可破。

“这孩子从小跟倾宇亲近……”方小无赖巴巴瞅着肖倾宇怀中的**孩子,“也不知道他是谁弟弟。”

我说方同学,倾宇和这孩子好歹有皇室血缘关系呀,小卫伊比较亲近公子是理所当然的吧?

寰宇陛下戳戳孩子的小脑瓜,露出狐狸似的微笑:“卫伊,谁是你哥哥呀?”

“哥哥~~~~”小卫伊拍拍小手,朝方君乾露出一个大大的可爱笑容。

“卫伊~~~~”寰宇帝邪邪一笑,一手一边轻轻拍打弟弟一掐就能掐出水的柔嫩脸颊。

突然捏住两颊重重往两边一扯!

“呜哇!~~~~”方小朋友吃痛后放声大哭!

看着弟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凄惨模样咱们寰宇帝笑得前仰后合!

无双公子满头黑线:恶劣的癖好!

由于小时候经常受到寰宇帝欺骗欺负,这为文成帝方卫伊埋下了不堪回首的童年阴影。

这方君乾总是在耍弄完别人之后,情不自禁地露出足以气死人的可恶笑容。

俊美的脸上带上些孩子似的得意神情,叫人不忍怪罪。

“好了别笑了,”无双公子指着怀中嚎啕不断的小卫伊,“快哄哄卫伊。”

“好好好——”寰宇帝起身,从无双怀里接过不断蹬腿的小卫伊,脸上还挂着乐不可支的笑意。

寰宇帝无甚诚意地哄慰方卫伊:“哥哥不是故意的么。乖~~~哥哥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多么恶劣的人呀!你以为一粒糖就能补偿孩子幼小的心灵了吗?

方卫伊不理他,继续哭。

寰宇帝哄诱不成立马翻脸威胁:“再哭?再哭我就松手把你摔下去。”

“哇~~~~”小卫伊哭得更大声了,隐隐有魔音穿耳之势,只不过一双手抓紧方君乾衣襟,死死不肯撒手。

方君乾对无双笑道:“可见卫伊是个死不认输又惜命要命之人。”

笑吟吟地转向张尽崖:“等朕先把这小子抱回寝宫,再回来指教张小朋友武功吧。”

张尽崖看着他意味深长的浅容,不由一阵冷颤。

方君乾抱着卫伊刚走不久。

一个宫装丽人远远望着那个纤尘不染的白衣公子。

他静坐之时如古井无波的身姿,虽隔着几步远近,依然能感到道道淡淡然的微压如水而来,无损平日矜持优雅的风姿。

不禁又拿眼打量他,不想无双也在看她。

“公主。”

莼阳公主姿态高贵地走到无双公子面前,微微一笑,绝丽如梦:“看来陛下很喜欢小孩子呀。”

她想说什么?

肖倾宇无奈一叹,隐隐猜到了毅飞莼的来意。

毅飞莼看着前面那人,见他衣襟飘飞,姿态出尘,仿佛便要乘风归去。没来由地,竟从他的身影里看出些孤单的意味来。

“可惜公子是男儿之身,要不然您和陛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肖倾宇傲然一笑:“肖某若是女子,那也就不是肖倾宇了。”

人生本就太寂寞,纵情何须问缘由。

“可是公子永远无法为他延续香火!”

图穷匕首见。

毅飞莼语气轻柔,仿佛在说低不可闻的呓语:“如此绝世男子竟由此绝后,公子不觉自己罪过吗?”

“他哪里是喜欢小孩子呀!?”张尽崖不可思议地大声嚷嚷,“他只是喜欢逗小孩子玩罢了!”

张小朋友笑**地看着不安好心的毅飞莼:“反正陛下注定名垂青史了,照我说不要子嗣也罢!省得后世那些不肖子孙堕了陛下英名。”




第一百八十章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毅飞莼与张尽崖,一个是女子一个是小人,碰在一起绝对是个错误。最最关键的是,两人还相看两相厌!

“我家公子是国士无双,能为陛下出谋划策定国安邦,让陛下功垂千秋名留青史!”张尽崖似笑非笑地瞅着她,“你能吗?”

张小朋友是得理不饶人——就算不得理也不会饶人——更何况毅飞莼针对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家的公子!

公子他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计较,我张尽崖可不吃这一套!

被一个小孩当众驳了面子,莼阳公主还能强忍怒火笑得一派娴雅雍容。

“如果公子身为女子,定然天生丽质倾国倾城,不必劳心伤神就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

“呵呵呵,”张小朋友皮笑肉不笑,“如果公主出身秦楼楚馆,定然艳压群芳天生**,大概也就没京城第一红牌莫雨燕什么事了。”

“尽崖住口!”这是谁家教育出来的孩子呀!?

肖倾宇觉得又尴尬又无奈:“肖某管教无方,望公主海涵。”

在这种问题上与毅飞莼争论本就落了下乘失了身份。

更何况,毅飞莼本就是寰宇帝原配正室。

如果可以,无双公子真想退避三舍得让且让。

再也无法维持往日里端庄谦雅的形象,莼阳公主戾气横现。

“公子以堂堂男儿之躯委身君王,任你如何惊才绝艳鞠躬尽瘁,后世留给公子的永远都是‘佞臣惑主,以色事君’之名!”

“公子年纪轻轻就名动天下,文采**绝世无双,为何偏在此事上授人以柄?毁自身清誉,留千载骂名,你甘愿如此?”

说完,毅飞莼**含笑,一眨不眨注视着无双公子,想欣赏他窘迫难堪之态。

话已挑明,不留任何余地。

肖倾宇抬头望着她,眸子如斯清澈可见:“肖某知道。无悔无怨。”

风雨相伴,人生至此再无憾。相爱已是不易,于乱世得一知心之人是上苍恩赐的福缘。至于后世如何评说,对他们而言也已太过遥远。

毅飞莼霍然色变。

张尽崖怔怔:“公子……”

白衣公子悄悄划过轮椅。

“公主,肖某今日会对你说这番话是因为肖某自知有愧于你。要不然就凭你刚才的无礼,肖倾宇绝对会给公主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公主保重,肖某告辞。”

说完傲然离去。

张尽崖跺跺脚,在追上自家公子前甩给毅飞莼一句——“就算你为陛下诞下子嗣,他喜欢的人也不会是你!”

致命一击!

莼阳公主霎时面无人色!

聊都郊外。

四架泛着森幽寒光的器械严阵以待。

离抛石机二百五十里远处,矗立着许多楯车与牛皮帐篷。

聊盟国主毅飞哲与一个工匠并肩而立,在山坡上远远俯瞰着下面的情形。

“预备——”侍卫长一声令下:“发射!”

弹簧一松,四弹齐发!

可怕的巨响!如晴天霹雳般震耳欲聋!

在从天而降的弹药与大地亲密接触的那一瞬间,轰然迸射出万千火焰!

飞沙走石,

地动山摇。

楯车帐篷尽皆糜烂。

炮火将破碎的楯车,以及无数张牛皮帐篷,都炸上了天空——然后是地府。

“恭喜国主!”聊盟第一工匠难禁喜色,“这‘火凰’最远射程为二百五十里,准度更上一层楼。更难得的是此庞然大物可拆卸自如,分批运送,运用于战场是神不知鬼不觉呀!”

毅飞哲满意颔首:“大师功不可没,至于赏赐朕也不会食言。来人,赏黄金千两。”

工匠喜不自禁:“谢陛下!”

看着工匠毫不疑心地接过侍卫递给他的赏金,毅飞哲不由勾起嘲讽的冷笑。

“啊——”惨叫破口而出。

山坡上的气氛徒然一变!

聊盟第一工匠傻愣愣看着侍卫将长剑从自己心口拔出。血泉飞射,工匠瞪大眼倒在毅飞哲脚下,盘中黄金洒了满地。

有命赚钱,没命花钱。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毅飞哲用丝绢擦着保养得当的手,一脸嫌恶:“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胆敢和朕并肩而立?”

“传朕口谕,将一干参与火凰研制者,就地格杀,不留活口!”

随着这血腥命令的下达,聊盟国主似乎回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也是时候联系联系莼阳皇妹了,不知她在大倾过得还顺不顺心……”




第一百八十一章

当大相国寺的主持了尘方丈受邀来到小院的时候,肖倾宇裹着一件雪白宽袍,闭眼安静地坐在小楼的院子里,阳光照在他脸上,苍白的脸庞,失色的双唇,削尖的下巴,越发显得双眸乌黑闪烁。

右手边的石桌上,摆设着一副黑白残局。

注视着公子无双,了尘大师无言叹惋了一声。

见他到来,无双公子双手合什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