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8

尘大师优雅行礼。了尘也向肖倾宇双掌合什还了一个礼,一派行云流水的高僧气度。

“了尘大师难得光临寒舍,肖某不胜荣幸。”招呼了尘坐下,早有小楼侍从奉上一盏极品大红袍,然后训练有素地退了下去。

肖倾宇浅浅微笑。岁月没有抹去他身上的东西,唯独这个微笑,多了点耐人寻味的深沉:“肖某许久未跟大师对弈了,这是前不久与陛下下的棋,大师若有兴致不妨和肖某了却这个残局。”

“阿弥陀佛。”了尘一如既往地和蔼淡笑,身上有着檀木一样的味道,总能在不知不觉间抚平周围躁动的心灵。

“既然檀越有请,老衲就恭敬不如从命。”执起黑子,了尘仔细观察这副残局。

看着看着,了尘雪白长眉渐渐纠结成一团。

无双公子就这么等着,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淡漠模样,身上看不到半点火气,也没有半点不满。

明明已是人间四月芳菲尽,但他的身边依然萦绕着淡淡的桃花冷香,自有其内在的清灵与芬芳。

“白子杀气太烈,似已浸润五脏六腑。公子你……”

面对着了尘方丈那清澈的目光,公子无双无奈笑了笑。

“纵使肖施主觉得老衲多话,老衲还是要劝公子一句,这般耗竭心血对公子是百害而无一益,公子还是早些袖手政务静心调养,远离权利烽烟,方为长生之道。”

肖倾宇风轻云淡道:“多谢方丈赠言,肖某心领了。”

“公子,老衲并非无的放矢!”了尘心头突然闪过丝丝悲凉,“公子从小体弱,早时远离皇宫游历天下,虽是迫不得已却也并非毫无益处。皇宫之中藏污纳垢,屈死冤死之人不计其数,想来公子以

往不喜入宫也是为了躲开这冲天怨气,惜福养命。而如今……公子日日流连宫中,殚精竭虑劳心伤神。再这么下去,公子离油尽灯枯之日也不远了。”了尘觉得肖倾宇很难懂。明明睿智聪慧的看透一切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解,偏偏还要去踏进这场劫,作茧自缚。

无双公子下意识的抿了抿双唇,说得冰冷且坚定:“大师,这世间没有圆满只有圆滑!肖某也知道只有甘于淡泊乐于寂寞才能续命长寿。但肖某始终放不下心头执念,也不想放下。”

了尘心惊于无双身上刀刃般令人不寒而栗的煞气,莫名有些发冷。

不宽恕众生,不原谅世人,苦的是你自己。

宽恕了众生,原谅了世人,苦的还是自己。

无双公子肖倾宇就是这样的人。

了尘方丈双手合什:“情执乃苦恼的根源,放下情执,公子才能得大自在。”

“肖某放不下……”

放下,简简单单两个字,太过虚无缥缈。

“活着一天,便是福气,就该珍惜。”

“何况,”无双嘴角情不自禁地泛起如水浅笑,眼波粼粼一片,“陛下也答应过肖某,待卫伊长大成人之时,就陪肖某寄情山水袖手天下的……”

执子之手,

风雨无悔。

生死契阔,

相约看江山无限。

“说好了……肖某会等他。”

了尘回过头,注视着肖倾宇满是憧憬的眼睛,向来无悲无喜的心中竟然升起一丝丝难过。

匈野王庭。

汗王寝宫内,林依依独坐高楼,斜倚阑干。

不施一丝粉黛的五官透露出她这年纪的女子所不该拥有的成熟与妩媚,随意勾唇启齿,水眸流转,便会带动着无限的魅人风情。

如今的林依依出落得艳丽妖娆,在尔虞我诈的后宫争斗中得以上位立足,让她的美艳带上些许血腥与杀气。

匈野大汗慕容厉笑吟吟地将一封聊盟寄来的书信交予她:“林妃看了此信后一定会高兴。”

林依依青葱细指接过慕容厉手上的书信,一目三行看了信中内容。

“大汗,毅国主要攻打大倾?”

“是的,毅飞哲邀本汗全力加盟,大概此时,天镔倭奴两位国主手上都收到了这封密函吧。”

“攻打大倾是假,刺杀无双是真……”慕容厉一双鹰眼一眨不眨盯住林依依的脸,哪怕她一丝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

天下诸侯心知肚明,若再不抑制绝世双骄,十年之后将再无他们立足之地,各国并立局势亦将分崩离析。

“绝世双骄仇家遍天下,连林妃你都欲杀之而后快,看来肖倾宇当真命数已尽。”

林依依大脑一片空白。

他要死了……

他要死了……

他要死了……

林依依脸上血色霎时间褪得一干二净!她勉强扶住阑干才使自己不致瘫软,整个人恍恍惚惚,魂不守舍。

慕容厉语气阴柔得有点毛骨悚然:“林妃可是舍不得?”

闻言,林依依浑身一个机灵,神智顿然清明!

“舍不得?哈哈哈,臣妾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不得!?他早该死了!早该死了!我活着的目的就是要亲眼看他死去,看他死!”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慕容厉走了,看得出他对林妃的表现很满意。

二十多年跌宕爱恨最终付与一腔平静。林依依的目光呆呆投向碧空。

澄透而无一丝云。

她就这么坐着,看着,宛如一具失了魂魄的木偶。

恍然间忆起肖倾宇的一句话:“人在做,天未必在看,但死了的,埋了的,活着的,都在看。”

爹爹,您在天有灵,定然也在看着女儿吧?




第一百八十二章

流火七月。

随着天气逐渐炎热难耐,人心也开始躁动不安。

“启禀陛下,聊盟边境似有异动,此乃西南八百里加急军情。”

早有执笔太监转呈皇上。

自从上回八方军与聊野联军心照不宣同时从伦淳郡退兵,伦淳郡再次沦为三不管地带。

双方都不敢在这么暧昧不明的时候去挑拨伦淳郡这根敏感神经。

不过这回,伦淳郡很荣幸地再次担任大战导火线。

聊盟军队已集结在伦淳郡边境,估计要再度来犯。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匈野、天镔、倭奴竟不约而同宣称支持聊盟。

方君乾同学郁闷了,为何一旦战争爆发其余各国都会站到绝世双骄对立面上?

大庆时如此,大倾后更是变本加厉。

寰宇帝忍不住自我检讨:莫非自己真不招人待见?

不过——

“呵呵呵。”

喜出望外的神情浮现在他邪魅的脸上。

正愁没有借口挑起战端呢!如今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竟白白送上门来。

其实上次方君乾同学被聊盟和匈野联手算计,中毒退兵,八方军伤亡惨重不说,最后都没拿下伦淳郡。

倾宇更是为了替他解毒再度废腿,还差点失明!

方同学领兵至今何曾吃过这等大亏?

嘴上虽不说,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寰宇帝心里着实窝火!

不单寰宇帝心心念念想报仇雪耻,底下一干将领也深以为耻,整日摩拳擦掌嚷嚷着要踏平聊盟。

“即是聊盟所愿,吾等也不能令其失望。”这回不但要收复伦淳郡,还要捎带利息,给聊盟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寰宇帝双目如电,顾盼神飞!“就让那毅飞哲看看谁才是大陆真正霸主!”

殿下群臣纷纷跪倒,同声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什么,戚军师也要随军出征?”御书房内,寰宇帝听了戚无忧的请求后着实吃了一惊。

倒不是他信不过戚无忧,只是这聊盟毕竟是戚无忧故主,一般碰上这种事,戚无忧应该躲都躲不及啊。

“陛下,正因为聊盟是无忧故主,所以无忧才想与聊盟来个了结。”

“了结?”寰宇帝慵懒托腮,饶有兴致问道:“怎么了结?”

“戚军师的意思是想帮我们兵不刃血拿下聊盟,避免无谓伤亡。”无双公子开口为他解围。

戚军师一躬到底:“知我者非公子莫属。”

无双公子轻摇折扇:“戚军师长年居于聊盟,自是对聊盟地势民情了若指掌,若有戚军师相助相信胜利指日可待。”

寰宇帝目光复杂:“可是这样一来,戚军师叛主求荣不念旧情的骂名是坐定了。”

闻言,戚无忧眼睛飘起一抹感激,原本有些踟蹰的神情被他的这一个笑容一洗而空。

“有陛下一句话,无忧死而无憾了。”

一往无际的刀枪丛林。轻步兵、重甲步兵、盾兵、弓兵、轻骑兵、重骑兵……八方军排着整齐的队伍浩浩荡荡穿过气势恢宏的皇城大门。

此去征战的将士,都是从八方城一路跟随寰宇帝至今的老兵,也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尸山血海一路闯来,身上自然有种纯粹由敌人的鲜血与生命淬炼出来的无形煞气。

如此近距离目睹这般刀枪大阵,皇城百姓感受到八方军将士那种钢铁刀锋般的冷冽坚硬气势,不觉口干舌躁。

忽听咚的一声鼓响,在渐次寂静的城门口,这突然而来的战鼓是如此的动人心魄。

“咚咚,咚咚咚……”鼓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身后一声激昂的号角声响起,众人回头看去,就见一红衣人正驱马狂奔而来。

此人腰悬湛碧长剑,发束紫金冠,胯下黑驹忽然一声长嘶,那人仰首放声长笑!

笑声响彻寰宇,大有睥睨天下的意思!端得是意气飞扬,豪情万丈。

背临初升的朝阳,金色的柔光为那飞扬的发丝镀上一层耀眼金辉,而弛马带起的狂风则卷动红衫烈烈腾起。

此人劲健豪放,确为男儿中的男儿,而他马上放声长笑的神情,又使他多了几分狂放不羁的飘洒!

虽然只是远远看到一个背影,众人已觉此人风采不可逼视,

“倾宇!”寰宇帝心血激荡,难以自制转向身旁马车中端静跌坐的白衣公子,“方君乾终于明白——其实我并不是向往那至尊之位,与这孤高寂冷的皇位相比,方君乾更喜欢争霸的过程!”

五国并立,群雄逐鹿。天下风云出我手,宏图霸业谈笑中!

这乱世英雄!

闻言无双公子眼波轻轻流转,收起折扇摇头轻笑:真是个闲不下来的家伙。

“放心去吧,皇城自有肖某替你镇守。”

寰宇帝压低声音,委屈抱怨:“此去生死未卜,倾宇就不会对我说些要好好保重之类的离别赠语吗?”

肖倾宇淡淡道:“肖某已将八十四云骑借与你了,有他们保护还能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