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99

见那八十四个骑士跨马挽弓,拥立在一面朔风之中烈烈摆动的大倾王旗下,愈发显得骁勇无比。

听闻远方龙卷风将八方军大呼:“八方无敌!八方无敌!”呼声一声接着一声,如浪潮卷来,响彻原野。

车马蹇蹇,缓缓而行。

他一直送他到皇城郊外。

肖倾宇语气里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此去聊盟,少则三月多则五月,可惜肖倾宇不能随陛下出征了,不过有戚军师替陛下出谋划策,肖某倒也无忧。”

“你……保重。”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红衣男子在一片如血夕阳的背景下,对他温柔笑道:“倾宇,等我回来!”

肖倾宇悠悠点头。

两个绝世男子同时在心中许诺:此战过后,你我永不分离……

“我走了。”

最后一句。

拨转马头,那个红衣男子终是在他心中化为一个永不磨灭的背影,与烙印一样刻骨铭心。

静静目送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谁都没有料到,再次相见已然生死无话。




第一百八十三章

红衣宽袍的方君乾挂着邪魅的笑容:“倾宇从未说过自己的生辰呢。不厚道呀,在我面前连生日都要掩瞒。”

自己不语,任由他东拉西扯。

红衣男子不依不饶,像个孩子般晃动着自己衣袖:“说嘛说嘛,说给我听嘛。那时也好为倾宇好好庆祝一番呀!”

“肖某的生日便是母后的忌日,有什么好庆祝的。”淡淡的声音,就像月光一样,那么静谧,却有一种凄凉,有种孤独在其中。

红衣男子安静下来。

“怪不得倾宇从来不提自己生辰。”

神容一转,便笑道:“索性倾宇换个生日吧!”

生日还能换?无双公子啼笑皆非。

轻捻自己鬓角长长的垂髫,白衣公子眼含笑意:“那依你看,肖某生日定在哪天比较好?”

男子踱着步,火红长袍在自己面前扬如鹰翼。忽然回头,邪气一笑:“倾宇的生辰肯定比我小。”

虽见不惯他笃定得意的神情,不过自己也不屑于否认事实:“不错。”

“八月初十如何?”

白衣公子身体微微一颤。

“不是传闻当年八月初十原本凋尽的桃花一夜盛开倾国倾城吗?方君乾觉得那天作为倾宇生辰最好不过了!”

一丝难以言表的神情滑过他那绝世的容颜,他怔怔看着他。

他怎会猜到……

红衣男子笑颜和煦:“倾宇,你觉得如何?”

桃花在风中如梦碎离。

落英飘零自成空,春风不语为谁痴。

肖倾宇猛地卧起!

梦,总是在最幸福时,戛然而止……

虚无缥缈的幻影。

光怪陆离的梦境。

牵强地勾出一丝微笑,肖倾宇捂首自嘲:“怎的想起这些事来了……”

最近梦魇渐多,卜出来的卦象也混沌不清。

这天下,有多少人敬他爱他,自然也有多少人憎他恨他。

是福?是祸?

帘外雨阑珊,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雾霭里,隐约可见玲珑的太湖石假山。

不知他在远方可好……

“破阵!”随着一声龙泉吟响,寰宇帝手中碧落剑直指敌阵!

战鼓轰雷,万马嘶啸!

如血夕阳中,铠甲染血的骑兵如一道利箭般向着敌军三万军阵狂飚直前。

狂风刮过面颊,刮过火热的胸膛……

朔风激昂,卷起那面战旗烈烈飞扬!

杀伐之音震天动地。铁骑所过之处,如画河山尽化为修罗血域。

夕阳的金光背投在方君乾的铠甲上,恍若战神降世,耀目得使人不敢逼视。

胸中血液沸腾。这发自内心的呜呼声是如此巨大,以至在瞬时间压过那巨响的战鼓!

乱世建不朽之功勋,盛年开万世之太平。

好男儿,当如是!

“拜见公主。”婢女似是无意撞见庭院中的莼阳公主,慌忙跪倒。

毅飞莼今夜似乎有点魂不守舍,打量了那婢女几眼,那婢女年方二八(十六岁),容貌清秀有中上之姿,不过似乎自己从未见过,面生得很。

“平身吧。”

“更深露寒,公主小心着凉。”小婢靠上前,将凫羽披风披上毅飞莼肩膀。

异国他乡竟得如此关怀,虽对方只是一小婢,但毅飞莼还是不由心生感动。

谁知自己耳边传来轻不可闻的声音:“无双公子耳目众多,小婢不能久留。昨夜小婢将国主旨意转达给了公主,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毅飞莼霎时如坠冰窖。

“是你趁夜将信放于本宫床头的?”

婢女谦卑道:“小婢该死,公主恕罪”

毅飞莼倒吸一口冷气,随即自嘲:“本宫哪敢降罪与你。”

她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将信放上自己床头,那自然也能躲开守卫盘查,无声无息取自己首级。

这怕是自己大哥的授意,要敲山震虎。

“自公主远嫁他国后,国主甚为挂念,无时无刻不在想让公主摆脱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此次暗杀事关重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公主是我聊盟皇族,自会予小婢援手……”

“不。”

婢女倏地抬头,目光如淬毒的匕首:“公主说什么?”

“本宫说,不。”

“公主你别忘了,你是聊盟人。”

“现在你们记起我是聊盟皇族了?那当初皇兄下旨令莼阳和亲时,他怎么没想到毅飞莼不单是聊盟皇族还是他的亲生妹妹!!”

枯黄的秋叶随风摇曳,在这深秋时分,毅飞莼一身单薄衣衫飘然而立后园,月光下,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毅飞莼即已嫁给了方君乾,拜过了方家祖宗灵位,那么毅飞莼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婢女的声音却冷酷的比忘川水还要森寒:“公主要背弃聊盟?”

“是聊盟先背弃了我!”

久久静默。

婢女忽的嫣然一笑:“小婢话已带到,至于公主怎样决定是公主自己的事,小婢无权过问。”

毅飞莼转过身。

看似挺拔傲立的脊背,其实早已微微颤抖。

“要不要帮我们,还请公主三思。”

毅飞莼挺着微微僵硬的脊背,走出庭院。

“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会这么做。”

“他活着,方君乾永远不会把目光放在你身上,如果他死了,公主起码还有期望。”

背对着她,莼阳眼睛里涌出了抑制不住的潮水,时时刻刻都要伺机夺眶而出!

然而,头也不回得消失在婢女视线中……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公子,聊盟内线传来的密报,聊盟许多工匠无缘无故失踪了,其中包括监造‘火凰’的聊盟第一工匠金大柱。工匠们的失踪在聊盟民间引起巨大恐慌,不过奇怪的是,此事被官府压制下来了。”

无双公子微微颦眉。

他颦眉的样子很俏,也很冷。带着令人心疼的脆弱,仿佛颦到了别人的心里去。

“看来火凰完工了……可有确切消息回报共有几架火凰吗?”

“听说只完成四架。”

张尽崖好奇道:“公子,那些聊盟工匠为何会失踪?”

无双公子一合折扇,垂落的长睫浓密也如扇子,遮掩去不忿与杀气:“是被灭了口。”

张小朋友吓一跳:“灭,灭口!?”

无双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绪,依旧淡淡的表情。

“将制造‘火凰’的工匠早早灭口,是为了怕铸造之法泄露。而今全天下虽只有四架火凰,却也够八方军头痛了。”

战场之上,火凰绝对可以发挥出巨大威力!

“而且火凰虽然射程远威力大,但无法调整投射距离,且换弹药十分不便,往往第一轮投射后便会被对方知晓武器所在之处。”

“不过此物体积庞大,要是搬运起来显然困难重重。也幸亏如此,才可以让我们早做防范。”

张尽崖撇撇嘴:“看来那个什么‘火凰’也没什么了不起!”

精美的折扇敲上张尽崖的脑袋:“切不可掉以轻心!聊盟花费无数人力物力打造的武器毕竟利大于弊,岂会如此不堪一击?”

拂袖转身,眉间朱砂清逸出尘:“韩词,立刻飞鸽传书让陛下小心行军,勿中敌人圈套。”

“是!”

等黑影凭空消失后,张尽崖立刻拉住公子的衣袖:“公子,快过重阳了,今年重阳佳节我也要去~~~”

“去那儿?”

“泼墨倾城阁呀!”

无双公子淡然一笑,毫不留情地戳破张小朋友满满期望:“不行。”

张尽崖跳起来:“为什么?”

“尽崖现在还不够资格,等过几年尽崖有所大成,为师一定在各宗师面前为尽崖举荐。”(公子,您这算不算开后门?)

张尽崖嘟起小嘴:“以前公子去那儿都有劳叔伺候的,难道今年公子还要带他去吗?”

无双公子颔首。

“为什么他能去我就不能去?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尽崖也要去!”张小朋友死死攥着公子衣袖,摆出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手”的无赖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直比初生婴儿还纯洁三分。

无双公子满头黑线:谁教他这招的,该不会是方君乾吧?

“尽崖别闹,劳叔能去是因为他武功高绝,乃一代武学宗师。你以为泼墨倾城阁的三楼是什么人都能上的吗?”

说话间,沉稳寡言略显木讷的劳叔走进了书房。

“公子。”

肖倾宇朝他笑着点点头。

张尽崖同学瞪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哼出一个破音。虽说时过境迁,但张尽崖对当初劳叔背叛公子一事依旧耿耿于怀。

无双公子的话语温润中透着淡淡疏离:“劳叔,九月九日重阳节就有劳你陪肖某一起去了。”

劳叔猛地抬起头,呆滞的眼珠仿佛掠过一丝凄怆。“是。”

“站在!你们干什么?”尽忠职守的守卫拦住一干准备推车进城的脚夫。

“兵爷,咱们进城呢!”

那几个脚夫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