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流光系列番外-
流光系列番外

分节阅读_1

安安,考虑清楚了吗?”顾阳慢条斯理的解决这他面前桌上的蓝莓慕斯,微笑着问。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灵活的控着叉子,那块完整的慕斯被他几下精巧切割,吃干抹净。
  “我跟你赌。”我盯着他瞬间空空如也的盘子,觉得完全没必要被他吓唬住。从小到大我跟他赌过那么多次,他哪次不是输。
  “哇哦,”顾阳笑容更深,“那么,赌约正式开始计时。我亲爱的未婚妻,今天晚上,我们去向双方家长宣布这个好消息吧!”
  顾阳此时的笑容不再是他招牌式的面具般微笑,这让人看的心里不由得一阵一阵的发毛.
  我开始觉得这件事哪里不对劲起来。下午回到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总觉得心神不宁的,我在落地窗前站着看了好久的蓝天白云,鼓足了勇气给李慕打电话。他正忙,背景声里呼啸着风声,他说他在跟踪一只怀孕的受伤母豹。
  
  “注意安全。”我吞下到了嘴边的话,最后只能这么说。。
  李慕的笑声从千万里之外传来,是他一贯的温柔平和:“宝宝,你有心事?又和顾阳打了什么千奇百怪的赌?”。
  宝宝、又、和顾阳……我不喜欢这三个词排列在一起,一点也不喜欢!。
  “不要你管!”我忽然觉得委屈,啪嗒扣了电话。
  
  晚上顾阳真的来了家里。
  安小离严令之下,老爹很早就回来,坐在客厅里边等晚饭,边和顾阳下着棋。这两只优质腹黑型帅哥斗起法来,还真是赏心悦目。
  顾阳不知道是不敢赢还是赢不了,反正以很小的比分落后直至比赛结束。我坐在他身后,用食指戳戳他精瘦的腰,他正微笑着向老爹虚心求教,痒的整个人都僵住,细听声音都在飘。我心上一阵畅快。
  老爹食指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看似不经意的撇我一眼,那传说中的腹黑三少冰山气场秒杀到我,冷的我连滚带爬去给陈小小开门。
  
  陈小小这个比我小七岁的姑娘,自从上了高中后个子疯长,竟然隐隐有超越她英明神武的姐姐我的趋势。
  “哈喽~”陈小小把书包扔下,简短的跟我打个招呼,直奔客厅的两大帅哥而去。
  
  “小白呀~”陈小小从后面跳上爸爸的背,娇声腻,“小白你今天好帅好帅哦~”
  
  “有事说事。”咱爹永远是这么冷然超越,直取要害,“又闯什么祸了?”
  
  “我把学校的实验室给烧了。”陈小小吐吐舌头,直截了当,“整个。”
  
  陈遇白同志……开始冷冷的微笑起来。
  这下宇宙超低无敌破坏少女陈小小都害怕了,怯怯的往顾阳身边缩,“姐夫……”她求援。
  
  顾阳抬头看我一眼,我瞪陈小小,可那家伙为了自保哪里还顾得了我,娇娇弱弱装的跟真的似的依偎在顾阳背后,“姐夫~救命呐~”。
  
  “我可救不了你,”顾阳清朗的笑,“不过可以帮你冲冲喜。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三叔,我和安安好了。今天来就是为了跟你们说这事。我爸妈已经知道了。”
  
  老爹的注意力果然被引开。他轻轻的“哦”了一声,回头看我一眼。我用眼神和他交流了一番。
  “我知道了。”老爹云淡风轻的说,“走吧,开饭了。”。
  
  安小离烧的菜一如既往的难吃,两位腹黑帅哥面不改色一口接一口,我和小小也是面不改色,照旧喝的是鲜奶。
  “安安,尝尝红烧排骨,很好吃。”顾阳开始找茬。
  “她们两个都不习惯吃晚饭。”安小离笑眯眯的替我解释。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老妈她是朵奇葩。
  顾阳笑容更加温柔,“安安又不胖,何况我喜欢有肉的女孩子,你多胖我都要。”
  这话肉麻的,连整晚在老爹低气压下闷声不吭的陈小小都哆嗦了一下。
  
  我正要讽刺他两句,电话响了,那一长串的数字显示国外号码。我压制心中小小喜悦抬了抬头离桌,站起来时正好瞄到顾阳冷冽的眼神。
  
  “怎么啦?”。
  “哈!宝宝!我要回来了!”李慕的声音和下午一样充满活力,他一直是这样的:热烈、飞扬、快意人生。
  我感觉到心里有一股细细的暖流,渐渐渐渐宽大起来。
  “哦,”回答还是要平平淡淡的语气,“什么时候?我去机场接你。”
  “不用,我和梁星一起回来,她从刚果儿童救助基金会撤离,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中途转机两次就汇合,一起回来。”。
  我轻轻吸气,再一次有了扣电话的冲动。
  
  在夜风已凉的阳台站了许久,再回到室内时晚饭已经结束,我看着空空的桌面,想笑笑不出来……忽然觉得好饿。
李慕回来了,还有梁星。梁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她是C市叱咤黑白两道梁氏总裁最小也是唯一的女儿,受宠程度不弱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公主。可她居然没有躲在这个庞大的温室里,而是每天几十次的飞往世界各地贫困地区,一听说哪里受了灾她跑的比谁都快。梁氏为了她甚至专门建立了基金会,梁星这下更是如鱼得水。可吃苦耐劳的爱心大使回到了家,回到父母和两个哥哥庇护下,又变回那个娇娇弱弱的小公主,穿着最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说着得体的话,抿着唇淑女的笑。
  
  她是精神分裂的吧?我恶劣而快意的想,低声喃喃。
  
  “她不是。她只是很懂得自己想要什么。”顾阳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身后来,“不像你,看着比谁都精明,其实幼稚的连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都不敢面对。”
  夜幕刚落下,富丽堂皇的梁宅灯光璀璨,顾阳穿着银色西装,背对着大厅所有的灯光,妖孽的微笑着。
  
  “……”我吐出一口浊气,“顾阳,”我叫他,“为什么每次和你在一起,我就想说脏话呢?”
  
  “比如?”。
  
  我吐出F开头的单词。
  
  顾阳英俊的脸上喜笑颜开,他俯身过来几乎是贴着我耳垂吐字:“无任欢迎。”
  
  “滚!”我怒,推开他往外走。可是刚才腹诽梁星时好像喝多了,这时刚走出两步就晃了下险些摔倒。
  
  一双有力的手伸过来,绅士而温柔的搀住我手肘。那力道与温度我太熟悉,从小到大,他是我唯一的良善与柔软。
  
  “宝宝,小心点啊。”李慕温和的说。我抬头,他在对我微笑。他身后不远,梁星公主提着裙摆缓缓向这边走来。
  
  顾阳一直冷眼旁观着,我知道我此刻的窝囊表情一定被他尽收眼底,以后一定会被他翻出来说项。可是李慕在对我笑,我就不在意其他了。从小只要他对我笑,我就觉得漫天都是灿烂星光。我的小王子,他有着世界上最温柔的笑容。
  “哥哥!”梁星走到顾阳身边,甜甜的笑,“嗨,安安!好久不见啦!”
  
  我反手挽住李慕,不胜酒力般稍稍歪在他怀里,懒懒的对梁星笑。
  
  可是那个死丫头一点动容的迹象都没有。倒是顾阳,不知为何神色一点点的沉下来,目光如冰。
  
  梁星和李慕又在聊那些濒临绝种的动物和孩子,我百无聊赖的听,他们说的话在我脑海里全都被折合成数字和财务部主管为难的脸。
  这两个败家子女……我盯着顾阳手里的酒杯,心里暗暗的哼。顾阳似乎看了我一眼,抬手把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这家伙会不会是……喜欢我?我越来越昏沉的大脑,忽的闪过一个念头。
  可是,哪个男的会喜欢一个从小到大和他斗嘴打赌耍无赖的女孩?况且,他是梁氏的二公子,韦博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长的又是绝顶妖孽,身边红颜一定无数。
  最后那个念头,让我忽然的烦躁起来。我拉拉和梁星聊的正高兴的李慕,“李慕,我头晕。”
  
  李慕“啊”了一声,伸手环住我,稳稳扶着,“难受吗?”。
  我皱眉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李慕叹了口气,捏捏我鼻子,“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梁星笑着建议:“要不然今晚住下好了,客房都收拾出来了,你们还住常住那两间嘛!”
  李慕迟疑了一下,而我发誓梁星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了顾阳眼里一闪而过某种让我心惊胆战的光芒。我正要开口拒绝,李慕已经答应:“我也担心宝宝在车上不舒服,这样也好。”
  “李慕!”我紧紧抓住他胳膊,李慕很奇怪的看着我,我讪讪,“那……那你送我上去吧!我脚软!”。李慕笑着拍拍我脑袋,“好。"
“宝宝跑慢点!”李慕的声音恍恍惚惚变回了少年的清亮温软。风轻云白,水幼沙细,这片私人海滩是我最爱的地方。十多岁的李慕身材初起,比我高出去一大截,他笑着低下头看我,阳光镀了他周身一圈光亮,毛茸茸的耀眼。我变成一朵向日葵,只向着他,绽放、盛开。
  这是我的小王子啊,我唯一的挚爱、唯一的不敢言说。
  我亲爱的父亲大人是梁氏以腹黑和手段出名的陈遇白陈三少爷,我曾经问过他,像他这样的人,给女儿取出“安安”“晓晓”“宝宝”“小宝”这样的大名和乳名来,会不会显得很对不起他传闻中的高智商?。
  当时陈遇白先生正在享用笨蛋安小离泡的比可口可乐还甜腻的咖啡,他喝下一口,很享受的眯了眯眼,“安安、晓晓是你们妈妈取的,”他淡声说,“至于宝宝、小宝,”他展了展报纸,“你敢说某人温柔自然叫你‘宝宝’的时候,你没感谢过我给你取的这个名字?”
  他说完不动声色的继续读报,我承认道行没他深,我当时,笑了。
  宝宝……。
  “宝宝……”。
  梦境和身处的黑夜颠倒混乱交织,我听到梦里的阳光小王子在我耳边极近的地方喃喃情话,一声声叫着……。
  可是这沉重的压迫感和呼出的热气,实在不是梦里能出现的真实——我睁开眼,被身上压着的那个欣长男子吓的尖叫,半声过后就被他咬住了双唇,再也发不出声音。
  
  混蛋!我心底大叫,怒的眼角都快瞪裂,顾阳这个死醉鬼大混蛋!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不去……”他竟然仿佛知道我在默念什么,微微松开我,他在我唇间呢喃,“你不去的地方,我不去。”。
  “我不放过你。”。
  “你别想、一辈子别想!”。
  他呼吸灼热,表情狰狞。我怕他一时失手掐死我,不敢再尖叫挣扎惹怒他,“顾阳……”我颤颤的喊他,“我是安安……”。
  “我知道,”顾阳轻笑起来,“宝宝……你是我的宝宝啊……”。
  他低下头又开始咬我的唇,他牙齿有力,咬着我的下唇含在齿间果冻般□砸吮。醇香酒气在唾液间传递,我想我是醉了,否则的话……为什么我觉得越来越热,使不出力气推开他了呢……
  
  他的手比他的呼吸更热,游移到哪里,我哪里的关节皮肉就全都酥软,在他掌下被施了魔法般软下去,他解开睡衣之时,我记得我甚至抬了抬腰,配合他把衣服抽离我们交缠的身体。而他的睡袍下火热一片……连内裤都没穿……。
  “宝宝……”他在我耳边反反复复的念咒语,念的我动弹不得。
  我记得他说了好多话,你、我的、一辈子还有……爱。
  
  那火热不知压抑了多久,昂首而来时积蓄的力量沉沉逼着,万分可怕。微陷入那片泥泞滑腻时它激动的微微跳动,那律动让我昏昏沉沉间过电般狠狠的颤栗,顾阳红了眼低头咬住我的唇,一只手控着我双腕往上掰去,蓄势待发的下身狠狠往前挺去。
  
  “宝宝!”。
  一寸的陷入,一圈的撑开,一声温柔呼喊,一个蓦然醒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