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流光系列番外-
流光系列番外

分节阅读_2

  
  “啊!啊啊啊啊!”我连心尖都在颤。
  顾阳按着我双腕的手更用力,黑暗里我狂乱的看不清他表情,却能感觉到他脸上滑落的汗水滴进我头发里,凉意似寒冰。
  “再叫我就冲进去了!”他恼怒的话,让我瞬间紧紧闭上嘴。
  
  我开门时,李慕已经急的要撞门。
  “什么事啊?”我把还在颤抖的双手背在身后,强作冷静的问,“我睡了。”
  身上的睡衣是V领,这时随着我的动作岔开来,灯光下李慕神情尴尬起来。他别过脸,清咳一声,“恩……是三叔,他说你电话打不通,叫我过来看看你。”
  “我没事。”。
  李慕“哦”了一声,沉吟片刻,“那我回去了。晚安,宝宝。”。
  这声“宝宝”像是一根烧红了的钢针,刺进我心里一寸,滋滋的冒着热气,疼痛尖利。
  
  关上门,我顺着门板滑坐地上。
  顾阳隐在黑影里,手里捏着我收讯良好且无任何来电记录的手机,嘴角牵着玩味的凉薄笑意。
  
  门上又是一阵震动,梁家老大梁越的声音响起:“安安,你爸爸——”。
  
  “滚!”顾阳冷而清晰的暴喝一声,门外立刻毫无声响。我双手环着膝盖,抬头看他,我们年轻有为英俊帅气多金温柔的顾大律师,居然破天荒的收了迷人微笑面具,咬牙切齿、一脸怒容。
夜重新归于宁静。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哭的,顾阳在我面前蹲下,沉默着伸出手来擦我脸上的温湿。我别过头去,他手上微一用劲给我掰了过来,细细的擦。指腹沙沙摩挲过脸颊,有种奇异的带电感觉。
  我听到顾阳很轻的长叹了一声。
  “宝宝,”墨一样的夜色里,顾阳的声音暗哑勾魂,“他不是你的……因为你只能是我的。”
  “滚。”我只给他一个字。
  顾阳笑,哪怕看见不见他的表情我也知道他在笑。我有多少岁就认识了他多少年,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我都了解。
  “宝宝,你真傻。”顾阳的语气变态的轻快,他蹲在我面前,伸手掐了掐我脸蛋,“可我就喜欢傻宝宝呢。”
  “滚!”我不受控制的尖叫,猛的一脚伸出去踹在他心口下方。一声闷响,原本蹲着的顾阳挨了这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他还在笑,黑暗里只有他的眼睛灼灼的闪着,吞噬人心般耀目。
  
  第二天,早餐桌上大多数人都是呵欠连天的模样。
  梁越虽然面色憔悴,食量却还是没心没肺的惊人。梁星坐在李慕身边,捧着杯牛奶小口小口的抿着,也是有些无精打采。李慕安静的吃早餐,面无波澜。我撕着手里的餐包,一点胃口也无。
  大伯细致的给面包上抹蜂蜜,放在碟子里换到我数十年如一日娇美的大伯母面前,“二少爷呢?”他侧身问佣人。
  管家上前恭敬的回答:“二少爷说心口疼,不下来了。”
  “什么毛病?”梁氏大BOSS皱了皱眉,气压顿时有点低。我心里颤颤的,死色狼不会被我一脚踢伤了吧?
  梁越的目光扫了过来,欲言又止。这时梁星出声:“昨晚上半夜他起来找药来着,慕慕是不是啊?我们看碟那会儿?”
  李慕还未回答,一声尖锐响动打断。大家都看过来,我放下划在餐盘上的银色餐刀,若无其事的笑笑:“抱歉,大家慢慢吃。我上去看看他。”
  
  大伯父和大伯母很明显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笑了。可是李慕……臭李慕!讨厌死了!
  
  梁宅大的像迷宫一样,走廊九曲十八弯。我手里的托盘上牛奶从杯中洒出一些,溅在手指上,凉凉黏黏的,像是我此刻的心。
  顾阳卧室的门没有锁,我径直推开走进去。房里有种年轻男子的浓烈气息,我却不觉得陌生。
  卧室中央的大床上铺着黑色的丝绸床单,被褥凌乱,顾阳赤着上身趴着,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睡。
  “喂!”我踢踢他的屁股……真有弹性。
  顾阳懒洋洋的翻身,半睁着眼盯着我看,“唔,”他刚睡醒的声音慵懒性感,“我的早餐。”那声调暧昧,让我很想把手里的东西扬在他脸上。
  “起来!”我不耐烦的喝。
  “嗯哼。”他似笑非笑,一条长腿曲起蹬开了被子,显露窄瘦腰肌和身下的宽松睡裤,某样东西正在很明显的晨起。
  我目光移到他胸前那块青紫,反反复复的深深吸气,心里重复的告诉自己:不能跟混蛋生气,不能跟混蛋生气……。
  他吃早餐的空当,我找来一瓶药油给他揉。心里憋着气,手下自然狠了一些。顾阳咬着吐司狠狠的吸气,一双桃花眼瞪的老大,让我颇有成就感。他呜呜咽咽含含糊糊的抗议,我在伤处又拍了一下,“好了!”
  刚要直起腰,就看见他眼底闪过不怀好意的光芒,我暗叫不好往后躲,还是晚了一步,被他掐着腰面对面按在了腿上。死色狼起床后还是只穿了条宽松长裤,这会儿我坐下去,触感真实的让我想死。
  “嘶……”顾阳脸上的表情似痛非痛,隐隐的有愉悦神情浮现。
  “别动了!”他拍拍我,声调压抑难耐:“惹急了我真强了你!”
  “又被你的小王子气了?”还没等我开口飙脏话,顾阳便风凉的笑着问,“昨晚上我从你房间里出来,看到他在星星房间里,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可高兴了。”
  “你看见了?门没关?”我故作冷淡,“他们要真有什么,能开着门让你看?你少小人之心了!”。
  顾阳听了这话竟然笑起来,横在我腰上的手紧了紧,“是啊,我是真小人,想上你就直接上。你家小王子是君子,恩,我等着看他……”。
  他话没说完我的巴掌就赏过去了,中途被他攥住手腕,他表情玩味的看着我,“你也知道你要输了,是不是,我的宝宝?”。
  我心跳顿时猛快。
我必须和李慕谈谈。
  转过二楼客房楼梯拐角,李慕和梁星正在讨论什么,又是手势又是笑容,碍眼的很。
  
  “慕慕。”我站定,轻轻的叫他。
  李慕转过头来,倒是梁星先开口:“我去看看我二哥,你们先聊。”她对我笑了笑,我装作没看见。
  “你喜欢梁星啊?”我走过去,直入主题。内心深深的恳求主,保佑我此刻脸上笑容一定要美丽且漫不经心。
  李慕伸手掠了掠我肩上的长发,眼神在瞥见我颈边某物时暗了一下。我想起昨晚顾阳在我耳边的低声呢喃和啃噬,心里一凉,连忙挥开他的手,拨头发盖住那几个痕迹。
  李慕低头,再抬起来时已经是微笑着的了,“你说什么呢,那是小星星啊。”
  “我以为你们志趣相投,打算夫妻双双投身于拯救第三世界穷苦人民的伟大事业中。”我有些气恼。
  “宝宝。”李慕颇不赞同的皱眉,“不要用这种语气形容梁星做的事情,像她这个年纪有这样的思想和行动力,我觉得她很了不起。”
  “了不起的是她的背景。你知道她装一回圣母集团财务那里要开出去多厚一沓支票?”
  “我们全家都很乐意支付这些善款。赚钱的人太多了,好不容易有个人费时费力替我们花钱做善事,除了你以外,大家都很感激她。”顾阳阴魂不散的出现。
  我知道我现在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因为我清楚的感觉到额上的青筋“咚咚咚”的跳动。刚才在房间里还一脸玩世不恭的顾阳此时面色冷峻,眼神在李慕和我身上游移,半晌他冷冷的笑,“我妹妹花的是每年她该得的分红,不够的话我和梁越的那份随便她拿。李慕,你每年开影展赚的也不少,你怎么说?”
  李慕回答的毫不拖泥带水:“我不在梁氏工作,那份钱我不要。梁星拿去做善事那是最好。”
  顾阳看着我,阴森森的笑。我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轰”的一下炸开,血肉横飞,我感觉到脸一点点的变烫。
  “是我闲着没事瞎操心。”字句从齿缝里挤出,“你们都大方,我陈安安最刻薄最小气最不是东西!”
  
  “宝宝!”两个男人同时喊,一左一右的拉住我的手。我回头,顾阳正满脸不爽的瞪李慕,同时一个狠劲拽了我一把,李慕“哎”了一声,随着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向顾阳栽去,他松了手。
  “混蛋!放开我!”不用想我也知道此刻一定是凶相毕露的。还好是背对着李慕。
  顾阳死死攥着,挣扎间他压的极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想找场外求援?他也身在局中呢,宝宝,你敢犯规……”话音刚落,他的唇落了下来。
  我发誓我听到了李慕倒吸凉气的声音,可是顾阳把我按在了墙上,双手都被他拉着锁在头顶,不管我怎么挣扎他都不放。慌乱间我感觉到李慕悄然离开,而顾阳在我耳边低笑:“游戏开始……”
  
  李慕正在远去……我心里一片荒凉,刚才那个尖酸势力指责梁星的人竟然是我,在李慕面前试图抹黑和他情投意合的女孩子的人竟然是我。
  辗转的唇齿间凉意一片,我听到顾阳含糊而恶劣的低咒一声,然后身上一轻,他放开了我。
  “输不起就别赌,真赖。”他鄙夷的看着我,冷冷的说完,抬腿就走。我这才发现我是哭了。
有个傻乎乎的妈妈真是好,比如说我家安小离。她从不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火上浇油,她只会泪眼汪汪的扯着她无所不能的夫君大人袖子,用可怜巴巴的表情逼迫他。
  偏偏陈遇白先生这辈子就吃这一套,除此之外我从没见过他对安小离之外的女人妥协过,包括我和陈小小。
  “安安,”爸爸的手很温暖,“到我书房,我们谈谈。”
  其实我不想跟爸爸谈,他太聪明,什么情绪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而我不够聪明,又不够笨,所以在他面前上不上下不下的很为难。
  “安安,你长大了,很多事情我不管你,我相信我的基因虽然被你妈妈中和了一半,但是应付一些俗事还是绰绰有余的。”陈遇白先生云淡风轻,“可是你的状态越来越糟,让我觉得有必要插手。”
  我摇头,有气无力,“我喜欢一个喜欢别家姑娘的人,你插手有什么用?”
  “他亲口说的?”
  “我亲眼看到的。虽然很嫉妒,但是我承认他们很相配。”我抬头,无奈的摊手,“爸爸,我看的很清楚,他不爱我。他看着别的男人亲我,转身走开。”
  爸爸笑了,“顾阳这小子……”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
  “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你自己解决。积极一些安安,不要让我觉得女儿被人掉包了,你小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我喜欢聪明勇敢的安安。”
  我发现像爸爸和顾阳这种……腹黑的男人,笑起来都格外的好看。
  “大概我在爱情方面的基因遗传妈妈比较多。”我笨,我认了。
  爸爸摇头,笑容却越发的温柔似水,“你要是有你妈妈一半的可爱,现在就不至于这么为难。”
  “小白!”我哀嚎,“我好歹是你亲生的,你能不能说点好话安慰一下伤心难过的我!”
  “我的安慰生来份量比别人少,都留给你妈妈了。”小白起身,潇洒离开,“和顾阳好好谈谈,结局不了他,就算你和李慕两情相悦也没有用。”
  
  爸爸是我最崇拜信任的人,所以我按照他说的做了。
  显然顾阳没料到我会主动约他,餐厅经理引着他来时,他脸上的笑意完全不是平日的刻意,甚至隐隐有着类似“惊喜”的成分。
  “嗨,安安,”他愉悦的和我打招呼,“晚上好,我亲爱的小姑娘。”
  “吃什么?”我不打算理会他忽如其来的好心情。
  “秀色可餐,我已经很饱,你来点吧,安安点什么我都吃。”
  “顾阳,我不是你那些女朋友,别这么油嘴滑舌行么,我还没吃呢就反胃了。”
  顾阳有些挫败的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的样子。
  “来瓶红酒吧?我们好久没一起喝酒。”我特别讨厌顾阳用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