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流光系列番外-
流光系列番外

分节阅读_3

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所有的东西包括我的情绪都能在他的引导之下改变。
  顾阳挑眉,漂亮的笑开来:“好。”
顾阳喝高了。他的眼睛从小就贼亮贼亮的,精明无比。只有在酒后,那双总是让我觉得不舒服的细长眸子,才会蒙上一层似雾似水的东西,影影绰绰,温柔的不像梁家二少顾大律师的眼睛。
  “我来开吧。”我试图去抢他的车钥匙,他举高手,低头笑,我掂着脚去够,反而被他抱了个满怀。他可真结实,胸肌撞的我鼻尖发疼。
  “我没醉,”他在我耳边轻声说,“何况有你在呢,再醉我也一定小心翼翼的开……安安,你比我的命珍贵。”。
  他嘴角有英俊的微笑,身上有年轻男子清冽的香,晚风从他和我相贴的脸颊之间吹过,我知道现在我的脸一定很红。
  “安安,你什么时候要认输?我有点迫不及待。”顾阳的手掠过我的眉间,笑意满满。
  
  “我不会认输的,顾阳,不要再和我纠缠,我不爱你。”我深吸一口气,带着肺腑之间他的味道,缓缓的说。
  顾阳轻轻的“哦”了一声,“你打算……向李慕发动攻势了?”
  我点头,反正这些肯定瞒不过他。
  顾阳的笑淡下来,沉默的看着我,他的眼睛从小就亮而有神,这样微醺过后的夜里,更是一派星光熠熠。良久他又换上了他招牌的微笑,“好,”他侧身过来扣好我的安全带,“我等着看好戏。”
  那一瞬间我肯定我心里有某块地方坍塌了下去,可是我回头细细查看,又什么痕迹都没有,只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恩,你等着喝喜酒吧,输给我的东西就当我和李慕的结婚礼物。”我扭过脸去看窗外,尽量使语气平淡。
  身后顾阳没有声响,我等了半晌,心慌的转身过去看他,还没看到他的表情,黑影便铺天盖地而来,他整个人罩住了我,一只手紧紧锁住我挣扎的双腕,一只手扣住我的肩膀,把我死死按在了座位上。
  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是他一贯的强势作风。压迫到窒息,再给一点点的甜头,引诱,然后任他取舍。心神激荡之间,我迷迷糊糊的相通为什么我那么讨厌他,因为他总是有那么多办法让我失控。而我,陈安安,身为梁氏腹黑三少陈遇白的长女,是多么的讨厌这种失控。
  “安安,”神魂颠倒之际他含着我的唇,热切而温柔的低笑,“我让你去。这一回,我绝对不拦你。只是,安安,我要加码。”
  “你……说。”
  “你赢了,我手里梁氏的股份全部归你,附加我其他全部的财产。如果你输了,除了先前说好的陪我一晚,安安,你嫁给我。”
  
  顾阳拿他全部的身家来堵,对等的条件,是我嫁给他。
  我敢赌我的身家性命,那一刻我心里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绝对是愤怒或者生气。
  可是红酒的后劲太大,我头太晕,一时之间让那种感觉稍纵即逝,分辨不能。
  
  “安安,”他低低沉沉的叫我的名字,诱哄的语气,“你敢么?”
  车内安静的空气里,我听到自己隆隆的心跳声,“顾阳……你爱我吗?”
  
  顾阳笑起来,漂亮的小酒窝绽开来,迷人到让我无法心跳,“安安……”他低低的叫我,手指在我唇上一遍遍的描,“你说呢?你说,我是爱你的吗?”
  我在问出口之后的一秒内,就知道他会是那样的答案。
  那是顾阳啊,C市黄金单身汉与顶级律师排行榜双料第一,无数次从万千千娇百媚与机智诡辩中全身而退的顾阳啊,我怎么指望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来?
  “那么你爱过谁吗?”酒意已经被忽如其来的晦涩心情击退,我的微笑开始能够收放自如,“顾阳,你曾经全心全意爱过一个人吗?因为他一个笑容就一整天开心,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上?还有——从来不对他设防,爱他相信他,更甚过爱自己、相信自己。”。
  我死死的忍着眼中的湿意,死也不要在他面前哭出来。
  顾阳的眼睛在黑黑沉沉的夜里,闪闪烁烁,眼底有某种被点燃的情绪,他紧紧的盯着我。
  盯着我……又能如何?你不爱我。
  这个世界上的爱情,没有像他这样是以欺负为乐趣的。
  我所见过的男人哪怕冷冽如同陈遇白,对亲爱的安小离都是呵护备至。
  我从小就看在眼里。
  顾阳,你一定一定不爱我。
  “回去吧。”他收回目光,发动了车子,低低浅浅的笑着说。
  我扭过脸看向窗外渐渐后移的灯光,心里巨大的空落了一块——我就知道他会这样,这样玩笑的对待我偶尔的认真,这样轻而易举的摔碎我好不容易聚起的一点点希翼。
  
  李慕在收拾行李,背对着门低着头往行李箱里放东西,那背影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李慕。”我叫他。
  他回过头来,微微诧异的看着我,然后一如既往温柔的笑:“宝宝。”。
  他叫我宝宝,总让我想哭。
  “又要去哪儿了?”。
  他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和梁星一起走吗?”
  “宝宝,”他终于出声,“你想问我什么,可以直接问。”
  原来他也知道。
  “李慕,我和顾阳打了个赌,如果我输了,我要嫁给他。”我尽量的控制语气平和。
  他却丝毫不惊讶,“关于什么?”
  “你。”。
  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直起腰,认真而平静的看着我,“宝宝,那样子很不好。你和顾阳的事情,为什么总要牵扯别人呢?”。
  “你本来就在局中。李慕,你不要说你不知道我的心。”
  我终于,说了出来。
  李慕沉默了许久。这之间他一直看着我,不是震惊或者喜悦的眼神,而是让我心惊而凉的遥远。
  明明只有几步,却感觉不可能靠近他。就像从小到大,我和他总是待在一起,可他从来没有给过我亲密的感觉,仿佛总是隔着什么,仿佛永远不可能依偎。
  
  “宝宝,”他终于开口,轻而又轻的声音,“我并不是不知道,而是太了解。你我和顾阳之间,不知道你心的人,从来都是你一个而已。”
  “不要说,”我截住他,深吸一口气,“你只要告诉我,能不能为我留下,能不能……别让我嫁给他?”
  李慕弯着腰正伸长了手去够他的单反,大半个温润侧面都在我眼下,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眼神变的深邃,那颜色是我看不清也猜不懂的深海一般的黑。李慕的眼睛承袭了他妈妈的绝色,除此之外则像极了我那温润和善的小五叔,安小离曾经形容年轻时候的小五叔给我听时,用过一个词——“王子”。从小到大,李慕就一直是我的小王子,所以……我才坚持不懈的恨着梁星,尽管深知嫉妒会让我变得面目可憎,可不得不承认比起一无是处的我,美丽善良的她才是公主。
  
  “李慕,说话。”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很远,也凉。
  李慕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直起腰站在我面前,抬头看着我,“安安,你不能再这样任性下去了。被爱太奢侈,经不起你这么数十年如一日的挥霍。顾阳再爱你也会有底线,谁能容许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闹二十年的别扭?”
  他说着伸手抚了抚我的脸颊,“乖一点,和他好好的谈。”
  我毫不压抑心底的怒,“啪”的打开他的手,他愣了愣,转念却笑起来,又伸手来捏捏我的脸,“我们安安,第一次也和我这么亲近呢。”
  
  他话里的温柔与遗憾,触动我心底最隐秘的弦,我蹲下去,抱着头止不住的掉了眼泪。
  
  “宝宝,”他似乎也蹲了下来,在我身边陪着,一下一下温柔的抚着我的长发,“我不是不知道,而是太知道你的心了……从小到大,你在我和我相处的时候一直都很累吧?不能像在顾阳面前那么轻松那么自我,不能说脏话,不能不淑女,不能喝酒不能大口吃东西不能放肆开心的笑……我都知道啊,其实我也喜欢你在顾阳面前肆意阳光的样子,可我不是他,我努力过的,没有用——你只要面对我就会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我多少次都想告诉你的,可是看你那么辛苦,我又怎么好去否定你呢?这么多年了,我在你们俩身边早就看透也想清楚,根结恐怕不在我,在顾阳吧——不是在我面前很累,而是你在他面前,格外开心自在。”
  他居然轻笑了起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出来笑声里一点点的无奈,“有时候我也觉得很恼火啊,明明我那么喜欢你,你也从心底里很喜欢我的样子,怎么就是不能轻松自在的相处呢?很奇怪啊……对不对?”
  
  对。
  爱情再美抵不过流年,两个无法相处的人,怎么相爱?
  原来这才是他这些年候鸟一样不停迁徙的原因。
  “以后不要再走了。”我控制不住眼泪,但是还能勉强控制声音,“李慕……对不起,我该早点和你说清楚的。”
  “傻宝,”他笑了,“那是我的工作需要,绝不是在躲避什么。要说是因为你的话,只有因为你我才更频繁的想回来,想看看你……宝宝,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不能做恋人夫妻,也还是彼此最亲近的人啊。”
  
  “好了,别哭了。”他把我拉起来,我不管脸上的妆是不是花的像鬼一样,一头扎进他怀里。
  “真是的……不哭了,”他伸手擦我的脸,轻声温柔的哄,“宝宝不哭,告诉我,你想要我怎么做?如果真的不想嫁给顾阳……我帮你!可是你要想好了,人一辈子才活一百年,你们两个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不用你管!”我挣扎着捶他。
  李慕笑,温暖的怀抱紧了一紧,他下巴抵着我头顶,轻声的叹:“不管就不管吧……我们宝宝这么可爱,顾阳那小子敢不求饶么?”
  他说的轻松,我破涕为笑,却听身后一个极冷的声音凉飕飕的开口:“为什么不敢?”
  
  是顾阳。一身黑衣,松着领带,神情很是不耐,“叫我来,就是看你怎么大义凛然的把她剩给我的么?”。
  李慕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一边收拾剩下的行李,一边笑着对门口的人说:“你不愿意要的话,可以再剩给我,我不介意打包带走。”
  
  “你做梦!”顾阳冷笑,大步过来不由分说的把我抱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这两个男人……我不忿的试图攻击顾阳,“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你确定要我现在松手?”他冷着脸,一副我敢答应就要立刻把我扔在地上的表情,我不敢回嘴,愤愤的瞪着他,两手勾上他脖子,又回头去看那背对着我们、似乎在努力收拾行李的李慕。
  
  “别看了,人家都说了没法天天对着你,把他逼得这些年不敢着家还不够,居然还跑来表白,这下连我的脸都丢尽了。”他话极冷,也极酸。
  我怒了:“他说的是我在他面前没有像在你面前那么自在!他说他也喜欢我了你没听见吗没听见吗!”。
  我掐他拧他捶他一刻不停的挣扎,现在我心里真是咬碎他吃掉的想法都有,很恨他,恨他什么却又说不清楚,有一种暴躁的微妙的喜悦感觉。
  顾阳低头看了我一眼,神情有些异样,把我放进了车里,他忽然开口:“听见了,”他轻描淡写的说,“可是他说错了。”
  我瞪他,他不管,俯身仔细妥帖的替我系好安全带,双手牢笼一般困着我,“‘再爱你也会有底线,谁能容许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闹二十年的别扭’——错了,”此时他身后的星空万千璀璨,也比不过他眼里灼灼深情夺目光彩,“陈安安,你就是再跟我闹二十年别扭,我也还是爱你。”
  
  ——流光二代的故事到这里就暂告一个段落了,因为不是正式的文,以后可能会改成长篇或者接下去再写,所以就不煽情结文啦!
  但祝福还是要的哟:祝我亲爱的公主们一世安乐,幸福平安。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二零一一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