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 重生?-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1话 重生?

    慕云鎏恢复知觉的时候感觉全身侵泡在一道温暖的泉水里,她动动身体,后知后觉的发现身体受到了限制,就是简单的舒展都做不到,难道是有人乘着她没知觉困住了她?她的记忆还有些混乱,一时的反应不过来现在的境况呢,耳畔突然听到一阵惊呼声,带着惊诧与欢喜。

    “动了,宝宝动了。”

    声音靠的很近,可是她的神识似乎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听声音是个男性,记忆中似乎没有听过这个声音,因为太过在意自身,所以没有注意到方才那人的惊呼。

    仔细感受了一番之后,她所处的环境似乎很奇怪,流动的,并且很温暖,这是慕云鎏大神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她发现她现在不止身体动不了,眼睁不开,就是灵力也感知不到了!

    从修炼到现今几乎千多来年,一直以来她的灵力都是伴随着她存在的,也因为她本身实力的强悍让不少阴险狡诈之人闻之却步,可以说实力是她立足上界的根本。

    突然有一天失去了灵力,对那些觊觎她灵力想将她吞噬掉的妖魔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没有灵力护身,这对位居高位的慕云鎏来说非常的严重。

    如果是间接性的失灵还好,最坏的结果是有人对她动了什么手脚,以她之前与众魔族势不两立的情况,她失去灵力之后估计会很麻烦,那些魔族知道之后不找她报仇才怪!果然啊!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想到她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慕云鎏心中恨的牙痒痒。

    想她慕云鎏,昆仑虚第一位化虚之神,三界闻风丧胆的一个恐怖存在。从小到大天赋异禀,不管是修炼还是炼药都是手到擒来,年纪轻轻就突破化虚,被誉为昆仑虚的第一天才,地位仅在昆仑虚主人,她师傅玉虚尊者之下,可以说她慕云鎏从小就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可她没有料到,在历劫飞升上神时受到她的手足,师兄师姐们的迫害。

    她是个孤儿,三岁就被师傅带回昆仑虚,成为师傅最后一个入室弟子,也是师傅最疼爱的一个弟子,从小因为天赋异禀,在展现出惊人天赋之后备受昆仑虚几位长老关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关心她爱护她的师兄师姐们却暗暗的恨上了她,原因是她抢走了属于她们的东西。

    知道她化神有危险,她们就设计在那场渡劫飞升的天雷之中夺去她的性命。虽然她最后重创了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可她的肉身也受到了破坏,她最后的记忆是她的肉身被天雷劈成碎片,在她的灵体面前化为虚无。

    原以为死定了,没有想到却还有再醒来的一天。慕云鎏紧闭的眸子中狠厉闪过,师兄师姐们,你们最好好好的,你们对师妹我所做的一切,师妹我早晚有一天会一点点的讨回来!

    记仇是慕云鎏的美好品德,三界众神魔曾经说过,惹谁也不要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变态了,慕云鎏的成名战就是将觊觎她力量想将她炼化的魔道子灭成渣渣,要知道当时魔道子可是三界非常残虐的一个存在,而且实力还整整比这个变态高出三阶呢!

    还在放空心神回忆的慕云鎏突然感觉到一只巨大的手隔着一道薄膜落在她的身上,与那只巨手相比,她整个身体变的娇小不已,那手虽巨大的让人畏惧,却没有让她感觉到威胁。

    灵力虽然没有了,可她属于神尊的感知还是在的,判断危险与否还是非常的简单。

    不管到了什么地步,最重要的都是恢复灵力,想着,慕云鎏收回心神,虽然她紧闭着眼,但空气中属于元素的七彩光芒她还是能感觉到的,让她惊讶的是,她居然能快速的吸收空气中的元素因子,难道是化虚之后得到的好处?没时间多想,她陷入修炼之中,对于方才的感觉也凭介在外,她感觉那只巨手只是抚摸着她的脑袋,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修炼狂人一下子又陷入了无尽的修炼之中。

    利用半天的时间,慕云鎏终于恢复了神识,虽然只有十米的距离,但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神识一扫,发现她在一个温暖的地方,距离她不远处,有一团小小的肉球,微微的颤动着,散发着微弱的生命气息。

    慕云鎏的神识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强大的神识修炼起来都是非常快速的,她立马利用神识将方圆百米内的情况给扫视了一圈,好半天才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

    她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到一个奇怪的世界,一个还未出生的婴儿身上。

    她猜测她之前是因为**被毁,灵体被当时天雷劈开的空间裂缝给吸了进去,至于出现在这里的缘由她现在还查探不出。

    有点小小的遗憾世界不同不能去找她亲爱的的师兄师姐们报仇,毕竟想要撕裂空间可是需要飞升到上神之位的力量的,之前她是有可能飞升,不过在那天被雷劈成胚胎之后,这个可能性就有点悬了。

    既然没办法回去,那么先把现在的处境整理清楚吧!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到了哪里都能做到随遇而安,毕竟他们对环境需求不高,到了哪里都能生存,而慕云鎏这坑货就更随遇而安了,用他师傅的话来说,就是把她丢到魔界她都能很好的生活。

    师傅……想到那个疼爱她的老人她心中一阵黯然,虽然那老头脾气又臭又硬,可对她却是真心的好,难道以后都见不到了?不,一定还可以见到的,只要她实力恢复到鼎盛时期撕裂空间过去。想着,她的心中久违的激动起来,等着吧!师傅,总有一天她会冲破世界的裂缝回到昆仑虚的,然后将昆仑虚发扬光大,这是她对他的承诺!

    整理好思绪之后,慕云鎏的神识一下子就转到这个世界的一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