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话 幻像?-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148话 幻像?

    上界

    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背后跪了一地的人,半响,男子清冷的嗓音响起“还是没有消息?”

    背后的人抖了抖身影,顿觉男子周身的气温一下子下降了几十度,堪比寒冬腊月。

    “是。”卫一咬咬牙开口。

    那道光芒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少夫人他们一下子就没了踪迹,这般古怪的场景,也只有被卷入异空间能理解了。

    可他们少爷凭借自己的力量开辟了一个又一个异空间的大门,根本没有找到少夫人他们的踪迹。

    他们就好似消失在这个世界一般,一点踪迹也没有留下。

    男子放在落地窗上的手紧握成拳,轰一声,落地窗的玻璃并列成碎片,霹雳哗啦的玻璃落地声响彻整个空间。

    卫一等人见状急忙低下头,骇的大气也不敢出。

    刚进来的凌云见了,眉锋骤然压紧“奥兰特,如果你命不想要了,我现在打包回族内。”

    奥兰特回神,冷峻的面容寒霜遍布,凌云被冻了下,不甘心的道“你上次受的伤又没好,又不顾强势一次次的利用力量开辟空间,再这样下去,估计你女人还没有找到你小命就要没有了。”

    见他还是纹丝不动,凌云冷哼“你那么大的动作去找一个女人,族内那些人早就盯上了慕云倾,估计只要你一倒下,那些人就会馋食掉慕云倾的全部,是继续勉强自己还是守护慕云倾的一切,孰轻孰重你应该明白。”

    奥兰特无波的脸色动了下,虽然只是瞬间,但凌云还是注意到了,缓了缓口气道“你应该相信你的慕云倾,你能看上她,代表她的运气和实力都不错。”天知道慕云倾有什么实力。

    为了安抚这个家伙,他真是什么招式都使出来了,这家伙也就关系到慕云倾的时候会有动静一下。

    看着默默回了卧室的奥兰特,不管是卫一等人还是凌云都松了口气。

    说真的,他们都没有想到,少爷会对慕云倾那么在意,这种程度,已经不是情根深种了。估计只要那个女人一出什么差池,他就能疯魔一样。

    这种情况,对少爷来说,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准备飞船。”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众人一愣,奥兰特却不管不顾的换好衣服走出来,凌云抽抽嘴角,他方才那番话算是白说了。算了,他也知道这人根本就劝不动,还是按他的意思来。

    挥挥手,卫一他们去准备去了。

    当飞船开到某个地点时,凌云微微一怔,拜他完美的记忆力,很清楚的想起了这里就是慕云倾等人消失的地方。

    不过他困惑的是少爷来这里做什么?看着冷峻的立在夹板上的少爷,他眼中闪过不明之色。

    “退下。”奥兰特睁开紧闭的眸子,凌云不明所以,但还是挥手让人退下了,自己倒是没有离开,他在主要是起到监督作用,免得少爷又乱来。

    卫一见状,带着人离开了夹板附近,不过也没有离开太远,就在远处守卫着。

    在卫一等人刚离开一会,空气突然扭曲起来,凌云心中不好感觉加深,想也没想到冲到奥兰特身边“少爷危险。”

    凌云的惊呼刚落,一道黑色漩涡突然出现,一下子将两人的身影卷入漩涡之中。

    听到凌云惊呼赶来的卫一等人看着没了踪影的少爷和凌云,脸色大变。

    脸颊触碰到一股温热,慕云倾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还没睁开眼,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倾倾,我来了。”

    谁?慕云倾禁闭的眼微微动了动,呵一声,男子轻轻一笑,轻轻的将沉睡的人缠扶进怀里“我给你我的全部,你给我你的心,可好?”

    这个声音奥兰特?慕云倾猛地睁开眼,视线里,那人熟悉的音容笑貌出现在眼前,几乎是她伸手的瞬间,眼前人的面容身影瞬间化作烟雾消失在空气之中。

    幻像?

    慕云倾顿了顿,心中一股无名火突兀的被点燃,只见她拳头狠狠的往地上一砸,轰一声,以她所在半米为中心,裂缝向四周蔓延而去,没有尽头。

    那望不见底的缝隙,仅一眼就能让人胆寒。

    原本伤痕累累的身体一下子没了这些伤痕的痕迹。

    握紧拳头,慕云倾咬紧了下唇,奥兰特,等我出去一定得好好的凑你一顿。

    一次两次出现在她脑海里还好,就连幻像也出来了,实在太过份了。

    站起身,她望了望没有前路的空间,身影一掠就消失在原地。

    扑通两声,铺满一地的花瓣地上,突然落入两道身影,溅起无数的桃花瓣。

    鼻尖是浓浓的桃花香,凌云一个激灵的的弹起身体,当看到站在眼前的少爷之后不由松了口气。

    可这口气刚松下,感觉不对,看着周边桃花遍布的景色,脸色大变,这是到了哪?

    奥兰特握紧拳头,想也没想到往一个方向走去。

    凌云见状急忙跟上。也不知道到了哪个空间,而且就他们两个人,虽然他实力不怎么样,但保护少爷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使命。

    就在奥兰特疾步行走的几千米处,两道身影正互相对峙着。

    怀中人清冷的香味弥漫在鼻尖,墨言玺稍微愣了愣,半响,伸出手推开了怀中的女子。

    看着女子迷惑的视线,他叹了口气“小姐,不,姑娘,你认错人了。”

    红杉女子一愣,眼前人除了头发变短,服饰换过之外,不管是神态还是举止都和她的子都一般,认错人?怎么可能!她就是认错全世界的人也不可能会错认他。

    “子都,你这是后悔了?”后悔抛下一切跟着她离开了?想到这里,晶莹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墨言玺见状心不知为何的被刺了下,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抹去她的泪花“我不知道你是将我认成了谁,可我只是墨言玺,不是你嘴里的子都,害你伤心,是我的错。”

    那么温柔的为她擦拭泪水的人,不是她的子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