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话 可怕的男人-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192话 可怕的男人

    如果他们单单只需要解决金莲尊者的话根本不需要与他们结盟,慕尊者一个人就能碾压金莲尊者,可是他们没有让慕尊者出手,缘由很简单,就是为了让自身强化起来。

    再多的协助也没有自己变强要来的好,他们果然是老了啊!

    青云尊者感叹的道“年轻人果然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墨言玺也没有说死了,拖出慕云倾,也是让他们明白,他们不是非他们协助不可的。

    说的好听是协助,可谁又知道他们是不是打着将金莲尊者解决之后再将他们一打尽。

    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小人心态,可以这些修仙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个性,还是必须得有的警戒。

    再者也如他所说,金莲尊者再强,可也不过是他们成长路上的一道坎,不可能每次遇到过不去的坎都需要倾倾出手帮他们踏平,他们想证明自己,就得成长,努力的变强。金莲尊者是一个非常好的励志模板。

    墨言玺把底牌滩出来后,青云尊者和木格也正色的对待起他们来,一开始他们两派确实有着施舍他们帮助的心,就算没有严明,可说出联盟时语气中难掩的高傲。

    墨言玺这番话让他们如壶灌耳,明白是自己想当然了,当下与他们做下共同抵制金莲尊者的约定,不再抱有轻视之心。

    协商完毕之后两方都很满意,起身准备往外走去,刚到门口,鼻尖的木格门主就疑惑出声。

    “这是什么味儿?”边说他边皱了皱鼻子,这味道!

    他心下骇然,不顾青云尊者诧异的视线撩开帐篷的门帘率先走了出去,一出帐篷,那味儿就更加浓郁了。

    原本还诧异着的青云尊者不由精神一震,这个味道?

    墨言玺与左维对视一眼,对于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果然,当木格门主与青云尊者走出帐篷看到坐了一地啃着灵果的一群人之后都惊呆了。

    灵果,浓郁灵气的灵果,居然分了那么多人,看着自家门中弟子吃的心满意足的模样,两人心中涩然。

    修仙界人人珍稀的灵果居然被这么一群人当水果吃,这画面实在太刺激两位门主的心脏了。

    最后结果是两人也被热情好客的慕云城招待了,至于为什么是他?灵果反正不是他的,当然不心疼。

    如果不是因为他受伤,小白估计会忍不住上去给他几爪子。

    奥兰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刚一醒来,他第一时间就扫视向四周,没有看到慕云倾的身影,他不由皱紧眉头,看着终端显示的时间,他沉默了半响,最后站起身就向着前方透出光亮的方向走去。

    倾倾不可能在他没有清醒的时候距离他太远的地方,没有看到她的身影,那么只有一个结果,她被带走了!这个可能一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整个人都是慌乱着的。

    不行,他得尽快找到她!

    昏迷之前身体的痛苦一觉醒来之后就完全没有了,如果不是他自信那是真实的,估计会认为是一场错乱的梦。他非常的肯定他身体的恢复和倾倾有关。最终的结果只要找到她就能清楚。

    他的身影很快走出黑暗,映入眼底的光亮让他一时不适的微眯起蓝眸,带视线适应之后,他冷厉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

    华灼自信在任一神面前都能临危不乱,可被这男子的蓝眸注视着的第一时间,就感觉森冷爬上的脊背,全身如坠冰窟。

    好半响,她才压下心底对眼前人的畏惧,张了张口“你是慕云倾身边的人。”

    奥兰特没有回答她的话,看着她的视线一下子犀利起来。

    华灼被那视线一扫,差点跳起来,好半响才压下这诡异的感觉,正色的对着奥兰特道“我也不用拐弯抹角,我在这里是专门等你,为的就是把慕云倾的消息告诉你。”

    见奥兰特眸光微动,很显然听进去了。华灼心下松了口气,继续道“三天前我感觉到天之境内的不对劲,循着那股源头找到了慕云倾,不,或许说,那是个和慕云倾长相非常相似的人。”

    她唇边挂上冷笑“一模一样的面容,音色,身体,却有些不一样的气息,可以说,之前的慕云倾是仙人,那么三天前我见到的,就是魔魅。”

    “慕云倾,她已经被心魔控制!”

    这句话落,她看到男子抬起了眼帘“你的目的?”

    见奥兰特脸色都没有变化,华灼脸色变了变,难道这人和慕云倾没有什么关系?

    一开始她找上奥兰特是因为他之前一直与慕云倾形影不离,并且相处的略微亲密。

    想要阻止慕云倾非得亲密的人才能做到,她不敢让墨言玺去冒险,墨言玺身边的慕云璃等人也不能考虑,那么人员就剩下奥兰特这个与慕云倾关系亲密的人了。

    不过在见到这个男子之后她就知道她想当然了,眼前这个男子,不是谁都能操控的。

    华灼深吸了口气,没有隐瞒的直视着眼前这个男子“我要我的言玺好好的活着。”就算是遗忘了他们的曾经,她的愿望也仅仅只有这么一个。

    奥兰特冷漠的看着她,眼中的光芒丝毫没有因为她的话而起伏。听完她的理由,他冷漠的转身离开。

    华灼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身体一软差点跌倒,也只有在这时候,她才感觉到全身已经被冷汗浸湿。

    她抬头,眸子晦暗不明的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好可怕的气势,这个人,绝对不止是表面那么简单。她能感觉到,从内心深处对他的畏惧。

    慕云倾和这个人扯上关系,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她得去言玺身边了,要是慕云倾那边发疯起来,她还能保护言玺。想着,她身影一掠就消失在原地。

    一群人修整过后按着青云尊者所说灵气最浓郁的方向赶去,穿透了林瘴之后,映入眼底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场地,各色灵草扎根在黑红的土地上,那芊细的枝干随着微风轻轻摇晃,那清然的气息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