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话 废了林子逸-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241话 废了林子逸

    离开那无人之处后,慕云倾扯下头发的发带,手的发带垂落在地,任一头没了束缚的青丝如雨般泼落在肩头。

    她视线落在不远处站在飞车前微笑望着她的人,冷色在她眼中闪过。

    “很高兴慕小姐能赴我的约。”青年微微俯身,行了一个绅士礼。

    慕云倾勾唇一笑“林少盛情相邀,我若拒绝不免太过失礼。”

    林子逸脸的笑容更盛,绅士的为他拉开车门。慕云倾没有丝毫犹豫的了飞车,林子逸转身了另一处,阴影处的他脸带着阴森的笑容。

    飞车开启离开的时候,慕云倾从车窗外看到车外冷冷的看着她的溯雪。

    只见车外的她红唇微微启动,慕云倾看了眼就收回视线。

    溯雪启动的话语勾列起来,就是一句话。

    兔子已经掉入蛇窟,期待你的结局。

    兔子吗?还没有人这么形容过她呢!慕云倾忍不住露出灿烂的笑容。

    林子逸的飞车进入林家的某处庄园,抵达之后又顺着通道在黑暗里开了一刻钟左右后停了下来,林子逸率先下了飞车,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满脸笑容的道“慕小姐,欢迎来到我的王国。”

    慕云倾睁开眼,下飞车的瞬间,周边昏暗的环境骤然亮了起来。

    一座座被封印在圆柱内的艺术品赫然出现在眼前。

    慕云倾勾起红唇“如果是这些东西,相比林少不会邀请我过来吧?”这些东西慕云倾根本不放心眼里。就算在别人眼里这些东西价值连城,可在她眼里不过是死物而已。

    林子逸低低一笑“就知道慕小姐是识货的人。”抬手示意继续往前。

    慕云倾扬扬眉,跟着他的步子向前走去。不过一会就进去另一片空间,当眼前的场景变换的时候,慕云倾第一时间顿了顿。

    一座座品鼎立在玻璃柱内,华服盛装的,有男有女,小的不过五岁左右,大的二十多三十,每件被放在玻璃柱内的,相同的都是美丽精致的过分。

    “慕小姐觉得我的收藏怎么样?”林子逸笑容诡异的抚摸着鼎立在他眼前的少女,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就算成了已经没了生命,可眼底掩藏的恐俱慕云倾还是一下就看了出来。

    慕云倾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很臭。”就算装饰的再完美,死人的味道还是满空间都是,令人作呕。

    林子逸可惜的一把将眼前的玻璃柱内的少女一下子打翻在地,空间内福尔马林的味道更加的浓郁了。

    虽然保存的再完美,可死了的东西,还是有了味道。不触碰还好,一触碰缺陷都显露了出来。

    慕云倾看着被收藏在玻璃柱内的东西,好半会都没有回过神来。

    果然是人类,越是站的高,内心的阴暗程度也越发的深,将活生生的生命弄成收藏品在她那个世界虽然没有,可封印灵魂诅咒的事却也不少,不过是手段不同而已。

    这段日子和阿璃处的久了,那些曾经经历过的黑暗也差点忘记了,如果不是林子逸这一出,她还想不起来呢?

    “慕小姐觉得怎么样?”林子逸笑容满面的道“这都是我十多年来收藏的宝贝,虽然不能与慕小姐相比,可也是世间少有的艺术品了。说起来一开始我也准备过将慕云璃同学带过来。”

    林子逸话给没有说完,嘭一声,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给击飞了出去。

    慕云倾淡淡的看着他“嘴赃。”她的阿璃,是他能放在嘴边提的吗?更别说是觊觎。

    林子逸咳了一口血,看着红色的液体,眼中的光芒更加诡异了“可在看到慕小姐之后,我才发现我以前收藏的都是失败品。”他站起身,看着慕云倾的视线非常的灼热“慕云倾,你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任何收藏都不能与你相比。”这时候他眼中贪婪觊觎不再掩藏,那凶狠的光芒,若是一般人看着都要做噩梦了,可慕云倾是个去过地狱的人,会害怕区区一个人类?

    嗤一声,无形的幽蓝色气体从头顶喷洒到他们所在的空间,林子逸一脸得意“这是最新型的药剂,慕云倾,不要挣扎,要是损了你身一丝,那就不是最完美的收藏了。”

    “就这么放心?”慕云倾扬眉,他不会认为她会那么傻没有准备就跟着他过来吧?

    “我已经安排替身将你的人给引到别处,不过三个钟头,慕小姐你就会意外落海,死无全尸。”

    慕云倾看着志得意满的林子逸,突然笑了“慕云倾去海边了啊?”

    林子逸脸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慕云倾脸表情突然生动起来“就让我们看看是慕云倾先死还是林子逸先死好了。”边说边对着林子逸的方向走了过去。

    见她对毒气没有反应,林子逸眼中闪过不好的预感,几乎是眨眼间,慕云倾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也不见她出手。

    只听噗嗤一声,林子逸手腕一疼,鲜红色的血液在他眼前喷洒而起。

    点点滴滴的液体滴落在地,如冬日雪梅,血红中透着妖异之美。

    膝盖一疼,他无力的跌坐在地,四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利刃划开,红色的液体不停的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他想挣扎,可是不清楚怎么回事,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无力的倒在地,任红色不停从他身体里流出。

    慕云倾完美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只见她轻轻启唇“原来你的血是热的?”不是讽刺,而是单纯的疑惑。

    看着这般的慕云倾,林子逸心中恐惧闪过,但内地里却生出一股隐隐的兴奋之色。

    “慕云倾,你不敢杀我的。”

    对于他语气中的笃定,慕云倾仅仅只是微微一笑“林少说的什么笑话,慕云倾慕小姐可是往海边去了,现在在你眼前的,不过是一个无名氏而已。”

    慕云倾手一张,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响起,那如装饰品的一下子被火焰点燃,轰一声就燃烧了起来。

    慕云倾不是什么好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