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话 深渊王者-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242话 深渊王者

    慕云倾不是什么好心的人,不过是想着,既是已经死了,就往他们该去的地方去,不过是些可怜人而已。

    “就算你烧掉又能怎么样?只要我想,无数的收藏品还是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我没有想到,慕云倾你居然还挺善良的。”林子逸一点也没有心疼十几年的收藏被毁,只要得到了慕云倾,那些东西不过都是残次品,就算慕云倾不毁掉他也会丢弃的,残次品不该出现在他的收藏室里,他林子逸的收藏,要就要最完美的,世界独一无二的。

    “不怎么样。”慕云倾回头看着他,想到什么,突然笑了“林子逸,你觉得什么才是最恐怖的?”

    林子逸勾起薄唇“怎么?要杀我?我可不怕死,难道你想用刑娱乐下我?”

    慕云倾笑了“杀你?林子逸,没想到你是那么可爱的一个人。”

    她凑到他耳边,轻声道“世界上最恐惧的,不是死亡,也不是折磨,而是无望的深渊。”

    见林子逸怔了怔,她站起身,笑道“感谢你娱乐了我,我就送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林子逸心中闪过不安,慕云倾微微勾唇“黑雾!”

    在林子逸最后的记忆里,慕云倾周边被黑色的浓雾缠绕,不过眨眼间,一只由黑色雾体凝聚而成的巨大怪物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看着和没气一般的人类,黑雾嗤了一声,不屑道“杀了就是,何必赃了手。”

    “最近比较无趣,就陪他玩玩。”慕云倾漫不经心的道“而且,你不觉得,相比起杀了他们,这样更加的有趣吗?”

    咻一声,黑雾化作一道人类成年男子的模样出现,空气中还燃烧的火焰一下子停了下来,那些精致并着华服的艺术品也一一化为灰烬,烈焰中,两人恍若无觉的站在中间,没有受到丝毫的灼烧之感。

    黑雾看着火光之中的少女,淡淡的开口“鎏,你变了。”要是曾经的她受到这种威胁,定将对方包括族内的任何人都毁灭干净。

    可她这次却没有,仅仅只是废了觊觎她的那人而已,不说灭族,就是人都没有杀一个,这转变太大了,是因为慕家?亦或者是为了慕云璃?为了某些人某些事而放弃原则,这是她曾经不会做的。

    慕云倾淡笑“因为我有伴侣了,嗯,用现在的人类的话来说,我谈恋爱了。”

    如果雾有血,估计能喷出一口鲜血来。你有就有,这幅炫耀的模样摆到它面前是要打架不成?

    慕云倾看着它扭曲的面目,忍不住呵呵的低笑了起来。

    果然,心情不好的时候逗黑雾一下子就恢复了。

    “鎏,难道你不准备回去了吗?曾经的你可是说过要回去找那些人算账的,可是这些年,你却被人类给绊住了。”如果不是血脉相连,黑雾都有些不敢确认眼前的这个从身心泛着温和气息的人是它的鎏,它的主人,它的伙伴。

    她变了,变的太快,让它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它所熟悉的那个无心冷情的慕云鎏。

    慕云倾淡笑,眼中一片迷雾“怎么会忘记呢!”那对她来说可是耻辱,怎么会那么容易的就忘记。

    黑雾怒其不争的看了她一眼“我不在的这几个月,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还是能感受到的。”想到它的主人先是被修罗魔主重伤,又因为一个人类被梦给占据身体,它对慕云倾,那是一个气的牙痒痒的。

    慕云倾扬眉“既然你知道怎么不出来?”黑雾被噎了下,不满的咕哝“还不是冥王那个家伙,看到我就缠住了我。”注意到慕云倾唇边的笑容,他更加不满了“你还笑,都是因为你,瘫了一堆事,那些家伙找不到你只能找我算账。”

    “修斯那家伙就是欠杀你又不是不知道。”慕云倾看了眼血流的差不多的林子逸,想必现在的他已经到了修斯的地盘了吧?让修斯陪他玩玩,差不多了再放了他就是。

    “忙活了一天,是该回去了。既然你回来了,就去空间整理下,那么些年没有进去了,估计都长草了。”最后一句是对黑雾说的。

    黑雾的脸瞬间扭曲“本大爷堂堂。”

    “啊!好累,我回去睡觉了。”眨眼间,慕云倾化作青烟消失在原地。

    黑雾一想到修斯的追杀和混沌空间那大的不像话的地方乱糟糟的一片。心里比吞了苍蝇还难受。

    早知道它还不如继续在魔都呆着,没事回来找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受虐了。心里恼恨的不行,可也不敢不听慕云倾的话,只能听话的去处理她安排的事去了。

    黑色深渊之中,坐卧在黑色宫殿里的华服男子突地睁开眸,一双血红的眸子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之中。

    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冷戾,嗜血,森冷,仅仅是与之对视,就能被冻结。

    看着不远处光柱中突然多出的物什,不由微微抬眼,语气淡淡的道“几千年不见,就送了这么一只蚂蚁过来。慕云鎏,你真是越来越小气了。”

    光柱内的林子逸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原本还处于迷茫之中,当看到坐卧在华丽的巨大椅子上的黑袍华服男子时,汗毛一下子竖立了起来。

    这是缘于对危险的感知,这个人,非常的危险。

    仅仅只是被这红眸男子扫一眼,他就感觉全身的冷汗都出来了。

    好可怕的男人,一向自认无所畏惧的他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的恐惧,没有缘由的。

    他记忆的最后是慕云倾身边突然出现的黑影,他明明在他郊外别墅的地下室,怎么会突然在这个地方?他昏迷到现在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

    突地,一股危机感直面而来,他刚抬眼,就被眼前突然放大的眸子吓的心脏差点停止,那声惊恐的尖叫还没叫出,就见男子手一挥,他就发不出声了。

    林子逸捂住脖子,一脸的震惊恐惧,怎么回事?他怎么发不出声来了?

    从醒来之后,他就感觉情况不对,原本的不安在看到眼前这个男子的时候被放到无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