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话 被盯上了-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283话 被盯上了

    主办方宣布名单之后就告知接下来的三天都是休息的,为的就是第三天的总决赛做准备。而最后一天的比赛方式也公布了,决斗。

    只要想到这两个字,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热血沸腾。精明的现在已经开始盘算起这三天需要做的训练了。

    楚陌也是如此,他得赶紧的回去训练自己,然后以最完美的战斗姿态对上慕云倾,因为那是对于对手最高的一种肯定。

    “那么我们先回酒店了,比赛见。”溯月对着慕云倾道。

    慕云倾点头,溯月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楚天黎看了她一眼才跟着溯月的身影离开。

    溯雪握着拳头,冷冷的看了慕云倾一眼就跟上了溯月等人的身影。

    慕云璃掰着手指头“溯月,楚天黎,溯雪公主,楚陌,元镜,不知名选手若干”

    慕云城不解“你在干什么?”

    “我在算这些决赛选手里把轻轻当成敌人的有哪些。”慕云璃想也没想的道

    慕云城拍了他后脑勺一记“倾倾还担心什么,那些家伙遇上倾倾才是倒霉的。”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才是最需要担忧的吗?”白奕心有怯怯的开口,论嘴皮子他行,要他用美男计上也行,可打斗,那根本不是他的风格啊!

    他碰上其他人还好,若是碰上楚天黎那个变态呢?肯定被虐惨,想想都觉得好伤。

    “不行,阿璃你得给我准备一些药剂。以防万一。”白奕越想越不放心,急忙对着慕云璃开口。

    慕云璃摸摸被慕云城拍疼的后脑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对于白奕的要求,他也没有拒绝,还特地加了一些他新研究出来的药剂,墨言籁几个看着也拿了一些。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慕云璃分完对着远处的艾利斯几人投以询问的视线,艾利斯举手挥了挥“我就算了,只要你们不对我们用就行。”

    莎娜菲利两人不客气的上前拿了一堆,两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的嘿嘿一笑。

    北流星也拿了些,罗德冷冷的扫了慕云璃一眼就收回视线,慕云璃有些气馁,讪讪的挠头。

    旁边几人看着好奇,可也没有上前,在比赛没有结束之前他们都是对手,他们可不敢乱用对手的东西。

    当然,就算他们开口了,对方也不见得会给他们就是了。

    慕云城几个分完东西就往宾馆方向走去,边走边讨论着接下来去哪儿玩。

    倒是慕云城,见慕云倾有些走神不由纳闷的用胳膊肘推推慕云璃,示意慕云璃看过去后对慕云倾问道“你怎么了?”

    难道是想奥兰特了?这不是刚走吗?想到这个可能,堂哥大人整个人都泡醋了。

    “最近似乎被某个人给盯上了。”慕云倾漫不经心的开口,想到第三场机甲比赛时的必杀,她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来。

    似乎被她抓到了某些有趣的事了呢!

    “怎么回事?”墨言籁皱眉的开口,难道发生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了?

    艾利斯想到某件事,疑问的开口“pss在机甲比赛的时候消失过一段时间,比赛方都找不到。那段时间里,难道发生了什么?”

    “碰到几个还算有趣的对手。”想到那结界的构造,慕云倾唇边弧度更大了。

    慕云城看着她的笑容汗毛都竖起来了。倾倾这个表情看着就是要恶整人的意思,谁那么倒霉被她惦记上了?

    几人刚到住处,就与艾利斯五人告别,莎娜刚走过拐角,就被一道声音叫住。

    “罗贝尔。”

    莎娜回头,眯着眼看着来人,一身龙岩帝国学院金色服饰的杰斯阿瑟尔出现在她眼前。

    “我以为你会继续躲着。”莎娜冷漠的开口。

    杰斯听着她的话眸中闪过愤怒之色“你什么意思。”

    “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莎娜淡漠的道。见杰斯因为愤怒而更加炫灿的金眸,她冷笑道“阿瑟尔,比赛中你对我出手的事,学院那边可是知道了。你说,若是我追究起来呵!”后面的话没说完,可阿瑟尔还是感觉到了她话里浓浓的威胁。

    他冷笑道“就算看到又怎样,帝国学院那边早就知道你背叛学院的事了,你想抓我辫子,还不如想着和学院那边怎么解释。”比赛场上她身为队长却去帮助另一个帝国选手的事学院那方也知道了,相比起他的事来,她的更为严重不是?更可以说,他出手是因为她是叛徒,叛国者。

    莎娜闻言唇边弧度更大了“你以为学院的领导都是傻子吗?若我背叛学院了,学院为什么还让我参赛,倒是你,在比赛中对队长出手,这事捅出来,想必你这参赛资格也比不下去了。”到时候,他利用这次比赛想争取的东西,估计无缘得到了,阿瑟尔家族这次为了将他捧起来可是付出盛多,岔子因他而起,估计他会被阿瑟尔家族的那些阴险小人给弄死。

    莎娜想到的,杰斯也想到了,金眸中的光芒更甚“罗贝尔,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他如果因为这事被扯下比赛,到时候不说学院,就是家族那边就不会放过他。

    “那么多年不见,怎么你还是那么多废话。”莎娜不耐烦的打断他“有什么话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惹人厌烦。”总是抓不到重点,浪费她时间。

    杰斯哼了声“这次比赛结束,你必须向罗贝尔家族提出取消婚约。”

    “必须?”莎娜慢慢的嚼着那两个字,好半会笑了“杰斯阿瑟尔,你是以什么身份要求我?”

    杰斯冷声道“我根本就不爱你这个狠毒的女人。”

    莎娜撩了下卷发,对于他的话就当苍蝇在飞“虽然我也不喜欢你,不过能做些恶心到你和盛馨儿的事,我还是挺喜欢做的。”

    盛馨儿母女是她父亲大人的外遇,在她五岁的时候被她父亲大人接了回来,她母亲很久之前已经对这个男人冷了心,所以也不管事。

    莎娜对自家父亲大人的事虽然不爱搭理,可也知道他外遇多,光是接到罗贝尔家族里的女人就有不下五个,盛馨儿母女不过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