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话 盛馨儿-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286话 盛馨儿

    罗德点头,她一听到卡兰帝国的选手和人对上,就不由的想到慕云璃那个专惹麻烦的体质,估计这事有他一份。

    莫名躺枪的慕云璃表示很无辜

    莎娜乐了,直接走到前头“走,我们去看看是不是那几个倒霉蛋。”看戏嘛!怎么能少了她这位忠实的观众呢!

    想着,莎娜摇曳生姿的就往人流最多的地方走去,罗德也没有多做犹豫了的跟了上去。

    两人刚到门口呢,就看到对峙中的慕云城三人还有杰斯阿瑟尔几个龙岩帝国的选手。

    “姐姐。”柔弱的躲在阿瑟尔身后的少女看到迎面进门的红裙少女,不由怯怯的出声,那声音看似很轻,却让在场的众人都能听到。

    众人一下子将视线投向门口的方向,莎娜无视门内众人的视线迈步走了进去,笑眯眯的道“听说你们要打擂台?要打就赶紧打,我正好凑个热闹。”

    说完,视线貌似不经意的扫过柔弱的少女,少女削肩一抖,微微白着一张脸更加紧贴着阿瑟尔。阿瑟尔似察觉到她的畏惧,护犊子一般的将她护在身后,昂着下巴瞪着莎娜。

    阿瑟尔可以无视莎娜,可他身后的几个龙岩学院的选手可不敢,小声的喊了句“队长。”

    莎娜抬手笑眯眯的对他们挥了挥当做招呼。阿瑟尔看着冷哼了声“怎么,你要插一脚?”

    莎娜抚了抚颊边的碎发,说出的话一如既往的毒舌“对付你这个废物,还不需要我出手。”明明是说着恶毒的语言,可她脸上的笑容却非常的和洵,好似只是在亲切的问候一般。

    阿瑟尔可是完全的感受到了她话里满满的恶意,脸一下子就黑了。

    对着莎娜就喝了声“罗贝尔,你可不要忘记你的身份。”她可是他的未婚妻,有哪个未婚妻会叫未婚夫废物,这个女人果然一如既往的恶毒。

    况且她明明是龙岩帝国学院的队长,居然为卡兰帝国的选手说话,简直就是太可恶的,根本不把学院,不把他放在眼里。

    莎娜轻轻的打了个呵欠,对于他的低喝就当耳边风,吹过就没了。视线对向慕云城几个“几位,时间差不多了,赶紧虐完废物出去玩儿吧!”这几天老是对着阿瑟尔这张蠢脸,她都感觉眼睛疲劳了。

    宋桁互砸了下拳头,冷冷的勾唇“不需要你教导我们怎么做。”

    白奕慕云城惊叹脸这绝壁是醋了!要知道老宋虽然是个战斗狂人,可喜欢的都是在背后放闷棍,什么时候往前头凑了!果然,嫉妒使人疯狂。

    莎娜对他冷漠的话也就是一个掩唇失笑,宋哥哥生气的模样真真撩人。不过他这傲娇的模样还是她自己私下看就好了,想着,她越过这话题,手一挥,龙岩帝国几个狗腿子就赶紧的把椅子搬过来给她,落日学院的几个选手非常有颜色的也给自家队长塞西亚也搬了过来。

    阿瑟尔脸瞬间黑了,罗贝尔她居然敢真看戏。

    “这比赛中可以这么玩的吗?”白奕有些不明的问了问旁边的慕云城。不是说不准械斗吗?怎么还有擂台挑战?这不是找事嘛!要打起来,还管什么规则。

    “比赛中是可以对对方发布擂台挑战的,当然,输赢的赌注由对方决定。”莎娜解释了下。

    雷州城是允许擂台挑战,只要不伤及性命就好,不过每年总有一些学院投机取巧,利用擂台挑战消耗对手实力还有摸清对手实力,这例子比比皆是,也不新鲜了,经常参加比赛的倒是老油条的不受影响,而刚参加四国比赛的选手总是热血冲动了些,所以每年的四国比赛外的擂台挑战总是很热闹。

    “居然还可以这样!”慕云城双眼放光,他觉得他想到了个好点子,当然不是为了消耗对手实力,他还没这么没品,而是打着赌资的主意,大家来参加比赛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贵族继承人等等,这财物猜都知道不少。

    慕云城扬着下巴对着阿瑟尔几人“说吧,你们打算怎么比?”

    杰斯昂着下巴道“单挑三局两胜。我们双方各出三个人。”当然,主要就是慕云城这方就三个人,他们这边光人数都有十几人了。

    至于莎娜罗贝尔各罗德塞西亚,就是她们想参加,他也不会同意,心里畏惧她们的实力,可他却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罗德塞西亚是落日帝国的队长,而莎娜罗贝尔是他们帝国的队长,怎么能加入到其他帝国学院中去,就是充数都不行。

    这要是传出去了,估计他们龙岩帝国和落日帝国的脸都丢光了,队长都跑到别的帝国选手中去了,他们这些小虾米还能成什么事?

    罗德莎娜一开始就没有要出手的意思,用莎娜的话来说,就是几只渣而已,光是她家宋哥哥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了,她看戏就好,不上去凑这个数了,免得阿瑟尔这个小人又叽叽歪歪个不停。

    “姐姐,都是馨儿的错,请你不要责怪杰斯哥哥。你要怪的话就怪馨儿好了。”说着,小白花整个人泫然欲泣的仰着脸看着莎娜。

    莎娜被恶心到了,终于施舍了她一个眼神“乖,乘着我现在心情还不错,一边玩去。”别惹她。

    馨儿似受到了惊吓,整张小脸都白了,那瘦弱的身体抖个不停,杰斯看着那是一个心疼,大手一张就揽着心上人的小腰,紧张道“馨儿,你没事吧?”

    馨儿摇头,小脸紧张的瞄了莎娜一眼,似乎被莎娜的冷脸吓到,急忙将脑袋埋在杰斯怀里。

    莎娜懒洋洋的看着不久前画好的指甲,慢悠悠的道“如果是准备让我们看这种恶心的闹剧,你可以把这个丢脸的女人带回你家去。”

    杰斯抬头,恶狠狠的瞪着莎娜“罗贝尔,馨儿可是罗贝尔家族的二xiǎo jiě。”这个恶毒的女人,若不是情况不允许,他早就带着馨儿离开罗贝尔家族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莎娜闻言也就轻笑了下“蠢材阁下漏了一个字,是庶二xiǎo jiě。”成功的见小白花灰白的脸色之后,她才继续道“总是这样漏掉重要的事,很容易会让人忘记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