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话 玉牌-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299话 玉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未来之大神驾到最新章节!

    墨言籁老神在在,宋桁面无表情,白奕淡笑不语,慕云璃一脸懵逼,溯言嘴露贼笑的模样,北流星双眼放光的看着他,一副磨拳霍霍的模样,慕云城纠结了,到底是出还是不出呢?

    不比其他人桌上放着几件宝贝,他桌上光溜溜的,很显然,那些rén miàn前的东西都是赢的他的。

    慕云城咬咬牙,我就不信我那么倒霉。甩出手中的牌“对四!”

    “炸!”溯言放下一对k,对着慕云城得意的道“bǐ shǒu。”

    慕云城忍不住飙泪,抱着精致的bǐ shǒu那是千万个不舍啊!最后还是溯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抢过来收进空间里,为此收获慕云城一把眼泪。

    墨言玺几人坐在一边,看着几人玩乐忍不住失笑。那么严肃的比赛,多了这几个家伙突然觉得逗比起来。

    咳咳,这想法他也就在脑袋里过过而已,要是被这几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华灼倒是对这个游戏比较好奇,不过人数够了,她也就没有上前,一开始几人玩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们手里的东西可都是从华灼的地盘搜刮的,当着主人的面就这么拿出来当赌注特别不好意思。

    能让厚脸皮的几人产生这种想法也是非常的不容易,也就是因为华灼是自己人他们才有这种想法,要是换了别人,哼,估计又要整出点气死人不偿命的事来才甘心。

    华灼听到解释之后就挥手表示不在意,虽然是她世界里产出的,但谁收了就是谁的。没有在她世界就是她的东西的想法。

    为此,华灼一下子得到这群家伙的认同,当然,从华灼用自身灵力打开天之境大门的时候他们就认同了她,现在是更加的认同了。

    东西的前主人不介意了,几人也玩的大了起来,最后倒霉的只有慕云城一个,其他人或多或少的都赢了,都是赢的他的。。。

    慕云城那是一个磨牙“你一个来观赛的,居然还赢东西回去,太那啥了吧!别忘记你可是王子啊!”

    溯言才不管他的瞪视“谁说观赛的就不能玩了,再说了,我是和你们玩,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不是?王子又怎么样?又不是比你们多出了个头还是一只手什么的,赢点宝贝没什么。。”出门能有有这么几件宝贝收回去也是个收获不是,特别是这东西是从他口袋里扒拉的,看他苦着脸他郁闷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

    果然还是那句,看到你过的不好,我就放心了!

    小绿焉巴巴的扒拉在慕云城的肩膀上,对于自家主人的牌品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玩了几把,似乎知道今天自己的运气就是到这里了,慕云倾直接捞起桌上宝贝丢下句“不玩了!”拔腿就跑。

    宋桁几个怒,这还没打够呢!他怎么能跑?几个人动作也不慢,在他捞起东西跑的第一时间就扔下手中的牌追了过去。势有种必须将慕云城拉回来决一死战的感觉。

    看着眨眼间东西乱飞的场景,华灼愣了愣,尔后不由失笑,对着墨言玺道“他们感情真好。”

    “都是群没长大的孩子。”墨言玺淡笑道。

    墨言潍冷眸扫了个小孩般乱扔东西的几个家伙,剑眉瞬间拧起,要不是看在明天他们要比赛的份上,他定会上前狠狠的抽他们一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真心丢人。最主要的是,这可不是他们房间,这么吵闹也太不像话了。

    “今天不去巡逻?”墨言玺看着二弟道。平常这个时间他都是去巡逻卡兰帝国选手的安全的,今天怎么有空在这里陪他们看着云璃几个打闹?

    墨言潍正色道“学院长那边有安排人过来,我这边刚好放几天假。”主要是帝国那边也知道他们家的墨言籁和慕云倾几个比赛,给他放假看比赛去了。

    墨言潍的身份可不是谁都能支使的动的,他一个大将军,能护卫选手过来,也不过是因为自家的几个孩子也在,要不然帝国那边怎么可能请的动他做护卫队的队长。

    “比赛已经到最后了,某些人估计也要动手了。”墨言玺道,这比赛可是临近结束了,估计某些还等着争名的学院或人也开始行动起来了,这时候安全防卫是最重要的。

    墨言潍很显然也想到了“已经安排好了!”每年参加比赛的选手在上台前莫名其妙消失的事不少,这次他来了,某些人想动他家几个孩子,可要问他同意不同意。

    墨言玺点点头,对这个弟弟他一向很放心。相比起不着调的言籁,言潍简直沉稳的过分。

    “啊!不准抢!”那方传来慕云城凄厉的喊叫声,估计是被那几人给包围逮住了。

    他一个人是斗不过那么些人的。没几下就被逮住了,没及时收回空间的宝贝也被墨言籁几个给抢了。

    被强制压制的慕云城那是一个苦逼,东西被抢光后,抬手指着几人的方向那是一个抖,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白奕几人得意的冲他抬下巴,气的慕云城抓狂不已。他不是不想抢回来,可问题是他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啊!

    客厅里的吵闹丝毫没有影响房间里的人,房间里,慕云倾坐在椅子上,手握一把锋利的刻刀非常认真的雕刻着手中的石头,她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几块完成品,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巨大的檀木盒子,盒子被打开,里面放着一把又一把精致的刻刀,就摆放在盒子里的丝绒帕子上。

    打闹的几个人跑进来,见她认真雕刻的模样立马忘记他们方才的事,快步跑到慕云倾三步远的地方停下看她在做什么。

    慕云倾在忙于某一件事的时候,他们几个都会非常自觉的不过来打扰慕云倾,免得出现什么岔子,伤到她自己就不好。

    “灵石?”慕云城看着她手中随着刻刀飞快转动的石头皱眉的开口,心中是一个不解,灵石也是可以雕刻的?要知道灵石里面蕴含着巨大能量,要是不小心破坏了结构力量冲击出来,那反弹力可是很**的。

    不过他在意的是,倾倾拿玉石雕刻的什么?经历过天之境的一切,他们明白灵石的重要性,那么珍贵的东西,倾倾怎么突然拿出来雕刻了?

    慕云璃走到慕云倾身边,拿起她雕刻好放在一边的几个石头中的一个,看着那古怪的轮霍不解“这是魔兽?”玉牌上的魔兽他没有见过,倾倾怎么雕刻的?

    小白从他上衣口袋里探出小脑袋,刚对上雕刻上的兽型,不由发出一声尖叫的退了缩回了口袋里,慕云璃怎么叫都不出来了。

    慕云璃皱眉不解,慕云城可是想到什么,拿过慕云璃手中的灵石雕刻塞空间里,贼笑道“这个是我的。”

    墨言籁白奕几个也上前,在几个石头里各拿了一个,就是溯言也非常自然的拿了一个,墨言籁慕云城飞他白眼也没放在心上。

    相对起被飞一顿白眼就能拿到慕云倾雕刻的东西,他才是赚翻的那个,嘿嘿。

    看着溯言一副偷了腥般的模样,慕云城几个一致投以鄙视的视线。当王子当成他这样也是绝了。

    灵石雕刻的兽型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形态不一而已。

    上面雕刻的是一只通体漆黑,有着十二道羽翼的麒麟首,龙形蛇尾的魔兽,她分别雕刻了这只魔兽战斗时,休息时,思考时,卧着或趴着,狰狞咆哮或是飞翔的各种形态。

    明明只是雕刻,可进过她的手描绘出的纹路,那只魔兽看起来像活了一般,那神态那动作,只消看一眼就能被那浩然的磅礴气势给震住。在场的都是男孩子,对这强大的魔兽非常喜欢。

    灵石本不容易雕刻,不熟悉的人去雕刻或强制抽取,很容易被爆发的灵力给炸伤。

    可那个人是慕云倾就不一样了,灵石的构造与脉络她只要一触摸就能感知到,想要雕刻出自己心里想的东西就非常简单了,灵石玉牌本身就蕴含着灵力,经过她的手,灵石里的灵力全被引发了出来,看着就更加的别致并且吸引人了。

    慕云城好奇道“这魔兽是真的假的?”边说又塞了几块丢空间戒指里去了。

    倾倾出品,绝对好东西。好东西多多益善,他不嫌多。

    慕云倾抬眼看了桌上被抢的没留下一块的石头,默默无语了下,她大半天的功夫刻出来的灵符就这么没了,这些家伙真是够自觉的。

    不过这东西本来就是准备给他们的,早拿走晚拿走都差不多,所以她也没多做纠结,回了他的问题“是小黑。”

    “小黑?”一群人疑问的声音。

    慕云城嘴角抽搐,不会又是一只小白的亲戚吧?名字都起的那么类似……

    慕云倾手一抬,一只与玉牌般大小的魔兽突然出现在她手心里。

    慕云城几个看着突然出现的实物都来了兴致,探着脑袋就往前凑。

    “和玉牌上的好像。”慕云璃惊叹。

    “倾倾手艺就是好。”墨言籁一副与以容焉的表情,简直比他雕刻的还要来的高兴。

    慕云城白了他一眼,倾倾是他家的好吧!这幅鬼样子真心欠揍!

    睡的美美的黑雾一下子换了环境,它懒洋洋的扒拉了下眼皮子,赫然被凑到眼前的巨大脑袋给吓了一大跳。

    “鎏,这到底是哪儿?”黑雾大人震惊了,这几个人类为什么比黑雾大人大那么多?难道他们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变大了?

    慕云倾听着它变调的声音轻笑了下“再仔细看看。”

    “慕云城他们怎么变大了?”黑雾震惊的对着慕云倾问道。现在的它也不过慕云倾他们眼睛大小而已,这在不可思议了,在它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居然会说话!”吃惊的白奕。

    “这只小魔兽认识我们?”慕云城墨言籁宋桁几个好奇,那凑上前的脑袋唬的黑雾一愣一愣的。

    小魔兽?黑雾大人活了几十万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形容,当场愣住了。

    慕云倾掩唇一笑,黑雾睡懵的脑袋一下子缓过来,像是明白了什么,狰狞着一张脸刚准备说什么,慕云倾手一挥,黑雾的身影就消失在她手上。

    不赶紧收回去,反应过来的黑雾估计会愤怒的送她一口火焰,到时候烧着什么就不好了。

    黑雾一向都是以狰狞的本体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它的拟态也就慕云倾能见,今天她把它这么放出来了,估计不知道是怎么个气急败坏呢!

    当然,她是故意的。想到黑雾在混沌空间跳脚的模样,她就忍不住失笑。

    “小黑是我的伙伴,今天它脾气有些不好,下次再让它出来和大家打招呼。它脾气有些不好,下次大家见面就不要提今天的事了。”说到这里,慕云倾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嘘声状。

    看着慕云倾难得孩子气的表情,众人都宠溺的笑笑没说什么。

    慕云璃好奇的摸摸她的手心,就这么不见了?难道这魔兽可以收到空间里?他的小白就不行,一般小白都是待在自己的宠物空间里。

    他口袋里的小白貌似发现那股让它惊惧的气息不见了,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见真的没了才松了口气,直接爬出口袋跑到慕云璃肩膀上坐下,一丁点也没有方才被吓跑而生出尴尬。

    众人各自拿了一个自己喜欢的雕刻,慕云城想到什么,眼儿一翻拔腿就跑。众人想起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又追着慕云城去了。几个人打打闹闹的,好不热闹。

    墨言玺墨言潍也各拿了一个,表妹送的,他们怎么拒绝。

    墨言玺还好,墨言潍这还是第一次收表妹送的礼物呢!珍惜的让慕云倾给了他一根链子穿过雕刻好的玉牌就戴在脖子上。

    华灼在看到那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玉牌上的黑色巨兽时不由脸色苍白,伸出的手一下子缩了回来。

    墨言玺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墨言潍也投以不明所以的视线。

    华灼笑笑,最后也没伸出手拿那个玉牌。

    墨言玺不解“怎么想到雕刻这个?”而且全部还是一个模型的巨兽,有什么特别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