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话 辣手摧花?-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06话 辣手摧花?

    华灼扬眉,非常认真的道“这个可以有。”再说一次而已,这个要求还是可以满足她的,没办法,谁让她太过善良了呢!

    楚天心气愤的对着她道“你信不信我告诉墨大少,他知道你是这种女人后绝对会把你赶到一边去。”

    华灼听着她气愤的话直接嗤的失笑出声,楚天心见着她有恃无恐的模样气的红了眼,原本就嫉恨着她的脸,当下对着她的脸直接扬起手。

    华灼看着她举起的手掌,眸光一下子幽深了起来。自从她成神之后,还没有人敢如此冒犯她呢!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活腻了!想着,华灼眼中杀意闪过。

    “姐姐。”在楚天心那巴掌要落下的时候,楚天丽的声音突然想起,她快步走了过来,拉过楚天心举起的手关切的道“你怎么离开那么久?爷爷正找不到你呢!”像是没看到华灼一般就准备拉起楚天心走人。

    楚天心知道她是在帮她下台阶,以往这情况不少,可今天碰到的这个贱人可是和她抢墨大少的,怎么能这么的就饶过她,再说了,不过是个没身份的女人而已,打了还怕她报复吗?

    “天丽你放开我,今天不教训这个女人一顿我绝对不是楚天心。”楚天心瞪着华灼道。

    楚天丽心中一急,对于自家姐姐自找麻烦的事头都大了,这女人就算没身份,可也是得了墨家上下认可的,要是楚天心想嫁给墨大少,也不该以这种方法,这么蛮横的打了华灼,墨家该怎么想他们楚家的女子?

    她们楚家已经出了个没脑子的楚天琴了,要是再出一个蛮横的楚天心,别人该怎么看她们楚家?要是墨家的人误会了,她心底的那点念头估计也没希望了!她怎么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楚天丽刚准备再继续劝说楚天心,嘭的一声,她们眼前的门被打开,慕云倾高挑的身影从门内走出,随着她的走出,周边的气息一下子变的透亮起来。

    慕云倾这个人,果然不管到了哪儿都是灯光聚集之处。单单只是出现在那一处,光芒就随着她出现,耀眼而夺目。

    “你们是在迎接我?”慕云倾漫不经心的用手绢擦拭手指的同时不忘问门外的几人。

    楚天心要说的狠话一下子噎住了,楚天心对付谁都不怕,可碰上慕云倾这个嚣张的女人,她就有些投鼠忌器了!她可没有忘记墨大少对慕云倾的疼爱。

    要是真惹怒了慕云倾,她到墨大少那边随便说一句,估计墨大少对她的映象全没了,说不准还会厌恶上她。

    要知道就是溯雪公主都拿她没办法,她要对付慕云倾也早了些,楚天心再蠢也知道慕云倾是现在的她招惹不起的。

    慕云倾擦拭干净手指之后随手将手绢扔进垃圾桶,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不要随便出现在我眼前,我对不美的事物耐心一向不怎么好。乘着我心情还没有不好之前,有多远滚多远。”

    楚天心楚天丽听着她的话,脸色都变了,楚天心是震怒慕云倾这么不给她面子,而楚天丽则是隐隐的发觉慕云倾现在情况不对,招惹不得。

    这个直觉刚刚闪过,她立马抓住楚天心的手臂,对着慕云倾淡笑道“慕大xiǎo jiě说笑了,我大姐不过是同这位华灼姐姐说几句体己话而已,希望慕大xiǎo jiě不要误会才是。”

    慕云倾冷冷的将视线扫向她们俩人“滚出我的视线范围。”

    楚天丽脸色一僵,温声道“不打扰你们,我们先去看比赛了。”说完急忙拖着挣扎的楚天心就离开了。

    慕云倾这个女人亦正亦邪,在他们没有做好准备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对上她比较好,毕竟以慕家的势力,想要打击他们楚家的机会很容易。

    华灼淡笑的看向慕云倾“我是该向你道谢吗?”

    慕云倾看着她冷嗤了声“你觉得我需要?跟着我过来想说什么直说就是。”

    华灼失笑,她跟着她过来可不是为向她道谢的。

    “虽然我现在灵力不足原有的十分之一,但隐隐的还是看出你身上的暴虐之气,倾倾你是遇到了什么了吗?”一般出现这种情况都是渡劫要么就是遇到心魔,若是其他人,她看过也就不当回事,可若那人是慕云倾,那事情就大条了。

    这段日子的相处,她可是非常清楚慕云倾在墨家众人心底的分量,特别是言玺,是真的把慕云倾当mèi mèi宠爱的,要是她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墨家人该多担心着急她不用想也能猜到了。

    慕云倾懒懒的看了她一眼“你应该庆幸你的实力不足十分之一。”不然天道该过来找她了,虽然知道她不是出于关心她才问的,但她还是耐心的回答了“不过是心情不好而已,习惯就好。”

    华灼被她那漫不经心的语气给噎了下,别人出现这种情况都担心的要死,慕云倾这是怎么回事?还习惯就好?难道这种情况很多?华灼想想都觉得凌乱。

    慕云倾越过她时想了想还是解释道“你知道的,梦就被压制着,我实力不足,有时候属于她的气息就突然冒出来了。你不用太在意就是。”

    华灼转身,看着慕云倾离开的身影,脸色非常的复杂。直到现在,她对慕云倾还是看不透,明明不过是个化神期的修仙者,怎么可能拥有比神更强悍的实力?若说是属于梦的实力,她一个化神期,到底是怎么做到压制梦这位神的?

    她心底有很多的疑问,可也知道慕云倾不会为她解惑,她深吸了口气,返身往墨家的贵宾席而去。

    她回贵宾室时,视线略有着不受控制的看了眼刚走回选手席位上坐下的慕云倾。

    这时,台上的比赛正开始,墨言籁和对方各自在主办方tí gòng的wǔ qì里挑了一把。

    墨言籁的是长剑,塞涅翁缇莉的是bǐ shǒu,几乎是主持人的开始刚宣布,两人就直接向着对方攻击而去。

    墨言籁原本就有练习长剑,拿着wǔ qì的他给人一种公子如玉的感觉,而塞涅翁缇莉一下子从一个妖娆尤物向暗杀者转换。

    一个攻击淡漠如水,一个招招凌厉向着对方的要害,你来我往之处,这实力还真平稳了下来。

    兰斯特见北流星紧盯的视线,突然开口道“流星,你是希望谁赢?卡兰的墨言籁?还是我们学院的塞涅翁缇莉?”

    北流星看着比赛的眸子一下子顿了下,转头看向兰斯特,认真的开口“打扰我看比赛我会很生气的。”

    噗!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兰斯特心中默默的吐血。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可以吗?

    塞涅翁缇莉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时不时的闪现,每次出现都恰好的抓住墨言籁空隙送上bǐ shǒu。

    墨言籁毕竟是在天之境锻炼了三个月,光是灵器殿的那一次战斗就将他的反应提升到极致,塞涅翁缇莉的暗杀攻击还没有靠近他就被闪避开了。

    再塞涅翁缇莉bǐ shǒu攻击来的时候,墨言籁一手打到她的手腕,她疼的闷哼了声,长腿一勾一甩,就将墨言籁丢了出去。

    墨言籁被丢出去的第一时间就单腿压在地面上,被冲出去好一会儿才用单手按在地上,稳住了冲势,这时塞涅翁缇莉已经冲了上来,带着凌厉的攻击就劈向墨言籁,墨言籁双手抬起,将她压下来的长腿给挡住,双手一动,直接抓住她的长腿直接将人丢了出去,嘭一声砸在擂台边缘,溅起阵阵的烟尘。

    观众席欢呼尖叫声不断。慕云城几个在他将人丢出去的时候已经捂住脸,那么不怜香惜玉的老墨,他们已经不忍直视了。

    白奕认真道“这一定学的老宋。”他多有风度的一个人,才不会这么对待一个大美人。

    宋桁面瘫脸躺着也中枪,这感觉好酸爽。

    塞涅翁缇莉可不是个简单的对手,被丢到地上的第一时间就跃了起来,眼中带着狼一样的绿色光芒冲向墨言籁,冲到一半时她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几乎是刚一出现就在墨言籁面前,面着他就直接发难,墨言籁避开她的攻击之后要还击的时候她又消失了,来去几次总是发出一击之后就消失没影,墨言籁也有些心浮气躁起来,一分钟,刀子擦过他的脸,要不是他闪避的快,现在他的俊脸几乎要huǐ róng了。

    墨言籁摸着脸上因为刀刃擦过而泛出的淡红色痕迹,眼中狠厉闪过。右手在左腰一抹,一把长剑突兀的出现在他手中,长剑对着虚空一扫,细微的嗡声响起,隐身中的塞涅翁缇莉直接被长剑的剑刃划过,她一受伤她的隐身效果就解除了,墨言籁乘机冲上前,长剑对着她就刺去,塞涅翁缇莉反应及时的险险避开,滚落在地上狼狈及了。

    她看着墨言籁手中的wǔ qì满满的都是震惊,这到底是什么wǔ qì?怎么会那么厉害,仅仅只是一击就破解了她的隐身效果。还带隐身效果?这是新型wǔ qì?

    观众席那边也引起阵阵的轰动,几位帝国学院长视线诡异的投向卡兰帝国紫罗贵族的学院长左维,要是没有记错,他们紫罗贵族学院的一位学员也用过这种wǔ qì,难道是最新型的?

    某个眼尖的学院长还注意到了左维腰间挂着的和台上墨言籁一开始相差无疑的小长剑挂饰,这模样,烙印就和墨言籁的差不多,难道这两把wǔ qì都是一样的?要真是这样几位学院长看着几位学院长的视线灼热不已。

    几位学院长的视线那么明显,左维怎么可能没感觉到,他不自在的微微侧了侧身,将挂着的东西遮掩了一下。

    这几个臭小子,要秀wǔ qì又不早说,害他这么大大咧咧的把宝贝给挂了出来,那几位学院长的表情明显就是惦记上了,估计比赛结束,他就有的忙了。

    墨言籁自从拿出那把长剑之后就势如破竹,而塞涅翁缇莉的隐身效果又没有用了,情况一下子向着一边倒,不到比赛给的三十分钟限制时间,塞涅翁缇莉就被黑化了的墨三少给扫下擂台了。

    “第四场比赛,卡兰帝国选手墨言籁胜。”主持人话刚落,观众席里呼吁墨言籁的呼声几乎要掀翻整片天空。卡兰帝国两胜两局克洛帝国,那粉丝们的表情别提有多欢跃,这次他们卡兰帝国可是因为紫罗贵族几个选手出尽了风头啊!很多人都从比赛开始后就迷上了他们。粉丝数量第一天比赛时一下子直冲数百万去了。

    兰斯特脸色青黑的看着塞涅翁缇莉被医护人员抬下去的身影咕哝了句“废物。”

    艾利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脸上的表情一僵,遁在一边不再乱说话。

    娇小玲珑的美少女微微嘟着嘴“卡兰帝国的选手未免也太没风度了。”塞涅翁缇莉可是个大美人呢!虽然不想承认,可被她迷住的人有一大堆,这个卡兰帝国的选手不被迷惑就算了,居然还能对她下这种狠手,绅士风度都喂狗吃了吗?

    当然,这想法也就她有,要知道论美色,墨三少还真不差那塞涅翁缇莉。

    北流星嗤笑的看了她一眼“你就期待你遇到的对手有绅士风度吧!”

    听着她的话,蒂娜脸色一下子黑了,可碍于北流星旁边站着的艾利斯,生生要刚闹腾起来的心口火气给压了下去。

    哼,她和北流星的帐慢慢再算就是,她可不信以后每次北流星身边都跟着艾利斯队长,到时候她略施一二计,攻击那女人的机会多的是,不愁在这时候。

    “耶!”慕云城几个与下台的墨言籁碰了碰拳头。

    慕云城搭着墨言籁的肩膀笑“行啊!没想到你不知不觉就学会了宋氏的辣手摧花,有前途啊有前途。”

    “宋氏辣手摧花?”宋桁眉头拧成一股,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慕云城哈哈一笑“谁不知道你最不耐烦应付女人,这称呼还是大家集思广益给你起的。现在连老墨这个花花公子都有这手段了,估计是中你的毒太深,估计迷老墨的妹子知道了自家偶像的进化方向得暴哭。不过你这称呼也略前卫了些。”

    墨言籁下了擂台一改一开始的森然气息,恢复成以往那花花公子嘴甜又爱抛媚眼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