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话 暗夜狙杀-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14话 暗夜狙杀

    墨琉璃和白奕的母亲云雅本来就是好朋友,大家一起吃饭怎么能不坐到一起,刚到大包厢呢,就和墨琉璃一起拉着墨家的新媳妇华灼一起聊天去了。

    虽然华灼和墨言玺的婚期还没有定,可也在操办中了,云雅长相娇媚,实际上是个直肠子的个性,听墨琉璃说了华灼的身份,当下那是一个感兴趣,几人亲热的就在一边说着话。华灼知道都是墨言玺的亲人,脾气那是一个温顺,墨言玺看着和家人相处融洽的华灼,不由的露出微笑来,华灼注意到他的视线回以一个微笑。

    几位家长将两人脉脉的对视看在眼里,不由露出明了的笑容。

    “墨大少的事解决了,你可是了了一大心事。”云雅笑道。墨琉璃点头“是啊!我们现在操心的就是言潍了,那孩子比言玺还让人操心。”提到这个二外甥,墨琉璃忍不住露出头痛之色,视线看向一边面色温和给自家女儿拿食物的墨言潍。

    云雅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不由露出笑意“你呀就别操心了,这心哪里是操的完的,二少人中龙凤,还怕会没有女孩子喜欢。还好倾倾和阿璃还等他们长大了,你家的门槛还不得被踏破,到时候你不得忙的晕头转向的。”

    墨琉璃想到自家女儿不久前说的约会,那头就揪揪的疼了起来,哪里还用以后,她现在就头痛了。

    公公爸爸和大伯大哥二哥三哥还有自家那位要知道自jiā bǎo贝被人惦记上了,估计会把两个家都给掀飞了。

    不行,她还是找个机会问问女儿怎么回事,就算关系到女儿的**也得问清楚。

    “你就好了,就小白一个,不用费那么多心思。”墨琉璃感叹道。

    云雅摆手“哪儿的话,小白这小子哪里有倾倾和阿璃听话,一天就没有一次着调,每次还不算都被我们家那位揍。”

    认真啃点心的小白听到有人叫它不由抬起脑袋,慕云璃摸摸它的小脑袋“继续吃吧,妈妈和阿姨说的大白哥,不是说的你。”小白闻言继续低头享用美食去了。

    其他几个人听着云雅和墨琉璃的称呼纷纷低头笑了,白奕一脸的郁闷“妈,琉璃阿姨,能不能叫这个小名了,我都多大的人了,再说,这名字重复了。”小白小白的,他小时候还可以不当回事,可他长那么大了还这么叫,特别是在这几个损友面前,多没面子啊!

    云雅瞪了他一眼“多大你在我们眼里都是孩子,不过重复了是怎么回事?”

    墨琉璃解释了下小白的存在,云雅看着小白那是一个欢喜,女人都喜欢毛茸茸的小东西,于是啃着点心一脸萌态的小白被几个女人抓到手里就是一阵揉搓。

    小白嗷呜直冲慕云璃叫唤,慕云璃不忍的移开视线,小白,为了大家好,还是牺牲你自己吧!

    这边和乐融融,另一处豪华的宫殿内,妖孽男子看着执事放在眼前的东西微微扬了下眉,执事恭敬道“这是黑大人为殿下准备的猎物,殿下看着是否满意?”

    妖孽男子看着奉上来的zhào piàn,当看到zhào piàn上的精致少年之后不由玩味的勾唇“就这?”

    执事慌忙跪下“殿下不满意属下立即改过。”执事心中冷汗连连,不明白这明明是殿下喜欢的口味,怎么突然的又不喜欢了?难道是嫌弃这个猎物不够美味?

    妖孽男子扬起手中的zhào piàn轻轻一丢,zhào piàn直接落在执事面前“已经出现了最完美的猎物,其他的不过是些精致些的点心而已。”

    执事小心翼翼的看了zhào piàn上的人一眼,一张绝美的脸庞映入他的眼底,执事立即道“属下马上去为殿下准备。”

    妖孽男子抬手,执事要离开的身影一下子顿住,一副小心翼翼的听候主人的吩咐的模样。

    “后天就是最后一场的比赛了,你可不能坏了我的乐趣。”妖孽男子淡淡的道。他可是期待着那人还有什么实力没有表现出现呢!

    “属下该死。”执事对自家殿下的意见没有丝毫的异议,相反的觉得自己急功近利,差点坏了主人的乐子而感到难堪。

    “况且,不需要我们出手,就会有人把我看上的猎物送过来。”妖孽男子不知道想到什么,露出别有意味的笑容来。

    执事稍微一愣,想了想,就明白自家殿下的意思。

    妖孽男子摸摸下巴,沉吟道“我的宫殿很久没有举办宴会了,你去准备下邀请的人员,宴会点心也准备好,免得落了我的面子。”

    执事郑重的道“属下绝对不会辜负殿下的愿望。”说完在妖孽男子的示意下退出了房间。

    妖孽男子端起桌上的高脚杯,两指提着高脚杯轻轻的晃着里面的液体“亚蒂莉丝,我就静候你的佳音了。”

    话落,他两指一松,高脚杯直接从他指间脱落,砸在羊皮地毯上,猩红的液体洒落了一地,在昏暗的光芒下泛着诡异的色泽。

    吃完大餐,慕云城几个说是要走回去消食,也不让家里的几个老人送,家里的老人呦不过,就安排暗卫在暗地里护着了。

    正是月挂枝头的时间,路上的行人也不多,大多数选手这个时间段不是在宾馆睡觉就是去觅食了。

    慕云城几个勾肩搭背的,说说闹闹的往茗苔酒店走。

    “今天这顿吃的真好,感觉瞬间把今天受到的伤害补回来了。”白奕摸着肚子道。也就是因为现在这个点没什么人他才这样,平常他都是贵公子的高贵模样,也就是跟着慕云城几个近朱者赤了。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慕云城几个听到了不得狠揍他一顿才怪。

    “你那算什么伤害?”溯言喝的有点上头,听到这话忍不住反驳。都比到晋级赛哪儿了,他可是连头都摸不到啊!

    白奕撇嘴“要我说那你那七弟哪里好了,真不清楚你父王什么眼光?难道不知道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的道理吗?这下好了,溯月溯雪也没进入排名赛,这下鸡飞蛋打了,估计你父王现在的脸色好看的不得了。”

    一开始学院比试的时候,溯言也想参加,不过被卡兰国王以皇室不能去太多人为理由给拖住了。

    谁都不傻,哪里不知道这是卡兰国王给溯月在造势,不然为什么溯雪这个被踢下比赛擂台的还能来就溯言不能来?

    不就是因为溯言和他们几个人关系好,卡兰国王忌讳他们了吗?

    墨言籁白了他一眼“你这嘴不会说话就闭着,要不多吃几口饭也行,别瞎的乱说话,祸从口出不知道?”就算心再宽,听到这种话难免的溯言不会不难过。

    溯月心里确实难受,更别说是喝了几杯酒,又在几个信任的朋友面前,当下沉着脸“他不帮就不帮,我还不稀罕了。”

    慕云城搭着他的肩膀“他不帮你我们帮你,我们紫罗派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到头上来的。”

    宋桁抱着双臂沉声道“有事说一声,我绝不推辞。”

    慕云璃举手“还有我还有我,虽然我没什么能耐,不过揍人下闷棍什么的我还是挺在行的。”

    搭着慕云璃肩膀的柯基附和的点头“也算我一份。”

    墨言籁冷哼“迟早有他后悔的时候。”卡兰国王的多疑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近年他们墨家和慕家可是多次受到他的压制。他心里对卡兰国王还是挺不屑的。

    要是他们两家不舒服,想反了他,到时候哭的估计是卡兰国王了,现在就让他作吧!等把他们家几个老头和姑父家几人的耐心给磨没了,到时候有的他苦头吃。

    溯言听着感动的伸出拳头纷纷给了几个兄弟一拳头“是兄弟,我也不说谢,有事我可不会和你们客气。”其他几人闻言笑着也纷纷给了他一拳。

    慕云倾淡淡一笑“只要你一句话,我炸了皇宫也是非常容易的。”

    她话一出,众人冷汗都出来了,绝对不会怀疑她是真的会去炸了皇室。

    慕云城急忙转移话题道“话说这天气,夜黑风高的,最适合暗杀了,怎么也没来几个。”

    慕云倾扬眉“早来了,不过是你们没注意到而已。”众人听着一愣,就这一怔愣间,再看时发现他们已经被一群又一群的黑衣人给围在中间。

    气氛因为这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而冷滞了下来,随着微冷的风,几人喝了几杯有些晕沉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

    白奕忍不住哇一声的叫出来“我去,终于有比老子乌鸦嘴的人了!”

    慕云城抽抽嘴角,乌鸦嘴的人伤不起。

    慕云璃严肃道“大白哥,就算是大哥乌鸦嘴,倒霉的还是我们全部人。”所以结果还是没有变的。

    白奕被噎了一下,想了想,是啊!就算乌鸦嘴的是慕云城,可这些人还是得会找他们算账。

    柯基伸出手指点了点,忍不住惊呼道“居然超过了百人,这是要群殴我们的节奏啊!”

    墨言籁额头爆出一个十字,真心不想搭理这几个一惊一乍的家伙,要不要那么咋咋呼呼的?

    慕云城直接抬脚踩在附近的一台阶上,喝道“还等什么,暗卫,赶紧出来揍人。”说着掀开衣袖就冲了上去。

    暗处的暗卫哪里还能待着,在黑衣人诡异的凭空出现的时候就显露出了身影,还没见自家大xiǎo jiě什么吩咐呢!就见大少爷最先冲上去了,当下也跟着动手了!

    顿时间,不大的地方一片的战火纷飞。

    慕云城几个手在腰间一抹,长剑就出来了,啊一声叫着冲了上去就是一阵剑刃狂扫。

    明一等慕家还有墨家宋家白家三王子府的暗卫都是被这几个从天之境出来财大气粗的家伙给装备过的,那wǔ qì都是灵器殿剑山上出来的,随便一把都是绝世好宝贝,对着那黑衣人一劈就直接将人劈成两半,可众人却有种没有砍到实处的感觉。而且不管他们怎么劈,那黑衣人不一会儿就恢复原状的活蹦乱跳了。

    这是什么能力?未免太过诡异了些。

    战斗一下子混乱起来,不知觉间,众人发现这些黑衣人隐隐的冲着慕云璃而去,一个黑衣人刚触及慕云璃的肩膀,突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那黑衣人只来的及发出一阵惨叫就化作一阵黑雾消失在眼前。

    原本还不准备出现的慕云倾眸光一冷,众人只感觉到眼角幽蓝色光芒一闪,慕云倾一下子穿过所有空隙,等众人回过神来,就发现周边数以百计的黑衣人一一被冻结成了一座座精致美丽的冰雕。

    慕云倾抬手轻轻的打了个响指,眨眼间眼前的黑衣人冰雕嘭的一声化作碎片消失在众人眼前,那冰雪碎片刚落地就化作了蒸汽,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慕云城几个还举着长剑呢,见没的打了纷纷收起wǔ qì,这时候明一等暗卫也纷纷消失在原地,在暗处隐蔽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都打不死?”白奕好奇的将视线投向慕云倾。

    慕云城倒是好奇的走到慕云璃身边上下看了一遍,没感觉多出来什么啊!怎么方才那个黑衣人一碰到他就化作烟雾了,而且还叫的那么凄惨?

    见没找到什么,他刚准备收回视线,突然被慕云璃身上的一件东西给闪了下眼,他伸手捏住慕云璃脖子上挂着的东西,疑惑道“难道是这个?”

    慕云璃也不明所以,倒是白奕几个从脖子上掏出与慕云璃无差别的物件,那是慕云倾比赛之前雕刻的玉符。

    “难道是妖魔?”想到方才那些人的诡异之处还有慕云倾曾经说过这个玉符是防妖魔的话,墨言籁不由诧异出声。

    “妖魔倒算不上,不过是些堕入黑暗的人类而已。”慕云倾想了想继续道“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这物种是叫血族。”

    “血族!!!”白奕慕云璃柯基这几个胆小的直接惊呼出声。还好现在是夜晚,他们走的这条路没什么人,要不听到这种话估计会当他们傻了。

    毕竟对世人而言,血族仅仅是存在于传说中,还真没有听过存在在他们的世界。

    墨言籁慕云城溯言四个倒是听闻过这些东西,而且也隐隐的猜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