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话 醉酒 嚣张-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26话 醉酒 嚣张

    白奕想到什么,阴险的嘿嘿一笑,又给开了瓶酒,塞到宋桁手里,笑道“老宋,赶紧的喝,喝完找你女人去。”

    想到接下来宋桁发酒疯的情景,白奕就激动的不行,有好戏看了啊!好久没看到老宋发酒疯的模样了,得好好利用啊!

    “我女人?”宋桁迷蒙着一双眼,里面不负之前的锐利,只剩下懵懂,他仰头看着白奕问道“我有女人!?”

    “怎么没有?莎娜罗贝尔啊!”白奕诱哄道。

    墨言籁坐在一边,看着他不由乐了“你小子别自作孽。”到时候老宋醒了,有他苦头吃。

    “去去,一边儿玩去。”白奕嫌弃的冲他挥手。

    宋桁灌了口酒,砸巴了下嘴,想是回味过来了,看着白奕问道“我女人?莎娜罗贝尔?”

    “对,莎娜罗贝尔,就是你女人。”白奕笑道,想到什么赶紧的翻找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不行得赶紧的录下来,这可是好东西啊!”有了这个,以后老宋要整他也得掂量一下。

    “莎娜罗贝尔?”慕云璃迷茫的问身边人“那是谁?”

    宋桁冲他嘿嘿一笑,拍拍胸口得意道“我女人?”

    “女人?是什么?可以吃吗?”慕云璃好奇宝宝上身。

    宋桁哈哈一笑“我的,只能我吃,你一边儿去。”说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慕云城指着他哈哈一笑“你喝醉了。”边说边灌了口杯中的液体。

    宋桁冲他哼了声“我才没喝醉。”边说,边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

    白奕笑眯眯的跟在他身后,shè xiàng头已经打开了。

    慕云璃伸手拿过一瓶酒,倒了半天没倒出来,懵懂的发了会呆,将酒瓶扔到一边。

    小白从满地的酒瓶中站起身,视线扫到坐在软椅上支着下巴的慕云倾,不由身体一震,爪子插腰冲着她呼喝了声“女魔头,看招!”话落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飞射向慕云倾。

    支着下巴的慕云倾漫不经心的抬起手一挥,嘭一声将它拍飞,砸到墙上直接骧出一个小小的兽型来。

    柯基指着小白哈哈一笑“小白,撞墙了!嗝。”

    小白落在地上,吧唧一声爬起来,摇摇小脑袋,可越摇越晃,小爪子指着慕云倾喝道“大胆女魔头,见了小白大人还不行礼?”

    慕云城拍桌子大笑“哈哈,小白,你死定了!”那红着的脸,还有坐没坐相的身子,一看又是个喝醉的。

    墨言籁抱住慕云璃的腰,皱眉道“莉莉,你腰怎么变粗了。”边说边不停的蹭着慕云璃。

    慕云璃返身抱住墨言籁,眼睛使劲的睁大,看清眼前人之后不由露出一口白牙“是三表哥啊!”

    墨言籁看了他一眼,笑呵呵道“莉莉,虽然你腰粗了,可也变好看了。”

    走到门口的白奕急忙回头也拍下这一幕,忍不住猖狂一笑“哈哈,有了这些东西,看你们以后谁还敢动我。”

    刚大笑完,“哇啊!”一声,不防被坐在地上的柯基扒拉住他的腿将人给拉倒了。

    墨言潍看着醉了一地的家伙,眼神那是一个嫌弃,墨言玺自饮自酌,悠然自得。

    溯言扶额“这些家伙酒品也太差了吧?”没一会儿就灌倒了自己,这也太令人无语了。仔细看了下酒瓶上的度数,那么高的度数,也难怪这些家伙喝的不多却都被醉倒了。

    慕云倾想到什么不由一笑“趁着机会放松也不错。”

    溯言看着外面扶着墙跌跌撞撞的宋桁,心中也气了玩笑的心思“那我拍下来?”慕云倾听着笑了。

    溯言来了兴致,解救了被柯基当抱枕的白奕两人合作的打开shè xiàng头,白奕这家伙还掏出几个可移动的shè xiàng头,设置好拍摄人的信息之后就跟在宋桁身后看热闹去了。

    柯基见白奕跑了,也摇摇晃晃的撑起身体往外走去。

    慕云城墨言籁慕云璃三人也笑嘻嘻的搭着肩膀摇晃的走出去了。

    “表哥,我们出去看看吧!”慕云倾说着站起身就往外走去。

    墨言潍扶额“这几个臭小子。”嘴角虽然骂着,但还是跟出去了。

    他担心的当然不是那几个醉鬼,而是表妹,最近很多选手都莫名失踪,他得看好表妹才是,虽然以表妹的实力来说不需要担心,可妹控的他总是忍不住想太多。

    墨言玺失笑“今晚有的闹了。”说完也出去凑热闹去了。

    这么一群人,而且还是在比赛上出名的卡兰帝国选手,几个刚出现在走廊上,住着的选手就打开房门去了。

    一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再看这群人没个正形的身影,哪里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莎娜罗贝尔!”宋桁跌在一道墙边,不停的拍着墙面大喝莎娜的名字。

    围观的人一脸的无语,墨言籁慕云城两个人忍不住指着他大笑“老宋好傻!”他们是喝多了,但还是有点酒量的,不过也就是能看的清眼前东西的情况而已,比宋桁好不到哪儿去。

    “莎娜罗贝尔!!!”宋桁拳头光芒一闪,嘭一声直接将墙给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他睁着眼睛看了会,没一会儿站起身扶着墙继续找人去了。

    住着那间房间的选手看着破了一个窟窿的房间欲哭无泪,这野蛮人!

    慕云城墨言籁两人跟在宋桁身后,发酒疯的也跟着喊莎娜的名字。

    那么大的动静,莎娜当然也听到了,刚走到那个方向,就看到一群醉鬼。为首那个鬼哭狼嚎喊着她名字的赫然是宋桁那家伙。

    平常对她都是各种黑脸和不对付的,怎么突然喊她了?难道是趁着醉酒找茬?

    莎娜双手环胸直接面对着宋桁,慕云城墨言籁两个眼尖的看到她不由伸出手指着她惊呼“莎娜罗贝尔!”

    “莎娜。”宋桁抬头,看到站在走廊上的红色妖娆身影,不由快步走到她面前,露出一个傻笑,刚想说什么,脚下一软啪一声倒在她面前。

    莎娜嫌弃的伸出脚踢了踢他的手臂“喂,还醒没醒着?”

    宋桁猛地抱住她的长腿,吓了她一跳,他也没注意,冲她露出一个傻笑“莎娜!”

    莎娜无奈的看了眼后头双眼放光的白奕和溯言“你们两个。”

    白奕溯言两人冲她嘿嘿一笑,不解释,继续看好戏去了。

    莎娜抬头,见自家pss也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心中那是一个无奈,没好气的将宋桁给踢到一边,咕哝了声“酒鬼!”

    宋桁被踢出去一会,猛地弹起身立马冲回来一个熊抱将她人给紧紧的抱在怀里,不停的念着她的名字。

    “莎娜罗贝尔!莎娜”

    “干嘛!”莎娜用力的想睁开他的手臂,可喝醉酒的人哪里是常人所能理解的,抱着她就是不放手,脑袋放在她劲窝处不停的蹭着“莎娜。”

    听着他软软的喊着她的名字,莎娜顿了一下,下一秒,高跟鞋直接踩在宋桁脚上,宋桁吃痛分神的第一时间,她一个过肩将块头几乎有她两倍大的宋桁给扔了出去,不等他站起身一脚踩着他的胸膛将人给踩了回去,那动作干净利落,要多帅就有多帅。

    慕云城指着宋桁大笑“被揍了!”

    “挨揍了!”墨言籁也附和的出声。

    慕云璃睁着眼看了会两人,看到正走来的人,双眼不由一亮,扶着墙歪歪斜斜的走了过去,在那人不远处突然跌坐下,抱着一个巨大的盆栽吃吃一笑“罗德,我抓住你了。嘿嘿。”

    盆栽十步外的罗德诡异的看了眼抱着盆栽当成她傻笑的慕云璃。

    罗德身后走来的北流星吃惊的看着被莎娜踩着挣扎不停的宋桁还有抱着盆栽傻笑的慕云璃“这是惊喜?”

    “流星,拥抱。”柯基冲她张手,还没靠近北流星,就被突然出现的艾利斯给一脚踢到旮旯里去了,被如此对待,柯基少年居然只是砸吧了下嘴就着旮旯就睡着了。

    慕云城墨言籁两个齐齐避开了艾利斯几步外,看着被踩着的宋桁,抱着盆栽的慕云璃嘿嘿直笑。

    菲利扬眉,露出别有意味的眼神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

    被莎娜踩着的宋桁突然不挣扎了,严肃的看着莎娜,道“莎娜罗贝尔,你是我女人!”

    莎娜挑眉,刚准备说什么呢!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迎面走来的几人让她眼中闪过不耐烦之色。

    盛馨儿刚上前就故作吃惊的捂住嘴惊呼“天呐,这不是卡兰帝国的选手?这是干什么?”

    杰斯阿瑟尔冷冷一笑“这才刚结束比赛呢!就得意忘形了?”果然是没点底蕴的国家,这么一次冠军就让他们高兴的忘记自己是谁了。

    白奕溯言两人眸光一冷,他们的队友,可不是谁都能置橼的,刚准备反驳,就听到一声清淡的声音插入“我可以更得意忘形一些,阿瑟尔少爷想感受一番吗?”

    慕云倾抬眸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左手微微动了下手指。

    杰斯阿瑟尔看着面色清淡的绝美少女,虽然她脸色没什么变化,但阿瑟尔还是感受到了她眼中的危险,心下一颤,不由的畏缩起来。

    盛馨儿被慕云倾不经意扫了眼就骇的大气也不敢出,躲在杰斯阿瑟尔身边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

    慕云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收回视线,视线略扫到走来的其他几人时,淡淡的再说了一句“别碍事。”

    溯雪听着眼中冷光一闪,刚准备说什么,溯月抬手打断她,对着慕云倾礼貌的点头示意,正色道“近期不少选手无故失踪,凶手还没有找到之前烦请慕xiǎo jiě们注意一些。庆祝没影响,可这里毕竟是选手们居住的酒店,希望慕xiǎo jiě能体谅一些,别给其他选手添麻烦。”

    慕云倾等人如此的做法也让他非常的诧异,比赛胜利了他们高兴要庆祝没问题,可造成这么大的轰动,未免太过得意忘形了吧?

    这般举止,其他三个帝国的选手会如何看待他们帝国的选手?

    慕云倾歪头“我记得守卫的事不归七殿下管?”不等他继续,她又道“若是觉得麻烦了,那么丢出去就是了。”

    溯月一下子被哽住了,慕云倾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她以为这里是他们慕家吗?这可是四国比赛场所,四国有名望的家族贵族都聚集的地方?

    心里不满,可溯月也知道以慕云倾的嚣张这事她还真干的出来。他脑袋快速转动,想着怎样才能说服这个软硬不吃的女人,就算说服不了,也要让他的脸面不至于太难看。

    “没什么事几位还是继续回去呆着,他们都喝醉了,要闹出什么也是无法预计的,可别伤到几位才是。”慕云倾话一落,刚走来的几人脸色都不好了。

    这赤果果的威胁,慕云倾你敢不敢再嚣张?

    落日帝国的,克洛帝国的,龙岩帝国的,还有卡兰帝国的其他选手听到慕云倾的话,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离开了。

    慕云倾就是个疯子,这女人实力的恐怖看比赛时众人都知道,要真招惹她不快让她出手就不好了,他们可没办法能压制住她。

    无疑的,这次四国比赛之后,慕云倾成了四国众选手唯一忌惮的人。

    白奕冲慕云倾举起大拇指“还是倾倾你厉害。”那些牛的要死的家伙不过因为倾倾轻飘飘的几句话就给吓跑远了,必须得点一百个赞。

    慕云倾淡笑了下,视线略过那几个还没酒醒的家伙身上。

    “莎娜,你是我的,女人。”宋桁抱着她的腿不放,莎娜脸上第一次出现气恼的神色,可对这个酒鬼讲什么都没用。

    慕云城墨言籁两个拍着墙大乐,也不知道酒醒还是没醒,也没人在意他们这两个幸灾乐祸的家伙了。

    慕云璃抱着那盆栽怎么也不肯松手,小白这时候也来凑热闹。

    “慕云倾,吃我小白大人一爪子。”说完,对着空白的墙壁就是一爪子,一道深深的爪痕出现在墙壁上,小白看着自己的杰作得意的扬头一笑“哈哈哈哈,慕云倾,害怕了吧?见识到小白大人的厉害了吧?赶紧的给小白大人跪地求饶。”

    溯言无语,那么得意小心倾倾报复?

    慕云倾懒得搭理这只蠢兽,提着慕云璃站起来,慕云璃就是被提起,怀里的盆栽也不松手“轻轻,你看,罗德,我的媳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