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话 重口味-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28话 重口味

    慕云城看了慕云倾一眼,对墨言潍道“墨二哥,卡兰帝国的兵力可以的话尽量聚集在慕家墨家白家宋家身边。”他们是可以不需要人守着,可家人就必须得守护好。

    慕云城这话得到全部人的一致同意,墨言潍也不是迂腐的人,这种情况下当然得以守护家人为主,至于其他的人,想活命就到他们家族身边来吧!

    在他们心里,家人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原本比赛完的轻松刚过一晚,就被沉重所取代,听到这么个消息,众人心中有很不安,毕竟对于未知的东西,人们都是有着恐惧的。

    “未知生物?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慕云城皱眉的问道。难道有变异生物厉害?

    顶着众人期盼的视线,慕云倾轻轻一笑“放心吧!不过是些小虫子而已,不需要担心会伤到我们。”

    慕云倾的话好像强心剂,众人听到她这么说都松了口气。

    每次听到未知的东西,心里总是很不安,不过有轻轻验证过了,那就应该没那么可怕了。

    白奕轻声道“倾倾,我们要做什么预防吗?”不做点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安。众人听着白奕的话也纷纷对慕云倾投以视线。除却墨言潍,这里的人心底的主心骨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慕云倾,应该是从在天之境开始吧!

    “只要昨晚的事不要再发生就好了。”慕云倾轻松一笑。

    “噗!”

    “咳咳!”

    她话一落,心中有鬼的宋桁慕云璃都呛到了,宋桁急忙从一旁的纸巾里抽出纸巾擦拭喷出来的饮料。慕云璃则不停的拍着胸口,呛到了。

    “噗哈哈。”众人再也忍不住,紧绷的气氛一下子消融了。

    墨言玺也忍不住的笑了,墨言潍则一脸的无奈,这群家伙,总是认真不过三分钟就破功了。

    慕云倾一脸的无辜“我没说错啊!喝醉酒总是不好的,昨晚除外。”要是敌人来了,他们自己把自己给整醉倒了,根本不需要别人动手。

    “昨儿我们听着老宋的真情告白可是震耳欲聋啊!”溯言淡笑开口。

    立马惹来宋桁的怒瞪“他们不靠谱,你怎么也不拦着我点。”老白是有恃无恐,老慕老墨是凑热闹,阿璃和柯基两个是没指望的,就剩下严谨的溯言了。

    那么丢脸的事他怎么也不拦着一点。还是不是自己人。

    溯言哎了声“这可是大众的意思,就算我要拦,看你那块头也不敢了。”当然,他没说的是昨晚他实际是白奕那伙的,说出来老宋估计会送他几拳,为了他的安全,还是继续当不知道吧!

    宋桁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口拙的人伤不起。

    “老宋,不就是告白嘛!有什么好害羞的,喜欢就大声说出来,又不是你最大声,我们这里算起来,最勇敢的就数阿璃了,昨晚整栋楼都听到阿璃喊的罗德你是我媳妇的声音了。”白奕走到宋桁身边搭着他的肩膀感叹道“不过可怜了,最后的结果是被暴揍了一顿。”

    慕云璃听着已经趴到桌子底下了,有没有洞,他要钻进去静静。

    宋桁摸摸脸的伤,疼的他脸一阵抽搐,他也没见得讨到什么好。

    墨言籁淡笑“看不出来,老宋你挺闷骚的,喜欢莎娜还得喝醉才敢喊出来。”

    慕云城嗤笑“喜欢莎娜也是需要勇气的,不喝醉怎么喊。”

    宋桁听着两人的风凉话脸色阴转多云,柯基搭住阿璃的肩膀“我觉得最有勇气的是阿璃,居然喜欢罗德。”

    众男听着柯基的话纷纷在心底点了点头,完全没想到,他们里最重口味的居然是阿璃,果然是被外表蒙蔽了啊!

    慕云璃已经无地自容了,一脸的欲哭无泪指控看着众人,你们都欺负我。

    扣扣!包厢门响起扣门声,几人纷纷回头,就听到门板后传来的声音。

    “princess,我是艾利斯。可以的话能否见下我们。”

    “艾利斯?”慕云城看向慕云倾,见她不应声,眼珠子一转笑道“看来是全来了。”

    “碰!”慕云璃听着他的话猛地从桌下站起,撞倒了椅子,宋桁也猛地从椅子站起身,一脸的不安。

    很显然,对于昨天告白的女主角,他们一时还没有整理好心情面对。

    众人看着一脸慌乱的两人脸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

    慕云璃想到什么,双手合十祈求的看着自家轻轻。

    慕云倾摸了摸杯沿,轻轻一笑“十分钟后到我的房间。”

    “好的,princess。”外面的艾利斯恭敬的应了声就没了声音。

    宋桁清咳了声,对几人道了句“我出去逛逛。”丢下这么一句就赶紧的跑路了,打算出去晃悠到晚再回来。

    慕云璃见状也丢下一句我也出去静静的跟着跑出去了。

    至今他们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莎娜和罗德,所以打算先出去避一避。

    看着落荒而逃的两人,众人忍不住大笑出声。慕云倾则在两人离开一会儿之后起身回房间去了。

    刚到房门口时,就见到艾利斯五人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了。慕云倾开了房间进去,五人跟着走了进去。

    罗德恭敬的去厨房准备点心,莎娜到一边准备茶水,艾利斯则将带来的资料一一摊开,北流星在一边帮忙,菲利也去厨房帮罗德端东西。

    几人将茶点饮料放在慕云倾左手边的茶几,只要她一伸手就能触及,做好一切之后五人坐在她对面的沙发,由艾利斯开口。

    “这是近日来失踪选手的信息已经对未知生物的搜查所得的资料。”艾利斯推推鼻梁的眼镜,边说边将终端打开。

    选手失踪这事那么大,很显然的艾利斯这边也得到了消息,他们第一时间就将消息收集起来,整理成册递交慕云倾。

    慕云倾打开艾利斯带来的资料,里面的信息比大表哥去参加会议得到的还要详细。看来艾利斯他们是用家族的权利去查询了的。

    “雷州城主办方那边已经开始重兵将雷州城包围,除却昨晚之前得到消息的高层撤退外,今天开始已经不允许离开雷州城了。”莎娜接着道。

    “很显然,雷州城想将我们四国选手作为诱饵,吸引未知生物的诱饵。”菲利做推断。

    慕云倾点了点桌子,淡淡的道“或许可以说,是合作。”

    合作?五人一愣,艾利斯最先反映过来“princess你的意思是雷州城是为未知生物做事的?”

    慕云倾没回答,直接打开终端,当看到终端显示的影像之后,五人都愣了愣。

    里面那面目狰狞与princess战斗的人居然是卡兰帝国紫罗贵族学院的艾伦老师,难道他就是未知生物中的一员。

    princess居然在早前就遇到了未知生物?不,应该说,是未知生物找了princess,为的什么?因为她是慕家大xiǎo jiě?可听到里面艾伦老师的话后不由怔住了。

    香甜的血液……艾伦老师是准备吸食princess的血液?princess的血液是单单只对艾伦老师有吸引力,还是说,对全部的未知生物?想到这个可能五人的脸色都变了。

    居然敢将princess当成食物?五人眼中嗜血杀意闪过。

    艾利斯稳了稳有些波动的思绪后,郑重的看着慕云倾道“若我没猜错的话,艾伦老师以及那所谓的未知生物,是血族。”

    慕云倾抬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艾利斯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血族的存在从很久之前已经谣传了,只是对于他们的存在很多人都神魔化了,当成传说,也有科学家曾经证言血族只不过是一种患病的人类的概称而已,他们嗜血,畏惧光明,无法拒绝血液的吸引力,动作快速,拥有狼一般的獠牙,能将人类撕裂的爪子还有快速恢复的身体。”

    “很显然,传言并不只是传言。”慕云倾交过手,非常明白血族的实力,虽然不知道艾伦在血族里地位如何,可单单实力,足有筑基期以,要是血族里有一群和艾伦老师一样实力或者比他高的实力的有一群人,要对付起他们来说是非常容易的。

    而且,血族是类人类的生物,他们的智力并不逊色于人类,现在能危害人类的可不单单指未知生物,还有生化wǔ qì。

    变异生物可怕,是因为它们数量繁多,可它们智力底下,要歼灭还是有可能的。而血族就不一样了,他们拥有智力,想对付人类非常的简单。

    更别说,主办方很有可能与血族达成了什么协议,不然也不会突然的闭城,并将雷州城重兵把守。

    “难道雷州城高层是准备把我们进献给血族?”艾利斯也想到你这个可能。脸色变的非常难看。

    慕云倾把玩着杯沿的花纹,听着艾利斯沉重的话轻松一笑“它们要自找死路我们送它们一程就是了。”

    艾利斯一顿,几人听着她的话不由激动起来,princess的意思是要与他们并肩作战?想到此,他们几人都不由的激动起来。

    慕云倾微微一笑,默认了。

    艾利斯站起身“princess,我们先回去准备。”大战在即,他们得提前做好部署,血族想狩猎他们,就得做好被他们反狩猎的准备。

    慕云倾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像是想到什么,她突然道“罗德,你看好阿璃就行。”

    走在最后的罗德听到她的话愣了下,沉声应道“好的,princess。”话落她退了出去。

    慕云倾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她静静的看着底下的霓虹彩灯与车流静默无言。

    “看来这个世界没有我所想象的太平。”话落,她放下手中的杯子。转身坐回了原位,眸子冷沉的想着什么。

    整个中午慕云倾都没有出门,慕云城几个也没有在意,纷纷将他们的wǔ qì找出来,磨拳霍霍的做着与未知生物做战斗的准备。

    艾利斯几人回去之后就各自做准备去了,莎娜刚与四人分开,就在走廊处碰到了欲躲她的宋桁。

    两人对视的第一时间都愣了下,宋桁回神的第一时间就是跑。

    看着落荒而逃的宋桁,莎娜摸摸下巴,轻轻一笑,身影化作流光消失在原地。

    跑了一段路,见莎娜没跟来,宋桁刚松了口气,就听到耳畔传来熟悉的嗓音“你在躲我?”

    !!!宋桁被突然响起的嗓音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抱臂悠然看着他的莎娜,神经反射的就是跑,刚准备跑路,衣领突然被抓住,还没回神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给丢到墙,刚准备还击就被眼前放大的一张妍丽的脸吓住了。

    “不回话?”莎娜看着他,像是想到什么,一脸恍然大悟“哦,你是害羞了。”

    轰!宋桁只觉得脑海里是一片轰炸的声响,想也没想的反驳道“我哪里害羞了?我有什么好害羞了?”脸虽然没红,可耳根子全红透了。

    “嗯?”莎娜将脸凑到他面前,两人间隔不过几厘米“那你是不打算负责?”

    “负,负责……”宋桁结巴的话一出,自己倒先涨红了脸,刚准备反驳她,莎娜就出声打断他了“宋桁,我想吻你怎么办?”

    轰!宋桁这下不止是耳根子,就是脸也爆红了。莎娜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宋桁听到她的轻笑,回过神来不由一阵的恼怒,这个女人又消遣他,想也没想的对着她就是一喝“臭丫头,很好玩吗?赶紧让开。”刚伸手扶她的削肩,还没把人推开呢,宋桁就全身都不自在起来,急忙缩回手这才好些。

    莎娜看着忍不住更乐了“不让怎么样?”

    又一次输在嘴拙的宋桁心里那是一个苦逼,莎娜也不逗他了,退了一步,宋桁见状刚松了口气,就感觉薄唇突然印两片柔软,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容颜,宋桁只觉得轰一声,脑海仿佛被电磁波给轰炸的波涛汹涌,已经不能思考。

    慕云城墨言籁白奕溯言四人从拐角探出脑袋,看着甜蜜拥吻的一对,脸表情那是一个酸。

    “这两个是准备虐死单身狗。”白奕边拍摄边酸道。

    慕云城墨言籁溯言三人收回视线,互相对视了一眼。

    “我们还是回去继续擦wǔ qì吧!”溯言。

    “顺便吃点好吃的。”慕云城。

    “唉!”墨言籁叹气一声做终结,三人搭着肩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