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话 夜幕下的狙击-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29话 夜幕下的狙击

    “我们还是回去继续擦wǔ qì吧!”溯言。

    “顺便吃点好吃的。”慕云城。

    “唉!”墨言籁叹气一声做终结,三人搭着肩膀走了。

    白奕录好见三人走了不由叫了声“哎,等等我啊!”说完追了上去,一把扑到几人搭着的肩处。顿时引起三人的各种嫌弃。

    四国的高层在当天就知道了雷州城要闭城的消息,这还了得?一高层贵族气势汹汹的去找主办方人员,可那些人惯会敷衍了事,不管他们询问什么都回以一个无稽之谈的答复。

    四国贵族何时被这般敷衍过,直接闹了起来,高层之间的事众选手们根本不清楚,在众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雷州城的内部公民渐渐的被转移,内城至多的也就是参加比赛的各国选手以及各国公民,他们还不清楚闭城的事,雷州城以当晚会举办烟火会为理由将城门给关闭了,普通民众不明其中的韵味,纷纷期待着晚上的烟火,而贵族选手们隐隐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隐而不发,就想看看雷州城到底要搞什么鬼。

    在各种心思之下,雷州城的天空隐隐的有种暴风雨预来的气氛。

    慕云倾修炼完睁开眼时,夜幕已经降临,看着被黑夜渲染下更加幽深冷冽的天幕,她眸光微闪。

    就算她不出去,也知道密密麻麻将茗苔酒店包围的东西,想必是在等待着机会。

    既然它们找不到机会出手,她就给它们机会就是了。

    她刚走出房间,明一就走了过来,她抬手示意他不需要跟着她,就往外走去。明一站在原地好一会儿。

    他一直以来都相信大xiǎo jiě做的决定没有错,这次也是。心底做好准备后,才听令的去慕家那边防卫去了。

    隔壁的慕云城几个正在玩游戏,见慕云倾出来都没有动下。

    慕云倾离开的时候,就小白抬起了脑袋,诧异的看了她离开的身影一眼就继续收回视线。

    走在喧嚣的街道上,慕云倾倒是有些不习惯。

    周边游玩的人惊鸿一瞥的扫过她一眼之后都呆滞在原地。

    而造成这一切的慕云倾则没有丝毫的感觉,她好似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漫步在街道之上,任何一人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都惊艳住,就算回神了,也不忍出声打扰这绝色少女,就怕她与虚幻之境一般眨眼消失在她们眼前。

    咖啡厅里,忽视周边一群双眼冒红光的冷峻的青年漫不经心的看着街道外的场景,当看到恍若误入凡尘的绝色少女时,清冷的目光不由一荡。

    她怎么会在这里?

    漫步的慕云倾察觉到什么,脚步突然一顿,身影一转就向着比较空旷的一条居住区的街道走去。

    黑暗是暗处阴森之物的隐藏之地,黑夜成了他们的面纱,当慕云倾走去一处空旷之地时,不过眨眼之间,一群黑衣人就将她围在中间。

    慕云倾清淡的目光直接对上不远处披着斗篷的矮个身影上,以这些人拥护的形态看来,这个人就是主谋了。

    “我正愁着怎么找出你们这些碍事的虫子呢!没想到你们倒是识趣的自动送shàng mén来。”慕云倾掩唇轻笑的对着那矮个身影开口道。

    那身影的主人身影顿了顿,抬起头直接对上慕云倾,月光下,那张美丽的脸庞映入慕云倾的眼底,慕云倾诧异了下,以她惊人的记忆力搜索了一番,根本没有找到这个女人的信息,应该是不认识没见过的一个人才是,怎么三番两次的找她麻烦?难道是因为她长的太过好看了?

    想到这里,慕云倾认真的看起这个女人来,嗯,脸长的倒是还过的去,可和她还是没的比!那身材嘛!穿的乌漆抹黑的,看不清,身高也不咋地,年纪?还是她比较青春正茂,终上所述,确实有被嫉妒的谋害的可能。

    “哼,倒是伶牙俐齿。”女子冷哼了声,看着她那张月色下仿若带上光辉的绝美小脸,心中嫉恨更深,这个贱人,就是用这张脸迷惑的她们少爷的吧?

    她也不再废话,直接挥手道“杀了她。”

    周边围着的数十个黑衣人闻言,身影一动就向着慕云倾攻击而去。

    慕云倾冷笑一声,在第一个黑衣人攻击过来的时候没有避开,直接一拳攻击了过去,那黑衣人看着她纤细如玉的拳头眼中闪过鄙夷之色,根本没有多加防弹。

    最后的结果,是他直接被这个轻飘的拳头给击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巨响,那黑衣人直接砸到了墙上,将墙面震的散出数道裂痕来。

    众人只见光影一闪,慕云倾已经穿过黑衣人的包围圈,几乎是在她刚站定在斗篷女子面前的一瞬间,那数十黑衣人就倒在地上。

    斗篷女子一惊,刚回神脖子就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掐住。

    女子魔魅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别动哦,要是我一不小心把你这小脖子掐断了就不好了。”

    女子也就是亚蒂莉丝脸色一僵,这转变让她心中冒火不已,明明是打算杀了慕云倾的,为什么结果就是她被人捏住命门?心中不由怨恨起指派这些人给她的父亲,还说是什么高手呢!这么多人,没一分钟就被团灭了,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

    脖子一紧,慕云倾凉凉的声音响起“走神可不是好习惯哦。”

    亚蒂莉丝脸色冷然的对着慕云倾道“若是你敢伤我,就是你们慕家也抵抗不了我们家族的怒火。”

    慕云倾听着笑了“难道你找我慕云倾麻烦的时候没有打听清楚吗?”

    什么意思?亚蒂莉丝看着她笑意满满的脸非常的恼火,她恨不得把这张脸给抓花了,可因为受制于这个女人根本动弹不得。

    慕云倾靠近她的脸,轻声道“我慕云倾最听不得威胁,为了今晚能好好的睡一觉,只能杀了你灭口了。”

    听着她寒凉的话,亚蒂莉丝心中一寒,默默的暗叫不好,几乎在慕云倾准备拧断她脖子的瞬间挥手抬起bǐ shǒu攻击向慕云倾,慕云倾像是早有预料一般的挥手挡住她的bǐ shǒu,脚步一动,就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推的撞到墙上,嘭一声的巨响震的土屑飞溅。

    “不乖的孩子是要接受惩罚的。”慕云倾话落,亚蒂莉丝突然手腕一疼,伴随着骨断的咔嚓声,她啊的一声惨叫出来,腿刚抬起来准备反击慕云倾,就被慕云倾一脚将她给踹飞了出去。

    “怎么总是如此学不好呢!”慕云倾笑着摇头。

    亚蒂莉丝扶没知觉的右手看着她恨恨的咬牙“贱人,你敢如此对待我,少爷是不会放过你的。”因为她方才那一脚五脏六腑的疼的她面目扭曲,不用检查也知道受了不轻的内伤。

    慕云倾偏头一笑,在月色下,她整个人似乎越发的魔魅了起来“惩罚可没有结束哦。”

    简直就是疯子!亚蒂莉丝有些后悔自己莽撞带了这些人就来狙击慕云倾,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有用,她与慕云倾之间原本就有化不开仇恨,还不如乘着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毁掉她。想着她眸光一闪,左手一闪,手中出现一个圆桶的物体,她对着抱胸看着她的慕云倾冷冷一笑。

    也不知道怎么操作的,那圆桶对着慕云倾的方向就放出无数道细小如毫毛的银针。

    慕云倾身影几个闪掠,已经穿过银针范围,亚蒂莉丝见她这身速,心中知道碰到硬茬子了,几乎没有犹豫的丢下一个卷轴,就化作青烟消失在空间里。

    慕云倾看着空无一人的环境,眸子微微眯起,卷轴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呢!明明是修仙者才会拥有的东西,为什么异世界会有?

    看来这个世界貌似也没有她所想的那般简单。

    至于这个女人嘴里所说的少爷,貌似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慕云倾还就不怕了。

    不惹她还好,惹到她了,灭了就是了。

    地上躺着的一群人有些碍眼,慕云倾衣袖一挥,暗处出现数道黑色的身影,不需要她吩咐,明一就贴心的让人清理周边的痕迹。

    她刚走出空地,就碰到伫立在数百米外的冷峻男子,赫然就是楚天黎那大冰块。

    “长夜漫漫,正是美酒佳人在怀之时,楚二少怎不与佳人邀约,独自站在这个小路口?”

    楚天黎冷冷的看着她“没想到天黎在慕xiǎo jiě心里是这种人。”

    慕云倾掩唇一笑“二少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二少心仪本xiǎo jiě呢!”

    楚天黎冷冷的勾唇“谁说不是呢!”说着走到慕云倾身边,刚抬手准备掐住慕云倾的下巴,可还没碰到就被慕云倾抬手点住。

    是的,点住。她不过是抬手在虚空中轻轻一点而已,他的手就停在原地动弹不得。楚天黎讶异的看着她,难道慕云璃有空间异能?

    “虽然二少在云倾眼里还挺有趣的,可这并不代表你能碰我哦。”慕云倾淡淡一笑,身影越过他离开远去。

    几乎是在她飞扬的发丝拂过他衣诀的第一时间,他就发现他能动弹了。

    楚天黎动了动手指,转身看着慕云倾远去的身影,薄唇不由微微勾起一道弧度。

    安静的街道上,两道身影飞速的向前奔跑着,他们身后几百米处,几道穿着黑袍的黑影人如影随形的追在后头,整个安静的街道只剩下两人奔跑的塔塔声及喘息声。

    咻一声,一道冷风刮过,跑在最前的少女猛地停住脚步,身影一转空着的手中的洋伞就扫了出去。洋伞一下子刺穿了黑袍人,罗德眉头一皱,根本感觉不到刺穿的感觉。

    “罗德,小心。”

    黑袍下的人抬起头对着她森然一笑,眨眼睛他的手就向她脖子袭来,罗德眉间冷意闪过,手中的阳伞一扫就将那攻击挡住,可那巨大的冲势也将她给推出去几米。

    而不过是这几招之间,随后追踪的那几个黑袍人也追了上来,将他们两人围在中间。

    罗德不给这些人反应的机会直接挥动洋伞扫向那最前面的几人,那几个黑袍人如鬼魅一般,眨眼睛就消失在眼前,罗德的攻击落空,心中不好的预感顿升,突地,脖子一冷,就见一只惨白的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眉目一冷,不顾脖子上的手直接一拳论起砸向那人的腹部,嘭一声的闷响,那捏着她脖子的人因为这一击身体一震,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她抬起一脚踢飞了出去,那人被踢飞出去时掐着她脖子的手一松,尖利的指甲划过她脖子上的皮肤,几道划痕出现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称着白皙的皮肤,非常的刺眼。

    其他几个黑衣斗篷人貌似知道她不好对付,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番后一致出手攻击罗德。

    罗德冷冷的勾唇,飞起一脚将第一个冲上来的人踢飞的时候猛地撑开洋伞,将第二第三人的攻击给挡在伞上。

    咻一声收起洋伞的第一时间手脚对着周身几人一甩,三个黑袍人直接被扫飞了出去。

    为首观战的黑袍领队人见罗德不好对付,就将视线对向慕云璃,刚挥手让几个人协助慕云璃旁边两个人一起攻击慕云璃,没几分钟利用罗德被攻击的刹那慕云璃失神的第一时间将他给zhì fú。

    砰砰!罗德眉目冷然的将围攻她的人一一都踹飞了出去。清理干净之后,她刚转身,就看到被黑袍人挟制住的慕云璃。

    黑衣人目的是慕云璃,攻击罗德不过是因为她挡路而已,慕云璃到手了身影一闪,带着人破空离去。

    罗德见状眸光一凝“想走,没那么容易。”伸手在洋伞上随意一按,冷冽的幽光闪过,她挥手破开眼前的空气,整个人如黑衣人一般消失在原地,追了过去。

    几道幽光在夜空中划过,罗德不停的跟着破空离开的那群人,娇小的身影飞掠过一座又一座高楼,那被风带起的风气与衣诀,带着凌冽的杀戮之意。

    黑衣人被身后紧追的罗德弄的心中郁气狂升,摄制着慕云璃的黑衣人挥挥手,几个黑衣人留下挡住罗德,他们又一次破开虚空离开了。

    得赶紧解决这个女人,在规定入口将人带回去,出动了那么多人要是连个小小的人类都带不回去,他们也不用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