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话 嫉恨的楚天心-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50话 嫉恨的楚天心

    当然,那只单单是对于宠爱mèi mèi的那种爱护,要真是亲情之外的感情,华灼不得找慕云倾拼命去。

    论占有对方的心思,华灼并不比墨言玺少。

    看着众贵族对慕云倾完全不加掩饰的痴迷,华灼感慨道“过了今天之后,估计慕家的门槛要被踩破了。”

    墨言玺听着脸色瞬间黑了,明天开始必须得让慕家和墨家闭门谢客,想娶他表妹,做梦吧!

    “我们过去。”墨言玺对华灼示意。

    华灼点头,挽着他的手往慕云倾几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三人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溯言就先出声“哎哎,我感觉我那六弟表情有些不对。”

    慕云城嗤笑“一个傻逼呗。”不过又是一个对他们家倾倾一见钟情的傻逼,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这一路见的多了。

    “他那表情怎么有种倾倾是他老婆并且红杏出墙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墨言籁端着酒杯也坐了下来,将慕云倾左手边的溯言给挤到一边。

    溯言对他翻翻白眼,这两个妹控都没救了,今天他们三绝壁友尽。

    “都是你找事。”慕云城瞪溯言。溯言无辜脸“我才是最冤枉的好吧!明明我才是那个被拉去顶缸的。”他现在可是被各个兄弟和父王给惦记上了,还不是为的倾倾,这几个家伙桥还没过呢就拆桥了好嘛?

    墨言籁慕云城两人都知道今天这场宴会的意义,想让他们家倾倾联姻,当他们几个是死的不成?他们心情不好,他们也别想讨到什么好去。

    “我们家倾倾当你女伴你还无辜。”慕云城墨言籁对此可是嫉妒非常。

    特别是他们家倾倾打扮的那么漂亮就是为的当溯言女伴,这俨然让两位妹控的兄长们感觉到了危机。

    溯言嘿嘿一笑,确实赚翻了,虽然不是为了他如此,可看着盛装绝美坐在一边的慕云倾,溯言顿觉全身的不爽刹时全飞走了。

    更让他可乐的是他家七弟扭曲的脸色,怎么看怎么让他心情愉悦。

    慕云城墨言籁两人看着他的贼笑,更加郁闷的想揍人了有木有。

    “倾倾。”这时候墨言玺与华灼走了过来。四人见了急忙起身。

    “怎么让倾倾穿成这样来参加宴会。”墨言玺边说边瞪了慕云城墨言籁两人一眼,被忽视的溯言摸摸鼻子不语,免得被墨大少给惦记上。

    慕云城墨言籁无辜脸,貌似这件衣服是大哥那边送的吧?聪明的他们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反驳,免得被大哥修理。

    墨言籁可是非常清楚自家大哥的性子的,看起来温文尔雅,实际上是个护短又腹黑的个性,对倾倾是无限宠溺,对华灼是各种霸道,而对他们这些弟弟是秋风扫落叶般的横扫。

    “这样穿很漂亮啊!”慕云倾笑容满满,墨言玺对着她时满脸的宠溺,伸出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丝道“你喜欢就好,同系列的服饰宴会之后我会让人送去慕家主宅。”

    “谢谢表哥。”慕云倾笑容满面,她不是看重这些外物的人,让她觉得愉悦的是家人们为她准备时的喜悦心情,只要是家人的心意,她都不会拒绝。

    墨言籁真心要给自家大哥跪了,大哥,你方才气势汹汹的过来到底是要干啥了?

    墨言玺将脸色扭曲的弟弟给忽视到一边,对华灼道“灼灼,我等会要与合作人商讨下合作事宜,那边你就不用跟我过去了,那边的环境不适合你。你和倾倾一起吧!倾倾这边没有人敢找麻烦,你跟着她我比较放心。”

    “你去吧!”华灼淡笑的点头,伸出手理了理他的西装外套。

    墨言玺对她点了下头,视线转向慕云城墨言籁溯言时则一脸的冷沉“保护好她们两个。”

    三人立马堆出一张严肃脸“大哥你放心。”墨言玺和三人说了几句这才放心离开,几乎墨言玺转身的第一时间,墨言籁就冒头了“虽然倾倾这边没人敢找麻烦,可拉拢的可不少。”这些所谓的贵族子弟惯会看人身份说话。

    华灼在这边虽然不会受欺负,可她们要是故意无视华灼还是很让人难堪的。

    慕云城搭上他的肩膀“你就放心吧!有我们在不管是倾倾还是华灼,谁都别想靠近。”

    华灼掩唇一笑“那我先谢谢你们了!”

    慕云城咧牙“表嫂实在太客气了。”

    最重要的是,一般找麻烦的人不需要他们出手,就会被他们家倾倾气个半死,这流程他们熟练的很呢!大哥简直是白担心了,以倾倾的杀伤力,谁能伤的到她啊!

    “慕云倾。”一道清冷的声音插入,众人看去,在看到来人清冷的妍丽容颜之后都愣了下,慕云城墨言籁第一时间打鸡血一般的激动起来,好戏开始了!

    “溯雪公主。”慕云倾对来人微微点了下头,溯雪见她没有行礼,眼中冷光闪过,不过想到她来的目的,就没有纠结于礼仪的事,她认识慕云倾不久了,对于她的傲慢也算非常的了解了,这个女人,要是真不给面子起来,还真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我以为你不会来。”她父王要为慕云倾寻找联姻对象的事上流社会可是都传遍了,她不信慕云倾会不知道。

    慕云倾出现了,难道说她准备在这些王子里选择一个做联姻对象?而对象,难道是?想到这里,她若有所思的视线扫过溯言。

    溯言还没做什么呢!就引来慕云城墨言籁两人的怒瞪,后者无语的冲两人翻了翻白眼。

    “公主殿下说笑了。今天这是为我们准备的宴会,我不来怎么进行的下去。”慕云倾淡笑的开口,在溯雪因为她的话愣住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毕竟再怎么说,这场宴会的主要性质还是庆祝本次四国比赛中卡兰国王选手获得高手排名并为卡兰国王争光。没有获得荣誉的公主殿下都参加了,我为什么不能参加?”这话听着是一个疑问,可语言犀利的让人气结。

    慕云城墨言籁溯言三人双眼放光的看着倾倾,久久不见的倾倾版毒舌终于又一次出现了!好激动的有木有?

    “慕云倾!”溯雪冷着一张脸“你也就现在能嘴硬了。”今晚过后,她就会从云层零落下来,到时候,卡兰帝国最尊贵最优秀的女性还是她。

    “公主殿下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慕云倾扬眉。

    溯雪将她周边的人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溯言身上“果然是近朱者赤。”跟着溯言,脸皮都厚了不少。在皇室,她三哥溯言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丢下这么一句踩着高跟鞋转身就离开了。

    慕云城几人对溯言投以视线,溯言无辜脸。他是无辜躺枪的好不。

    溯雪刚走呢,楚家三姐妹就走了过来。

    “慕xiǎo jiě。”楚天心微笑的开口唤了慕云倾一句,深知慕云倾嚣张个性,所以她没指望慕云倾会先出声与她打招呼。

    “楚xiǎo jiě。我更喜欢你称呼我慕家大xiǎo jiě,谢谢!”慕云倾不客气的回了一句,瞬间让楚天心的脸僵住了。

    让她称呼她慕云倾慕大xiǎo jiě,可慕云倾又称呼她楚xiǎo jiě,这其中的区分一听就听出来了!

    这话题还没有开始呢就僵住了,果然是倾倾,不管什么方式都是秒杀对手的。

    “慕大笑了。我姐姐也是想表示亲昵而已,毕竟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处世家的贵族千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楚家二xiǎo jiě楚天丽,很高兴见到这次四国比赛排名第一的冠军。”楚天丽淡笑的出声缓冲气氛。

    慕云倾看了她一眼“楚二笑了。为紫罗贵族学院争光是我们的本分。”说到这里,她视线扫向楚天琴“这位就是楚三xiǎo jiě吧?”

    慕云倾的话让楚天心楚天丽两人愣了下,慕云倾怎么会认识楚天琴?

    楚天琴也愣了下,慕家大xiǎo jiě认识她?难道是听说了她的优秀,慕家大xiǎo jiě准备拉拢她?想到这个可能,楚天琴眼中闪过激动之色。

    哼哼,果然她的优秀就是楚天心楚天丽想掩藏也掩藏不住的,瞧瞧,慕云倾这不是看出来了吗?想到这里,楚天琴不由挺直的身躯,一脸的得意之色。

    楚天丽看着眼中闪过冷光,这个蠢货,慕云倾是这种好心的人吗?就不该让她出来,楚家的脸都被丢尽了!

    “之前我家阿璃承蒙楚三xiǎo jiě招待,我记住了。”说到这里,慕云倾对楚天琴点了下下巴,脸上笑容浅浅,眼中却没有丁点的笑意。

    楚天琴闻言脸上表情一僵,她再傻也听出了慕云倾话里的冷意,慕云倾这是记住她,准备找她算账了?

    想到这里,楚天琴冷汗都出来了。

    楚天丽皱皱眉,这个慕云倾比想象中的更不好对付。还好她不是以慕云倾为目标,她过来为的不过是试探而已。

    楚天心这次来的目的可不是慕云倾,她坐在几人对面,貌似看了华灼一眼,淡笑的对慕云倾问道“这位就是墨大少的女朋友吧?”至于未婚妻三个字,这个女人根本不配。

    女朋友在上流社会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有些身份高的贵族一下子有十个八个女朋友都是有可能的,楚天心这么说,也是暗喻华灼的存在是可有可无的。

    慕云倾把玩着手中的杯子,闻言轻轻扬眉“楚xiǎo jiě貌似过于关心我家表哥的事。”楚天心的目的一直以来都是大表哥。

    她故意忽视华灼的样子慕云倾不是没看到,不过觉得好笑。若她楚天心只有这么点手段就敢碰上她慕云倾,那真是太可笑了。

    “墨大少是帝国第一贵公子,仰慕他的女子上流社会三分之二都是。天心自然也非常仰慕墨大少。对于墨大少的事情关切些也是情理之中的。”

    墨言籁嗤了声“华灼是我们大哥的未婚妻,楚xiǎo jiě可以直接称呼华灼墨家大少夫人。”

    墨言籁话一落,楚天心的脸色瞬间扭曲,墨家大少夫人?这个称呼她怎么可能喊的出来,那是她的,属于她的。

    其他几人像是没有看到楚天心扭曲的脸色一般,亲切的与华灼聊天。

    “大嫂,婚礼差不多准备好了吧?”墨言籁见楚家三姐妹故意忽视华灼,他转头对着华灼开口问道。

    不说他对这几个女人的不爽,华灼是他们墨家的人,他这短当然得护着。

    华灼点头“还有几天就开始了,邀请函也纷纷发了出去,明天大概就能全部送达。”说到这里,她像是想起一般的看向楚天心,温和的笑道“楚xiǎo jiě要是不介意,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楚天心看着她脸上得意的笑容,恨不得冲上去将她给撕了。

    婚礼?和墨大少的?不,墨大少的新娘只能是她。在她要暴怒的时候,楚天丽的手按在她的手上,即将暴怒的楚天心一下子停住了喷发的怒焰,脸色阴沉的站着。

    “墨大少的婚礼当然要参加,说起来还没有请教过华灼xiǎo jiě的家世,不知道是哪家贵族子女?不好意思,天丽虽然出席的宴会不多,可记忆里貌似没有华氏这一贵族。”楚天丽装似疑问的开口。

    “楚xiǎo jiě没记忆就是了。华灼不过是一平民,楚二过也是常理之中的事。”华灼淡淡的开口,丝毫没有因为她平民的身份有丝毫的卑怯。

    华灼当然不会自卑,她是谁?一个神呐!那高度可不是谁都能企及的,当站的地方高了,对于这些世人的女子的小手段也不放在眼里了,她们争的再多,不过是逞口舌之间的快意而已,根本破坏不了她与言玺之间的感情。

    “平民?”楚天心故作惊呼出声,好似第一次听说一样,脸上表情是又吃惊又尴尬的,那翻表情演绎的淋漓尽致“抱歉,华xiǎo jiě,我实在是太吃惊了。”

    见华灼眉梢都没动一下,她继续道“毕竟在上流社会,一个平民想要融入根本不可能。”华灼想嫁给墨大少,这事也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从以前就有了,可是灰姑娘真的与王子幸福美满的在一起了吗?阶层不一样,代表着他们接受的知识层面与待人接物方面也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