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话 楚陌的试探-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51话 楚陌的试探

    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从很久以前就有了,可是灰姑娘真的与王子幸福美满的在一起了吗?阶层不一样,代表着他们接受的知识层面与待人接物方面也不一样。

    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一开始爱情的浪漫还能充当时间的调味剂,可时间久了,剩下的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的枯燥与乏味。

    理解不一造成的精神沟通断层只会越来越深,这样的结合根本不会长久。

    灰姑娘的童话之所以是童话,也是因为太过美好才如此,真正的上流社会里贵族男女的结合,哪个不是门当户对?

    墨家没有反对,估计也是早就预料到这个可能了吧!楚天心心中想道。

    楚天丽见墨言籁脸色不耐,不由急忙出声缓和“我大姐不过是嘴快而已,并不是指的什么。说起来我非常好奇华灼xiǎo jiě与墨大少之间的相遇呢!”

    楚天心刚要再说什么,楚天丽猛地按住她的手,眼中冷意十足的扫了她一眼,对着华灼时则是一副天真浪漫的脸色。

    华灼淡淡一笑“这个说起来长的很。”她与言玺之间的爱情,她也不想说给这几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听。

    楚天心掩唇一笑“华灼吧!我们真的很好奇你是怎样虏获墨大少的心的。要知道墨大少可是我们贵族第一公子,喜欢他的贵族淑女没有成万也有几千,华灼xiǎo jiě能俘获墨大少,想必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在场人都是聪明人,楚天心话里对华灼追男人的挤兑哪里会听不出来。

    她话里话外的不屑与鄙夷太过明显,众人有些无语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就是楚天丽也暗自皱眉大姐的急切,这样明目张胆的挤兑华灼根本没有丝毫作用,说不准还会把墨家大少推的更向这个女人。

    “楚天心错了。我记得是我大哥追着华灼姐姐?说起来在遇见华灼姐姐之前,我完全想不到我大哥追女孩子的画面。”墨言籁说着倒是自己吐槽了。

    溯言一边笑道“是一见钟情吧?”不然怎么一见面,两人就都上了心。

    “没准大表哥喜欢被人追呢!不是有句古语,叫难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嘛?”慕云城也插话。

    “怎么可能,追我大哥的女人算我看到的,没几百也有上千,可根本没见他答应一个。”墨言籁想也没想的就反驳慕云城。

    “老墨你就喜欢被虐女孩子追不是?”慕云城又反击道。

    墨言籁嗤笑“我大哥可是出了名的圣人,和我不是一个调调的,你可不能同一而论。要知道若是用大哥和以前的人攀比起来,我大哥就是那类什么圣子,老死不动凡心的那种。”

    溯言“你们当着华灼的面这么吐槽墨大少好嘛?”人家老婆在呢!

    慕云城墨言籁听着立马冲华灼一阵嬉皮笑脸“大嫂,那啥,我们就是开玩笑的。”

    华灼听了仅是默然一笑,看着华灼默认般的脸色,再听着慕云城三人的猜测,楚天心有些坐不住,想到什么她猛地站起了身,对他们丢下句“不好意思,我还有有点事先离开了。”就往别处走去。

    “抱歉,我们先走了。”楚天丽见状也跟着起身。她得去看着自家大姐,今天这个宴会可是全部的上流社会的贵族都来了,要是出了点差错,她们楚家的脸估计挽回不了了。

    楚天琴几乎是楚天心刚站起身的第一时间就急忙站了起来,怕被慕云倾教训,急忙的就跟着她们离开了。

    慕云城看着三人急忙离开的身影挑眉,回首看向几人“你说,她们那么急是准备要去干什么?”

    墨言籁随口道“说不准是找我大哥表白去了。”墨言籁不知道他随口的一句话,居然真相了。

    慕云城咧牙,当没听到一般,这些贵女都高傲的要命,就算是再喜欢对方表白的时候还一副勉为其难答应你,你得欣喜若狂接受的模样。

    楚天心身为这类型贵女里的典范,怎么可能会去对谁表白?老墨是没吃药出门吧?

    墨言籁见他排腹的表情,急忙冲上去就是各种揍,慕云城见状哪里会不还手,没一会,两人就打成了一团。

    溯言看着是一脸的黑线,他们两个还是小孩子吗?

    头顶上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优美的音乐响起,在场的男女一一牵手步入舞池。

    远远就看到了正走来的溯煜,慕云城墨言籁两人不由捏紧了手中的酒杯,难道是他们想的那个意思?这个臭小子想邀请他们倾倾跳舞?一想到这个可能,妹控的两位哥哥都炸了。

    刚准备发作溯煜呢,就听到耳畔传来温和的声音“慕云倾xiǎo jiě,能有幸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溯!言!两位兄长大人双眼冒着腾腾怒火瞪向溯言那张邪肆的笑脸,后者貌似没有接收到两人的视线一般,目光清亮的看着慕云倾的方向。

    “当然。”慕云倾淡淡一笑,几乎是她话一落,碰一声,两位兄长大人的心瞬间碎裂在地,两人直接踏着那碎裂的心越过,步入舞池中。

    慕云倾溯言这一对刚一出现在舞池里,就引起众人的注意,不少贵族男女纷纷避其锋芒的退到了一边。

    不多时,舞池里翩然起舞的就剩下慕云倾溯言,溯月王子与楚天丽,楚天黎溯雪公主,楚天心与溯煜,楚天琴与溯晨这几对。

    溯月的视线犀利不已,溯晨则是愤怒风头被溯言抢走,楚天黎则是所有所思的看了慕云倾溯言一眼就收回视线,溯煜则好似老婆被抢走一般的怒视着溯言。

    当然,在他眼里慕云倾已经是他的了,溯言是个横插一脚的第三者。

    而楚天心楚天琴嫉恨慕云倾夺走属于她们的瞩目,楚天丽则若有所思的看了慕云倾一眼,溯雪只是冷笑。

    卡兰国王看着舞池里成双成对,可只有一对也就是慕云倾和溯言这对比较融洽的一对,他的心那是一个痛。

    他设计好的一切,为最宠爱的儿子准备的,不管是宴会还是联姻对象,都被溯言这个小子给抢走了,再这样下去,他想提联姻的事根本不可能。

    卡兰国王也不傻,怎么会看不出他们是故意搅和联姻的事,可他们以为这种事情是他们能搅和的吗?他要做的事,可没人能阻止的了。

    像是应证卡兰国王的想法一般,宴会厅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几乎是瞬间又一次的亮起,舞池里的音乐响起的时候,池中的男女又一次的翩然起舞。

    而起舞的对象,则发生了变化。

    溯月见慕云倾见对象发生变化脸色都没变一下,心中猛地一沉。

    在灯光暗下来的第一时间众人就纷纷向慕云倾靠拢,虽然不过一分钟的黑暗,可黑暗里,溯言溯晨溯月溯煜四兄弟不停的为争夺慕云倾舞伴的身份对溯言发出攻击。

    在灯光开启的第一时间溯月夺得了头筹,可看着慕云倾没有变化的脸,他那夺胜的喜悦一下子没了。

    “你不吃惊?”溯月忍不住开口。慕云倾脚下飞快的踩出翩然而出的节拍,对于溯月的话不置可否的道“不管是谁,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除了溯言,皇室的人对她来说都是需要解决的对象。而溯月,是这些人里比较难缠的一个。

    “我以为,我对你而言是不一样的。”溯月伸出手将她拉了回来,慕云倾翩然而起的裙摆在灯光下折射出炫目的光芒,引得台上众人惊呼连连。

    灯光下,那翩然起舞的裙摆上突然泛起了一丝丝的银紫色光芒凝聚而成的蝴蝶,随着慕云倾起舞而飞舞,那精美的色彩与姿态,让在场女性无一不动心。

    慕云倾淡淡一笑,凑近他轻声道“当然不一样!七殿下你可是”最后两个字在骤然转变的高音下,渐渐消散。

    话落,慕云倾扬起笑容,挣脱了溯月牵着的手,慢慢的退出了舞池中心。

    溯月刚要起身追过去,就被起舞的溯言及楚天丽挡住去路。慕云倾整个人恍若翩飞的蝴蝶,眨眼间就消失无综。

    溯月看着已经没有了慕云倾的身影,再抬头看过去时,溯言灿烂的笑容让他不由的感到一阵的恼怒,看着溯言的视线带上了恼色“三哥,你是故意的。”

    溯言扬眉“七弟说什么呢!”对着溯月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松开楚天丽的手,温声道“抱歉楚二xiǎo jiě,我的女伴不见了,我得去找她,今天的舞蹈就到此为止,你觉得如何。”

    “三殿下请便。”楚天丽双手拉起裙摆微微屈膝行了一礼,姿态优雅而又大方。

    溯言对她回以一笑,而后无视溯月一般的退出了舞池。

    慕云倾的离开一下子将不少人的视线拉走,可当时灯光太暗,众人仔细去寻找的时候根本没了她的踪迹。

    卡兰国王对身边的人点了下头,那人立马退出了宴会的热闹中心。

    皇室宴会就在皇室的御用温室花园不远处举行,慕云倾离开宴会中心之后,对着月色伸出手,月光下,一抹银色的光芒在她手指尖闪烁,化作流光飞向一处。

    慕云倾刚迈开步子,察觉到什么身影一跃,躲在暗处的人暗叫不好,不过一个呼吸间,他的背后一阵清风扫过,他头也不回的就抬手狠狠一砸,拳头直接砸到对方抬起的手臂上,那巨大的几道击在那纤细的手臂上,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男子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手中动作没有丝毫留情的回击向对方,那在月色下快速发出的攻击还没击中对方,就被对方一一化解,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身影,男子稍微一失神,就这一个空隙,慕云倾利落的一脚扫中男子,男子只觉得被扫中的地方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他不敢忽略这个女人其他的攻击,又一次快速的反击了回去,可这一次,他的拳头还没有砸中对方,对方一拳头已经砸到他方才的伤口处,两次受创,男子疼的忍不住闷哼出声,就这一刹那,一只白皙如玉的手已经捏上他的咽喉,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的男子任由女子将他狠狠推砸在墙上,那只捏着他的手动都没动一下,紧紧的捏着他的脖子,对方只要一用力就能将他捏死。

    “我讨厌纠缠不休的男人。”女子清冷的声音响起。

    月色下,那张绝色的容颜如渲染上圣洁的光晕一般,看起来更加的似仙女般的存在了。

    可胸口沉总的闷痛告诉他,眼前这位根本不是仙女,而是要他命的女魔头

    “别介,大家怎么说都是同一队的。”男子讪笑道,原本打算试出慕云倾的分量来,没想到自己没试出来,反倒是被她揍了一疼,呲,这次估计是重伤了。

    “曾经。”慕云倾补充,借着月色,楚陌那种冷峻的脸映入眼底。看清来人是楚陌之后,她脸色也没丝毫变化,也没有要送开他的意思。

    很显然的,一开始她就知道攻击她的人是楚陌,慕云倾一向都是用神识sǎo miáo环境的,有没有人跟着她跟着她的人是谁,神识一扫,谁都逃不开她的感知。

    “怎么说都是有过交情的,怎么能那么无情?”楚陌一改之前的冷峻,一脸的嬉皮笑脸“那个,慕云倾,你是不是该放开我了。”这样被捏着很难受。

    “嗯,我在想要不要把你解决了。”慕云倾看着他认真说道。那表情,似乎在想些怎么解决比较方便。

    楚陌看着她认真的眼神,瞬间瀑布汗,慕云倾,你不是来真的吧?见她认真的视线,楚陌整个人都要炸了,慕云倾这么认真的表情,他可不会认为她在说笑,不由的冲着她讪笑道“那啥,我不是故意跟踪你的。只是见你往这边,所以好奇的跟过来而已。”

    “我不相信。”慕云倾一句话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楚陌那是一个气馁,慕云倾,你要不要那么难搞。抹了把冷汗,他无奈道“怕了你了,我不过是好奇你是什么身份而已。”见慕云倾挑眉,一副对这个dá àn不满意的样子,他苦逼的继续道“之前和你对战,我感觉你的实力超出了这个界面,所以想调查一下你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