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话 聚集-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54话 聚集

    “修仙界的冥界与异世界的地狱其实是相通的,这个家伙我以前得罪过他,之前因为他要闭关所以没空找我麻烦!我前段时间将林子逸丢到地狱去,正巧碰上他出关,他在林子逸身上感觉到了我的气息,所以借着林子逸的身体醒来,找我麻烦来了。”慕云倾大概解释了一下。

    慕云城听着手掌双击道“也就是说,这个我们看到的林子逸其实不是林子逸,而是要找你麻烦的冥王?”

    见慕云倾点头,慕云城倒抽了口冷气“老妹,你胆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连冥界的王者都招惹上了?”

    慕云倾一脸无辜,她也不是有意去招惹的。这事说起来还是因为她师傅引起的,因为这事,她糟心了好几百年。

    “这事故体质倒是与阿璃一脉相承。”慕云城嘀咕。阿璃是去哪儿都有人找麻烦的麻烦体质,倾倾呢?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有着去哪儿都有人要报仇的仇恨体质,也不知道她胆子怎么长的,怎么什么人都招惹上了。

    “嗯,你回去的话也提醒下他们吧!不要着了那家伙的道。”慕云倾没什么责任心的道。

    冥王那家伙大老远的跑上来,不可能只是找她那么简单,估计是闭关的久了无聊,出来找乐子了,得告诫一番自己人不要碰上他,免得倒霉。

    以冥王这不着调的个性,麻烦事估计还有一堆。

    慕云城暴布汗,倾倾这语气好不负责任呐!看来明天得将人给召集了交流怎么处理这位冥界来的王者的办法。

    同一时间,一辆黑色的飞车在慕云倾慕云城所坐的慕家飞车滑出皇室的贵宾通道之后紧接着滑出。

    后边的豪华车厢内,坐在豪华坐垫上的邪魅男子微勾着薄唇,耳翼微微颤动。

    呵,知道他不好惹就好!颤抖吧慕云鎏,在他的王威之下俯首称臣吧!

    坐在前边开车的白面男子冷沉的开口“王,已经确认那人是身份,需要属下出动将她抓拿回冥界?”

    后头的邪魅男子抬了下手,打断他接下来要吐出口的话。

    “你不是她的对手。”

    男子的话让白面男子有些不解“那人不过是小小的化神期,属下还是能处理的。”

    修仙界的阶层分为炼气筑基融合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大乘化神成仙仙人银仙金仙练虚化神神。

    那人不过是一个化神期,可他已经是银仙期后期了,间隔了差不多三个阶层,而每个阶层,就是数百年都不一定能抵达。

    这样的差距,王怎么会说他不是那人的对手?其实他之前也不明白,已经成神数万年的王怎么会输给一个小小的炼虚化神,两人之间差别也太大了。

    他之前也怀疑过自家王放水,不过看着王每次对那人咬牙切齿的模样看着不像,明显一副阴沟里翻船的模样,是确实在那人手里吃了大亏。

    “天诛最宠爱的弟子,那保命手段可比你数万年收藏的宝贝多的多了。”邪魅男子说到这里,脸色有些不好,很显然的,他想起了之前他与这个女人之前的交手,一开始他确实不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可结果却是自己翻船了。

    慕云鎏虽然实力不咋地,可别忘记她妖孽的药剂天赋,天才药剂师的身份可不是说笑的,与她交手后莫名其妙的败北了的人比比皆是,还不都是败在她的药剂下的。

    想到这个女人层出不穷的手段,他就是知道这个女人现在不过小小的化神期也有点杵,谁也说不清她现在的药剂天分到哪了,之前他可是吃过几次大亏。这个女人根本不能用人类的常理去理解,因为她根本就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也不知道天诛怎么培养的,居然养出这个一个妖孽来,还以为她要逆天了呢!没想到她居然被天雷给霹的魂飞魄散,当时他得到消息可是高兴的在冥界连连庆贺了三年,后来被天诛那个老妖怪知道了,硬是将他的冥界给搅的天翻地覆。

    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师徒两人都不好惹。冥王想到这里,不由感觉额头上青筋突突的跳,伸手扶额不语。

    白面男子试探的问道“那是否通知天诛天神慕上神在异界重生的事?”

    “不。”冥王冷哼了声“让他找!”他们可是敌人,凭什么他要告诉天诛那对手他徒弟在这个旮旯的事,最好他把神人魔上界都给搅的天翻地覆,到时候不需要他出手就会有人将他灭了。

    白面男子不说话了,不用说他也知道冥王别扭了!明明没找到之前,说着找到的第一时间就告诉天诛天神,免得天诛老到他冥界找茬,怎么找到了,却又藏着掖着了!

    倒是白面男子旁边位置上沉默的黑面男子突然开口“听说那人是被自家的师兄师姐们阴到的。”

    黑面男子突然的话让邪魅男子和白面男子一愣,一脸不明所以。黑面男子继续道“前不久,我在我的地界发现了那几个与那人同归于尽的师兄师姐们的灵魂。”

    听着黑面男子的话,白面男子与邪魅男子不由双眼一亮。

    皇室花园里,巡逻的一支队伍巡逻的时候发现花园中躺着一个人影,急忙上前查看,当看清那人的脸之后吃惊不已,急忙通知到卡兰国王那边,大晚上的,众人就发现炎黄学院的学院长慌忙的进了皇宫。

    楚陌醒来看到周边围成一圈的人之后,心底不由低咒了声。

    慕云倾,你还来真的了!

    郁闷过后,他就急忙联络上界的楚氏家族去了,慕云倾的事得报告上去,家族里也需要准备一下。

    他有种预感,慕云倾迟早会踏足上界,在此之前,他们得商量好怎么与她接洽而不惹她厌烦。

    毕竟就算她不入他们家族的话,他们也不想与这等未来的高手为敌。

    ……

    次日清晨,接收到明管家信息的慕家旁系的女性则纷纷赶往慕家大宅,不同于以往的从容,从昨天开始听到明管家说让大家都过去之后,众人心中都暗道了声不好。

    近日旁系因为大xiǎo jiě回来可是战战兢兢的,大xiǎo jiě每次一外出回来,最先做的就是将他们旁系大长老给拉去打一顿,昨天也听说将大长老又拖去打了,这时间现在还没给放出来呢!现在又叫上了旁系与外家的女眷,难免的让人心中揣测不已。

    至于嫡系的,又一次因为不明原因幸免于难。嫡系为此可是暗自高兴不已。能不对上大xiǎo jiě,就是让她们去做什么她们都愿意。

    慕秋秋刚进入慕家大门的时候碰到了正从另一处赶过来的人,不由低声道了句晦气。

    少年刚一出现在大门口,慕家的护卫们就恭敬的行了一礼,将路给让了出来。

    少年经过时,对着与慕秋秋一同过来的几位夫人露出淡然的笑容,道“贵安,各位夫人。”

    “奈斯少爷贵安。”一众贵妇纷纷行礼。奈斯少爷在慕家可是仅次于嫡系的慕云城三人之下,其身份可想而知。

    慕秋秋缠扶着自家母亲,拧紧薄唇瞪着奈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记得慕云倾没有要求旁系的男性也到场,在场到的也只是女性,奈斯这是什么情况?

    慕秋秋出声的第一时间,众贵妇人们纷纷将视线tóu zhù在三人身上,心中暗道,这三个人碰上,有好戏看了!没想到还没有进去呢就有一出大戏上场了。

    “秋秋xiǎo jiě,我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奈斯一脸的言笑晏晏。

    慕秋秋看着他不由嗤笑出声“是了,奈斯少爷可是嫡系大长老的孙子,出现在主宅当然不奇怪。”她咬着牙强调了嫡系两个字,话里的讽刺意味非常的明显。

    奈斯不同于她,嫡系的身份让他并不需要召唤就能随时的出现在主宅。

    秋秋xiǎo jiě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率。”奈斯淡笑。慕秋秋看着不由气恼的捏紧了手指。

    奈斯继续道“秋秋xiǎo jiě今天可得小心些说话了,昨天慕横长老因为心直口快可是气到了姐姐,慎言些说不准会免一顿骂。”奈斯告诫道。

    他当然不是好心,而是不想姐姐因为这些人而浪费心思而已。

    他的姐姐有更宏大的前进方向,怎能被这种琐事绊住脚步。

    “不劳你费心。”慕秋秋不信他会那么好心,昨天的事他们当然听说了,爷爷没有回来她也很担心,可也不信慕云倾敢对她爷爷做什么,毕竟她爷爷可是旁系长老之首。

    她哼了声继续道“倒是你一个旁系过户到嫡系的外人,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妄图称呼慕云倾姐姐。就算你做的再好,有慕云璃在,你都只是个可怜的陪衬品而已,还妄图想成为慕云倾的弟弟,取代慕云璃,真是要笑死人来。”

    听到慕秋秋的骂声,奈斯脸色还没有变化,倒是慕秋秋身边的那位一直沉默的贵妇人脸色瞬间变的很是难看,对着慕秋秋低喝了声“秋秋!”

    慕秋秋气急“妈妈你是想为这个叛徒说话不成?就算妈妈你当他是儿子,可前提也要他当你是妈妈。”

    贵妇人听着脸色更加难看了,看着奈斯的视线不由的带上了灰暗之色,而奈斯则是淡淡的笑着,好似她们说什么都影响不到他。

    “这是什么地方?这种话也是能随意说的吗?”贵妇人呵斥道。慕秋秋委屈的红了眼,可还是顺从的嘘了声。

    贵妇人看着奈斯淡淡道“多谢奈斯少爷提醒,我们知道怎么做。”

    奈斯只是淡淡一笑,眼中讽刺略深。

    “哎呦,这不是大嫂嘛?这一大早的,在主宅大门口就吵起来好嘛?”一位妖媚装扮的贵妇由着一个少女缠扶的走了过来,扫到淡笑不动的少年脸上不由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掩唇一笑道“这不是奈斯少爷吗?这是外出回主宅?”

    “茉莉夫人早安。”奈斯淡笑的打了声招呼。

    妖媚贵妇也就是旁系二长老长子的老婆茉莉夫人笑容更加灿烂了,特别是当其他两个人脸色更黑沉的时候更甚“奈斯少爷就是客气。”

    “没事我先进去了,父亲那边有事找我。”奈斯有礼的讲完告别了番就先进入大门内。

    看着在护卫的指引下进入内院深处没了影子的奈斯,茉莉夫人掩唇笑道“大嫂,你说这人呐,是不是不该太贪心,无故把儿子送给人家,图着人家的财产,没想到最后人家冒出了个金孙,这下可不就是鸡飞蛋打。”

    整个慕家的人都知道,奈斯少爷原本是旁系大长老慕横的长子夫人桑亚夫人所出。

    十三年前,嫡系大长老的独子外出历练骤然逝世,众所周知,嫡系大长老就唯一的一个独子,这突然的噩耗让嫡系没有了继承的人。

    而这时,旁系大长老的长子媳妇桑亚因为贪图嫡系大长老的财产而把儿子过继给了大长老当孙子,可没等他们高兴即将得到的财产,突然冒出一位带着五岁小孩的女人,自称是嫡系大长老独子在外的女人,基因确认亲子关系之后,这下那些财产可不是成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小孩的,奈斯也因为已经过继过去,不尴不尬的继续待在嫡系。

    谁也没想到这个奈斯少爷在失了继承嫡系大长老财产的权利之后会与大xiǎo jiě交上好。

    大xiǎo jiě是什么人?慕家最为权威的一个存在,得了大xiǎo jiě的好还怕没有前途?可旁系这些人之前因为没了继承权的事冷落了奈斯少爷,双方关系可是冷淡的不行。

    桑亚这边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丢了儿子财产也没得到。

    桑亚听着茉莉讥讽的话,脸色瞬间很难看,可眨眼间,她又恢复了以往的温和,淡淡的对走到面前的护卫道“带路吧。”桑亚能走到今天这地位,可不单单只是靠着美貌和家世,其心计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任何一个来主宅的人都必须在护卫的带路下进入,不然会被当成外来者攻击,这些女人平常没少来慕家主宅晃悠,所以都非常清楚这里的规矩。

    茉莉见她不应战,无趣的撇撇嘴,这里怎么说也不是她的地盘,也不敢多做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