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话 盛世婚礼(三)-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60话 盛世婚礼(三)

    酒水入口的第一时间,噗一声,四人全喷了出来,并且扭曲着一张脸往厕所冲。途径遇到的贵族看着失态的几人一脸的诧异,这么失态的几位王子公主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在别人的婚礼上如此失礼,这几位皇室王子公主也真是令人觉得无语。

    角落里的慕云璃捂着嘴吃吃的笑个不停。让他们嚣张,吃苦头了吧?

    慕云城几个在看到几人古怪作为的第一时间看了慕云璃一眼,不用猜,看他脸上丝毫不掩饰的得意就知道是他在他们喝的东西里面都是加料了的。

    “注意点,今天可是大哥的婚礼。”墨言籁淡淡的开口。可别因为这几个贱人而出现什么岔子,不然到时候,大哥杀了他们的心都有。

    不用他说什么,一样看出他目的的墨言潍赶紧让人跟着皇室的那几人,免得出什么乱子。

    慕云璃嘿嘿一笑,他就小小的惩罚一下而已,绝对不会破坏大表哥的婚礼。

    白奕故作忧伤的叹了口气“明明是一个爹生的,差别怎么那么大?”虽然没有特地指,但溯言还是知道他在说的他。不由白了他一眼,非常正经的道“当然是因为我是基因突变来的。”他那么优良的品质,可不是溯月那几个能比的。

    再说了,他父王那基因,能生出他这般优秀的王子,估计也只能用基因突变来解释了。

    众人都被他那理所应当的表情给雷到了,这解释……很好很强大。

    白奕第一次被溯言噎到了。其他几人见他吃瘪,那是一个忍俊不禁。

    这时候,门口方向传来喧哗声,几人循声看过去,当看到几个走过来的贵女中为首的女子时,脸色微微的诧异了下。

    “砸场子的来了!”墨言籁轻声嘀咕。其他人看着为首走来盛装打扮的明艳少女,纷纷在心中赞同。

    “二少。”清秀装扮的楚天丽一眼扫去,就注意到了在众优秀美男子中仍难以被忽视的冷峻男子,不由提着裙摆微微行了一礼,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的清然,让人看着不由生出好感来。

    可她面前的人是以冷硬出名的军人墨言潍,而且她又不是他唯一能让他神色软和的表妹。

    “欢迎几位。”墨言潍冷漠的点了点头,面瘫的脸没有丝毫幅度。视线落在楚天黎的身上时则晦暗不明。

    楚天丽见他移开的时候,心中微微的失落了一番,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场合,也不再出声,免得引起二少的不耐。

    楚天黎神色冷漠,没有看到慕云倾稍微愣了下。慕云城墨言籁心中别扭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他们家倾倾不在,有什么好看的。

    楚天黎懒得搭理两人,对墨二少墨言潍矜持的点了下头就进入巨大的厅中去了,目的地俨然就是溯月等人所在。

    楚天心楚天丽楚天琴三人跟在他身后步入婚宴厅,天空花园是出了名的奢华梦幻,是所有女子梦想中的婚姻殿堂,可因为这个地方是墨家所掌控,除却墨家子弟,无人能在这里进行宴会,这次也是天空花园时隔三年以来首次出现在众人眼底。

    不用于现代化的洁白,天空花园的周边建筑采用的是镂空的雕花栅栏,栅栏周围是一片的粉色花海,微风透过镂空的栅栏时,吹起粉色的花瓣,如粉色的彩蝶一般在空气中翩翩起舞,带起芬芳的香气。

    粉色花海中,是布置的精致的红色餐桌与精致的餐点,还有一条由粉色花瓣铺成的地毯,穿在餐桌中心,直达巨大的圆台,哪里是进行新人宣誓的地方。

    头顶上是鎏金的巨大灯笼,温和的光线从里面透出,带着阵阵的暖意。还有其他的摆设装饰,每样都是精致而又恰到好处的装扮,整个殿堂看起来既奢华而又清然,好似置身在一片世外桃源之中的赏花宴会一般。

    看着装扮奢华贵气的巨大宴会厅,楚天心心中酸涩不已。

    视线所及的一切都是每个女孩都所渴望的,不少贵女在进入其中的时候脸上的惊喜怎么也掩盖不住,可惊喜之后是失落。

    惊喜于这里的一切都是每个女孩所渴望的婚姻殿堂,失落于今晚的一切都不是属于她们的。

    而这一切,也让楚天心更加的郁结。这场婚礼的新娘本该就是她,都是华灼,她为什么要出现,还抢走了属于她的婚礼。如果没有她,墨大少就是她的了!

    楚天丽见自家姐姐情况不对不由皱眉“姐姐。”这里可是墨大少的婚宴,要是姐姐发疯起来毁掉婚宴,到时候墨家乃至墨大少的怒火可不是他们楚家能承受的。

    当然她会那么想也是因为楚天心脸上要毁掉这场婚礼的眼神太过明显。

    墨大少看似温文尔雅,可能在商业中成为无冕之王的男人,怎么会如表面那般的简单,惹怒他的后果,可不是她们所能承受的。当然她也绝对不允许楚天心那么做就是了!

    楚天心没有希望了,可她的期盼还在,她绝对不会允许楚天心破坏墨大少的婚礼,要是墨家与楚家成了敌人,那么她与墨二少之间就再无可能。哪怕楚天心是她的姐姐,她都不会容许。

    楚天心哪里不知道她眼中的警告,不由冷冷一笑“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警告我了?”

    呵,她算是看出来了,什么姐妹情深,她不过是利用她充当进入墨家几位少爷眼里的探路石而已。

    楚天丽对墨二少的心她哪里会不知道?她不过就是怕她将两家之间的关系闹僵,让她和墨二少没了可能嘛!她们就这么认定墨大少与她绝不可能吗?

    “我只是提醒姐姐不要做有损楚家的事而已,要是爷爷知道了会很生气的。”楚天丽淡淡的开口,语气不卑不亢。

    到这个时候,楚天心才看清她这个mèi mèi的不简单之处,不声不响的,就获得了爷爷的重视,地位隐隐的要超过了她。

    是她太傻,居然会相信了她!想到这里,她看着楚天丽的脸色不掩厌恶“这话你留着给自己就行了。我不可能,你楚天丽也绝不可能!”说到这里,她话中带上了狠厉。

    楚天丽闻言,眸色闪过阴沉之色,可脸上的表情不变,一脸的淡然的看着她。

    而楚天琴则隐在一角看戏,楚天心楚天丽都是一路货色,她们狗咬狗一嘴毛,最后得益的一定是她。

    视线一转,扫到不远处的七王子殿下,楚天琴不由双眼一亮,提着裙摆就往溯月等人的方向走去。

    而墨言玺在看到楚天心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吩咐执事安排一队人看着楚天心不要让她坏事,今天可是他和华灼的大婚,谁要敢破坏,他绝对不会容许。

    婚宴厅上,随着一个又一个贵女的出现,场中气氛非常的微妙。众淑女的视线淡淡的在场中扫射,就等着新娘子出现后被她们的高贵与美丽碾压。

    居然敢抢走她们的墨大少,她们绝对要让那个平民的女人的婚礼办成本年度新娘子最丢脸的一场。

    看着打扮一个比一个盛装的贵族淑女,不少贵族子弟咂舌,这墨大少的名头好大,看看这些女人,明明知道这是墨大少的婚礼还打扮成这样来砸场,这墨大少的桃花到底开了多少啊?

    白奕看着啧啧出声“老墨,估计到你结婚的时候女人会更多,而且一来还是直接砸场子的那种。”

    墨言籁嗤笑“要真发生那种事,我一定会打歪你的嘴,让你还怎么乌鸦嘴。”

    白奕“……”老墨,要不要那么凶残啊!

    墨言玺不是不注意到这些贵女的目的,觉得非常的无聊,她们想要碾压华灼的心让他非常的不快。华灼是他的ài rén,谁看不起她,想谬视他,就是看不起他谬视他。

    而且他自认根本没与这些女人接触过,这般无礼的对待他的老婆,他心情也非常的不好。

    墨言潍走在宾客中,视线若有若无的观察着全场,这次大哥的婚礼,他虽然安排了墨家护卫队做安全警戒,可他还是不放心,时不时的得盯梢一番,以免出现其他的意料之中的事。

    要说这里最高兴的,莫过于墨家的五位女性了。分别是墨老夫人,墨家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和墨琉璃。

    这可是他们子侄辈第一个结婚的,华灼这个女孩子又是她们都满意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被她们认为一辈子都不会结婚的墨言玺都结婚了,剩下的墨言潍墨言籁还怕什么?

    说起来她们担心墨言玺也是不无道理的,从小墨言玺就聪慧,不管是实力还是外貌智慧都优异过人,自小就是有主意的,虽然对人温和,但身为家人的她们知道,除却家人之外还真没有谁能入他的眼,眼看着都要三十了,可却每个好点的女性朋友,净是一干的同类,为此墨大夫人还担忧过儿子以后带回来的是不是男媳妇……

    所以当他带华灼回来之后,她们几个根本不敢有挑剔,再加上华灼真的是个大方优秀的孩子,接受的更加快了。

    众贵女原本以为以华灼的出身,就算墨大少喜欢,几位墨家的夫人心里还是不满的,可看着笑逐颜开的几位墨家夫人,哪里有丁点勉强的意思?满满的都是对于这场婚礼的满意与欢喜,让她们更加气闷了。

    不少见墨大少选择一个平民女性的家族高层见墨家众人脸色不做掩饰的欢喜,心中纳闷,自家最优秀的孙子儿子选了个没有份位的平民女子。墨家的人怎么还笑的出来?

    就算是装的,这演技也太厉害了吧?

    那些意属墨言玺做女婿孙女婿的家族高层不是不痛心,可也不知道墨大少是张的什么眼神,他们家优秀高贵的女儿看不上,偏偏选了个平民女子,真是气煞了他们。

    宴会厅一角,小白坐在巨大的红布桌上,小爪子不时伸出扒拉一块比它身体差不多的糕点,没几秒就消失在它嘴里,然后又继续向下一块进攻,每几秒都会消失一大块巨大的糕点,机器佣人补充餐点的速度都没它消化的快。

    边吃小白还边幸福的感叹“好吃好吃!结婚好,要是表哥天天结婚就好了。”

    旁边的侍从与看到的宾客完全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这毛球是什么鬼?嘴里装了空间袋吗?那么多东西下去,怎么不见它那小肚子有点变化?

    “嗯?这不是赤焰狼嘛?怎么和个饿死鬼一般?”冥王提着酒杯走过,看到桌子上饿死鬼模样的小毛球不由惊诧的出口。

    小白狂吃的同时抬头看了他一眼“讨厌的味道,讨厌的家伙。”

    “呵!”冥王失笑“你是光明神兽我是黑暗王者,当然会产生抵触。话说你们赤焰狼一族不是要灭绝了吗?怎么还有你?说起来有你这么个吃货,赤焰狼一族灭绝也是常理之中的事,因为太能吃把自己一族给吃灭绝了。”冥王说到最后还把自己逗乐了。

    “这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讨厌的家伙。”小白张口就对他吐了口火焰,还没靠近冥王,就见他伸出手在火焰不远处一点,瞬间把火焰熄灭了。

    “小家伙你可不是我的对手。”冥王淡淡的看了它一眼,小白扬起下巴哼了声,看在今天是慕云倾女魔头大表哥结婚的日子它放它一马,小白一个弹跳就消失在原地,找阿璃玩去了。

    “慕云鎏去哪儿了?”冥王抬头看了一圈,映入眼底的人没一个是属于慕云鎏的那张脸。不是说是她表哥的婚礼吗?怎么不见她?

    “王!”黑面男子突然出现,对着他恭敬道“已经带出来了。”说着将手中拿着的玉佩递到冥王眼前,冥王玩味的看了眼,视线直接落到待客的一群伴郎里的某个少年身上“放到她弟弟身上。”

    相信慕云倾知道她弟弟身上多了某个人或者当她弟弟换成某个人的灵魂时,她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呵!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慕云倾发现时的脸色了。

    黑面男子脸色也没有变化一下,恭敬道“是!”

    正扒拉着自家老师不放的慕云璃突然感觉脊背一凉,视线在厅中扫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