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话 平静下的汹涌-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62话 平静下的汹涌

    “那对戒好漂亮。”就是柯基看着也忍不住发出赞叹。他见过不少好东西,对珠宝也没怎么在意,可从没有这样一种能瞬间夺走他所有心神的珠宝。

    不止他,在场人看着新人墨言玺华灼两人手指佩戴的对戒都难掩眼中的热度。

    慕云城暗搓搓的决定等婚礼结束之后磨着倾倾给他一副,到时候有了心人拿出来,对方立马会答应和他成一对,他简直太聪明了!

    慕云城刚转身,就看到同样冒光的墨言籁宋桁白奕几人,得,这几个家伙不愧是死党,那心思都是一样的。

    艾利斯看着北流星难掩喜欢的眼神,不由摸了摸下巴,看来婚礼结束之后得找下princess,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流星对除武技之外的喜欢之物呢!

    不止艾利斯,知道是慕云倾准备的对戒的,暗搓搓打算婚礼过后找慕云倾的人可不少。

    墨言玺华灼两人早就已经去公证过了,婚宴不过是邀请些人过来吃吃喝喝,通知大家他墨言玺结婚了,并且新娘子是谁的意思,这场宣誓婚宴还是家里人为他们准备的,毕竟华灼以后就是墨家大少夫人了,得让众人见见,免得到时候不知死活的惹她。

    这对新人一桌桌的敬着酒,伴郎团就是替喝酒的,伴娘团就是帮忙拉拢气氛的,一群的俊男měi nǚ,就是站着也让人赏心悦目,更别说她们嘴里不停冒出的祝福话语了。

    老一辈的老人听着一脸的乐呵,就是严谨的老人到了这里,也被这群半大的小子们给逗的开怀大笑。

    慕云璃去厕所回来就发现他因为洗手而暂时先放在一边的终端旁边多了一块黑色的东西。

    他仔细的看了眼,是块黑色的玉,他伸出手,要触及那玉佩的时候,一股危险的感觉瞬间袭击了他脑部的神经,让他即将碰到玉佩的手停住了。

    “阿璃!”不远处传来柯基的呼唤声,慕云璃回头应了他一声,拿起终端转身就走,介于刚刚的危险感觉,他并没有没有要碰玉佩的意思,他刚转身,一股黑色的浓雾突然凭空冒出,眨眼间就冲进了他的身体,迈步向前的慕云璃的步子一顿,脸色出现一瞬间的扭曲,他古怪的摇摇头,后跑出去找叫他的柯基去了。

    同一时间,正待在华灼身边的慕云倾察觉到什么,视线锐利的扫向冥王的方向,后者见她视线扫过来,抬起酒杯示意她敬她的模样。

    那道气息消失的过快,慕云倾刚要追踪时却消失了。

    慕云倾捏紧了手中的酒杯,迈步向冥王走了过去,几乎在慕云倾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吸引了在场人全部的视线。

    慕家大xiǎo jiě慕云倾不管走到哪儿,都是最受瞩目的存在。

    慕云城几个注意到她的目的地,眼中光芒不由一紧。目光紧紧的看着慕云倾和冥王,仿若只要一有什么情况,他们就会不顾一切的冲去。

    华灼注意到几人脸色不对,抬头循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当看到慕云倾走向的男人时,瞳孔不由一缩。墨言玺刚要前就被她紧紧的拉住,墨言玺不明所以的回头,华灼冲他摇摇头。

    冥王!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神尊。他是来找慕云倾的?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虽然想帮助慕云倾,可她有自知之明,在冥王这等强者面前,就是她这个堕神全盛时期都不是对手,更别说是慕云城墨言玺等化神期都没到的人类。

    他们若不顾自身的去,说不定还会惹怒冥王,到时候冥王大开杀戒的话,可没人能阻止的了!

    她现在只能期待于慕云倾有什么压制冥王的办法。因为慕云倾的特殊性,华灼对她总有一种毫无理由的信任。

    慕云倾刚在他面前站定,冥王就淡笑的开了口“神界珍宝星鎏灵石,看来天诛那老小子对你可真是舍得下心。”这可是众神眼里的宝贝,天诛居然就这么给了他的宝贝徒弟,而他的宝贝徒弟居然这么浪费的给锻造成了对戒送给一对凡人,哦,不对,应该是一个凡人,一个……堕神!

    “这点东西我可不信冥王会看在眼里,你的收藏室里应该不少吧?”慕云倾对着他道。

    冥王笑了“一个堕神,居然能出现在这个异世界,看来你出了不少力。”

    “关你什么事。”慕云倾淡笑的回了一句。

    冥王莞尔一笑“慕云鎏,这么对我说话可不好。你知道的,我一向脾气不好,生气起来的我可是连你师尊都拉不住的。”

    “正好我为冥王陛下准备了不少礼物……”慕云倾淡淡一笑,看着冥王瞬间紧绷起来的脸,眼中笑意更深了。

    看来他记起来了呢!她慕云倾的手段,可不仅仅是法术,她天才药剂师的名头可不是世人吹出来的,用句狂妄的话来形容,只要她想药倒的,没人能在她的药剂下撑着。

    冥王当然知道这个阴险的女人在威胁他,可他现在多了慕云倾的软肋,也没以前那般的忌惮她了“慕云鎏,你应该知道的,只要我想,抬手间就能毁掉这个卡兰帝国的帝国星球。”

    “当然,冥王陛下的下场也会是被天道追杀,恐怕得躲到冥界才能避开天道。”慕云倾也不是好相与的,轻松就扯出了他的底蕴。

    冥王听到天道两个字不由下颚一紧,确实,天道那个家伙比慕云鎏难缠多了,他宁愿被慕云鎏下药,天诛追杀,也不想招惹天道那家伙的注意,就算他现在是神体,吃几道天道的惩戒之雷也够呛。

    那家伙是个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比慕云鎏天诛或是任何一位神还要来的恐怖。

    “说起来冥王陛下还是第一次参加婚礼吧!这机会可不多。”慕云倾淡笑道。

    冥王拧眉“你什么意思?”一个人类的婚礼,有什么好瞧的,要是她不在,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明明她话里的意思没什么,但看着她脸的笑容,总感觉她在讽刺什么。

    “没什么,冥王陛下好好玩,我先忙着去了。”慕云倾见华灼那边需要人,踩着高跟鞋就走了过去。

    几乎慕云倾刚一走,慕云城几个暗地里盯着的人见两人没有打起来都松了口气。他们就怕冥王一言不和就要开打,到时候估计他们全部都不是冥王的对手,打不赢不说,估计婚礼还会被破坏。

    慕云倾走到慕云璃面前,正埋头和小白一起吃着点心的慕云璃抬头困惑的看着慕云倾,道“轻轻,你要吃吗?”

    “不用了,你多吃点。”慕云倾淡笑的道,不经意间将他身体扫视了一圈,没发现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哦!”慕云璃没想那么多。低头又继续吃去了!小白刚准备继续,就见慕云倾扫来犀利的一个视线,吓的毛瞬间炸起。

    看好阿璃,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小心你的皮!慕云倾一个精神威压就向着小白而去。

    小白吓的躲到慕云璃身后,待慕云倾离开后这才松了口气。

    而几乎在慕云倾离开的第一时间,低头吃着点心的慕云璃突然捏碎了手中的叉子,又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将毁坏的叉子丢到空间里。

    小白刚准备对慕云璃抱怨慕云倾的凶残,突然顿了顿,抽动鼻子道“阿璃,你身怎么有种怪怪的问道。”

    慕云璃脸表情一僵,对小白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闻错了吧!我能有什么味道。快吃吧!免得轻轻一会过来又吃不了。”

    小白瞬间被转移视线,对哦!赶紧吃,免得女魔头过来,想着小白急忙埋头狂吃起来,它没有注意到在它低头的瞬间慕云璃眼中闪过的疯狂之色。

    盛大的婚礼结束之后,参加婚宴的宾客都津津乐道。

    这场婚礼的盛大与别具一格一下子烙印在参加了婚礼的众人心底,众贵族们纷纷以能在天空花园进行婚礼为荣,墨家的天空花园预定一下子爆满,从本年排到了五年之后去了。

    慕云倾在参加婚礼过后就将精力都投入到实验室里,慕云城几个又搭伙的出去惹是生非,没有一天是空着的。

    艾利斯几人参加完婚礼就回去了,他们家族那边的事还没有处理好,经过之前的四国比赛与血族一游,内部的人心有些不稳,当然,这是其他人故意做的,还散播流言说他们参加比赛的时候对慕云倾放水了,不然她慕云倾一个从没有参加过比赛,并且没有受过正统训练的十几岁少女怎么可能在众天之骄子中夺冠,获得四国比赛的第一?

    本来就有些浮动的人心在听到流言的内容之后心情更加的浮动了。

    特别是龙岩帝国,莎娜罗贝尔在参加完婚礼之后就单方面对阿瑟尔家族发布取消她莎娜罗贝尔与杰斯阿瑟尔未婚夫妻的关系。

    龙岩帝国流社会因为莎娜罗贝尔这一出而出现动荡,特别是阿瑟尔家族,他们好不容易才巴罗贝尔家族,这些年因为罗贝尔家族的权势,他们的地位可是一下子升不少,现在莎娜罗贝尔要取消婚礼,阿瑟尔家族哪里能答应?

    可莎娜罗贝尔可是代表龙岩第一世家罗贝尔家族的人物,她的话没人会去反驳。阿瑟尔家族里唯一因为取消婚礼高兴的也就只有杰斯阿瑟尔了。

    阿瑟尔家族的人看着他喜悦的脸色心里那是一个不舒服,他们与罗贝尔家族之间十成九稳的姻亲关系,因为杰斯阿瑟尔经常的脑抽已经作死掉了!

    要不是因为身份问题,阿瑟尔家族的那些长老们当场就会跳起来将杰斯阿瑟尔给拍到地狠狠踩一通了!

    从没见过这般作死的家伙,好好你一个借机位的机会他就这么作死了,明明和莎娜罗贝尔订的婚约,居然和人家私生女身份的mèi mèi搞到一起,这种把珍珠丢掉将鱼珠当宝贝的作为,简直就是白瞎了他的一双眼。越想心中越是气愤,阿瑟尔家族的几位长老们恨不得将杰斯抓过来暴揍一顿。

    而杰斯阿瑟尔因为家族里众人的规劝还特地跑到罗贝尔家族门口去叫嚣,被罗贝尔家族的护卫一吓就跑远了。

    这下子不用说,龙岩帝国全流社会的人都知道阿瑟尔家族作到了罗贝尔家族,终于惹怒了罗贝尔家族。

    而罗贝尔家族也不负众人所望的开始在业界攻击阿瑟尔家族,第一时间就将与阿瑟尔家族做的交易一下子断了!阿瑟尔家族的产业一下子就蹭蹭的往下滑,差点跌到谷底。

    这就是靠着扶持成长而起的家族,依附的家族一松开手,他们就控制不住的往下跌。

    同时,除却龙岩帝国的阿瑟尔家族之外,其他两个国家,克洛帝国落日帝国也因第一豪门世家发生了动荡,相反的,卡兰帝国难得的非常的平静,平静的有些诡异,有种暴风雨前风平浪静的感觉。

    卡兰帝国,慕家

    慕云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都特别的困,每天刚吃完晚饭就睡了过去,早早睡过去的他根本没注意到一直看着他的小白眼中闪过的担忧之色。

    阿璃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沾染了黑暗的气息,难道是个那个讨厌的家伙接触了?还是哪个黑暗的家伙不知死活的招惹了阿璃?不行,它得找慕云倾问问怎么解决,想通之后,小白立马往实验室里飞奔而去。

    几乎在小白离开房间的第一时候,慕云璃身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光芒,不多时,慕云璃就站起身,微微眯着眼看着周边的环境,视线最后落在白皙的手。

    “慕云鎏……”慕云璃突然低喃出声,身影一掠就消失在原地。

    林家别墅

    坐在落地窗前的邪魅男子看着被乌云蒙一层黑色的月色微微勾起薄唇。

    一道暗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恭敬的开口“王,慕云璃往皇宫方向去了。”

    邪魅男子淡笑“已经开始了呢!”他就坐观好戏好了。这场好戏的主角是慕云鎏,相信不会太过于让他觉得无聊。

    皇室,溯月刚锻炼完精神力步入宫殿,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了好几步拔出架在一边的wǔ qì低喝道“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