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话 慕云璃?-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63话 慕云璃?

    皇室,溯月刚锻炼完精神力步入宫殿,刚进入内室,不经意一扫就被突然出现在暗处的人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了好几步拔出架在一边的wǔ qì对着来人低喝道“谁?”

    “殿下不必惊慌!”属于少年稚嫩的声音响起,不待溯月反应,穿着斗篷的人掀开斗篷的盖子,一张过于精致的熟悉脸庞映入溯月眼底。

    “是你!”溯月眼中闪过错愕之色。慕云璃?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心底这么疑问间,就见来人说了来意。

    “我今晚出现在这里是想与殿下做个交易。”慕云璃对着溯月露出一抹笑容,看在溯月眼里未免过于诡异。

    “什么意思?”知道慕云璃到他这里有目的之后,溯月反倒是好奇起来,慕云璃之前虽然是废材,可自从慕云倾回来之后他的身份就水涨船高,就是实力也提升不少。

    他之前还嫉恨与三哥能与慕云璃搭上线,现在看来,慕云璃貌似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慕云璃露出笑容,对着他道“我助殿下登上王位,殿下帮我杀个人。”

    助他登上王位?溯月晦暗的视线落在少年身上,眼前这个慕云璃超出了他的认识,让他有种莫名危险的感觉,若之前的慕云璃代表着纯净那么现在的慕云璃就是危险,黑暗的代表。没有缘由的,就是有着这种感觉。

    是以前的慕云璃wěi zhuāng的太过成功?以至于众人都将他定位于无害的存在。可眼前这个人,在他看来,既危险而又阴森。

    “谁?”溯月好奇他想杀的人是谁,慕云璃想要杀谁还需要到他这边来吗?以他在慕家的地位,要取一个人的性命易如反掌,何必跑到他这边与他合作。除非……他有着不能为人知的目的。

    “慕云倾!”见溯月瞪大眼,慕云璃诡异一笑“不,应该是慕云鎏。”

    溯月眼中闪过困惑之色,慕云璃这话什么意思?慕云倾?慕云鎏?慕云鎏是谁?从未听说过慕家有这个人物?难道是旁系的人?还是说是慕家隐藏在背后的高手?只一瞬间,溯月脑中就略过很多种可能。

    “殿下听着或许会觉得匪夷所思,现在这个出现在世人眼里的女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姐姐慕云倾,而是一个叫慕云鎏的女人,我的姐姐早已经被慕云鎏所迫害,现在出现在众人眼里的,只是一个从数万年前穿越而来的灵魂而已。”

    溯月闻言脸上不变,可那瞬间紧缩的瞳孔却没有被来人错漏。

    慕云倾不是慕云倾?而是一个叫慕云鎏的女人所假扮的?这事说起来确实有着悬疑,毕竟慕云倾三岁就被送去参加四国试炼,十二年的时候未曾出现在众人眼前,是生是死根本没有人知道。

    现在出现的这个女人是假扮的也不无可能。至于她是怎么与慕家对接上的,估计这是慕家嫡系内部做的什么计划,或着说,这个叫慕云鎏的女人是慕家嫡系特地找来顶替死去的慕云倾身份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而慕云璃能发现,估计是他们相处之间发现了什么。

    不用来人解释,溯月就自己做了脑补,觉得可能性大概就是这样,见慕云璃没有要解惑的意思,他就自觉的认定了心中的猜测。

    “我如何能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溯月紧紧的盯着来人道。

    若是以往的他肯定不会如此沉不住气,可是现在的他,已经被对三哥溯言能搭上慕云倾,父王意属六哥溯煜成为王储而慌乱了心。

    溯月对权势的**高过于一切,身处皇室的他非常明白权势的重要性,恐怕只要是三哥或者六哥中其中一人登上那个位置,他估计会性命不保。

    毕竟身处这个位置,没一个人手里是干净的,不说其他人,就是他,为了确保王位的安全,定会将有意图取代他的对手全部解决,哪怕是同胞兄弟。

    “作为见面礼,我为殿下除掉三王子六王子如何?”慕云璃对着溯月低笑的开口。溯月听着不由双眼一亮。

    慕家

    慕云倾正在做匹配实验,一道咋呼的声音突然传入“慕云倾慕云倾,不好啦,阿璃不好啦!”

    听着小白咋呼的声音,慕云倾原本的怒焰在听到有关阿璃之后瞬间熄灭,瞬间出现在小白面前将它捏住,冷声问道“什么意思?”

    小白这时候顾不得自身的处境,急忙道“阿璃这两天怪怪的,总是早上睡着晚上醒来,周身还弥漫着一股黑暗的气息,似乎来自冥界。”

    小白一开始以为是沾染上了什么东西,可越想越不对,只能来找慕云倾帮忙了!女魔头那么厉害,她一定知道怎么将阿璃体内的黑暗气息消除。

    阿璃原本就是人类,若是被黑暗气息缠绕的过久。很有可能会被那股黑暗的气息给吞噬,到时候,阿璃很有可能就不是阿璃了!

    听完小白的话,慕云倾周身气势突变,砰砰砰接连的爆破声响彻整个实验室。

    视线所及的所有试剂在瞬间因为慕云倾来势汹汹的气势爆破。

    小白早在第一时间就吓得挣脱慕云倾的摄制躲到一个角落里。眨眼间,实验室里已经没有了慕云倾的身影。

    几乎是眨眼间,慕云倾就出现在慕家天空之上,恐怖的精神力狂泄的以慕家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而去,当探查到属于慕云璃的气息之后向着那个方向飞掠而去。

    坐在椅子上的溯月只感觉到眼前凉风拂过,一只纤白的手就捏住了他的脖子。

    “慕xiǎo jiě手下留情。”溯月淡淡的开口,似乎并不诧异来人的身份。

    暗处的人走了出来,那张绝美的容颜赫然就是慕家大xiǎo jiě慕云倾。

    周边的皇室暗卫刚反映过来要拔出wǔ qì,可几乎在慕云倾出现的第一时间,他们就感觉到身体一阵疲软,没几秒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见慕云倾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并不说话,溯月心情略好的道“慕xiǎo jiě深夜造访,不知道有什么贵干。”

    “嘭!”慕云倾的回答是直接一手将他脑袋按砸在眼前的案台上,两者接触的瞬间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

    溯月只觉得脑袋一懵,当痛觉传来时,一股温热从他额头流下,而他原本淡笑的面容也瞬间石化。

    慕云倾她怎么敢!溯月完全没有想到慕云倾居然敢这么对待他。

    很显然的,七王子殿下忘记了慕云倾在外的风评。要是以往,不关到慕云璃,慕云倾还有空陪他多废话两句,可现在……呵!

    “我之前无数次的向世人声明,我慕云倾脾气不好,可为什么总是没人能记住呢?”慕云倾清冷的声音响起。

    溯月听到她这话倒是愣了愣。慕云倾这话什么意思?

    慕云倾贴近他的耳畔,轻声道“七王子殿下,你说,我要是现在杀了你,王室会知道吗?”

    溯月心脏猛地一缩,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那么疯狂的想法,他急忙挤出一个笑容道“难道你不怕我对慕云璃做什么?”

    “那可是七殿下死了之后的事了!”慕云倾说着,手中力道一大,溯月瞬间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

    “慕云倾,现在要是杀了我,明天你可是会后悔的。”溯月急忙道,事关他的性命,溯月也不想放着当底牌了,原本就是想利用这个要挟慕云倾,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处。

    “嗯?”慕云倾挑眉“殿下,你应该听过的,我脾气不好。”

    溯月从没有遇到过这般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很显然他之前计划的那些话语对慕云倾没什么作用,他还是单刀直入的好。

    “慕云璃确实在我这里,不过他是自愿进来追随我的,慕xiǎo jiě也知道,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权势,慕小少爷主动投靠到我身边,我怎么能放过。”

    “呵!”慕云倾低低一笑“说吧!你想要什么。”

    “你!”溯月笃定的看着她道“答应嫁给我,我就同意放慕云璃离开。”

    “你认为你能阻挡的住我吗?”慕云倾淡笑道。娶她?他有那么命吗?她慕云倾还真没有被人这般威胁过,而且还拿捏着她最重要的人……想到这里,慕云倾眼中的嗜血一闪而逝。

    “当然不能!”溯月看着她淡笑的丢下一个炸弹“昆仑虚天诛天神座下最有天赋的弟子,半神慕云鎏。这样的能人,我怎么能阻挡的住。”说完,他静静的看向慕云倾,等着她骇然的变化,可她仅是诧异了下,但也仅仅只是诧异。

    惊恐慌乱什么都没有。只是那么淡然看着他,让有恃无恐的溯月有些傻眼,莫不成,是那人骗他。

    照理说被拆穿了身份,慕云倾应该会很慌乱惊恐才是啊!

    或者他不应该相信那个人,毕竟神什么的,根本就是虚幻的东西。

    “滴滴!”这时候,溯月的终端发出传讯信息,慕云倾看了眼,抬手扯下他的终端后将人随意的丢到一边,终端刚打开,一道四方的立体投影瞬间在眼前浮现。

    终端里映入的是一个笼罩在黑袍下的男子,看到对面屏幕里出现的慕云倾没有丁点的好奇,不,或者说他找的就是她。

    “好久不见,我的好师妹。”

    ……

    慕云城刚从外面回来,没有看到躲在游戏室内玩耍的阿璃,去实验室找了圈也没有见到mèi mèi,听仆人说两人都没有出过门,也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

    他是知道小妹的个性,做事的时候最烦有人看管着。

    这么个点了,她不在实验室也没出去,佣人也说过大xiǎo jiě没出去?去哪儿了?

    慕云城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不仅慕云倾不见了,就是阿璃也不见人影,难道两人偷溜出去玩不带他?想到这里,慕云城那是一个不是滋味。

    刚准备让暗卫去找呢,就见慕云倾从慕云璃房间走出,他当下猛地一愣“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刚刚他去阿璃房间根本没人啊!她怎么突然的从里面走出来。

    慕云倾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往实验室方向走去,慕云城感觉不对劲,跟了上去,急切道“谁惹你生气了吗?告诉大哥,大哥帮你教训去。”

    “溯月。”

    “什么!”慕云城怒了,溯月那个混蛋居然敢给他家倾倾气受?不要命了?妹控大哥直接掀袖子就要往外冲。

    慕云倾停下脚步冲他喊了声“回来。”

    刚准备杀去皇宫的慕云城立马返回来,不带丁点犹豫的。

    “从现在开始,慕家的大小事务全权交由大哥你处理,不服从命令者,逐出慕家!明一。”

    “是!”听到慕云倾的召唤,明一从暗处走出。

    “慕家暗处所在护卫队全权皆有大少爷接管,你负责协助。”说完,她站起身,慕云城急忙道“倾倾你把事情都交给我是要去做什么?”

    “我?”慕云倾冷冷一笑“陪一个人玩场游戏。”

    游戏?慕云城诧异“要不要我支援?”谁那么大牌,还得让倾倾作陪?不知道他家倾倾不轻易出手的嘛?

    “不需要,我去实验室几天拿成果就行了。”说完人往外走去。

    慕云城见状松了口气,不是要去找人拼命就好,他家倾倾精贵的很,磕到碰到哪儿就不好了,拼命什么的交给他们这些粗人就行,她在慕家悠闲的做指挥或者看他们怎么玩别人就好。

    “大少爷。”明一走到慕云城身边,慕云城挥手“你去准备吧!”倾倾事情都丢下了,只能他苦命的接着了!不行,他必须得在倾倾解决完那到她面前作死的人之后要求补偿。

    几乎是慕云倾刚步入实验室的第一时间,一队队皇室护卫将慕家大门给围住。

    明叔第一时间得到了通知,赶到门口时正对上皇室护卫队的统领哈特雷洛将军。

    “哈特雷洛将军深夜造访我们慕家,不知有何贵干。”明叔不慌不忙的看着来人开口。

    哈特雷洛是卡兰国王的心腹,一向以卡兰国王的心意为尊,对慕家这个无视国王陛下与他的家族一向嫉恨,听到明叔的问道,他冷着脸道“皇宫受到攻击,六殿下七殿下被刺客攻击,经指认,刺客正是慕家大xiǎo jiě慕云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