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话 卡兰国王的召见-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66话 卡兰国王的召见

    听着传递过来的消息,斗篷男子静默无语。去找冥王了?是为的极阴体吧?

    对付他这种冥体,最好的办法是在极阴体上动手脚。

    而慕云鎏那么疼爱她的弟弟,怎么可能会让他就这么占据她弟弟的躯体。所以慕云鎏找冥王他根本不奇怪。

    她会想到在极阴体上做手脚,他当然也能料到她的目的。毕竟世上不是仅有慕云鎏一个聪明人。

    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他夺舍了慕云璃。要不是怕慕云鎏这个女人又来同归于尽那一招,他要就对慕云璃的身体动手了。

    呵!果然不愧是最受师尊宠爱的弟子,那么快就反应过来怎么对付他了。

    想到之前在昆仑虚师尊对她的种种偏心,北宸脸色更加的扭曲了。他会用尽全力让师尊明白,他丝毫不比慕云鎏差!

    “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恢复肉身,到时候,慕云鎏你必死无疑。”阴暗处,披着斗篷的男子露出森冷的笑意。

    溯月这时候走了进来,冷沉的道“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说着将一个毫无美感的指环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只要是修仙者都会认识那指环的用处。料是溯月也没有想到这么个平凡无奇的东西居然会是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对于异世界来说可是稀有的宝贝,也就是那些古老世家或者皇室的掌权者才会有一个半个的,其他人,估计一辈子都没见过空间戒指。

    他也就是有幸的在之前见过空间戒指,不过那空间才有十立方米,而北宸给他的这个,空间比他见过的大多了,起码有几万立方米。

    北宸手一抬,桌上那空间戒指就被他吸进手里,感受着里面他需要的材料,他唇边弧度更大了。

    看着好奇的溯月,他什么也没有说,将一个瓷瓶抛给他,溯月想也没想到接过,看了他一眼,北宸解释道“作为回报,这是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

    见溯月迷惑的脸色,他难得好心情的解释道“这是瞬间能提升实力的药剂,只要喝下的人,能瞬间将实力提升到十二阶,也就是你们这个世界所说的体术十二段。”

    溯月听着不由微微的倒抽了口冷气,体术十二段?就是四国全部人相加,能达到的,估计都没有几个吧?

    这丹药真的有北宸说的那么厉害?捏着瓶子冰凉的瓶身,溯月疑惑的同时心中的野望也不由的扩充。

    要是这丹药能给他的心腹全部配备,经由他整出一支十二阶体术着的队伍,那么别说是卡兰国王,四国都不会在他话下。

    北宸淡笑道“对付我师妹,我可不敢小觑,不多备点底牌,我还真不敢和他对上。”

    要知道当初去狙杀慕云鎏,他们可是十几个记名弟子联合起来的,现在也就他一个人,要对付慕云鎏,不得不依靠这些他看不起的凡夫俗子。

    若不是怕到时候没人能当炮灰,他还真舍不得这些丹药。以他现在身无长物的情况,这种丹药是用了多少就少多少。

    溯月虽然不信任眼前这个人,可也知道他想报复慕云倾的心情,没有犹豫的收入口袋里,正色道“现在可以详细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吧!?”

    北宸诡异一笑“听说半年前,卡兰帝国出现了一次危机。”

    溯月拧眉,半年前卡兰帝国的危机?想到什么,溯月脸色突变,看着北宸的脸色满满的不敢置信。

    “你说,若是让慕云鎏在卡兰帝国众人或是四国公民面前引来那些东西,她和她所在的慕家会不会成为全星系的敌人?”

    溯月闻言脸色都白了。看出溯月的不愿意,北宸继续诱哄道“七殿下,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你也不需要多担心,只要逼的慕云鎏在全星系公民面前破开结界,到时候由七殿下你解决了这场危机,那么七殿下就是全卡兰帝国乃至全星系的英雄啊!到时候别说是卡兰帝国,就是全星系,都是七殿下的囊中之物。”

    溯月听着眸光闪动,眼里的野心怎么也掩盖不住。

    成为四国的王吗?闭闭眼,溯月再睁开时眼里已经一片冷沉“需要怎么做?”

    北宸露出幽冷的笑容来“陛下只管准备与慕云鎏的大婚,三日之后殿下的大婚日,就是殿下得偿所愿之日。”

    “我知道了!”溯月点头,很显然同意了北宸的提议。

    虽然这是很危险的行为,可危险的同时代表着收获的丰盛,他不会输!溯月握紧拳头,眼中满满的都是坚定之色。

    “很好。”北宸非常满意溯月的干脆利落。要是溯月有点拖泥带水的姿态,他早就直接控制他去了。

    这个人类的野心果然很大,这样的人才是他最欣赏的。

    “作为交换,这瓶东西北宸就献给殿下了。”北宸又递上一个瓷瓶“里面是控魂蛊,将殿下你的一滴血液滴在上面然后给你的敌人服人,只要服下的人,就算是殿下要他们死,他们也不会犹豫。这个礼物,希望殿下满意。”

    溯月接过瓷瓶,听着北宸的话,一下子握紧了瓶身,瓷瓶那冰凉的感觉刺激着他的神经。

    控魂蛊嘛!呵!看来这次就是他不想要那个位置都不行了!

    北宸淡笑的微微俯身道“北宸在这里祝殿下心想事成。”

    溯月没有回他,转身走出了房间,直接往卡兰国王的宫殿而去。

    暗夜里,皇宫内部突然发出一阵阵的骚动,不过两个钟头的时候骚动就结束了!

    没有人注意到,那段时间里,皇宫上方弥漫的黑色煞气,不过就算注意到了,众人估计也会以为只是天黑的原因。

    一场针对慕云倾慕家的阴暗在夜色的暗地里产生,慕云倾还不知道。

    ……

    一连七天,皇室那边都很安静,就是北宸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一切的阴谋诡计好似都消失了,只剩下风平浪静。

    在这七天里,慕云倾则待在实验室做着她的研究,连实验室的门都没有踏出去。

    直到第七天,卡兰国王召见慕家大xiǎo jiě,遣送过来护卫的人赫然就是七天前要抓拿她的哈特雷洛将军。

    七天前是将慕云倾当刺客抓拿,七天后却是奉为上宾,这差别,略讽刺。

    慕家众人各司其职,明叔在前厅招待着哈特雷洛将军,见他冷着一张脸,明叔心中一晒,他不高兴过来他还不乐意接待呢!

    若不是他顶着帝国护卫队统领的名头,估计他们慕家的护卫早将人套麻袋揍一顿了。

    当然,要是他敢碰他们大xiǎo jiě一下,他们也不不会顾及什么的直接论拳头上了。

    哈特雷洛将军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发出嘭的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声音不耐的道“陛下还在皇宫等候慕大xiǎo jiě,明管家烦请尽快让慕大xiǎo jiě出来随本将军进宫,免得陛下久等。”

    进来都差不多一个钟头了,就让一个管家接待他,半个主子的脸都没有见着,其中的侮辱意味哈特雷洛将军只要不傻就能感觉的出来。

    他清楚的知道慕家这些人是故意吊着他,原因,只有七天前的事有关。

    哼,慕家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连卡兰国王陛下的传召都拖拉,待他进了宫再好好的与国王陛下告一状。

    明叔不慌不忙的对着哈特雷洛将军一笑“将军说笑了,女孩子家出门总是要盛装打扮一番的,再者说,面见陛下如此隆重的仪式,怎么着也该打扮个三四个钟头。”

    哈特雷洛将军听着明叔的话不由一哽,三四个钟头?他现在三四分钟都觉得久。这慕家大xiǎo jiě不过就一贵女身份而已,居然敢摆那么大的谱。

    哈特雷洛将军刚准备说什么,明叔支着脑袋站起来,不好意思的道“实在不好意思哈特将军,慕家内部还有事物需要我处理,您先喝茶,我先去忙去了!有什么事您招呼一声就是。”

    哈特雷洛将军还没说什么,明叔已经带着人离开,没一分钟,拓大的宴客厅里就只剩下他一人,哦,还有一个为他fú wù的机器人。

    他怎么有种被开涮了的感觉……

    慕云倾刚研究完她要的数据,终端就亮了起来,看着提示球球的来电,内心是一阵的扭曲。

    终端一开,属于他家球球那张精致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

    那头的人微微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原本干净稚嫩的面容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早安,我亲爱的师妹。

    “……虽然你顶着我家阿璃的脸,可说出来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恶心。”慕云倾脸上难掩嫌弃之色。

    对面那头的北宸脸上扭曲之色闪过,冷笑道逞口舌之快对你没丁点好处。

    慕云倾抬眉“哦,你知道的,我心情不好。”所以也要把你弄的心情不好。

    北宸一噎,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被师尊给宠坏了,明明已经落于下乘,居然还那么的有恃无恐,实在可恶!

    听说师妹在冥王那儿得了个极阴体,师兄我正好缺一具**,若是师妹将那极阴体温养好了,说不定我就能将师妹心爱的弟弟还给你了呢!嘴皮子说不过慕云鎏,北宸说出他来通讯的目的,这话不过就是想告诉慕云倾,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jiān kòng之中,让她不要动什么小心思。

    “你放心我温养?”慕云倾冷冷的勾唇,她做这事的时候可不怕被他知道,或者应该说是故意让他知道的。

    北宸在冥界呆了那么多年,沾染了太多的黑暗气息,要是不快点让他脱离阿璃的躯体,阿璃的灵魂很有可能被这些冥界的黑暗气息腐蚀。

    师妹的药剂天分师兄可是非常信任的,师妹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师兄我直接夺舍了慕云璃就是了!北宸威胁道。

    慕云倾抬眉“哦!”

    一个十字在北宸额头爆出,冷笑道卡兰国王陛下为师妹准备了盛宴,为的什么想必师妹是知道的。奉劝师妹最好不要拖延时间,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个师尊会来救你。

    说起来,要是师尊知道师妹嫁给了个凡人,不知道有多心痛。不过只要师妹幸福,想必其他都不是重要的。北宸假惺惺一笑。

    “北宸,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无语。”慕云倾淡笑的对着他丢下这么一句之后直接切断了通讯。

    慕云倾走到两个长一米宽的巨大平台面前,手一拂,一道黑色气息笼罩的人形躯体出现在平台上。

    几乎是瞬间,黑雾的身影出现在她周边“你真要帮助北宸温养极阴体?”

    “当然。”慕云倾眼也没错一下,手一抬,几瓶药剂出现在她手中,丝毫没有犹豫的洒落在平台上黑色笼罩的人形物体上。

    随着她药剂的洒落,人形物体身上的黑色雾体渐渐的沾染,露出原本的面目来。

    “你会那么好心?”黑雾明显不相信她会是那么容易妥协的女人。

    “一个极阴体换我的阿璃,很划算的交易。”慕云倾冷冷一笑。

    黑雾愣了下“逻辑对吗?”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是了,按照慕云鎏的逻辑,北宸动了她的人,不虐死他就是宽宏大量了,怎么还会和他做交换?慕云鎏那么小气,会真的做出没问题的极阴体?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它太了解这个女人了,只要动了她的人,就和野狼一样狠狠的啃上一口,不咬下一块大肉来绝对不会松口。

    慕云倾呵的一声低笑“不过我慕云倾也不是谁都能威胁的。”话落,她手心一翻,一个白色的瓷瓶出现在手中,黑雾看着她手中平平无奇的瓶子,猛地退出好几十米远的距离,眼中对那瓶子满满的都是忌惮“慕云鎏,你疯了!”

    居然连这个东西都拿出来了!这是要弄死人的节奏啊!心中不由的默默为自寻死路的北宸默哀了一下。

    慕云倾冲它灿烂一笑“没办法,谁让他招惹了我的球球呢!”所以,别怪她发疯了!

    手一倾斜,一滴透明的液体滴落在人形物体上,瞬间黑热雾气消散,一道一米九的男性躯体赫然出现在平台上。

    完成!慕云倾看着眼前的躯体,满意的勾唇。手一拂将眼前的躯体收了,转身往实验室大门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