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话 混乱之初-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70话 混乱之初

    一北宸当然知道她那恶劣的脾气,神识猛地投到慕云倾身边那高大的躯体上,那完美的程度让他既惊喜又惊讶。

    惊喜于这具的完美简直超出了他的预期。完美的让他对占有慕云璃的躯体没了兴趣,有了这具躯体他还怕慕云鎏?

    惊讶于他在这躯体上没探查到什么陷阱,他师妹难道没对这具躯体动手脚?看着她就不是这么好性子的人啊!

    他心中疑惑,脸上却不显,冷声道“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

    咻一声,无数的冰凌密密麻麻的出现在北宸周边,看着这些突兀出现的冰凌,就是北宸再淡定也被骇到了。

    慕云鎏什么时候出手的?北宸很显然被这一手给惊到了。

    “师兄,我的脾气一向不好。”慕云倾对着他冷冷一笑。

    她要的还没有得到,就想打发了她。北宸这是把她当傻子不成?

    北宸想到自己现在的躯体,对慕云鎏的畏惧顿时消失“慕云鎏,你要真敢动手,我就废了慕云璃的丹田。”

    慕云倾瞳孔一缩,低喝道“你敢!”刚迈出一步,北宸就抬手对着丹田的位置“不要过来。”

    慕云倾脚步一顿,北宸冷笑道“师妹你最厉害的是什么我可没忘记呢!为了大家好,师妹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师妹连天神都能阴到的药剂他可是见识了不少,可不敢让她靠近,要是中招了,他哭都没的地哭。

    “放心吧!就算我想你死,也不会将这种东西用到我的阿璃身上。”慕云倾冷哼道。她一开始就不准备对北宸用药剂,就算要用也是等他离开她家阿璃的躯体,她家阿璃的身体金贵的很,磕到碰到她可不会饶恕他。

    “你!”北宸被气的脸色铁青。

    慕云倾不耐烦的道“东西我放这里,你把我家阿璃的躯体还回来。”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背地里阴我。”北宸冷哼道“东西放下,我试验没有问题之后就把躯体还你。”

    “北宸,你在开玩笑?”慕云倾扬眉看着他“我还是那句话,躯体放这里了,把阿璃的躯体还回来,这具就交给你。”

    她不傻,把东西放这里走了无异于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要是没见到这具躯体之前北宸还能撑住不放,可在看到这具躯体的完美之后,他对于夺舍慕云璃这个弱小的人类完全没有了想法。北宸心急于那具躯体,可又不想放弃慕云璃的躯体让慕云鎏好过。

    慕云倾眼中闪过不耐,手一抬,凝聚起力量就对着身旁的躯体拍了上去。

    嘭一声,那具躯体被她一掌拍到地上,北宸吓了一跳,尖叫道“慕云鎏,你干什么!”

    “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慕云倾森冷的看着他。

    北宸咬咬牙,那么完美的躯体他不想就这么的错过。想了想,他阴沉一笑,对着慕云倾道“你退出去几十里外。”

    慕云倾似不耐烦再应对他,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也不废话,身影一闪就退到了十几里外,北宸见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快步走到那具躯体面前。

    只见慕云璃眉心射出一股黑色的雾气,对着地上的躯体而去。

    几乎在黑色雾气离开慕云璃身体的第一时间,慕云璃的身体一软就向后倒去。

    北宸几乎在占据地上的躯体之后就弹跳而起,刚准备把慕云璃的身体带走,一把巨大的赤焰长剑就对着他飞射而来,他猛地跳离原地,就这一错身间,慕云璃已经被慕云倾提在手里。

    北宸对着慕云倾冷冷一笑,挥出一掌就对着慕云倾的方向,慕云倾提着慕云倾一错身,抬起左手就迎向他的一掌。

    两人掌风一触,恐怖的爆破声以两人为中心爆开,慕云倾在余波爆开的第一时间将慕云璃给丢进了她的空间内。

    除却有灵力护体的两人,周边的一切都遭了殃,靠近两人方圆几里内的一切突出物体都化为粉尘,地面因两人灵力余波也裂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痕来。

    轰一声,地面一下子陷了半米。烟尘散尽,北宸再看时,已经没有了慕云倾的身影。

    他冷冷一笑“哼,慕云鎏,你以为我会那么简单的就把人还给你吗?”

    手一拂,一个精致的**子出现在他手中。看着**子里的东西,他露出森冷的笑意来。

    ……

    慕云倾回慕家之后直接去了她的实验室,东西她已经送上了,接下来,就等着北宸自食恶果了!

    到了实验室,她手一挥将慕云璃从空间里带出来,刚将他放进玻璃圆柱体内,绿色的液体就将玻璃柱灌满,看着显示屏上跳动的数据,慕云倾微微松了口气。

    比她想象中的好多了,阿璃的身体和灵魂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冥气吞噬。

    而那点冥气以她的药剂,估计几天就能好了。当查探到阿璃体内的一只蛊虫之后,慕云倾眼中暴虐之色闪过“北宸,我似乎还是太看的起你了!”

    黑雾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它不懂屏幕里的数据,可神识sǎo miáo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灵虫蛊。”

    “这世界居然还有这东西?”这东西出现的第一时间应该会被天道给消灭了才对啊!怎么会出现在异世界。

    灵宠蛊,顾名思义就是用灵力培养而成的虫蛊,这种东西一般用于操控身体,而慕云璃体内的这一只,貌似发生了一些变异。

    这只虫子不同以往见过的只操控身体,居然还有吞噬灵魂的力量。只要给的起时间,被种入这种蛊虫的人一开始会失去身体的控制,渐渐的被灵虫蛊所掌控思维,时间长了,就是灵魂也会被他们馋食掉。

    “哼,估计是带了什么隐藏灵器吧!”慕云倾冷哼。动作不慢的从空间里掏出一**又一**珍贵的药剂,拿过一边的针管装好直接注入一个链接慕云璃躯体所在绿色药剂里的一根软管里。

    黑雾看着那是一个肉疼“你个败家娘们,这可是好东西啊!”这可是天神重伤都能恢复的药剂啊!就这么给慕云璃一个凡夫俗子浪费了,多可惜!而且还一下子灌了那么多,也不晓得慕云璃能不能承受的起。

    慕云倾白眼都懒得送它“我的东西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

    黑雾一噎,咬牙道“哼,我说不过你!”黑影一晃就飘到一边。

    慕云倾刚把药剂灌好,一道白色的小身影就飞射进来,那白色的小影子赫然就是在慕云倾回来之后就嗅到气息跟过来的小白。

    嘭一声,小白砸到透明的玻璃上,顾不得疼急忙窜到困住慕云璃的圆柱前泪眼婆娑“阿璃,阿璃这是怎么了?阿璃你怎么不回答小白?是不是受伤了?阿璃怎么了?”最后一句是看着慕云倾问的。

    慕云倾忙着调整数据,它的话根本没打算回应。

    小白见慕云倾不回答,脸贴在冰冷的柱子上,越想越委屈,眼泪直掉“阿璃,你生病了吗?都是小白不好,没保护好你!”

    黑雾听着牙酸,见慕云倾冷着脸,它看在赤焰狼还是幼崽的份上出声道“放心吧!幼崽,有这个败家娘们在,慕云璃是不会有事的。”

    小白听到黑雾的话,回头看到黑雾的第一时候被吓的毛都炸起来了。黑雾看着无语,急忙将属于兽神的气势给压下,小白见状才恢复一些,不过它的毛还是炸起来的。

    黑雾飘到小白面前,小白几乎在它出现在眼前的第一时间四肢一软就跌坐在地上。

    兽神的气势,就算是黑雾特地掩藏起来,属于兽性的小白还是能清晰的感应到。兽族对于强者一向非常的敏感,而黑雾这等强悍的兽神,就是不同特地探查都如聚光灯一样,几乎在它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能感受到。

    小白刚刚没注意一是心急慕云璃,再者就是它还小,再加上黑雾特地掩藏气息,以小白的实力根本探查不到黑雾的强悍气息。

    要是换了华灼,估计在黑雾从慕云倾空间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到了。

    看着小白恭敬的模样,黑雾在被慕云倾打压了无数年的憋屈这才恢复了些。哼哼,它还是很强大的,看看他的同类被吓的腿软的模样就知道了。

    想着,它非常霸气的伸出爪子拍拍小白的脑袋“幼崽,放心吧!看在我们是同类的份上,我不会吃你的。”

    小白听你这么一说我更不放心了!

    慕云倾忙着调配试剂,根本没有空搭理两货。只要她一进入试验之中,就会专心于她所要做的事,其他的影响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

    慕云城是知道她这古怪个性的,知道她在修复阿璃身体后,除却紫罗派的人过来需要他招待,其他的人过来找慕云倾都被他以大xiǎo jiě正闭关修炼拒绝了。

    一连几天,皇室针对慕家的动作接连下来。

    皇室对慕家越发针对明显的态度让一些中立的世家开始不安,接连的带动不少贵族们。

    其中,原本刚慕云倾压制下来的慕家旁系,那些人见皇室对慕家态度不对,纷纷猜测慕家是不是得罪了皇室的谁不让帮助?

    那些还犹豫的见状都纷纷的心动起来,说不准这次卡兰国王陛下是真的要对慕家动手了呢!

    在卡兰帝国动荡的时候,其他三国也并不平静。

    龙岩帝国的罗贝尔家族与阿瑟尔世家之间的纷争刚停歇,底下那些小家族突然乱了起来。

    一开始是某个家族的成员突然发疯,然后是一群人,一个家族的人,龙岩帝国医学院不久前研究出这是一种最新感染的病毒,因为太过突然,救治的药剂还没有研究出来,龙岩帝国的公民现在都不敢走在路上,就怕突然有人犯病,而龙岩帝国也加紧的封锁感染区域进行救治。

    当龙岩帝国与克洛帝国边境的巨大星空港关闭的第一时间,克洛帝国也进行了禁制公民出入境的通知。

    落日帝国塞西亚家族

    一身高贵的冷艳贵妇人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迈步塞西亚家族的大门,往塞西亚家族的会议室而去。

    途径遇到的塞西亚家族的人员在见到贵妇人的第一时间就纷纷行礼。

    “罗迪夫人。”

    贵妇人仿若无人一般的带着人走到会议室门口,她身后走出一人,刚准备开门就被塞西亚家族的布莱特管家拦住去路。

    “放肆,塞西亚家族高层会议场所,哪里是你们能随意打扰的。”

    贵妇人冷冷的开口“布莱特管家好大的口气。”

    布莱特见到贵妇人,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很抱歉罗迪夫人,塞西亚家族重地,没有大xiǎo jiě吩咐,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贵妇人旁边的粉色长裙少女呵斥出声“布莱特管家好大的口气,我母亲可是塞西亚家族的女主人,你口中大xiǎo jiě的母亲大人。”

    布莱特管家脸色都没有动一下“娜娜莉xiǎo jiě不需要提醒布莱特都知道夫人的身份。不过就是罗迪夫人,没有大xiǎo jiě同意,不该出现的地方还是不能出现。”

    “果然是罗德养的狗,和她一样逮着人就咬的性子是一模一样。”贵妇人看着布莱特管家冷冷的开口。

    布莱特管家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挺直身体现在会议室大门的门口。

    这时候,他身后的巨大的门扉发出咯吱的巨大声响,大门打开的第一时间,被塞西亚家族高层拥簇着的冷漠少女走了出来。

    她身着西化古典的服饰,迎着光走出来时,仿若从油画中走出的公主殿下,高贵而又圣洁。

    娜娜莉看着眼中的嫉妒和恶毒怎么也掩盖不住的溢了出来,看着罗德的视线好似要将她吃掉一般。

    罗德好似没看到她的嫉妒一般,目光冷淡的对向贵妇人的“塞西亚家族重地,伊尔扎特家主不该进入的地方还是不要随意踏入的好。”

    娜娜莉好像抓到话柄一般的尖锐叫道“罗德你好大的口气,居然敢这么和母亲大人说话。”

    “布莱特,娜娜莉的执事可以换掉了。”她的教养她已经不屑于去置评。既然她学不好,就给她换个能教导她的执事就是了!

    罗德冷冷的扫向娜娜莉,娜娜莉被她冷漠的视线看着一下子哽住了话头。

    “是。”布莱特温和出声。对自家大xiǎo jiě,那姿态是无条件的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