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话 北宸的心思-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382话 北宸的心思

    “别忘记这里是哪儿,溯月把北宸带到慕云鎏的地盘来,慕云鎏能放过他们俩?”他们都已经自找罪受了,他就不上去凑一脚了。

    果然来找慕云鎏就对了,免费得了场好戏看。

    白面男子听着自家王的话不由一愣,而后恍然大悟。是啊!北宸作死的绑过慕云璃威胁慕云鎏,以慕云鎏这个女人小气记仇的个性,两人这时主动送shàng mén不是自虐?

    不过很快的,冥王看好戏的愿望就落空了,缘由?慕云倾和那位神秘的少爷外出去了,归期还是不定的。

    看着阴沉着脸离开的溯月以及北宸,冥王摇摇头,这两个人,明明知道不被待见还自动送shàng mén,也就慕云鎏不在,要是那丫头在,不削两人一顿怎么出心底的那口闷气。

    要是白面男子黑面男子知道他心底的话,一定给他跪了,王,在慕云鎏眼里,你也是属于不被待见的那类型好不?

    冥王刚准备上飞车,感觉到什么站住身体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身黑的斗篷男子。

    白面男子皱眉的看了斗篷男子一眼,见自家王没有要开口将人驱逐的意思,手一拂,几人身处的环境已经发生变化。

    当回到林子逸郊外名下的别墅的第一时间,黑面男子就挥手带出一把巨大的椅子,冥王衣袖一拂就坐了上去,冷然的看着下手的黑衣男子,也就是北宸。

    他的周边,黑面男子白面男子自动站直在他左右呈保护状态。

    对于从慕家大门口转化到郊外别墅区的场景,北宸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掀开披着的斗篷,对着冥王淡淡的开口“冥王陛下,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冥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不怎么样。”

    北宸想好的说辞还没说出来,就被不按常理出牌的冥王哽了一下,脸色有些黑。

    冥王见状眉梢都没有动一下,他因为北宸做的蠢事在慕云鎏那里吃了亏,怎么着也要回报回去不是?他人脾气大着呢!怎么吃的亏就得怎么还回去。

    “难道冥王陛下甘心就看慕云鎏得意?”北宸可是知道这位陛下吃过不少慕云鎏的亏,按照这位的脾气,哪里会不记恨。

    “那又怎样。”冥王嗤笑了声“我自己的仇,想报的时候报回去就是了,干嘛还自找麻烦的和你搭上。别说,你把慕云鎏的弟弟灵魂给伤了,按慕云鎏那小气吧啦的脾气,要找麻烦也是找你的,我又不傻,去撞她的怒火。”

    北宸脸色一黑,没想到冥王会不接茬。没冥王在前面顶着,他怎么斗的过慕云鎏那个满身药剂的女人。

    自始至终,慕云鎏唯一让他畏惧的,也就那些稀奇古怪的药剂了,毕竟重生之后的慕云鎏实力不过一个化神期,哪里是他这个银仙期的对手。

    冥王上下看了他一眼道“倒是你这具躯体,挺不错的嘛!”

    北宸不明所以,冥王陛下这是什么意思?他心中闪过一个想法,难道这具躯体有什么不对劲之处?他心中好奇,可冥王好似随口一说,也就没再开口的意思,他按奈下这个疑问。

    想了想,他还是觉得与冥王合作对付慕云鎏比较安全,毕竟对冥王陛下来说,慕云鎏可是他的对头,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这句话他很久前就听说过,他与冥王想对付的都是慕云鎏,合作起来也事半功倍不是?当然他会选择拉上冥王也是因为冥王的身份,慕云鎏这个女人诡计多端,谁知道她有没有留着后手,这样的话还不如与冥王合作,出了什么事还有冥王这位强者顶着。

    “冥王陛下,北宸愿不惜代价,只为求您出手灭了慕云鎏。”北宸拱手郑重的道。

    冥王听着更觉得好笑了“北宸,你貌似忘记了,你可是归我冥王修斯管的,别说你没有那分量求我做事,我这只要心情一不愉快,让你灰飞烟灭或者回冥界的,你信不信,我能做到。”

    北宸听着脸色大震,立马单膝跪下“陛下息怒,是北宸不会说话,只要陛下吩咐,北宸万死不辞。”

    “听着还觉得挺顺耳的。”冥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他,道“那你去死吧!现在。”

    北宸闻言错愕的抬起头,看着一副慵懒模样,可眼中冷的没丁点温度的冥王,心猛地往下沉。

    他今儿个这是碰上冥王陛下心情不好了?

    “既然不想死,那就别碍我的眼。”冥王看着他白了的脸,不屑的嗤了声“滚出我的视线。”

    北宸脑门上都是汗,闻言立马拱手消失在原地。

    黑面男子恭敬的将茶递上,冥王接过喝了一口,砸嘴道“也不知道天诛什么眼神,居然认了这么个废物当记名弟子。”也不晓得是不是眼瘸了。

    黑面男子冷漠道“陛下准备怎么对付慕云鎏?”

    冥王听着将茶杯丢到一边,白面男子手的拂就将杯子稳稳接住放在桌子上,再回身现在冥王身边听候吩咐。

    “对付她?本王懒得费那个心,还是让北宸那蠢货找她麻烦去。”他才不费那个心呢!

    白面男子有些疑问“王,方才你提到了北宸的躯体,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黑面男子沉吟的开口“确实有些不对劲,那位慕上仙貌似不是吃亏的主。”

    冥王冷哼了声“那女人何止是不吃亏,还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就北宸蠢,居然敢用她整出来的东西。”以他数百年的经历得出的总结,这个女人出手的东西没一样是好的,特别还是送到对手手里的。

    白面男子听的有些迷惑“恕属下眼拙,北宸这具躯体倒是完美的紧。”以他金仙后期的时候看着也眼馋。

    极阴体原本就是冥魂附身的最佳容器,并且还有快速提升灵力吸收的效果,可经过慕云鎏那女人一捣鼓,这灵力提升番了可不止几倍,十几倍都有。

    明明就是一个化神期,连仙人都称不上,可就偏偏有这种可怕的创造能力,实在太吓人了。

    “等着吧!以后有的北宸苦头吃。”冥王悠然一笑道。

    白面男子黑面男子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若有所思。

    突地,白面男子想到什么道“方才得到消息,慕云璃准备要从落日帝国回卡兰帝国。貌似是因为听说了那位神秘少爷出现的消息赶回来的。”

    “那神秘人身份查出来了吗?”冥王问道。

    白面男子单膝跪下“陛下恕罪,白没有查到任何与这个男子有关的消息。”

    冥王听着诧异了下“没消息?慕云鎏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招惹来的人。”在想到那张zhào piàn上的男子时,冥王皱了皱眉道“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那想脸。”

    黑面男子白面男子眼中闪过疑问,冥王心中烦躁,挥挥手示意两人离开他的视线,两人听令的退出了客厅。

    就在原地的冥王皱眉沉思,他不会怀疑他的记忆,那张脸他一定在哪儿见过,到底在哪儿见过那张脸了呢?

    ……

    落日帝国

    莱特塞西亚听到慕云璃准备离开的第一时间立马赶到慕云璃身边,在知道他不是因为被自己女儿给吓走后不由松了口气。

    “……我不放心卡兰帝国的姐姐,想尽早回去。药剂以及配方我已经调整好,剩下的只需要复制就能得出无数的药剂。”慕云璃解释道,并将复制好的药剂放在一个木质的小xiāng zǐ里,打开推到莱特塞西亚面前。

    只要不是被自家女儿凶残本性吓走的就好。莱特塞西亚心里默默的念叨了句,心知慕云璃去意已决,也不好再也挽留,正色道“那阿璃你什么时候想来落日帝国玩一定要来塞西亚家族。叔叔可是欠了你一个大恩情。”

    慕云璃挠头一笑“叔叔言重了,我这都是按照轻轻的吩咐来的。”

    莱特塞西亚不傻,要不是这孩子有心,那傲慢出天际的慕云倾哪里会搭理他们塞西亚家族其他人的死活。至于他女儿,就算和那位关系不错,可就算塞西亚家族的人死光光了,她也不会开口让慕云倾为难的吧?

    明明那位慕家大xiǎo jiě是女性,可他总有一种自jiā bǎo贝女儿疯狂迷恋人家的感觉,当然,这并不是错觉就是了。

    好不容易来了个软萌并单纯可爱的少年,怎么没几天就要走了。

    对慕云璃他也不多说什么,让布莱特管家准备落日帝国的特产还有给慕家众人的礼物给带上,慕云璃挠挠头,见推辞不得也就没拒绝了。

    可当他看到那几乎塞满半个飞船的礼品时还是吓了一跳,莱特叔叔也太夸张了吧?

    “叔叔,这……”慕云璃还没说完,莱特塞西亚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你大老远的过来都没空好好玩,这些东西你先用着,到时候过来叔叔再带你好好玩玩落日帝国。”

    慕云城白奕两人也准备好出了塞西亚家族,看到那半个飞船的礼品也被唬了一跳,但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们大老远的过来帮了塞西亚家族这么大一个忙,可不是恩情能了事的,莱特塞西亚家主这半个飞船礼物也不算什么。

    莱特塞西亚原本还感慨慕云璃要离开的事,可当看到着装好也准备上飞船的宝贝女儿之后立马瞪眼“你也要去?”

    罗德淡淡的回了他一眼“当然。”事关princess,她哪里还能坐的住。

    难道是舍不得慕云璃?虽然感觉不可能,但丝毫不影响莱特塞西亚家主的好心情,对着女儿吩咐道“罗德你得照顾好阿璃。”

    “不劳家主大人操心。”罗德丢下这么一句就上了飞船。

    莱特塞西亚被她噎了句,也不放在心上,对着几人挥手,当飞船离开视线之后,他才坐进塞西亚家族的飞车里准备回塞西亚家族。

    布莱特管家见自家家主上车之后再也掩盖不住的笑容不由困惑了下。

    “布莱特,你说,罗德是不是舍不得阿璃,所以跟着去的。”莱特塞西亚一脸笑容的道“她还不好意思了。”

    “……”完全不觉得家主大人说的是他们塞西亚家族那位凶残的大xiǎo jiě。而且,大xiǎo jiě去卡兰帝国也不是为的慕云璃吧?看了眼自顾自兴奋的家族,布莱特咽下到嘴边的话,算了,还是不打扰自家家主大人做美梦了。

    莱特塞西亚刚抵达塞西亚家族门口,就看到急急从门口奔出来的娜娜莉。

    “布莱特,你看到慕云璃了吗?”娜娜莉看到布莱特管家,立马发问。

    在看到之后下飞车的莱特塞西亚时不由顿住,惊吓到一般的喊了声“父亲大人。”

    莱特塞西亚冷冷的弊了她一眼“阿璃已经回卡兰帝国了,你有什么事吗?”

    什么?娜娜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她好不容易准备好要给慕云璃一个好的印象,慕云璃居然离开了?这不可能!难道是有人故意从中阻挠?是了,一定是罗德做的,她一定是不想慕云璃被她抢走,所以立马将慕云璃赶回去了。

    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接近事实,娜娜莉不由的绷紧了脸面,心中对罗德恨的要死。

    莱特塞西亚也不管她什么想法,带着布莱特管家就进了塞西亚家族。娜娜莉深吸了口气,回到房间立马拨通了自家母亲大人的通讯,果然,将慕云璃离开的事告诉罗德伊尔扎特后,就得到了“废物。”两字。

    看着挂断的通讯,娜娜莉拳头握的死紧,罗德,我们之间没完。

    她不是没想过去卡兰帝国,可主要是之前在卡兰帝国被追杀回落日帝国的记忆太深刻了,让她不敢再出现在那个地方,而对她做出这种事的慕云倾,也绝对不是个好招惹的存在,她再跑到慕云倾的地盘去,估计很难得到好去。

    不过罗德以为她这样就算了吗?她眸中冷意闪过,拨出一个通讯,对着那头的人道“我要你们拦下塞西亚家族前往卡兰帝国的飞船,除却zhào piàn里的少年,其他人生死不论!”

    好的,娜娜莉xiǎo jiě。

    挂断通讯之后,娜娜莉冷着一张脸出了房间。罗德,既然你这么对我,我也不需要再对你客气了。

    不说即将遭遇追杀的慕云璃几人,克洛帝国的墨言籁柯基两人打包款款的也赶回卡兰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