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话 缘始缘尽1-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83话 缘始缘尽1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是啊!”北流星也难得的站在魔泓身边“白奕你做么做太过分了。”

    “渣男!”罗德做总结。

    她一出声,众人都惊了下,居然连罗德都发表意见了,白奕确实渣到底了。众人看着白奕的眼神纷纷用上了渣男这两个意思。

    华灼叹了声“白奕,希望你不会后悔。”

    白奕听着身体不由一僵。后悔?他现在就后悔了!他尽力的忽视心底那陌生的揪痛。

    他真的做错了吗?对魔泓……

    “这么生气?伤到他就不好了!”慕云倾淡淡的开口。双手飞快的结印抵挡着魔泓一波又一波的杀气攻击。

    “至臻……!”魔泓听着慕云倾的话,有些凌乱的理智恢复了一些,视线猛地一凝,瞬间看到了被扶住的少年,见他眼中未消的后怕,她不由惊的后退了几步,身体有些不稳。

    她又做了什么?难道她又暴走了吗?差点的,就又杀了至臻……魔泓红色的瞳孔一缩,眼前似乎又闪过那人在她面前倒下的一幕,惊恐的转身就飞掠离去。

    白奕看着魔泓飞掠的离开的身影,忍不住挣开慕云城墨言籁两人的搀扶上前一步惊呼的喊出两个字“泓泓……”

    魔泓的身影早就消失在眼前,根本听不到他的呼唤。

    几乎在魔泓离开的第一时间,四周的森冷杀气都安静了下来。

    而白奕则楞然的看着魔泓飞掠离开的身影,眼神又陷入迷茫之中。

    这时,一副副不属于记忆之中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那记忆一下子塞进来,激的他头疼欲裂,他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向前一扑,就没了记忆。

    ……

    “魔泓?魔泓?泓泓,你别这样看我,谁让你不答应我。”少年看着冷眼扫来的黑色华裙女子,眉眼笑弯“泓泓,你什么时候才答应嫁给我啊?”

    “泓泓,你是不是不想负责啊?”

    “泓泓,你看我,看看我!”

    “闭嘴!”女子忍无可忍的站起身就飞掠离开。

    少年见状急忙张手放在嘴边大喊道“泓泓,下次见面,你一定要答应啊!”

    “泓泓,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

    “泓泓,你听听,我的心在为见到你而喜悦。”

    “泓泓……”

    ……

    “泓泓……”白奕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景色,一时之间有些楞然。

    “醒了?”耳畔传来一道声音,他侧头看过去,就见慕云倾坐在一旁,目光淡然的看着他开口“你昏迷了半天。”

    白奕将手抚在额头,好半会才突然出声道“最近总是做些奇怪的梦……”而且越来越清晰了,有时候他都有些分不清梦境与事实。

    “我想我知道原因。”慕云倾道。

    白奕听到她的话,瞳孔不由一缩,慕云倾没看他继续道“前几天,我研究出了新药剂,成份还没有完全做出来,效果是能引起人潜意识里对上一世的记忆。因为不是完成品,所以有一定的副作用。你经常梦寐就是因为如此。”

    “可我并没有喝你的新药剂啊!”白奕征然道。

    “那新药剂并不一定要喝下才能发生作用,接触皮肤也可。而我在我的实验室里,发现被打翻在地的一些药剂未成品。”慕云倾说到这里停住。

    白奕完全傻眼了,突然记起之前他在倾倾实验室搜刮药剂做补充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一**红色的药剂,难道那**就是倾倾说的未成品?

    他会经常梦寐,是因为那药剂引发了他潜意识里上一世的记忆?上一世,他也是与魔泓相识的吗?

    慕云倾看着他,突然开口“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要不要试试完成品。”说完,她手一番,一**红色的药剂出现在她手中。

    白奕看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倾倾,我是不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慕云倾微微勾唇“放心吧!就是你将魔族搅的天翻地覆,对我而言,都不算麻烦。”

    白奕闻言忍不住失笑,接过她手中的药剂打开**盖想也没想的直接一口喝下,而后转头看向慕云倾“接下来怎么做。”

    “去见魔泓。”慕云倾道“见到她,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奕听到这里,脸色一僵,深吸了口气,没有任何异议的掀开被子下了地直接往门外走出。

    “老白!”

    “大白哥!”

    “老白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就晕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大白哥你脸色好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几乎在白奕开口的瞬间,在门外的慕云城墨言籁宋桁慕云璃等一众人都涌了过来,看着他醒来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的开口。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倒,认识那么久,白奕生病的几率基本没有,第一次见他这种情况,大家都担忧的不行。

    看着众人眼底毫不掩饰的担忧,白奕心底一暖,笑容灿烂的道“我没事,让大家担心了。”

    “没事就好。”

    “我就知道老白你一定会挺过去的。”

    众人见他笑容灿烂,纷纷迎合起他的话来,白奕点点头,对着众人笑道“现在我准备去把自己惹出来的乱子给解决,大家记得给我加油打气啊!”

    慕云城几人愕然的看向他,半响,纷纷上前给他一拳。

    “放心吧!如果你挂了,我会给你收尸的。”慕云城道。

    “棺材的材料你有什么要求吗?”墨言籁衷心的问道。

    宋桁补充“若是你需要火化,我一定给你办风光了。”

    白奕瞪眼“就不能对我有点信息嘛?”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了两个字“不能。”而后众人是一阵哈哈大笑,白奕在众人的戏谑之中,郁闷着一张脸去找魔泓了,背对他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并不需要指引,他就自发的走到一个黝黑的深谷,不多时,就看到深谷处鼎立的黑色宫殿,宫殿四周升腾而起一束束幽暗的黑色火光,隐隐的散发着森然的气势,白奕向前的步子顿了顿。

    没犹豫多久,他就走上前,抬手推向巨大的黑色门扉。

    匡一声,巨大门扉推动的一瞬发出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宫殿。

    “噗嗤!”一束束幽蓝色的火球悬浮在半空之中,不多时将整个宫殿给点亮。

    宫殿内空荡荡的一片,仅有一道又无数台阶推立而起的高台,高台上,仅放着一张由无数红色的曼珠沙华枝叶花朵堆积而起的巨大椅子,而他要找的人,侧卧在那巨大的椅子上,手撑在扶手上,支着下巴闭着眼。

    白奕刚准备迈上高台的台阶,就被突然横出来的一把长剑挡住去路。

    看着冷栎一张森冷的面容,白奕眉梢都没有动一下“你确定要拦我?”

    冷栎拧紧手中的武器,看着白奕的视线恨不得立即将他给千刀万www.剐了,冷声道“公主殿下已经进入沉睡,无法见客。”说到客字时,他特地强调了那个客字。

    若不是公主沉睡闭关之前发出命令让他们誓**伤害这个人类,不然现在他哪里还能全须全首的站在这里。

    若不是因为害怕魔力暴动的她伤到他,公主殿下又怎会闭关沉睡,这个人类到底是凭的什么,居然如此对待他们公主殿下。

    “让开。”白奕不怎么有耐心的看着冷栎,冷栎冷着脸就是不动。

    “让他过去。”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宫殿外传来。

    “魔王陛下。”冷栎看着宫殿外的魔王陛下不由脸色变了变。

    魔籍冷冷的看着他“这是魔泓的意愿。”

    冷栎听着不由咬牙,公主的意愿?公主早就被这个人类给迷住了,这些年为这个人类做过多少损伤自身的事,他已经数不清了,这个人类,从遇见公主殿下开始就是祸害!

    冷栎心中恨及,但也无可奈何,没等他将剑收回来,白奕就走上前,冷栎不得不将长剑给收回来,看着白奕一步步向着台阶走上去,他背过身,握着长剑的手发出咯吱的响声。

    白奕则不知道走了多少台阶,当走到魔泓身边时,时间已经过去不少。

    “泓泓。”白奕上前,将附身将沉睡中的魔泓拥进怀里,头微微一低,吻轻轻落在她的唇上,喃喃的叫着她的名字,好似要叫到她内心深处。

    “我带你醒来。”

    ……

    白奕闭眼的瞬间,就沉入魔泓的梦中,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看着一副副记忆的画面在他眼前快速流逝而过,而后又渐渐的在他眼前回放。

    那潜藏的前世记忆,记录着的,是一个修道的修士少年对杀神公主一见钟情,不断对那位公主纠缠不清的故事。

    一千年前,长留宗门玉真道人坐下第十弟子宋至臻外出历练的时候,误入一座古怪的林子,迷路半天之后发现一温汤,欢喜的就跑了进去,几乎在他落入温汤中的瞬间,白雾缭绕的对面,一道清丽的身影从水中浮出,那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冷然绝美容颜,赫然令他呆滞住了。

    回神之后他猛地从温泉之中起身,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的就跑出了池水。

    当女子出水面之后,他拱手笑容灿烂的对着女子道“在下长留玉真道人坐下第十弟子宋至臻,不知姑娘芳名?”

    回应他的,是女子飘然而去的身影,宋至臻只来的及喊了声“姑娘。”对方就没了影子。

    宋至臻回了长留之后就对女子念念不忘,因与往常反常的失神令与他关系好的师兄师妹们见了担忧不已。

    再一次的相遇,是宋至臻与一众师兄师妹们参加五十年一度的诛魔大会,那时他刚与长留一众人抵达传送阵,出了阵法不经意扫到翩然走过的一道披着斗篷的身影,那莫名有些熟悉的影子令他不由心神大震,想也没想到就冲了出去,一把就拉住对方。

    对方回头,那面容,赫然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姑娘,宋至臻当下激动的不行,直接对着女子道“姑娘,你的名字还未告知在下。”

    女子皱眉的看着他,他眼睛一转,想到什么轻笑道“若是你不说,那么我就称呼你娘子。”

    画面定格住的,是女子清冷面容上难得闪过的错愕,以及宋至臻灿烂的笑脸。

    而后的画面,是宋至臻锥追着女子不放。记忆里,少年笑容灿烂的对着女子道“泓泓,嫁给我!”

    女子皱眉的看向他,他解释道“我们已经是互相看光对方的存在了,只能成亲了,难道泓泓你打算对我始乱终弃吗?”

    回应他的,是女子恼怒的拍下来的一掌。直接将他给拍飞。

    又一副画面投放在白奕面前,黑色宫殿之中,魔王魔籍对着魔泓道“近日人类有些放肆的侵犯我族地界,你带人去清理一番。”

    魔泓没有回应,转身就往殿外走去,抵达魔界外界之后,对着企图侵犯她魔族地界的人类修士进行屠杀,随着她走过,遍地血红蔓延。

    当宋至臻赶到之时,看到的,是遍地的血红之中,一袭黑色华裙的女子执着一把细长的长剑,面无表情的挥剑之间就结束无数围攻她的修士的性命的场景。

    宋至臻看着这遍地如曼珠沙华盛放的血红之色,一下子愣在当场。

    女子感应到其他的气息,不由猛地回首,那森然的杀气直接对着宋至臻扑面而来,森寒入骨。

    那双无波的红色眸子在看到少年出现的一瞬,不由紧缩了一瞬。

    宋至臻愣了不过秒,就冲上前牵住她的手,对着她温和的道“泓泓,我现在就带你走。”

    画面又一转,是魔泓带着她的人杀到长留,力挑无数长留修士,而后抵达长留宗门惩罚弟子的受戒崖底在漫天火光之中与宋至臻相遇的场景。

    她对他伸出手,他笑容灿烂的握住她的手。

    画面又一转,景色是在魔族的大殿,魔籍冷声看着底下的妹妹“魔泓,近日你频繁出行修仙界是为何。”

    “我在修仙界遇到了一人。”在魔籍不明所以侧目看过来的时候,她继续道“那人,我想带回魔族,带回我的魔宫,藏起来。”

    魔王魔籍听到这里,不由错愕的看向妹妹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她说的。

    而后的画面,是魔泓无数次降临修仙界见宋至臻的场景,宋至臻每次都回在她出现的时候送上一个小礼物,有时候是自己雕著的木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