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话 刺激的他怀疑人生-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117话 刺激的他怀疑人生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不过因为他们总是手下留情,那些人也越来越不知趣的凑了上来,一开始听说就几天一次的暗杀,可现在都到了每天一次,今天直接来了两次,这人被他们打败了,他们也不杀,就留着,倾倾说有用处。

    他们这段时间心中都憋着一股火,只等倾倾发话之后就将那些家伙给统统解决干净了。

    “明天。”慕云倾回道。

    慕云城几人听着眼中光芒略闪,也就是说明天之后他们就不需要再留手了?

    四人听着心中那口郁气不由松了松,等着吧!什么六大家族,等明天到了,看他们怎么将他们的攻击反击回去。

    艾利斯将一张精致的帖子递到慕云倾面前,道“这是有关明天的拍卖品名帖。”

    那是张折叠打开的帖子,帖子不过巴掌大小,封面雕着古朴的银紫色紫荆花花纹,打开一看,帖子里面列举了明天紫罗门将要拍卖的十件物品,而上面任一件物品都是难得的稀世珍宝,用价值连城比喻也不为过。

    慕云倾扫了一眼,手在桌子上一拂,一个白瓷**子出现在桌面上,她轻笑道“加上这件。”

    慕云城好奇的拿过打开,塞子一开,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一下子从小小的**口涌了出去,一下子弥漫了他们这片区域,慕云城几人闻着不由精神大震。

    “这是?”墨言籁好奇的询问。他记忆中,貌似没有见过这类型的药剂。

    “无限制的精神力晋升药剂。服用者无论什么阶位可直接跨过屏障直接进阶。”慕云倾淡淡的道。

    这药剂还是前两天她闲着无聊看到一部残缺的药剂古籍中出现的药方,那古籍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扒拉进去的。

    要是其他人得了这本古籍,没有上面记载的珍稀药材根本研制不出来,得了也没多大用处。

    可慕云倾不一样,她有混沌空间,里面培育的药材都有千多年了,里面大多药材还是她上一世外出历练或是去打劫其他界面得到的,手了之后她就丢进空间让黑雾管理,千多年下来,那些别人眼里异常稀缺并且珍贵的药材已经在她空间成片成片的长,而且那年份与灵力充沛的程度也不是在外界长的药材能与之相比的。

    可以说混沌空间出品,品质绝对有保证。她很多难研制的药剂也是多亏混沌空间才能研制的出来的。不然她就算天赋再异也不可能超越千万www.年前优秀的前辈们,毕竟资历在哪里。

    慕云城几人听着吃惊不已,居然还有这种药剂?精神力的提升影响着自身异能,可以说精神力越高实力越强。

    倾倾这研制药剂的天赋,真是太可怕了!果然世人说的对,得罪谁也别得罪药剂师,因为一个药剂师就能利用药剂培养出一群又一群可怕又优秀的强者。

    他们几乎能想象到这东西要是拿出去拍卖,会引起怎样的轰动了。

    慕云城道“这东西要拍卖?”那么珍贵的东西拿出去卖会不会太亏了?毕竟相比起拍卖给上界,留着以后做人情还是做交易都比较好。

    这东西无论是冥王还是妖王魔王,都应该会心动的。

    见慕云倾点头,艾利斯眼中精光闪烁,淡笑道“我立马把消息发出去。”这晋升精神力的药剂一出,整个上界估计都会被震动,艾利斯几乎能见到这东西会被上界众人追出一个天价来的场景。当然,他们紫罗门的拍卖会也会一举闻名全上界。

    而他们手中这药剂的真实性得到验证之后,那些家族又哪里敢得罪有药剂师存在的紫罗门。

    溯言也想到了慕云倾的计划,不由双眼一亮“好计策。”这样的话,他们打开上界的上流社会也更快了。

    溯言自小处于那种阶层,非常明白除却能有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出现,不然紫罗门会一直被这群上界的贵族们忽视在一边。

    就算现在他们在上界也有了一席之地,可是在那些老牌家族的眼里他们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门系,他们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慕云城也不在意他们说什么,将东西塞好**盖之后就随手塞进他的空间里,引来墨言籁溯言两人的怒瞪,这家伙在干什么?那可是要拍卖的!

    他们可是眼馋也压着的,他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私吞?

    看出来他们眼中的意思,慕云城非常无赖的道“这**给我,倾倾在给一**做拍卖就是了。”

    慕云倾已经懒得搭理他了,他想要她会不给?何必做这无赖模样,慕云倾刚准备再拿一**出来,突然感觉到前方的不对,一抬眼,就看到溯言墨言籁艾利斯三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一副她接下来只要一拿出来药剂就要立马抢的模样。

    慕云倾“……”

    最后她每人都分了一**,这四人才满意的没再打那**准备要拿去拍卖的药剂的主意。

    艾利斯离开慕云倾房间之后就立马的去把消息发布出去,慕云城见慕云倾这边没事也跟着艾利斯去了,溯言有些修炼上的问题要问慕云倾,所以没有离开。

    墨言籁走出慕云倾的房间,看着周边大气的建筑,想了想,他最近因为某些原因一直醉心于修炼根本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地方,现在正好没事,他准备多看看。

    刚走到后院,那片茂盛的花海他是不准备去了,看着不远处的紫竹林不错就走了进去。

    这紫竹林也不知道倾倾从哪儿搬来的,他们都没有见过,不过这东西被小绿催发长出来后非常的好看,密密麻麻的一片,走入之后仿若进入一个新世界一般。

    紫竹林本身自带灵气,走入期间无数灵气就向他涌来,他顿觉全身沐浴在灵力的海洋之中,全身的经脉都顺通起来。

    感受到那一直卡着的**颈一下子松动不少,墨言籁眼中不由闪过惊讶之色,没敢耽搁的在一边的石阶上开始运转起体内的灵力来。

    紫色的竹林之中,一袭墨绿色劲装的男子盘腿坐在石阶上,紫色的竹叶被微风吹起,在男子周边环绕不离,微风扬起了男子的衣诀,那画面仿若虚幻一般。

    竹林中男子的那张绝美容颜,一下子看呆了误入其中的女子。

    墨言籁不知道他修炼了多久,再睁开眼时,眼中精光闪过,他微微扬唇,刚惊喜于自己的实力进阶,突然就感觉到竹林中多出一股陌生的气息。

    他视线猛地向那不对劲的地方扫去,原本被他惊艳住的女子与他视线一对上就猛地回神,似乎是反应过来自己看呆了,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没胆子再看墨言籁,转身就跑了。

    墨言籁眉间掠过一道折痕,这女人是哪儿来的?

    算了,人都跑了,墨言籁也没准备继续,站起身就准备离开竹林,他进阶那么大的事得告诉大哥他们,这些天他们一直担心他他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解释他没事。

    莉迪亚那事他虽然难过,可事情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他也不想再继续下去,毕竟在他心底,莉迪亚再重要也没有亲人朋友这边重要。

    或许,他喜欢的一直都是那个从海平面上破水而出,突然闯入他视线里的那个纯净的仿若初生的灵气少女。

    他的记忆一直停留在那一刻,可时间却改变了她。

    墨言潍觉得一定是今天出门的方式不对,他今天去前厅的一间被设为办事处的房间处理日常事务,却碰上了慕云璃柯基两个也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听着柯基慕云璃还有两只魔兽的吵闹已经头疼了半天,好不容易等他们跑到别处去了,白奕又拉着魔泓过来找他聊天,当然,说话的只有白奕,他根本没空搭理他。

    好不容易白奕这个话唠没趣的跑了,小灰那货又跑回来把前厅弄的是一个乱,从不忍耐的墨二少提着鸟就去找柯基去了,正准备回去继续处理他的事,在拐角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直接撞到他怀里去了。

    墨二少出于条件反射,直接将怀里的人给推了出去,不过他推的时候出了点儿差错,他要推的时候他怀里撞进来的人也快速的要退开,她这一退,他这一推的位置就尴尬了,直接对着人前面推了出去。

    看着眼前护着胸口涨红了脸的娇小少女,再想到方才他推时触碰到的柔软,一样泰山面前不动声色的墨二少难得尴尬了。

    嘴拙的墨二少刚准备解释,少女猛地转身就跑,那转身时飞扬而起的青丝略过他的脸颊,他只觉得心神一动,鼻尖弥漫了一股好闻的幽香,等他反应过来要和人家解释时,人已经跑远了。

    “……”墨言潍。

    一道疑惑的声音传来“二表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抬眸一看,就见莎娜揽着宋桁的手臂正走来,看到他僵直的站在这里好奇的疑问出声。

    墨言潍正了脸色,道了句“没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莎娜有些诧异的看着墨言潍离开的身影,对宋桁疑惑道“我怎么有种二表哥落荒而逃的感觉?”

    “不可能。”宋桁想也不想的就反驳了,二表哥是谁啊!在卡兰帝国时可是闻名四国的黑脸将军,那气息是出了名的又臭又硬,这铁血的二表哥会落荒而逃,他压根不用想就知道不可能。

    莎娜不满了“怎么就不可能了!”虽然也觉她说的话有些不符合墨言潍二表哥的行事做风,可她说的话他这么快否决让她很不舒服,所以决定和宋桁杠上了。

    宋桁急忙解释道“我这不是反驳你,只是解释一下二表哥不可能会出现这情况而已,老婆大人我对你的真心是日月可鉴的,你千万www.别误会我,不然我会吃不好睡不好的。”

    莎娜哼了声“怎么就不可能了?再硬的汉子又怎样,碰到女人还不得成绕指柔了。”

    宋桁急忙又是好话又是认错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莎娜才勉强的原谅他了。

    “……”站在一边听了一会儿的墨言籁顿觉被强塞了一把巨型狗粮,顿觉走这条路走错了。

    刚走出来就碰到这一对就觉得不好,更不好的是他居然没立马离开,以至于遂不即然的被猛塞了把他们的巨型狗粮。

    “哎?你怎么出门了?不是死宅在房间里的吗?”宋桁看到墨言籁诧异了下,疑问出声。

    一个十字出现在墨言籁额头上,他咬牙道“俗话说得好,秀恩爱,分的快。”什么叫死宅?他明明就是修炼,修炼好不好?懂不懂用词啊!

    不知道他是失恋人士吗?这么在他眼前秀恩爱,不得刺激的他怀疑人生啊?

    莎娜听着他咬牙切齿的话不由咯咯一笑,揽过宋桁的颈项‘波’一声在宋桁脸上啃了一口,宋桁捧着脸严肃的道“老婆你别这样,我好害羞的。”

    莎娜闻言笑容更灿烂了“那我再亲一口吧!我喜欢老公你害羞的样子,这样老公你就能更害羞了。”

    宋桁略考虑了半秒钟,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点头“既然是老婆你的愿望,那我一定满足。”说着把脸凑到莎娜面前,莎娜笑眯眯的亲了一口。

    墨言籁内心深处哽了一口血,谁有空?过来把这两个秀恩爱的打死!

    莎娜看向墨言籁笑道“老墨,你这嫉妒的嘴脸取悦了我。”

    墨言籁‘呵呵’一声冷笑,已经不想再看莎娜和宋桁两人那无耻的嘴脸,转身就走。

    莎娜扬眉“这么容易就认输了,实在是太无趣了。”

    “果然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一道声音从上方传来,莎娜宋桁两人抬头一看,就见不远处的一棵巨树上的劈叉处,菲利正懒洋洋的坐靠在上面。

    莎娜扬眉“你在这儿多久了?”

    “我一直在这里。”菲利语气很不满。偷懒睡个午觉居然还碰到这对死不要脸的,还被猛塞了把狗粮,够心塞的。

    “我知道你们都是嫉妒。”莎娜轻笑道“菲利啊!其实我很好奇你到底推销不推销的出去。”

    菲利撇嘴“别以为这点能耐就能刺激我。”他又不是墨言籁,没喜欢的人也没失恋,莎娜压根虐不到他。

    莎娜掩唇笑着不语,反正日子还长,总有他栽了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