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话 一向如此不怜香惜玉-未来之大神驾到-
未来之大神驾到

第96话 一向如此不怜香惜玉

    慕云城和白奕宋桁墨言籁四人是一起的,慕云城挑选的和慕云倾慕云璃一样的军绿色运动装,白奕一身白色,整个人温润如玉,墨言籁一如既往的妖孽光芒大绽,那桃花眼一勾,就是一群的芳心,宋桁硬朗英挺,四人,不一样的美男子,或英朗或俊逸或邪肆或温文尔雅,几乎是四人一出现就引来一大群女性的视线。

    菲利一身银色运动装,眉目凌厉,看着他的女孩都呆了眼,手中东西掉落一地都不知道。

    莎娜一出现,就成了众人的瞩目点,娇艳的容颜,火红色的发丝,在太阳下散发着热烈的光芒,那火红的贴身的运动,不仅显眼,还将她完美的身材都给勾列出来。

    慕云璃注意到,在她出现的时候,不少同路的女孩子第一时间低下头看着胸口,然后再怨念的瞪了莎娜一眼。而男性,看到她的瞬间眼都呆了,更甚着流了一地的口水,莎娜看着唇边笑意更大了。

    相比莎娜,她身后的罗德就平淡了些,但也就一点,简单的蓝色宽松运动服装,让她看起来非常的精致可爱,似橱柜里走出的洋娃娃公主向青春美少女转换。

    慕云璃看到她时顿了顿,小白咧牙对着罗德低吼了声,罗德的反应则是冷冷一撇。

    两人之间不一样的气氛引的其他人扬眉。

    这么一群人,俊男美女的,就算网络流行美人盛产的世界还是非常引人瞩目的。

    “我们走吧!”注意到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这边,慕云倾带上宽大的墨镜,整张脸被遮掩了一半,根本看不清她的样貌,但从她高挑完美的身材与完美如玉的下巴还是看出美人胚子的模型来。

    几人点头,几乎是眨眼间就掏出和慕云倾一样大小,模样有一些不一样的墨镜戴上,慕云倾看着嘴角一抽,这样更显眼了好吧?

    众人嘻嘻哈哈的,相处了也健谈了起来,扎堆的边聊天边向外走去。

    与比同时,刚从电梯下来的一群人中的几个女孩在看到这么一群拉风的俊男之后不由双眼放光,见众人的服装和方向,知道他们是去爬山,不由双眼一亮的就追了上去。

    “等等。”

    软糯的一声呼唤在几人身后响起,可众人一点停下的意思也没有,女孩咬咬唇,快步上前几步,发出“啊!”的一声娇呼,整个人向着走在最后面的菲利少年扑去。

    菲利少年早练就一副好耳力,几乎是在女孩即将接触到他时,身体微微一侧,众人只听扑通一声,一袭嫩黄跌落在地。

    噗嗤,旁边的人看着这一幕纷纷失笑出声,而跌在地上的小美人似乎也被这情况给整懵逼了。

    按照剧情,这少年不是应该接住她跌倒的身体,两人视线对上,然后一同坠入爱河吗?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白奕咋舌“菲利少年一向都是如此不怜香惜玉的吗?”

    宋桁皱皱眉“我们还是赶紧去玩吧。”一碰到女人,他就觉得烦。直觉告诉他,千万不要招惹女人,特别是不认识的女人,不然会很麻烦。

    慕云城想了想还是没上前把人扶起,他也觉得女人招惹不得,所以,还是看菲利少年把。

    期望菲利少年?众人只见菲利少年远离了女人的接触范围,特别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好吧!菲利少年也是嫌烦的一位。对于女性,除了他家princess外,他对谁都是没有耐心的。

    莎娜认识那么久都没有得到一丁点的爱护,更别说其他的女人。当然,莎娜也是不需要就是了。

    遇到这情况,众人都没有要扶起人的意思,纷纷后退了一步。

    走在前头的慕云倾几人是视线也没分一点给他们,慢悠悠的向着前走,后面的慕云城几人见状也准备要跟上。

    旁边有些怜香惜玉的男子见菲利少年的做法心中那是一个不满,站出来冲着菲利少年不满道“你还是绅士吗?看到女士跌倒都不晓得要扶起来吗?”

    菲利少年的回应是,视线也没分一下的转身走人。

    那男子羞愤的整张脸都红了,更让他难堪的是,那个少女见菲利少年走了,视线也没分他丁点,急忙提步追了上去。

    “……”方才还义愤填膺的男子。

    这种好心当驴肝肺的感觉实在太糟心了,这个世界还没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生活了。

    某些一直注意着这群优异的男女的人见几人离开的方向,当下急忙追了过去。

    就这样,慕云倾在前头带路,后头跟着艾利斯几人,后面后面,还吊着一大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

    ……

    在几人兴致阑珊爬山的时候,某个区域某栋豪华的别墅里,听完暗卫的报告一直默然不语,等暗卫离开之后,一直沉寂着的男子猛地将桌面上的东西扫落在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剧烈声响。

    刚准备敲门的女子听到响声动作一顿,想了想,转身回了房间,不久,一位女仆装扮的女子进入她的房间,将房门关上之后对着女子跪下“小姐。”

    “少爷那里怎么回事?”女子淡漠的开口,一袭紫色裙装,不过十七八岁的年华,整个人宛如盛开的蔷薇,妖娆美艳。

    女仆咬咬唇,注意到小姐锐利的视线,急忙道“仆查到,少爷似乎派出长老交由的暗卫队去杀那个人,可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人回来回复。”

    女子听着冷冷一笑,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女仆道“这么多年了,他还不认命?就算他再怎么算计,那人的身份地位也是更改不了的。”

    “仆惶恐。”女仆急忙低头告罪,女子视线也没有抬一下,定定的道“出去吧。”女子话一落,女仆如获盛誉一般急忙退了出去。

    女子旁一直杵着的执事开口“那么多年,少爷的心思还是那么明显。”无论他有多冷酷,每次遇到那人都会慌乱的情况还是没有改变。

    要她说,想得到那人的认可,最应该做的就是获得志高的权利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