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流亡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零章 流亡者

    “该死,疼死老子了……”这是我清醒过来时的第一反应。

    这似乎是一片荒野,我就这么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在我身上,还穿着一套已经大破到完全看不出原样的机甲,不过我已经完全不在意那是什么东西了。

    “呃……我,是谁?我在哪?我……我的左臂去哪了?”

    事实是我身上的机甲的大部分都消失了,而一起消失的还有我的左臂,但我是怎么失去它的我却一点都没有记忆了。

    “唉……该死……”

    我失忆了,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我的脑子里现在除了一个名字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包括我的过去,不过,无论我过去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我都得感谢那个训练我的家伙,如果不是我这被训练成视痛苦于无物的身体,我可能在反应过来自己左臂不见之后就已经因为疼痛而无法思考了吧,当然,如果那个训练我的人就是我自己的话,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秦……钺炀?”这是我脑中唯一的记忆,“无论这名字以前是谁,现在,他就是我了。”

    ……

    理所当然的,周围没有任何动静。

    “靠,这地方真荒凉,连个会动的东西都没有,干脆把这鬼地方叫鸟不拉屎旷野得了”

    ……

    周围一如既往的平静。

    “切,真没意思。”我无奈的撇撇嘴,本想找些东西转移一下我固定在失去左臂上的注意力,然而看起来行不通,不过很快肚子里传来的咕噜声解决了这个问题,“嘛,先去找点东西吃吧。”我脱下了身上剩下的机甲残骸放在了地上,它冒出的黑烟能防止我迷路,虽然在这鬼地方迷不迷路好像都差不多,但我还是迈出了在这片鸟不拉屎旷野上的第一步。

    百年后。

    “sir?”正做着美梦的我被一个女人的声音吵醒。

    “呵……”我无奈地睁开眼睛,尽全力打了个哈欠,虽然因为机甲的头盔和面甲使得这个动作受了很大限制,“怎么了,西斯特姆?”

    “请做好防御准备,根据计算,我们已经进入太阳系。”女声的正体,人工智能西斯特姆向我解释。

    “逗我。”我超级不爽,任谁在美梦中被人叫醒都会超级不爽,“太阳系里有什么值得我防御的?”

    “在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上生活着与您类似的生物,很难保证他们没有攻击性和攻击能力。”

    “好吧,好吧……流亡者零式,开始系统检查。”

    “正在检查……纳米核心输出稳定……各系统运转正常……武器系统上线14%。可用能量武装:能量护盾发生器,拳击型光束剑。可用外置武器:纳米护盾,死神速射炮。”

    “为什么只有这么点?”

    “保持武器系统全开会消耗大量能量,对于您这种流亡者来说,由于无法预测危险,过量消耗能量极不明智。”

    “好吧,除了武器系统之外,剩下的都没问题吧。”

    “机甲没有任何问题,但您的情绪有些暴躁,建议启动您脑内的多巴胺抑制器。”

    “那东西是我为了保证自己拥有绝对冷静的思维才植入的,现在不需要。”我活动了一下因睡眠而有些发僵的四肢,“不过先把三联装高能光束炮的能量供应恢复上,要是那些生物真像你所说的,那他们攻击的时候可不会用近距离武器,单是死神速射炮这种实弹武器不一定够用,还有,激活面甲,随时注意周围。”

    “了解,已完成。武器系统上线30%。可用能量武装:能量护盾发生器,拳击型光束剑,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可用外置武器:纳米护盾,死神速射炮。”

    “关于地球,你有多少情报?”

    “地球是太阳系唯一有生物存在的星球,有一颗名为月球的卫星,不过月球上似乎没有生命存在。”西斯特姆的数据库中似乎也没有太多有用的情报,不过我们本来也不是去入侵的,不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我所经历的事情都深深证明着这一点,至于为什么我能活这么久,我在流亡过程中大概也有些眉目了。

    “还有,由于地球的大部分表面都被海洋覆盖,因此它从我们这个位置看上去是颗蓝色星球。”西斯特姆补充道。

    “呃,是不是那样的?”我指着前面的一颗蓝色行星。

    “是的,就是这样的……呃,其实那就是地球。”

    “好吧,看起来环境不错啊。”我下意识地想挠挠头,但却发现穿着机甲的自己只能挠到头盔,这让我原本因为地球的环境而有些舒缓的心情再次郁闷了起来,“不过再去那里之前,我们先去月球。”

    “无法理解,sir。这种行动方式没有任何功能性。”

    “我们可以在月球上先详细观察观察地球,我可不是个爱冒险的人。”

    “异议,毫无说服力的言语,即使是以如今的条件来看,当年在自己脑部植入生化计算机和微型纳米核心的您都无法跟不爱冒险扯上任何关系。”

    “你怎么又提起这事,那时我又有什么办法,我的头部应该遭受过强烈打击,那不仅仅是记忆的缺失,我的计算能力和记忆能力也大幅下降了,为了早日离开那该死的鸟不拉屎星,我必须铤而走险,但这不代表我是一个爱冒险的人。”

    “我总是说不过您,那么,如您所愿,我们正靠近月球。”

    “行了,呵……”我再次打了个呵欠,“在到达之前我再睡一会儿,降落之后再叫我吧……”

    “了解,正在计算到达时间……”

    之后西斯特姆似乎还对我又说了些什么,但我已经沉醉于睡梦之中,完全没有听到,不过我希望她不是在骂我懒成虫了之类的,毕竟一个被自己制造的人工智能ai骂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令人愉悦……哦不,是伤心的事。

    流亡者零式,我所赖以生存的武装,也是我在宇宙空间的床,现在它再次发挥了作用,载着我飞向月球这颗无人的星球……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一次的行动将成为我整个人生的转折点,我的一切都将从今天起发生改变,而我更不知道的事,这一切,,我的命运,早在百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