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突入的魔理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十二章 突入的魔理沙

    “灵梦,我回来了,出来迎接一下啊!”我示意妹红稍等一下,然后扯着嗓门大喊。

    ………………一只乌鸦飞过:“啊吼!啊吼!……”

    “……她一定在睡觉。”我摸着鼻子找理由。

    “我不这么想。”妹红摇摇头,伸手指着神社的一角,“我觉得那就是她。”

    妹红所指着的位置,一大坨红白马赛克平铺在地上。

    “干!”我过去一把把她拉起来,“你跑到这摊着干嘛?”

    “我没……没”

    “我都到这了你跟我说没?”

    “没办法!我好……好”

    “诶诶诶。”我敲敲她的脑袋,“不带这么吹嘘自*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己的啊,你好什么啊,你哪好啊?”

    “好饿!胃……胃……”

    “你才叫喂喂呢,我告su

    你多少遍我叫秦钺炀了!”

    “胃疼!实在受不了了!”

    “……”我一时被她弄无语了,“我不是给你留饭了吗,没吃啊?”

    “没……没……”

    “得了吧。”我指着大开的门里面一地的空盘子,“碟子都吃了一地了还说没吃?”

    “没了……”

    “你们两个混的关系不错啊。”妹红笑嘻嘻的看着我们两个。

    “别寒碜我了。”我摇了摇仍拎在手里的文文,“别装晕了,起来吧,我还能真吃了你啊?”

    “谁知dào

    你说的吃是什么意思。”文文看装不下去了,只能自己站起来。

    “说荤段子信不信我抽你。”我把灵梦往她身上一扔,“罚你把她搬屋里去。”

    “那你干嘛去?”文文见我扭头就走,问。

    “给她做点东西去,我还能真让她饿死吗?”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保姆了,这才刚来几天呐,“哦,对了,妹红你就……”

    “不用管我。”妹红摆了摆手,“这地方我比你还熟呢。”

    灵梦补给中。

    “啊……活过来了,滋滋。”灵梦把桌上能吃的玩意一扫而光,然后又变出一杯茶。

    “我说,你都饿成那副德行了,就不会自己做点东西吃吗?”妹红以惊异的目光看着形态恢复的灵梦,“你当你也是蓬莱人啊?”

    “哈?”灵梦用不解的眼神看了妹红一眼,指了指厨房的位置,应该说是在厨房里苦逼的洗碗的我的位置,“有那么大一张免费饭票在,我为什么要自己做饭?”

    “你就不怕他不回来吗?”被绳子绑在一边的文文蠕动过来,“还有,我都将功折罪的把你扛进来了,为什么还要绑着我?我们不是朋友吗?”文文试图打感情牌。

    “朋友?是吗?”灵梦回头问妹红,“妹红,你认识她?”

    “我看看。”妹红煞有介事的端详了一会儿,“不认识,我可没有喜欢把自己绑成虫子的朋友。”

    “呜……”文文再次泪流满面,她敢以自己的相机发誓,过去一千年自己泪流满面的次数都没有这几天多,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可恶的外来者引起的。

    “哟,灵梦,我又来了!”一个声音伴随着炮响从屋外响起,“不来一发吗da☆ze?”

    “来你妹啊……”灵梦看着一把拎着黑白的扫把走进来(诶,好像哪里不对?),回了一句。

    “还是这么冷淡啊,灵梦。”魔理沙揉了揉鼻子,“以炮会友可是我的宗旨。哟,妹红和文文也在?今天还挺热闹啊。”

    “呵。”灵梦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不过你这是什么打扮?”魔理沙看着在地上蠕动的文文,“你在干嘛?”

    “取材……”文文正试图用舌头操作相机。

    “还是老样子,满是不实报道的虚假报纸啊。”魔理沙说着大实话。

    “撰写无趣的报道有损本人的声誉。”文文再一次不小心弄倒了相机。

    “声誉?说得好像你有声誉一样。”灵梦狠狠地在文文的心里扎了一刀。

    “什么事啊,这么热闹。”刚刷完碗被吵闹的声音所吸引的我要死不死的这时候探头。

    “啊嘞,没见过的小哥呢,不来一发吗da☆ze?”魔理沙向我打着招呼,但我宁可她没注意到我。

    “你是?”我只能装作无知的小白,试图不引起她的注意。

    “雾雨魔理沙,普通的魔法使。”魔理沙依旧元气十足。

    “秦钺炀,刚掉到幻想乡没几天的外来人口。”

    “外来人口?”魔理沙指向一边,“我说怎么以前没见过这东西,是秦小哥你的吗?”

    “系马达!”魔理沙指向一边的时候我就知dào

    要糟,果不其然,她指的正是流亡者零式,“嘛,的确是我的……”

    “这玩意干什么的?”魔理沙好奇的在上面敲来敲去,“好硬啊,这东西。”

    “全面反威胁型重战斗机甲,流亡者零式,我记得你是这么跟我说的吧?”灵梦似是无意的随口说出,但我用十二指肠都能猜到她十有八九是故yi

    的。

    “战斗用的?”魔理沙好像只注意到了战斗两个字,或者说她只想注意到这两个字,“强悍吗?”

    “别的不好说,反正速度比文文还快。”灵梦继xu

    卖我,关键她说的都是实话我还不好说什么。

    “哦,难怪文文……”魔理沙突然凑到文文面前,“你也有今天!”

    “……”文文的眼里已经除了相机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而此时她已经快成功的用舌头按快门了。

    “嘿嘿嘿。”魔理沙露出坏笑,“我来帮你一把吧。”然后,她把相机拿到屋子的斜对角去了。

    “呜呜呜呜……”文文的眼泪已经快把房子淹了。

    “啊,对了,小哥,你能不能穿上让我看看?”魔理沙没理文文的嚎哭,而是转头问我。

    “嘛,倒是没什么问题啦。”我没觉得这要求有什么奇怪的,第一次看见的人基本上都这反应,“西斯特姆,武装激活。”我走了过去,流亡者零式包在了我身上将我保护在内,然后我就感应到背后的巨大能量。

    “恋符「masterspark」!”魔理沙掏出八卦炉对着我就是一发。

    “西斯特姆,三联装高能光束炮,a模式,蓄力!”我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蓄力完成。”

    “放!”转身的同时我举起了左臂。

    蓄力型三束光炮和魔炮在空中相撞并最终将其压制,剩余的能量继xu

    向着魔理沙冲去。

    “真是好大的威力啊da☆ze!”魔理沙一脸兴奋,“再接我一炮吧!魔炮「finalspark」!”一发比上一击大得多的魔炮摧枯拉朽般毁灭了剩下的光束炮能量,直冲我而来。

    “第二发准bèi

    !”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后方的护甲打开,弹出了一块空能量板,我下意识的把手放到腰间,却突然想起亚空间弹匣包早在刚来的时候就完蛋了,“卧槽!”

    “能量不足!”西斯特姆的声音响起,“准bèi

    迎接冲击!”

    “靠!”我举起双臂护住没有面甲保护的脸,准bèi

    硬接这一次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