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不存在的永远亭-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十四章 不存在的永远亭

    “蓬莱山辉夜……竹取物语的辉夜姬原来就是她。”

    “你怎么会知dào

    竹取物语?”妹红问。

    “在别的星球上也流传着这个故事,可能是那颗星球上的人曾经来过地球,把这故事带回去了。”我自嘲的摇摇头,“我竟然还以为月球上没有人。”

    “月之都的人把月球彻底封锁了,你不知dào

    也正常,也许你就是因为靠近月球才被击落的。”

    “如果蓬莱山辉夜就是竹取物语的辉夜姬,那也就是说竹取物语的故事是真的了?”我看向妹红,“那藤原不比等……”

    “是我父亲,虽然我并不想承认。”

    “按照那故事的结局,所谓的不死之药不是被摧毁了?你也应该死了的。”

    “因为岩笠救了我!他并没销毁蓬莱药,而是被我吃掉了。”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你还想找辉夜报仇吗?”

    “我不知dào

    !我曾经不惜变成蓬莱人也要和她做个了断,可最后找到她了,我却不知dào

    该怎么做!”妹红的眼睛里闪现出泪光,但她很好的掩饰住了,“我们不停的战斗,又不停的再生,不停的复活,我们已经谁都杀不死谁了……”

    “也许我可以。”

    “你说什么?”妹红被我的话吓了一跳。

    “我曾经见过跟蓬莱人类似的,无论怎么杀死都能复活的生物,但我最后还是干掉他了。”我指着跟右大臂后方挂着的死神速射炮相对的连接在左大臂后方装备的超大型波动武装,“零式波动发生器,与流亡者零式的纳米核心直接相连的终极破坏武器,威力之大足以一击贯穿小行星,同样的,也能把目标打得一个细胞都不剩。”

    “这……”妹红愣住了。

    “虽然它的威力大到我根本不愿意使用它,但如果你希望,我可以用它对着蓬莱山辉夜来一下,也许能彻底杀死她也说不定。”我注视着妹红的眼睛,“所以,你还想杀死她吗?”

    “我……”妹红犹豫了。

    “不用急着答复我,我的保证永久有效。”我移开了视线,“而且,身为不死人,我的寿命很长,你不用担心我会在你做出选择之前先挂掉。所以,先带我去永远亭吧,我要先把地产拿下来。”

    “嗯。”妹红终于不再纠结,重新走在了我前面。

    之说以说出那些,我是有考lu

    的,曾经的妹红的确是因为对于蓬莱山辉夜的仇恨而坚持到她们再会的,但是,在上千年的不断争斗中,两人的感情很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蓬莱山辉夜那边我是不了解,但妹红这边,与其说她还把复仇当做生存的理由,倒不如说她是已经把蓬莱山辉夜本身视为了生命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催化剂,她可能一生都不会发xiàn

    ,因为两个人都是不死不灭的蓬莱人,而这个时候,一个有可能杀死蓬莱人的东西出现,就很有可能刺激到妹红从而让她正视本心,从而发xiàn

    自己心中真zhèng

    的想法,当然,如果最后结果跟我想的不一样,妹红还是想向蓬莱山辉夜复仇,我也真的不介yi

    冲着她身上来一发零式冲击,毕竟我不认识她,但妹红是我的朋友。

    “到了。”妹红突然在竹林之中停下。

    “在哪?”然而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看不到的。”妹红解释,“永远亭被辉夜那家伙用永远之力包裹起来了,她们不想跟外面的人接触。”

    “她们?”我愣了一下,“除了蓬莱山辉夜还有谁?”

    “八意永琳,月之都的月之贤者,是个年龄以亿为单位计算的人,非常强dà

    ,也是蓬莱药的制造者。”妹红介shào

    ,“她的弓箭之术和药理都非常强悍,而且智多近妖,比起蓬莱山辉夜,她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人,据说连八云紫都在她身上吃过亏,如果你不得不与她交锋,那恕我直言,你凶多吉少。”

    “还有呢?”我做出不在意的样子,但心里已经盘算着是不是要再启动一次多巴胺抑制器了。

    “还有一堆兔子妖怪,大部分不值一提,但有两个需yào

    注意。”妹红继xu

    介shào

    ,“第一个叫因幡帝,可能是幻想乡最古老的兔子妖怪,事实上,在永远亭出现在迷途竹林之前,她才是迷途竹林真zhèng

    的主人,所以,她有时候甚至不买八意永琳的帐。”

    “这就是我这次要对付的主要目标?另一个呢?”

    “另一个有些特殊,她不是一般的兔子妖怪,而是一只月兔,月之都的原住民。”妹红看着我身上依然满是焦黑,至今还未修复的流亡者零式,居然笑了笑,“我觉得用月面武器把你轰下来的人应该就是月兔组成的月面防卫部队。”

    “那我可得好好跟她说道说道。”我活动着手脚。

    “那没什么用,铃仙·优昙华院·因幡,她虽然是只月兔,但却是个逃兵。我记得没错的话她是在月面战争的时候逃到地球来的。”

    “那就算了,我对和平主义者下不去手。”我无奈的放qi

    了先出出气的想法,“不过你对月球还挺熟悉的。”

    “最熟悉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妹红抬头看着月亮,“我最为辉夜的敌人,了解这些很正常。”

    “盯…………”我盯着妹红的脸不动。

    “好吧,我承认,我是不讨厌铃仙,月球上的事都是她告su

    我的。”妹红在我的目光下投降了。

    “那现在,麻烦你告su

    我,我们该怎么到永远亭?”我指着面前的竹子,“要喊芝麻开门什么的吗?”

    “不用,我们先等着就好。”妹红走到一边靠着一棵竹子,“八意永琳从来都没放qi

    过掌握幻想乡的情报,她应该已经知dào

    我们来了,如果顺利,她会放我们进去。”妹红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每次我来找辉夜的麻烦,都是她把我放进去的,不过我也不知dào

    她为什么这么做。”

    “那如果不顺利呢?”

    “本来我也没什么办法,但现在好办了。”妹红看着零式波动发生器,“用那玩意冲你前面来一发就行了,辉夜的永远之力大部分是为了隐藏,用来防御的能量极少,如果你那东西真有你所说的威力,那应该可以轻易的打穿。”

    “那我直接来一下不就好了?”零式波动发生器直接从纳米核心汲取能量,因此在我失去了所有能量板的现在也能使用,要不是发射需yào

    些许时间,上次对抗魔理沙的魔炮也不用我用身体硬抗了。

    “你毕竟是来买地的,不到万不得已别用最后手段。”妹红阻止我,“而且,就算进去了,也有可能要面对八意永琳,你省点能量比较好,那玩意耗能应该也跟威力成正比吧。”

    “好吧,那我等等看。”可能将要面对连妹红都称之为强dà

    的八意永琳,失去了大部分武装的我再自负也知dào

    胜算不大。

    “来了。”面前的空间突然像水波一样颤动,然后,一只看上去超软萌的兔耳娘走了出来。

    “妹红小姐,秦先生,我是铃仙·优昙华院·因幡,请跟我来吧。”兔耳娘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