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永远亭-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十五章 永远亭

    “这就是永远亭?”我看着眼前的大屋,“哪有亭子啊这个。”

    “永远亭只是个称呼。”铃仙解释。

    “我还以为死火鸡的朋友会是什么样的货色,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一个声音从前面传来,声音的音色让人痴迷,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很不爽。

    “公主大人。”铃仙行礼并站到一边的同时已经告su

    了我来者是谁。

    “蓬莱山辉夜!”妹红刚要发作,却被我按住了。

    “蓬莱山辉夜……竹取物语的辉夜姬,传说是个有个天下无双美貌之人,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眼前的辉夜是我过去百多年来见过的最富有东方美感的女子,但我完全不留情的反唇相讥,这是原则问题。

    “哦?是吗?”辉夜一笑之下足以颠倒众生,“那你的眼睛还真是没什么用了。”

    “!!”我夹住〖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了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辉夜的手指,手指只差几寸就碰到我的临时面甲,如果真碰到了,毫无防御能力的临时面甲是绝对挡不住的,“偷袭一直都是月之都的美德么?”

    “须臾的能力……没用?”然而辉夜的反应在我看来却太大了,“你怎么可能挡的住?”

    “你所谓的操纵须臾不过是加快你的时间,又不是停止我的时间,就算你把时间压缩的再短,也不是零,我为什么挡不住?”

    “是吗。”辉夜再次消失,然后重新出现在了永远亭的阶梯上。

    “够了!辉夜!我们这次不是来打架的!”妹红大声地喊出这句,但我看得出来她已经快忍不住动手的欲望了。

    “说的也是,那就先解决问题吧。”我的耳中响起了另一个声音,这声音很轻灵,但却透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我瞬间就知dào

    这是谁了。

    “八意永琳,月之都的大贤者。”我突然放声大笑,“还是说我应该叫你……超古代时期的地球住民?”

    “你在说什么?”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同时,一支箭已经抵在了我颈部的装甲上。

    “地球诞生大约在距今四十六亿年,你不可能是那之前的人,你的年龄上亿,你也不可能是后来诞生的物种,月球上的环境无法自然诞生生命,所以最早的月球住民是从地球移居上去的。”我毫不在意箭支的威胁,“你就是那时候移居的人,我有说错吗?”

    “没有。”八意永琳收起了箭支,从我的背后走到我的正面。

    “他说的是真的?”辉夜看向永琳,“这些我都不知dào

    。”

    “我们的年龄差了一位数,你不知dào

    很正常,公主大人。”永琳平淡的回答,“但我想知dào

    的是……你说出这些,是想得到什么呢,传说中的不死人,秦钺炀先生?”

    “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证实一下我的猜测。”

    “你来这是为了迷途竹林的地皮。”

    “是。”

    “本来我是无所谓,但你刚才冒犯了公主大人,所以我改主意了。”永琳的身上散发出浓烈的压迫感。

    “你待如何?”这压迫感单凭气息就能把正常人压到窒息而亡,但遗憾的是,我不是人类。

    “把你的盔甲脱下来。”永琳指了指我的机甲。

    “好啊。”我耸了耸肩,“西斯特姆,解除武装。”

    “秦钺炀!”妹红试图阻止我。

    “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她的对手,有没有机甲都一样,如果她要我死,我早死了。”我向妹红解释,“解除吧。”

    “叮铃咣当。”流亡者零式再次倒在了地上,其实它原本是能在退下来后自己站在地上的,不过腿上的装甲破损了,所以……你懂的。

    “现在呢,你想怎样?”我把流亡者零式立好,转过身。

    “三个挑zhàn

    ,如果你能自己通过,我就同意让给你你想要的地盘。”

    “说吧。”我现在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你先打赢优昙华吧,这是第一个挑zhàn

    。”永琳的眼神依然古井无波,“就以现在的状态,你敢接吗?”

    “你叫她过来就是了。”我的确依靠机甲战斗,但不代表我的本体没有战斗力,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只能用那个了。

    “优昙华,你去吧。”然而铃仙并没有回应,永琳皱起了眉头,回头看向铃仙,发xiàn

    她正看着我的脸发愣,“优昙华!”这次永琳的声音带了一点力qi

    ,“叫你呢!”

    “诶?”铃仙这才回过神,但知dào

    了要干什么之后突然就缩到了后面,“不行不行!师匠,只有这个绝对不要!”

    “优昙华,又想被调教了吗?”永琳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呜。”铃仙顿时泪目,似乎是想起了过去所经受过的调教内容,但却出人意料的再次拒绝,“就……就算是……调教……我也……只有这个……不行啊!”铃仙几乎用所有力qi

    喊出了这句话。

    “??”这下反倒是永琳感到疑惑了,她从没见过自己这个便宜徒弟如此抗拒一件事情,这似乎已经跟胆小的性格无关了,“算了,一会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

    “是!”铃仙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真遗憾,第一关只能算你过了。”永琳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第二关本来是要你接我10%出力的一箭就行了,不过你第一关过得这么容易让我非常不高兴,所以恭喜你,你得接我三支箭才行了。”

    “这!”妹红终于忍不住了,“这太过分了!”

    “做不来可以不做啊,我们又没有强迫他。”辉夜不会放过打击妹红的机会。

    “说什么你这废柴公主!”

    “你自己耳朵聋了吗你这死火鸡!”

    得,千阻万阻,这两货终于还是打起来了。

    “唉。”永琳捂住了脸,觉得今天永远亭丢人丢大了,可自己又阻止不了辉夜,只能任由两个人打下去。

    “我要先问清楚。”我也没打算阻止妹红,虽然两人打得势均力敌缺胳膊少腿的,但反正也死不了,就这么把情绪发泄出来反而更好,现在更重yào

    的是面前这老太婆的无聊关卡,“你这三箭的出力各是多少?还有,你是打算让我空手接吗?

    “前两箭都是10%,最后一箭是20%,你可以用武器,但不许穿上你的盔甲。”永琳也把注意力转到了我这边,“放心,出于某些考lu

    ,我暂时还不会干掉你。”

    “要我提前为你的仁慈表示感谢吗?”我嘲讽了她一句。

    “不必了,你有心就好。”然而活了上亿年的老太婆果然一个比一个脸皮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