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据点建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十七章 据点建立

    过了一阵,迷途竹林。

    “呼,终于出来了。”妹红靠着竹子喘大气,“八意永琳的压力也太大了。”

    “还好,反正结果是好的。”我的手上依然拎着帝的耳朵。

    “你还拎着她干吗?”

    “修理她啊,你不会以为我就是说说吧?”

    “我还真就是那么觉得的。”妹红看了看帝,“你打算清炖还是红焖?”

    “我打算爆炒。”我看了看妹红,“你是先跟我去选地址建房,还是先回家换衣服?”

    “你不已经选好了吗?”妹红指了指我之前选定的方向。

    “是啊。”

    “你房子不也有现成的吗?”妹红又指〖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了指我的腰间。

    “没错啊。”

    “那还犹豫什么啊。”妹红迈步就走,“先建房!”

    “得嘞。”我赶紧跟上。

    少女移动中。

    “就是这里。”我把手一挥,“南北通透,水路发达,交通便利……嘁,话说除了南北通透之外哪个都沾不上边。”

    “你的房子呢?”

    “稍等。”我先脱掉了流亡者零式,又把亚空间超级仓库摘了下来放在了地上,“西斯特姆,流亡者工厂,开始运行!”

    “轰。”巨大的声响连带着震动一起发生,把因幡帝硬生生的震醒了。

    “妈呀!地震啦!”她一睁眼就打算跑,跑了半天却发xiàn

    自己没动地方,“诶?”

    “想什么呢你?”我从地上拿起亚空间超级仓库,看了看眼前已经成型的房屋,“嗯,很好。”

    “这就是你最自豪的?”妹红见怪不怪的看着眼前的房产。

    “进来看看吧。”我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呢?”因幡帝彰显自己的存zài

    感。

    “你……你也凑活着进来吧。”

    “这么勉强干什么!有种你别拎着我耳朵,我肯定不进去!”

    “你可是我通关永远亭的战利品。”我穿上流亡者零式,“西斯特姆,启动防御。”

    “了解。”西斯特姆接受指令,随即,几台无人机甲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些是流浪者,我制造的无人兵器。”我向妹红介shào

    ,当然,帝也凑活着听着了,“黄色涂装的是工作型,绿色涂装的是武装型,还有一种蓝色的突击型,不过突击型只有四台,是西斯特姆辅助我战斗用的,当然我基本没用过。”

    “那些画着黄圈的黑色砖块是干什么的?”妹红指着墙上,事实上,这些砖块不仅仅是墙上,在地板上和天花板上也有。

    “你想知dào

    ?”我往前走了两步,把因幡帝往前一扔。

    “咔。”黑色砖块突起,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固定炮台,而此时的炮台枪口全对着因幡帝,“未识别的生物信号,请表明身份。”

    “你看。”我向妹红摆摆手,“就是这样。”

    “这样个鬼啊!”然而因幡帝此刻却连动都不敢动,“赶快救我出去啊!”

    “解除!”我解除了炮塔锁定,“其实你可以动的,它们不会直接射击。”

    “你这些东西一共有多少?”妹红注意的是另外的问题。

    “除了我和四台流亡者突击型,还有五十台固定炮台,一百的流亡者武装型和五百的流亡者工作型。”

    “那你干自警队比我合适。”妹红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何况你还能穿梭次元,救人绝对比我快。”

    “我才不干呢,好无聊。”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的好意。

    “我可以走了吧!”因幡帝一脸不爽的看着我。

    “走吧。”我头都没回,摆了摆手,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因幡帝移动中。

    “她肯定会报复你的。”妹红看着永远亭的方向,“这只兔子叫是叫白兔,切开里面都是黑的。”

    “我知dào

    。我就等着她来呢。”我推开大门,“我已经把你的信号加入系统信任列表了,你可以无视这的防御直接进来,现在我让你看看我最伟大的创造。

    “你就不能谦虚点吗?”

    “在这方面不能,这是我最为自负的东西,就像岛风一直炫耀她的速度一样。”

    “岛风,那什么啊。”

    “呃,没什么。”

    永远亭。

    “你到底怎么回事,优昙华?”永琳瞪着眼前瑟瑟发抖的软兔子,“从你看到秦钺炀的脸之后就开始魂不守舍的。”

    “你们不会以前有什么奸情吧?”这是终于回到永远亭的帝。

    “赶紧说吧,铃仙,我还要大建出大和呢。”辉夜在一边打着呵欠。

    “好像你连金刚四傻还没出齐呢吧。”帝在一旁偷笑。

    “闭嘴你这蠢兔子!”

    “其实……我以前见过他。”铃仙小声的开口,“他……就是在月面战争的时候,帮我逃到地球上的人。”

    “你确定?”永琳起了兴趣。

    “我绝对肯定,虽然他的盔甲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盔甲的能量波动也下降了好多,但是,那张脸,我绝对不可能认错的!”

    “但他看见你的时候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吗?”辉夜提出异议。

    “他好像说自己失忆了。”永琳摇摇头,“如果他说自己只有最近一百多年的记忆的事是真的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你怎么知dào

    他只有最近一百多年的记忆的?你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辉夜依然固执,不动如山。

    “我是偷……呃……找人打听到的。”

    “永琳?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嘛,公主大人,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在意的都是琪露诺。”永琳打了个哈哈,“我所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就是优昙华所说的他的盔甲的能量波动下降以及外形变化的事。”

    “这能说明什么呢,师匠?”铃仙不解,“月面战争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不仅仅是一千多年前,你们不知dào

    ,在一百多年前的博丽大结界建立的时候,也有一个穿着跟他很像的盔甲的人出现,虽然那个人从来没露出过自己的脸,但是,那个时候如果不是那个人,幻想乡其实是无法独立的。”

    “因为……龙神吗?”辉夜突然想起了什么。

    “没错,公主大人,当时正是因为那个人挡住了龙神,八云紫和初代博丽才有时间真zhèng

    的独立幻想乡。”

    “这么强悍的人吗?可是永琳,如果你想知dào

    他跟秦钺炀什么关系,直接问不就好了?”

    “做不到的。”永琳苦笑,“那个人早在大结界完成的瞬间,死于龙神之手了……”

    “确认他彻底死亡了?”

    “嗯,他被龙神之息正面命中,龙神之息消灭后他连灰都不剩了。”

    “秦钺炀有穿梭次元的能力。”因幡帝说出了自己之前听到的,“如果那个人就是秦钺炀,那他在被击杀前用穿梭次元逃离是可能的。”

    “我知dào

    他会穿梭次元,但是他这能力的距离太短了,不可能是他的。”八意永琳摇摇头,“这件事至今还被记载在博丽神社的卷轴上,也是八云紫永远无法抹去的梦魇。”

    “这事又跟八云紫有什么关系?

    “那个人,其实跟建立幻想乡毫无关系,他只是出于与八云紫的私人交情而被请来帮忙的,能成为八云紫朋友的人不多,但他绝对算一个。”八意永琳说出了几乎已经无人知晓的秘辛,“而且,导致那人死亡的最根本原因,是八云紫对于龙神力量的估计错误,她太小看龙神的力量了,才导致了那个人最后不得不用那种方式争取时间。”

    “龙神毕竟是神灵。”因幡帝捋了捋自己的耳朵,“即使是未完全成熟的神灵,也完全超过我们能理解的次元。”

    “为什么你会知dào

    的?”铃仙用惊异的目光看着帝,“明明就是只喜欢恶作剧的兔子而已。”

    “别小看我,我的存zài

    也许没有八亿老太婆古老,但绝对比你存zài

    的时间长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