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幻想乡的记录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十二章 幻想乡的记录者

    慧音授课中……授课完毕。

    “啵。”我拔出耳朵里的耳塞,右拳往左掌心一捶,“哎呀,还真是严重啊,问题。”

    “您找到问题了吗?”

    “差不多吧。”我清清嗓子,“你现在的讲课,只不过是把你所知dào

    的历史原封不动的讲出来,但这实ji

    上就是最大的问题。”

    “那……”

    “我知dào

    ,妹红跟我说过,你是半兽白泽,所以你所讲授的历史都是你亲眼所见,最为准确无误的,谁都会这么说,因此你的讲课内容实ji

    上是没有错误的。但是,没有错误,不代表就是对的。”我用手指甲敲打着桌子,“你把课讲出来是要给学生听的,所以你就得投其所好,让学生们买你的帐,可是你这么讲,学生是不可能买账的,因为你没跟他们造成代入感,单凭你的直接的说,是没办法让他们产生共鸣,去理解当时事情发生时的那种情景的,因为他们没有见过,他们没法直接通过想象,来还原当时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当然会觉得你的课无聊。〖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我所……欠缺的……”慧音似乎从没有听过类似的理论,突然之间觉得脑子蒙蒙的。

    “所以,你得用更多元化的方法,比如你跟他们讲着火了,那么你就不能光让他们听到着火了,还要让他们看到着火了,甚至还得让他们闻到烧焦的气味了,那他们就真的相信着火了。”

    “可是……我从来没这么做过……我不知dào

    ……”

    “不知dào

    自己能不能做好?”我摆摆手,“没事,我早帮你准bèi

    好了。”

    说完,我接通了远程通讯。

    “西斯特姆?”

    “有何吩咐,sir?”

    “给我打印一份正常的教学备课文件……不不不,不要监狱学院的,要正经的,普通的,明白了吗?要是拿了监狱学园的那就成里番剧情了!”

    “了解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打印完了……让一台流浪者突击型给我送过来!完了。”

    “收到。”

    “好了,慧音,稍等一下吧。”我走到依然蚊香眼的妹红旁边,拔出光束手枪用震撼弹模式往她的肩膀上来了一下,“醒醒!”

    “呃!”妹红被我一枪崩醒了,“诶?我……我怎么了?”

    “你刚才滑倒摔晕了,怎么都不醒,我没办法,只能用震撼弹看看能不能叫醒你了,对不起啊。”我试图检验一下妹红以前跟我说的被慧音头槌打中会失忆的事是不是真的,于是胡诌了一个解释。

    “哦,是吗?没事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别放在心上。”妹红示意我不用在意朝她开枪的事。

    果然是会失忆的……我心里嘀咕着,确认了以前妹红没夸大事实,同时把枪放回枪套。

    “sir?已经印出来了,正在准bèi

    运送。”西斯特姆传来进度。

    “好,运过来吧。”

    “已经出发。”

    我结束了远程通讯:“已经印好了,正在运输途中。”

    “这次真是谢谢了。”慧音向我鞠了个躬。

    “什么什么、你们说什么呢?”然而妹红完全不知dào

    发生了什么。

    “很遗憾,在你摔倒晕过去的时候,我已经把事情解决了。”我骄傲地拍着胸口,“咳咳咳咳。”结果一巴掌给自己拍岔气了。

    “好么,你这都娄了,还拍呢。”妹红一有机会就笑话我。

    “sir?流浪者快递到了。”西斯特姆话音刚落,一台左臂固定着巨大的护盾,背后的枪座上插着光束机枪的蓝色无人机甲走了进来,把手上的包裹递给我,转身出去了。

    “蓝色的?那就是你上次说的流浪者突击型?”妹红的注意力却不在包裹上。

    “是啊,不错吧。”我一边回应,一边把包裹递给慧音,“你可以参考这个来讲课,应该能解决些问题。”

    “是的,我明白了!”慧音向我做出保证一样的动作。

    “嘛,既然事情也解决了,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回花店了。”虽然我不觉得风见幽香会因为我消极怠工一炮崩死我,但反正自己也没事干,到不如回去跟那只小花妖聊聊天。

    “花店?”慧音有些惊讶,“是那个花店吗?”

    “对,就是风见幽香开的那个,我现在在那……姑且算是打工吧。”我没好意思说自己是被强制雇佣的,我也是个要脸的人……看什么看!什么意思你们!那臭鸡蛋就不是鸡蛋啦?

    “呃……”慧音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虽然她的声音很轻,但谁让我有一个电子化的大脑呢,“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我有个朋友,她……对你很有兴趣。”慧音的话让我也起了兴趣,兴趣的所在就是我很感兴趣那个人对我所起的兴趣到底是个什么兴趣。

    “她是谁?”

    “稗田阿求。”

    稗田阿求这个名字,我从灵梦那里听说过,当时灵梦的讲述给我的印象是……这是个为了人类而舍弃了自己的一切的可怜而可敬的人,而慧音说出这个名字的同时我已经不奇怪为什么她会对我感兴趣了。

    “为了幻想乡缘起?”这就是我所得出的结论,不知dào

    对不对,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

    “是的。”果不其然,慧音的回答佐证了我的想法。

    “罢了,那我去见见她也好。”我同意了,因为我也对她很感兴趣,况且,对我也没有任何坏处,“慧音,能帮我带路吗?”

    “没问题。”慧音似是为阿求感到高兴,“妹红,你要一起,还是怎么样?”

    “我还是跟着吧。”妹红一脚踹在我屁股上,“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好鸟,我怕他惹出事来。”

    于是,拜访的队伍变成了三人。

    稗田邸。

    说实话,在我之前的意识中,我一直觉得稗田阿求应该是个满身书卷之气的文静深闺大小姐,然而见面的第一眼我就把这个形象彻底抹掉了,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

    “慧音,你来了?”穿着水手服抱着一挺fn米尼米机枪的稗田阿求朝着领头的慧音打着招呼。

    “……”这是我当时心情的最真实写照,不信你自己来看一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