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与霖之助的协议-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十六章 与霖之助的协议

    “我上次在你身上也见过一把跟这个差不多的?”霖之助拿起一把史密斯维森的.357转轮手枪冲我晃了晃。

    “外形是类似,但里面完全不同。”我解除武装,拔出光束手枪。霖之助再次惊呆,他好像很喜欢流亡者零式的样子,“我的光束手枪射出的是光束弹,速度比不上真zhèng

    的光速,但也比实弹快得多(之前跟文文闹的时候说是光速是闹着玩的说法),威力也大得多。”我举枪对准了同一棵树,射击。

    光束弹直接将树干打穿了一个两厘米宽的窟窿。

    “你看。”我把光束手枪放回枪套。

    “我大概知dào

    了。”霖之助再次把枪械包好,“即使这样,这些东西也是危险品,我还是藏好了比较好。”

    “我同意你的说法。”我表示赞同,“另外,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要拜托你。”

    “说吧。”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bsp;“我在设计一种新的武装部件,但在形状上搞不定,我本想来你这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借鉴的,不过现在看来不用了。”我指了指朱鹭子,“我想研究一下她的翅膀形状和构造,我知dào

    这有点不尊重人,所以条件随你开。”

    “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吧?”霖之助最关心的果然是安全问题。

    “当然,我只是扫描一下。”

    “我没法决定。”霖之助看向朱鹭子,“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帮忙吧,朱鹭子。”

    “我没什么问题,只是扫描的话。”朱鹭子给出肯定的答复。

    “那我就没意见。”霖之助也同意了。

    “条件呢?我说了条件随便开,只要我做得到,随你提。”我很高兴又能解决一个问题。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霖之助没有直接提,而是先问了问朱鹭子。

    朱鹭子摇摇头。

    “那我就说了。”霖之助指着流亡者零式,“我希望你帮我也做一套这样的机甲。”

    我先是一惊,然后就泛起了浓厚的兴趣:“能告su

    我理由吗?”

    “当然。”霖之助回到摇椅上坐下,“我是个半妖,虽然有长到极点的寿命,但却没有丝毫的力量,什么也做不了,当年雾雨老板把魔理沙托给我照顾,可直到她成长到可以住进魔法森林的程度,我却依然只能在魔法森林的边缘徘徊,我也见过不少被妖怪杀死的人,但我救不了他们,我并不是想证明什么,只是有时候,觉得如果我也有足以改变的力量的话,也许我看到的就会有所不同呢,我知dào

    这机甲是你的心血,也只有你造的出来,所以如果你拒绝……”

    “我同意了。”我直接打断了霖之助的话,“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你想要的不是力量,你只是想飞得更快,更高,想去看到一些……以你现在的速度和高度所看不到的东西,你要的只是答案。”

    “谢谢。”霖之助伸出了手,我一把握了上去,“不过在设计上,我有些自己的想法。”

    “随意。”我完全无所谓,不是我吹嘘,而是我就是这么自信。

    “你稍等。”霖之助突然一拉一条不知从天花板什么地方垂下的绳子,香霖堂后方的墙壁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露出了里面隐藏的三件物品,一把剑,一面镜子,还有一块勾玉。

    “这是三件神器,是魔理沙以前把收集到的破烂卖到我这里的时候我翻出来的。”霖之助介shào

    ,“她说这都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她也不知dào

    这是什么。”

    “魔理沙运气好但不识货,但你知dào

    它们是什么,对吧。”我把视线从三神器上移到霖之助那里。

    “天丛云剑,作用是攻击和控zhi

    ,八尺镜,作用是防御和反射,八尺琼勾玉,作用是恢复和封印。”霖之助一一介shào

    ,“我希望你能把它们安装上去,代替原本的装备。”

    “交给我就是了。”我直接应了下来,“从零开始制作需yào

    一段时间,做好了我会通知你。”

    “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西斯特姆,武装激活。”我重新穿上流亡者零式,激活了面甲。

    “扫描中……扫描完成,正在解析……解析完成,结构符合要求,已经开始制作了。”西斯特姆回应一切顺利,“另外,经过测试,幽金完全可以胜任破除异力的工作,我已经开始着手制作新的弹药和外装甲了。”

    “就这么办吧。”我打开面甲,“解决了。”我拿起三神器,“这几样我就直接拿走了。”

    “还有件事。”我正要离开,霖之助又提起一件让我感兴趣的事,“河童重工的ceo河城荷取前阵子来过我这里,貌似工程出了什么问题。”

    “这倒有意思,她们不是号称幻想乡第一嘛。”

    “说的是,本来我作为店长是不应该打听那么多的,但既然被拜托了我就说一下。”霖之助扶了扶眼镜,“河城荷取听说你对机械很在行,让我问问你叫什么,住在哪,看起来像是想让你帮忙。”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叫秦钺炀,就住在迷途竹林,找不到的话可以找藤原妹红,她知dào

    具体位置,还有,你帮我转告河城荷取,我一点也不排斥妖怪,所以如果需yào

    我帮忙直接来找我就行了,没准我还有要她们帮忙的时候呢。”

    “那我就如实转告了。”

    “就那样吧,撒。”我告了个别,离开了香霖堂。

    “欢迎下次光临。”一直静静地站在一边没说话的朱鹭子送我出了门。

    “秦钺炀……真是个奇妙的人呢。”霖之助喃喃自语,“希望荷取看到他的设计不会被打击的太狠吧。”

    凭借流亡者零式的速度,我很快就回到了流亡者工厂。

    “西斯特姆,按照我说的制造一套符合森近霖之助的机甲,明白了吧。”

    “没问题。”

    “流亡者零式我就留在工厂了,新的弹药,装甲和飞行系统测试成功之后就直接安装吧。”

    “sir,这些新装备还没有起名字。”

    “魔法弹药,奈瑟装甲和天空之鹰喷射系统,我早起好了。”

    “了解。”

    “还有,如果在我不在的时候有河童来找我,直接让她们进客厅招待,然后马上通知我。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谁知dào

    她们有什么奇思妙想呢。”

    “没问题,sir。”

    布置完所有的任务之后,我又裸装跑回花店混日子去了。